中场 惊愕的庆功宴

珍参加颁奖典礼,结果亲眼目睹令人震惊的事情。

魔王利姆路让他底下的魔人们陆陆续续进化,而且还是进化成「真魔王」。

(这、这不可能!我是不是在作梦?)

珍太过惊讶,连话都说不出来。

她知道魔王利姆路很厉害,但那超现实的景象实在是太扯了,一下子就超乎珍事先料想过的最坏打算。

珍之所以前来就是为了问利姆路一句话——问他要怎么处置「始祖」。

珍本身是相信利姆路的,但「始祖」可没那么简单到光这样就能带过。

一旦把他们放出来,甚至有可能让这个世界的战力均衡瓦解。

事实上这次的战争就证明这点。帝国军的九十四万精兵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被歼灭。

利姆路他们是自己人算走运,但不保证今后能一直维持那样的关系。因此才会让珍当代表,来这边侦察顺便看看对方的脸色。

在问候的时候,利姆路的反应很自然,跟以前遇到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接着珍就尝试用有点严厉的方式抱怨。她想要借此看看对方会如何反应,试探利姆路有什么想法。

结果令人意外。

利姆路任由珍责骂,还表现出反省的态度,老实说着「对不起」道歉。接着利姆路就说明事情原委——也可以说是在找借口,这才发现先前那一切都是迪亚布罗擅自弄出来的。

「这个迪亚布罗应该就是黑暗始祖吧?」

「嗯——好像是。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不知道为什么很黏我……」

利姆路话说到这边还歪过头。

看起来不像在说谎,只能解释成他本人也是迷迷糊糊收了这些恶魔当部下。

珍的人生经验告诉她这不是在演戏。既然如此,就算发更多牢骚,利姆路也不能怎样吧。

再怎么说利姆路本身都没错。

得到力量会变得傲慢——原本还为此感到不安,但知道这都是自己过度担忧了,这下珍也能放心。

然而这是个败笔。

当下应该要更严厉地给他忠告才对。

(就算收编「始祖」是不可抗力好了,量产「真魔王」只让人觉得是出自恶意——!)

不对,利姆路并没有恶意吧。

他大概是相信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可以靠他们的力量应付,不想给珍他们添麻烦,这点能够理解。

在一般情况下,那种场面甚至有示威的嫌疑,但利姆路肯定没这个意思。搞不好他想说「始祖」事件都让别人气成这样了,不能再有所隐瞒——或许利姆路是这么判断的。

他诚心诚意信赖对方,才会公开这些情报。若是如此,不可否认珍也要担负一部分责任。她应该早点教会利姆路一些常识。

姑且不论这样是否可行,事到如今都是马后炮了。

(这、这个世界的战力均衡要……)

珍在预想今后未来发展的时候差点没昏倒。

颁奖典礼顺利进行,利姆路的部下们陆陆续续获得力量。珍也确认到这些部下的部下亦透过一套系统获得力量。

在这短短的几小时之中,魔国联邦的战斗力肯定大幅增加了。东方帝国造成的威胁甚至因此相形失色,朱拉大森林中心地带正诞生巨大军事国家。

体认到这点的珍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早点做出应对。

虽然有那么想过……

(没办法。上次已经得出结论,「没办法采取对策,去想也没用」。盖札王也认为要先观察再说,我想将来应该也找不出任何解决办法。既然如此……)

他们跟帝国的战争也还没结束。

目前帝国军的军队并没有完全撤退,利姆路说他们已经跟这支部队串通好了。而且还要一起谋划,一口气拿下帝国的首都。

更何况,珍来到这个地方,打的名目就是要讨论此事。

然而……

(我的脑袋还是第一次如此混乱。事到如今,帝国引发的骚动已经不算什么了。必须去跟盖札王报备,告诉他「真魔王」已经诞生了。)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珍也考虑是否要装作不知情。

那是在逃避现实,可是她觉得这么做也不错。

然而不久之前她曾经逼问盖札王为什么瞒着「始祖」的事情没说,因此珍并没有权力保持沉默。

「德鲁夫,我先回去了。」

「不,为什么?我们原本的目的是要来讨论,预计明天开会啊?」

「主君参加才不会有损颜面。我用魔法回去,不需要送我,也不需要护卫。」

「喔,好……」

德鲁夫无法读取魔力的流向,根本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除了羡慕这样的德鲁夫,珍一想到今后的事情就感到忧郁。

两名「双翼」——金发的露琪亚和银发的克莱亚,她们面无表情,底下藏着慌乱的心。

在魔物王国——魔国联邦住着许多强大的魔人。她们明白这点,跟盖德为首的好几个人都有交流。

她们承认对方很有威胁性,但目前双方是同盟关系。如此一来,跟她们不相上下的高阶魔人不管有多少个人,应该都没必要警戒。

对,那是之前。

她们接到命令,要来掌握魔国联邦有多少战力。目前他们跟人类国家之中最大最强的纳斯卡·纳姆利乌姆·乌尔梅利亚东方联合统一帝国正面对战,想必利姆路的军队也出现伤亡了吧。若是如此,芙蕾期待的天空都市建造工程也会遭受阻碍。

而她们的任务就是要调查伤亡情况,为今后做打算。

这其中当然也包含编制援军,但是看样子没这个必要。

「都没有出现伤亡是吗?」

「虽然难以置信,但看各位神情如此开朗,想必是真的吧。」

她们收到意想不到的回报。

这点令人庆幸,所以她们就来参加庆功宴,但万万没想到会当场目睹让人吓破胆的光景。

「这怎么可能。才一阵子没见,部分干部就被培养成相当于芙蕾大人的猛将……」

「不,先别管那个,看看那边。魔王利姆路接下来好像打算做些什么。」

露琪亚看到上台的那些人便为之动摇,克莱亚则是冷静地指正。接下来将展开一场超乎那两人想象、令人目瞪口呆的仪式。

不,现在根本没空在那目瞪口呆。

由于这实在太过超乎现实,她们选择放弃思考,但不管怎么看,她们两人都认为事态非常严重。

「必须赶快跟芙蕾大人报告。」

「对,没错。我们这就回去吧。」

她们两个人用「以心传心」沟通,火速做出判断。

她们回国之后,两人将刚才那些事情原封不动报告给芙蕾。

………………

…………

……

在临时打造出的城堡最上层,内部装潢还未整顿完毕的顶端建筑一角。

芙蕾发出长长的叹息。

「那个史莱姆到底在想什么啊?」

有人对这句呢喃做出反应。

「喂喂喂,怎么啦?忧郁的表情也很美,但这样叹气很不像你呢。」

这个人就是卡利翁。

跟芙蕾一样都在辅佐蜜莉姆,两人如今已经是很有默契的伙伴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

「当真出事了?是碰到帝国军陷入苦战吗?」

卡利翁用担忧的语气询问。

回答他的芙蕾有些忧愁。

「或许这样还好一点。那样我就不用烦恼了,只要赶快把援军派过去就行。」

「不然是怎样?难道是利姆路那个臭小子又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答对了。」

在短暂的寂静之后,芙蕾整理完思绪做出回应。

卡利翁依然沉默。

「卡利翁,我可以说句话吗?」

「什么?」

「竟然直呼蜜莉姆大人的好友利姆路大人的名字,这我可不敢苟同。」

「喂喂喂,事到如今才去计较那个啊?还有你平常明明也跟蜜莉姆一起直呼他的名字,刚才不是还叫他史莱姆吗?」

「你都听到了?真是坏心眼。我不会当着部下的面说,你把这件事情忘了。」

「这倒是无所谓,但你可不能岔开话题蒙混过去。发生什么事了吗?也告诉本大爷吧。」

这下芙蕾又说着真受不了,并叹了一口气。

这芬芳气息挑逗着卡利翁的鼻腔,让卡利翁感到心旷神怡,可是他脸上写着「本大爷可不会被骗」,一直盯着芙蕾看。

「我知道了啦。你听了可别后悔。」

「要看内容是什么。」

「你真是……」

「本大爷不会后悔啦——你别一个人承担,也让本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