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角川文库 > 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遭遇篇~

注视着魔物城镇的人们(2)

打吧。

「莫慌,那人一一伽泽鲁他的目的,是透利姆露的人罢了」

「透?底是一一」

「若伽泽鲁是真的战,动皲队形压倒的战力才是正解,因人是利姆露

的危险在眼的」

「原此,目的并不是战吗一一那,伽泽鲁王的目的底何?」

是呢。

伽泽鲁王他曾认定利姆露很危险,因进行监视了吧。利姆露的同伴逐渐增,连猪头帝

讨伐掉了,更甚者,他正在建造城镇图扩势力。

一国,不不闻不问。

若是前的吾,应该是理解不伽泽鲁王的法吧。

伹是。

从利姆露的记忆中进行了各习,国底是怎的一奇怪复杂组织,及居住

其中的人底负有何等责任,己经有了相的理解。

无论伽泽鲁人怎,客观有必清利姆露及其属帮人。

「就是,王的责任吗?」

「谁知呢,不是吾人的见解,未必完全正确吧」

伽泽鲁他应该有与利姆露敌的意思,但不是说放任不管。利姆S他虽是危险的

一群人,但他确认相互间是否够进行沟通。

的话,很明显就有必与利姆露他进行涉了。

那,伽泽鲁底干什呢?

利姆露报了姓名,伽泽鲁了回应。

利姆露转换人型与进行涉。嘛,人型的话确实够让方更放松吧。

利姆露意外的是表情丰富的人,一眼就底在什了。

利姆露变换人型,伽泽鲁提进行剑斗。

是因利姆露他腰有佩剑了吧,己的剑技有信是一原因。

「您说比我强的,就是那人吗?」

「错,虽法知他剑技有厉害,但除方面,他比你子强了」

「那,利姆露人不就很难打赢了吗?」

「是呢,果说拼魔法技的厮杀,利姆露或许赢,但次并不是,利姆露说是相不利的」

相的,伽泽鲁的目的清晰了。

既利姆露接受了挑战,若是他使了剑技外的招数,那候就失伽泽鲁的信任。

被是连约定无法遵守人,从今往,伽泽鲁将不与往吧。

那底利姆露有有穿件的本质呢?

「吾等森林盟主,太桀骜不驯了吧,矮人王」

连树妖精三姐妹了,伽泽鲁阵营说是一撼动。

「我感觉,有着与我同等级别的精灵的气息呢」

「是啊,托蕾妮接近精神生命体,擅长与精灵进行『同一化』,若召唤跟你同的*位精灵,将获与你同等甚至超越你的力量吧」

托蕾妮是森林的管理者,赞同并加入了利姆露所提倡的同盟。有人的盟主利姆露言不惭,貌似令有些许不悦呢。

在吾消失,实际就是森林中最强的存在了,不是弱者。

此此刻,双方战力差一子拉了,若真打,矮人毫无胜利言。

伽泽鲁理解了此情势,仍不见有动*摇,实在是胆识人。

说是言不逊致歉,但那不是提了比试邀请已。

伽泽鲁的行动始至终毫不动*摇。其目的一直前的宣*言一般,是了清利姆露人,在状况有退却的意思。

「果名不虚传,虽嘴说着人语,但其怀器量的深广,让人深感佩服。吾一直,忽视了强度无法衡量的东西呢」

「确实,我一,通*利姆露人的败北,了不少东西呢」

吾与伊夫利特俩,新现感动了。

在吾俩讨论讨论那的候,外头话题已经流向利姆露接受挑战点了。

嘛,就猜。

利姆露不理解不了伽泽鲁的法,双方有必寻找妥协的平衡点。在此不接受挑战的话,双方的关系必定产生裂痕吧。

是,在托蕾妮的见证,利姆露伽泽鲁始了比试。

伽泽鲁的强令人叹观止。

「实在是深不测的技量,利姆露人的招式居被全部化解了!」

伊夫利特相兴*奋。

在习了吾的“维鲁拉流斗杀法”,伊夫利特始懂招式的坏了。

伽泽鲁确实是很厉害。

但是,让吾说,很年轻!

「哼!相比跟吾战斗的“勇者”,伽泽鲁的剑技根本什不了!那不是将『英雄霸气』剑技融合,预判方的动向罢了」

虽说,但既“勇者”搬,就证明伽泽鲁的强是货真价实的了。伽泽鲁比现今的利姆露更强,是毋庸置疑的实。

就力量速度说,双方并有太差距,但是在剑技,伽泽鲁高几档次。

且,伽泽鲁特别擅长操纵“斗气”。

,利姆露必败无疑。但是,败了无所谓。若讨厌败北使了规则禁止的技,那就真的全完了。

相比利姆露的焦头烂额,伽泽鲁进行了进一步的试探。

特意释放强的『英雄霸气』,利姆露进行『威压』。

若有压倒的实力差,招是不功的。

利姆露的行动就被*封住,剩的手段有依赖魔物的力量了。

在吾的候。

「唔哦哦哦哦哦!!」

利姆露叫喊了。

不思议是,利姆露竟靠气势吹散了『英雄霸气』。

「那,原是破*解的吗?」

「才不是!释放同等的霸气,打消效果,才是正确的做法。那才不是声叫喊就抵消的东西!」

真是服了。

利姆露哟,超越常识有限度啊。

吧,伽泽鲁苦笑了。

伽泽鲁理解,利姆露确实是打算使剑技进行比试,眼神变认真了。

是打算在一招决定胜负。

「消失了!?」

伊夫利特的眼睛跟伽泽鲁的动。

漂亮的一招,且,有点眼熟。

利姆露应该有印象吧,在完的间点挡住了伽泽鲁挥的剑。

此最感高兴的并不是利姆露,是伽泽鲁本人。伽泽鲁笑着承认了身的败北。

选择实在是再正确不了。是一场比试,并不是厮杀,双方正确做了点即止。

利姆露遵守了规则,证明了己是守信人。那伽泽鲁说,继续打有什意义了。

且,现场的紧张气氛缓一。

果在展全面战争,才是本末倒置呢。

伽泽鲁的目的完达,现场的气氛缓了。

此,战略胜利是。

「吧,伊夫利特哟。所谓王者的威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