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角川文库 > 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遭遇篇~

注视着魔物城镇的人们(2)

会打起来吧。

「莫慌,那个人一一伽泽鲁他的目的,只是想看透利姆露的这个人罢了」

「看透?到底是一一」

「若伽泽鲁是真的想开战,出动皲队形成压倒性的战力才是正解,因为这个人可是对利姆露

的危险性看在眼里的」

「原来如此,目的并不是开战吗一一那么,伽泽鲁王到这来的目的到底为何?」

是呢。

伽泽鲁王他曾认定利姆露很危险,因而进行监视了吧。而利姆露的同伴逐渐增多,连猪头帝

都讨伐掉了,更甚者,还看到他们正在建造城镇以图扩大势力。

作为一个国家,可不能对这不闻不问。

若是以前的吾,应该是理解不来伽泽鲁王的想法吧。

伹是。

从利姆露的记忆中进行了各种学习之后,国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奇怪复杂组织,以及对居住

其中的人们到底负有何等责任,己经有了相当的理解。

无论伽泽鲁个人怎么想,客观上都有必要去看清利姆露及其下属这帮人。

「这就是,作为王的责任吗?」

「谁知道呢,这只不过是吾个人的见解,未必完全正确吧」

伽泽鲁他应该没有与利姆露敌对的意思,但也不是说会放任不管。利姆S他们虽然是危险的

一群人,但他想确认相互间是否能够进行沟通。

这样的话,很明显就有必要与利姆露他们进行交涉了。

那么,伽泽鲁到底想干什么呢?

利姆露自报了姓名,伽泽鲁也作出了回应。

利姆露转换为人型与之进行交涉。嘛,人型的话确实能够让对方更放松吧。

利姆露意外的是个表情丰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到底在想什么了。

看到利姆露变换为人型,伽泽鲁提出要进行剑斗。

这是因为看到利姆露他腰上有佩剑了吧,对自己的剑技有信心也是一个原因。

「您说比我还要强的,就是那人吗?」

「没错,虽然没法知道他剑技有多厉害,但除去这个方面,他也比你小子强多了」

「那么,利姆露大人不就很难打赢了吗?」

「是呢,如果说拼上魔法和技能的厮杀,利姆露或许会赢,但这次并不是这样,对于利姆露来说是相当不利的」

相对的,伽泽鲁的目的清晰起来了。

既然利姆露接受了挑战,若是他使用了剑技以外的招数,到那时候就会失去伽泽鲁的信任。

会被看作是连约定都无法遵守之人,从今往后,伽泽鲁将不会与之来往吧。

那么到底利姆露有没有看穿这件事的本质呢?

「对吾等森林之盟主,也太过桀骜不驯了吧,矮人王」

连树妖精三姐妹都来了,对于伽泽鲁阵营来说是一大撼动。

「我感觉到,她们有着与我同等级别的精灵的气息呢」

「是啊,托蕾妮她们接近于精神生命体,擅长于与精灵进行『同一化』,若召唤出跟你同样的上*位精灵,将会获得与你同等甚至超越你的力量吧」

托蕾妮她们是森林的管理者,赞同并加入了利姆露所提倡的大同盟。有人对她们的盟主利姆露大言不惭,貌似令她们有些许不悦呢。

在吾消失后,她们实际上就是森林中最强的存在了,不可能是弱者。

此时此刻,双方战力差一下子拉开了,若真打起来,矮人们毫无胜利可言。

伽泽鲁也理解了此时情势,仍不见有动*摇,实在是胆识过人。

说是要对出言不逊之事致歉,但那也只不过是提出了个比试邀请而已。

伽泽鲁的行动自始至终毫不动*摇。其目的一直如之前的宣*言一般,都是为了看清利姆露这个人,在这种状况下当然没有退却的意思。

「果然名不虚传,虽然嘴上说着小人之语,但其胸怀器量的深广,让人深感佩服。看来吾一直以来,都忽视了用强度无法衡量的东西呢」

「确实,我也一样,通*过利姆露大人的败北,学到了不少东西呢」

吾与伊夫利特俩,为这个新发现而感动了起来。

在吾俩讨论这讨论那的时候,外头话题已经流向利姆露接受挑战这个点上了。

嘛,就猜到会这样。

利姆露不可能理解不了伽泽鲁的想法,双方有必要寻找妥协的平衡点。在此不接受挑战的话,双方的关系必定会产生裂痕吧。

于是,在托蕾妮的见证下,利姆露和伽泽鲁开始了比试。

伽泽鲁的强大令人叹为观止。

「实在是深不可测的技量,利姆露大人的招式居然被全部化解了!」

伊夫利特相当兴*奋。

看来在学习了吾的“维鲁多拉流斗杀法”后,伊夫利特也开始看得懂招式的好坏了。

伽泽鲁确实是很厉害。

但是,让吾来说,还很年轻!

「哼!相比于跟吾战斗过的“勇者”,伽泽鲁的剑技根本没什么大不了!那只不过是将『英雄霸气』和剑技融合,以预判对方的动向罢了」

虽然这样说,但既然把“勇者”搬出来,就证明伽泽鲁的强大是货真价实的了。伽泽鲁比现今的利姆露更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就力量和速度来说,双方并没有太大差距,但是在剑技上,伽泽鲁要高好几个档次。

而且,伽泽鲁还特别擅长操纵“斗气”。

这样下去,利姆露必败无疑。但是,败了也无所谓。若讨厌败北而使用了规则上禁止的技能,那时就真的全都完了。

相比于利姆露的焦头烂额,伽泽鲁进行了进一步的试探。

特意释放出强大的『英雄霸气』,对利姆露进行『威压』。

若没有压倒性的实力差,这招是不会成功的。

这样利姆露的行动就被*封住,剩下的手段只有依赖作为魔物的力量了。

在吾这样想的时候。

「唔哦哦哦哦哦!!」

利姆露叫喊了起来。

不可思议地是,利姆露竟然靠气势吹散了『英雄霸气』。

「那个,原来是这样来破*解的吗?」

「才不是!释放出同等的霸气,来打消这个效果,这才是正确的做法。那才不是用大声叫喊就能抵消的东西!」

真是服了。

利姆露哟,超越常识也要有个限度啊。

看吧,伽泽鲁也只能苦笑了。

伽泽鲁理解到,利姆露确实是打算只使用剑技来进行比试,眼神也变得认真了。

看来是打算在下一招决定胜负。

「消失了!?」

伊夫利特的眼睛也没能跟上伽泽鲁的动作。

漂亮的一招,而且,还有点眼熟。

利姆露应该也有印象吧,在完美的时间点挡住了伽泽鲁挥下的剑。

对此最感高兴的并不是利姆露,而是伽泽鲁本人。伽泽鲁笑着承认了自身的败北。

这选择实在是再正确不过了。这只是一场比试,并不是厮杀,双方都正确做到了点到即止。

利姆露遵守了规则,证明了自己是个守信之人。那对伽泽鲁来说,继续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而且,也要为现场的紧张气氛缓和一下。

如果在这里发展成全面战争,这才是本末倒置呢。

伽泽鲁的目的完美达成,现场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此为,战略性胜利是也。

「看吧,伊夫利特哟。所谓王者的威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