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士们的败北(2)

。我是人类守护者,就让你见识圣骑士团的实力!」

巴卡斯吼。

在此同──

(果,似乎日向人所。魔王利姆路的人马像无意伤害我。)

他恍悟。

除了萌生奇妙的安感,同身圣骑士的骄傲随抬头。

既目的是争取间,他就不打算跟方杀你死我活。

不,正因此。

眼、此此刻,他必须尽全力战。

巴卡斯。

「西方圣教的圣骑士团──『』巴卡斯向你讨教!」

「放马!」

接着巴卡斯便与三兽士苏菲亚,展战斗──



夫利兹一直在与内那份恐惧战。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完蛋,死定了!)

因巴卡斯动,他才逼不已离现场,但是说真的,己是否其实不该从日向身旁离?夫利兹。

魔王利姆路,夫利兹觉「害怕」。

那根本打不,随便一知他很强。

阿尔诺凭借他的坚定意志,肯定相信日向获胜吧。

,夫利兹相信。是更甚者,夫利兹的本告诉他,跟那魔王战,日向不平安无。

件毫无根据。

不,候夫利兹的直觉一向很准。

他知阿尔诺在盘算些什。

巴卡斯照办,今夫利兹该走的路亦随底定。

面付其中一名三兽士,争取间。

除了魔王利姆路,最难付的红男由阿尔诺包办。

既……

其他那些魔人概跟「十圣人」夫利兹等人不相吧。

那存在感稀薄的蓝魔人令人在意,但他是现场魔素量最少的一。

问题。果是精灵使者莉缇丝,召唤水圣女战应该占风。

至少不输给方。

至夫利兹巴卡斯,就算面三兽士,是打平手。

问题就剩阿尔诺──

(不,那些什意义呢。阿尔诺比我强,担他又怎。现在我办法度难关才……)

夫利兹绞尽脑汁。

他相信同伴,先己该何取胜利。

他突灵光一闪。

现在不是迷惘的候。

夫利兹定决,轻浮的语气朝其中一名三兽士搭话。

「呐呐,位姐,你漂亮喔。根本是我的菜啊。啊,我的名字叫夫利兹,你呢?你有名字吧,不告诉我?」

夫利兹战方案──就是让手错愕。趁虚入,让他初步攻击就占尽优势。

就算被说卑鄙无妨,他获胜。夫利兹他己的方式,连实力外的所有素一并考量进,一让情势有利己。

巴卡斯他试探方的底细,但他根本那意思。虽轻浮,夫利兹却那余力。

此毫不知情的巴卡斯就像在替夫利兹擦屁股,巧妙引导话。

(抱歉啦,叔。不,我更白痴了吧?)

虽不在意料范围内,夫利兹的战计划功率仍随提升。

此外,巴卡斯他似乎打很认真。

正正战,是圣骑士的信条,他堪称榜。

此一,方认夫利兹是那吧。

「我是阿尔比思。『黄蛇角』阿尔比思。很惜,你不是我的菜。」

「是喔,真惜。那接怎办?直接打吗?」

话说儿,夫利兹向阿尔比思。

披着一头黑与金错的秀,方是妖艳人。

那双眼有宝石一般,在那酷似蛇眼的瞳孔深处,有片深不见底的深渊。

夫利兹一直在窥探手的反应,惜阿尔比思并未意。身带着冷酷、冰冷的氛围,听完夫利兹的话完全不所动。

(是啦,是率领兽王战士团的怪物,让放松戒哪有容易……)

项计策失败,但问题。

让手意的计策不一,了跟一计谋做连结,战计划继续──夫利兹才就有所感应,捕捉一阵高夸张的魔力暴涨波动。

他双眼睁,视线往震源扫。紧接着有股冲击波袭,连气震颤。

「哦,那是紫苑姐吧。是老子,那乱……」

阿尔比思听傻眼的语句传入耳,但夫利兹悠闲。

「不、不吧!那是盖罗的『极焰狱灵霸』────!」

夫利兹靠「魔力感知」察觉同僚动最强攻击魔法「极焰狱灵霸」。令人吃惊的是,名叫紫苑的魔人将其挡。

说挡太牵强,将那招一刀两断。

那景象未免太超乎现实,夫利兹吓僵掉。

甚至超越战术级核击魔法「热线炮」,在人类行使的魔法中亦属威力最强,竟将精灵魔法奥义给……

连魔王称不,是一介属魔人竟轻松办。

此异常的态,在夫利兹的常识范围内根本连不。

接着,超现实光景继续演。

激烈的战声响,强烈的剑风将周遭树木扫倒。

在圣骑士团,阿尔诺是仅次日向的强者。他的剑术技压红魔人。

照理说应该是错。

「啊,红丸人果很棒。总是积极进取,连那人类的剑术习。」

「啊?」

在夫利兹面前的妖艳女阿尔比思喃喃语。

夫利兹听了,却听懂。

面令人目不暇给的华丽剑雨,照理说红魔人──红丸正忙着防守。明明是,阿尔比思却着迷着红丸,很笃定胜者是他。

「你在说什?那不管怎,是阿尔诺单方面进攻吧?」

什剑术,方哪有那余力。

面才阿尔诺有轻敌举动,一定。

按理讲是错。

,阿尔比思并未夫利兹的问题表示赞同,冷着眼瞥他一眼。

剑与太刀反复锋。

剑光闪动,每次刀身碰撞激火花。

一幕幕,阿尔比思默默着。

夫利兹双手握着剑,阿尔比思却将视线挪回,待在原不动。

乍浑身破绽。不,是危险的圈套,夫利兹的直觉朝他耳语。

他争取间,不着赶着进攻。儿,夫利兹决定按兵不动,配合阿尔比思。

阿尔比思观望红丸等人的战斗一儿,但疑似失兴致,视线总算回夫利兹身。

「胜负已分。那人果不是红丸人的手。」

「不,就跟你说了,阿尔诺占风──」

阿尔诺胜券在握。是阿尔比思却宣告红丸取胜利。

件让夫利兹生不满,像压抑中的怒火,阿尔比思的话声反驳。

不,阿尔比思举一手制止。

「不,是像那罢了。应该再打一就结束,你不认同吧。既此,就跟我一红丸人战,最一刻吧。」

夫利兹不接受的说词,提议求不。但是任方畅所言很不是滋味,所他玩笑,让手焦急一。

「反正阿尔诺赢啦,那姐你很不利,无所谓吗?」

他故意言挑衅,阿尔比思却嗤鼻。

──

「话说红丸人,他本火焰烧尽一切。现在了留你活口、方便拿捏力,才剑应战,此已。果他玩真的,现在你的朋友阿尔诺早就被烧死,与世长辞了。」

不是在嘲笑方,是带点同情,朝夫利兹说。

听在夫利兹耳,句话很真实。

有冷汗流背脊的错觉。

恐惧感令脏揪紧。

(是虚张声势。我常那招。让人失冷静,无法使全力……听说「黄蛇角」阿尔比思是聪明的策士。就是说,就算试图动摇我的智不奇怪……)

在说谎──夫利兹试着此说服己。

面他号称最强的圣骑士团,敢放水防取人命──夫利兹说什就是无法接受。

不,决胜刻毫不留情访──


名叫红丸的魔人是否真的擅长操控火焰术,点不知,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