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转瞬间的日常

魔王宴会已经过去五个月。

期间虽然又发生了很多事,但这段时光正可谓和平。

米迦勒没有行动的迹象。

不能掌握费尔维德一众的动向虽让人不安,就积极的将其看做是我们争取到了增固防守的时间吧。

话是这么说,我们能这么悠闲其实也是有理由的。

就是那个啥,我和迪诺联络上了。

用的方法简单来说,就是将泽奇恩刻在迪诺身上的刻印作为联络手段。

泽奇恩和迪诺之间可以通过刻印的咒缚连结在一起,夏尔告诉我这件事后,我就问了下能否通过那个和对方通话。

《很简单》

夏尔回答的这么干脆,当时我整个表情都凝固了,但能办到还是很欢迎的。

我马上联络了迪诺,或者说对他发出警告。

仅限迪诺,感觉和他做敌人好处更多。虽然那家伙也会在拉米莉丝手下干杂活,但还是怎么也无法抹去蹭饭闲人的印象。所以保持现状让他留在敌方阵营向这边传递情报,对我们更有帮助。

记得以前有人说过,无能的同伴比优秀的敌人更可怕。迪诺正是如此,他光是留在敌营就能为我方做贡献。

那么,关于当时会话的内容──

………

……

『哟!迪诺君,过的还好吗?』

我这么问完后,对面传来一阵慌乱的气息。

也难怪。

突然间在心里被人搭话,当然会吓一跳了。

『莉姆露,桑?』

『哦,你很清楚嘛。就是我啦,我』

这可不是什么诈骗电话哦。

为了让迪诺理解立场上是这边压倒性的高,这里必须用高高在上施压的态度。

『……有,什么事吗?我也是很忙的──』

这个听上去很不情愿的反应,让我露出一个贼笑。

休想逃走哦,迪诺君。

带着这种想法,我把『思念』传了过去。

『哎呀─没啥,就是问个很简单的问题啦。你,和我们这边挑起争端了吧?』

『怎、怎么会,挑起争端什么的,没有那么夸张……』

『我可不会听借口哦,重要的是展示诚意』

『诚意,是吗……』

『你不仅把入侵者引进拉米莉丝的迷宫里,好像还大闹了一番嘛。甚至企图绑架拉米莉丝本人来着?』

我一边贼笑个不停,一边逼问迪诺。

『关、关于这个,该说是被命令了实在没办法所以才──』

『借口我不听,刚才已经说了吧?』

『是,非常抱歉……』

已经搞不清哪边才是恶人了,但我是魔王所以没有任何问题。

顺便说下,迪诺也是魔王,所以我的良心完全不会感到痛。

是领悟到错都在己吗,迪诺的反馈变迟钝了。

我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抓住时机开始交涉。

『本来这都是不可饶恕的行为,但这次要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肯为此反省的话』

『真的吗!?当然,我会反省的。只是,我也是会担惊受怕的啊,这次的事态可不是说句算了就完的事。你应该能理解我的意思吧』

『嗯嗯,我当然理解。你这次只是被米迦勒支配了而已』

『──诶?』

果然没有自觉吗。

不过,迪诺那种总是得过且过的性格现在却带来了好处,他对支配者米迦勒的忠诚心似乎很低,这可真是帮了我大忙。

『等、等等啊!?你说真的?我,被支配了?』

『嗯,是被支配了。所以上次的事,我想并非出自你的本意』

这么说完后,我向迪诺解释了米迦勒的权能。

『总之就是这样,你多半也持有天使系的技能,所以才被盯上了,我说的没错吧?』

『骗人的吧……的确,我是持有究极能力「至天之王」(阿施塔特)』

迪诺的权能是『至天之王』吗。虽然具体效果还不明,但那个毫无疑问是天使系能力。

『就是这个了。所以你也在完全没有自觉的情况下,受到了米迦勒的操纵』

从迪诺的反应来看,当事者没有察觉到自己受支配,似乎有好处但也有坏处。因为他并非是受到完全支配并宣誓效忠米迦勒,于是像现在被我轻易制造出了破绽。

迪诺的性格也是理由之一,总之按现在的节奏感觉我能顺利撕开他的心防。

『我到底该怎么做?即便从你这听说了真相,我也并不对米迦勒的做法感到生气,没产生想背叛的念头,也没有就这么加入你们那边的想法。虽然到产生自觉之前我都没有察觉到,但之前我的状态确实很古怪』

就这样,我不仅套出了迪诺的权能是什么,还让他产生自己被操纵的自觉。这次的接触已经能算大获成功了。

总之先用瞎猫碰碰死耗子试试。

『现在姑且有一种假说。如果持有能和天使系对抗的恶魔系权能,就能抵消对方权能的效果逃离支配。虽然还有其他的方法,但那些有赌运气的成分,所以我不推荐』

权能抵消的观点,库洛艾就是个案例。

因为拥有库洛诺阿这个神智核,库洛艾自身才免于被支配。目前库洛诺阿好像联系不上,据我推测,库洛诺阿应该正为了去除『希望之王』中的“支配回路”而苦战吧。

虽然很想去帮忙,但这里还是相信她们,让她们自由发挥好了。

至于赌运气的方法……。

此乃谎言。

虽然迪诺不是不能信任,但这家伙姑且正处于受支配的状态。把自己的底牌对他全亮出来,我才没那么笨。

实际上,对于雷恩那边的情况来说,也可以通过由我『捕食』再交给夏尔搞定的办法。但我心里接受不了这种方法,只能将其当做万不得已时的最后手段。

总之,我仅仅向迪诺传达了操控有解除的可能这件事。

『……原来如此。继续被支配也让人很不舒服,我也试着寻找一下解除的方法吧』

『喂喂喂,不要勉强啊。米迦勒已经和我们这些魔王开启了全面战争,我更想你保持现状,避免做出什么会引起他们怀疑的行为』

委托迪诺当间谍,哪怕能传回些情报,也仍是无法完全相信他。

泽奇恩的刻印有没有让人无法说谎的效果还不好说,即便真的有,如果迪诺偷偷向这边报告的事被米迦勒知道一切就全无意义了。

泽奇恩的强制力和米迦勒的支配力,谁也不知道这两种力量哪边更强,既然如此,过于依赖不确定的情报就是危险的做法。

但,是!

就这么放任迪诺一个人游手好闲,不是太浪费了吗!

话说,光我们几个累的半死,本来就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事吧?

『只是那样就可以了吗?』

听到自己什么都不用做,迪诺似乎很开心。

天真的男人。

我怎么可能那么温柔。

『要你背叛米迦勒估计会很不好受吧』

我用听起来仿佛十分体谅迪诺的温柔语气回答,但我心里满是让他为自己工作的算计。

『不,虽然没有背叛的想法,但只是传递情报给你们的话,我完全没有问题!』

喂喂喂,你这样好吗?

这家伙,果然从根本上就不能信任……。

算了,也好。

以本人不觉得自己背叛的程度为前提,诱导他自主行动为我方带来利益是最好的。

『不,没关系的。你真的什么都不用做』

『真的假的。那你刚才提到的那个什么诚意该怎么办?』

顺利的把话题关键诱导到我想要的点上了呢。

利用迪诺天真无邪的性格,诱发他自愿行动看来是正确的。

『光是你不参加战斗,就等同于削弱米迦勒那边的战力了嘛』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

这话立刻就被接受让人有点不爽,算了,毕竟是迪诺,这么想就感觉可以接受了。

『这样啊,既然你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那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我再马上通知你』

『帮大忙了』

很好很好,迪诺就这样毫无自觉的成了我们的间谍。

『那么,我专心负责监视吧,一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你。这样就好了吧?』

『啊啊,那样就好。顺便问一句,米迦勒现在在干什么?你能预估他大致什么时候会有动作吗?』

成功拉拢迪诺后,我开始向他打听想知道的情报。

就算迪诺说谎我也能知道,除非是一开始就不知情的东西,否则从这家伙手里收集到的情报都有很高的可信度。

『啊啊,他好像正在沉睡。你看,除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