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和解与协定(2)

后方吓到后仰的维尔德拉。

老实说,我不想为这种事跟鲁米纳斯敌对。

再说我能理解她的心情。

那样根本不算道歉,我认为维尔德拉应该多少吃点苦头反省一下。

所以我就──

「请用。」

我毫不犹豫地抓住维尔德拉的脖子,将他交给鲁米纳斯。

「咕欸!你竟然背叛我,利姆路!」

「不,谈不上背叛,错的人百分之百是你吧?」

这种事要分清楚。

为了不让我跟鲁米纳斯之间留下任何仇恨,还是在这分清楚是非对错吧。

我基于上述想法交出维尔德拉,鲁米纳斯惊讶地看我。但她马上看向维尔德拉,露出残酷的笑容。

「很好。看样子你很识时务,魔王利姆路。跟那只蜥蜴天差地别。」

「是不至于啦。可是这次都怪那家伙给人添不少麻烦。你可以一直教训他直到气消为止,然后拜托你原谅他吧。」

「嗯,我考虑看看。」

鲁米纳斯扯开笑容颔首。

就这样,我跟鲁米纳斯达成和解。


被人带走的维尔德拉大叫「等等!也、也该听听我的意见吧!」,但我跟鲁米纳斯都当作没听到。

「那就让妾身一解日积月累的心头恨吧──生死拥抱〈Embrace Drain〉!」

「嘎吧吧吧吧──!」



看起来就像鲁米纳斯抱住维尔德拉,可是一点都不甜蜜。双方虽有体格上的差异,但那还是算熊抱的一种。

光只有这样应该伤不了维尔德拉……



  《答。推估能从对方身上吸收精气──意即吸收魔素,同时逆向注入「剧痛」与「不适」感。若没有断绝这类信息传导,将不受「痛觉无效」影响,推测会直接捣入「灵魂」。》



这个嘛,换句话说身为精神生命体的维尔德拉大哥也会因那项攻击「吃痛」。从某方面来说,比让维尔德拉消灭更狠。

维尔德拉的魔素量多到无边无际,不管被鲁米纳斯吸多少精气都死不了吧。可是,应该会感到疲劳、倦怠。再加上「剧痛」与「不适」,拿来当惩罚可说是无可挑剔。

之后鲁米纳斯的攻击又持续一阵子。

维尔德拉又哭又叫,还用悲伤的眼神看我,但我换上铁石心肠漠视。

这也是为了维尔德拉好──应该说,拿维尔德拉献祭就能取悦鲁米纳斯算很便宜了。

这就是所谓的政治交易。

原谅我,维尔德拉。

「──罢了,鲁米纳斯大人看起来也很乐在其中。还能一扫近来心中那股闷气,我也为她感到开心。」

路易面无表情地说道。

「也对。目前还不清楚是哪派人马杀掉罗伊,不希望你们也与我方为敌。话说有件事令人在意,『他』该不会是──」

日向对路易的话表示赞同,她看向维尔德拉,困惑地支吾其词。

对喔,说到这儿才想起还没向大家介绍过。

「那是维尔德拉。不是龙型满难分辨的,但确实是本人没错。现在他好像很忙,待会儿再慢慢跟你们介绍吧。」

「等、等等,利姆路!现、现在就介绍──」

「哦?看样子你还有余力。」

「喔啵啵啵啵──!」

维尔德拉想逃,不料鲁米纳斯就此发动更猛烈的攻势。

真可怜。

其实「不出声就没事」啊……

「──那就是鲁米纳斯大人在警惕的『暴风龙』?确实让人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

以上是日向错愕的呢喃。

也是啦。毕竟现在的维尔德拉大哥样子超滑稽。

威严荡然无存,难以想象他是可怕得要命的天灾级魔物。

其他圣骑士似乎也颇有同感,脸上都带着困惑的表情。

「真、真是不敢相信……」

「就是那玩意儿?让我们闻风丧胆的『暴风龙』──」

「骗人的吧……?感觉有点可怜?」

其中不乏几名人士被维尔德拉的外表诓骗。

借由我的「分身」──也就是拿年轻的静小姐当基底,维尔德拉若把嘴闭上可是名美男子。看那样的帅哥用悲哀眼神求救,某些女生会被他迷惑吧。

可是,大家别受骗上当。

那家伙可是一宠就不知好歹的生物。

若不趁现在严加教育,往后困扰的可是我们──应该说是我。



  《告。有爆发可能的「暴风龙」维尔德拉妖气已降至安定值。》



──咦!

难道说,鲁米纳斯这串行动也在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的计算内?

不,怎么可能……

应该不会吧。怎么可能看那么远,未免太高估它了。

跟日向的战斗过程被智慧之王拉斐尔大师料得太准,害我不禁有那种想法。

我转换心情,摇摇头甩去这层想法。

接着我环顾四周开口:

「接下来,我们先换个地方吧。其中好像发生不少误会,我们先安顿一下,再来针对今后的事促膝长谈吧。」

就这样,我决定领那些圣骑士进入我国城镇。

………………

…………

……

利格鲁德在城镇入口处相迎。看来是我先派了苍影过去知会,然后他就匆匆忙忙赶来。

时间上还很充裕,但利格鲁德的个性就是这样吧。这个男人很喜欢用跑的。

「感谢各位莅临。欢迎你们!」

利格鲁德露出爽朗的笑容,招那些圣骑士入城。

八成是最近搞外交学会的,笑容不输专业服务人员。就连面对不久前还在警戒的对象也不露半点敌意,真不是盖的。

「我们会准备餐点,有哪些食材不能吃请知会。」

因为过敏或出自宗教上的理由等等是否不能吃某些食材,利格鲁德并未疏于确认,他勤于学习,真教人甘拜下风。肯定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跟冒险者或商人于各方面周旋,学习人类的文化或思考模式吧。

他原本是没什么力量的哥布林,这件事讲出去恐怕没人相信。

「啊,不。用不着如此费心──」

日向看起来很困扰,打算拒绝,但我们必须谈谈今后的关系。时间不知不觉来到傍晚,会谈恐怕得挪到明日。

他们难得来一趟,我想先展示一下我国城镇。

「哎呀,别客气。详细讨论就留到明天吧,今天就先办场宴会庆祝双方和解,来热闹一下!」

「噢噢,宴会啊!这主意不错。当然,会上酒吧?」

刚刚才被鲁米纳斯整治的维尔德拉开心地附和我的提议。

我本来就没在担心他,看来他果然平安无事。

「嗯。你说要办宴会,想必会邀请妾身吧?」

唔喔!

鲁米纳斯神不知鬼不觉来到我身旁。

我当然有那个打算,是说维尔德拉的事已经网开一面了吗?

「当然没问题,我该称你鲁米纳斯……阁下?」

「听起来真不舒服。叫我鲁米纳斯就好。」

才在烦恼该怎么叫她,对方就准我直接叫她的名字。

我们同为八星魔王〈Octagram〉,就顺她的意不跟她客气了。

「那鲁米纳斯,你也叫我利姆路吧。还有维尔德拉的事──」

「妾身饶不了他。虽饶不了他,但妾身今日来是替部下擦屁股。利姆路,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改天再来制裁那只蜥蜴。」

噢噢,鲁米纳斯叫我利姆路了。

还以为她会多摆些架子嫌东嫌西,看样子个性意外率直。

这样一来我们应该能友好相处,这时维尔德拉开始吵闹。然后受他影响,连鲁米纳斯都……

「什么!已经够了吧!」

「少啰嗦,闭嘴!妾身这样算让步了。不然现在要来一决雌雄也行!」

「嘎哈哈哈!有趣。就让你见识我进化之后的力量──」

两人开始对打。

该说他们水火不容吗?

看来果真是不打不相识。

放他们两人随意胡来,这座城镇可能会灰飞烟灭。

「笨蛋,快住手。禁止在这作乱。」

察觉此事的我强行使用公权力,出面劝架。


鲁米纳斯从维尔德拉身上夺取大量魔素,似乎挺满足的。

眼下她好像打算收手,就别再刺激她了吧。

既然她要参加宴会,我就得盛情款待。

「话说我们的宴会,不像魔王盛宴会端出豪华套餐,这样也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