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圣魔激战

于是,战火点燃。

圣骑士团追在日向后头展开行动,指挥官是日向的副手雷纳德。

雷纳德原本不是圣骑士。

而是精通魔导术的天才——圣魔导师。

圣魔导师是特别的职业,精通「精灵魔法」、「元素魔法」和「神圣魔法」的人才称得上。

通晓这个世界的法则,这就是圣魔导师。

可是雷纳德当上挥舞圣剑的剑士,常在战场上打滚。

藏起身为圣魔导师的一面,除此之外,身为圣骑士队长的名声也日益高涨。

之后,曾几何时,他已经当上圣骑士团的副团长。

这些都源自于他的实力。

一身华美剑技。若将阿尔诺比喻成刚之剑,雷纳德就是柔性剑法的代表。

两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但阿尔诺更胜一筹。毕竟上战场后百折不挠正是阿尔诺的本事。

要对付强韧的魔物,韧性比华丽的剑技更重要。

因此阿尔诺才配称最强圣骑士。

然而,同时具备魔导师方面天资的魔剑士——那才是雷纳德本来的战斗手法。

剑技实力不及阿尔诺,不过,用魔剑士应有的方式战斗,他肯定不落人后。不,岂止是不落人后,雷纳德甚自自诩其火力将更胜他人。

可是就圣骑士而言,「元素魔法」的实力不在评价范围内。某些圣骑士可以让对应自身属性的精灵与元素魔法融和,不需经过咏唱也能发动威力强大的魔法。

「元素魔法」须经过咏唱,赢不了发动速度快的「精灵魔法」。威力或许在「精灵魔法」之上,然而近身战讲究的是「速度」。

这点就连雷纳德也避无可避,所以他更要磨练剑技。

真正的强出自登峰造极的剑技。

对神速之剑赋予圣属性,将能催生劈斩万物的力量。

雷纳德是这么想的。

那是雷纳德还是学徒时,眼前一切留下鲜明的记忆。

他去留学的小国遭魔王瓦伦泰蹂躏。

有人赶赴当地,是那时刚当上圣骑士的日向。

日向很强。

真的很强。

大群魔物来袭,她只消细剑一挥就消灭它们。就连大上人类好几倍的恶鬼也不例外,遇上那把剑便遭人一击致命。

国内的居民原本身陷绝望,日向的来访拯救了他们。

从这天开始,雷纳德就被剑的魅力吸引。

一面钻研精灵魔法,仍不忘日日回想日向的剑,拿木刀依样画葫芦反覆练习。

他很快就精通魔导术,回到英格拉西亚王国的学园。在那学习元素魔法,静待移居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的机会到来。

外国人要移居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不容易,不过,若是鲁米纳斯教的信徒外带优秀功绩,就能获得许可。只不过,条件是得跟家人断绝来往。

雷纳德二话不说选择移居。元素魔法跟精灵魔法都练到至高境界,赢得移居许可。

后来他在鲁贝利欧斯学会神圣魔法,得以成为圣骑士见习生。

雷纳德跟「光」之精灵缔结契约。

堪称光之圣骑士,正如他清廉高洁的灵魂色彩所示。

雷纳德当上圣骑士后,过没多久就当上憧憬对象——日向的副官。

他面对艰难的任务仍率先请求赴任,累积功绩才有这等结果。

许多竞争对手都把日向当目标。

像是同梯的阿尔诺、夫利兹,还有声名远播、跟日向不相上下的冷酷智者尼可拉斯枢机。

说起那些不为人知的信奉者,更是数也数不清。

能当上日向的副官,雷纳德引以为豪。然而……

『雷纳德啊,有件事一定要让你知道才行。』

雷西姆大主教遭到杀害的惨案发生后,伟大的「七曜大师」立刻把雷纳德叫过去。在那里,雷纳德得知可怕的真相。

『其实是这样的,日向跟魔王瓦伦泰勾结——』

『我们将瓦伦泰收拾掉,当时他求我们饶命还泄漏这个消息。』

听到这句话,雷纳德的脑袋一片空白。

偶像日向跟魔王瓦伦泰勾结。换句话说,她一直自导自演欺骗雷纳德。

若事情属实,对清廉的雷纳德来说形同背叛,不可饶恕。

他认为这些伟大的英雄不可能撒谎,话虽如此,亦不认为日向诓骗他们。

(不过,印象中……这阵子魔王瓦伦泰的活动状态持平。日向大人应该能顺利讨伐魔王瓦伦泰才对,却没采取行动的迹象——)

按日向的实力来看,定能讨伐魔王瓦伦泰——肯定是这样没错,雷纳德如此深信。看了「三武仙」的战斗报告也一样,雷纳德认为日向出马肯定能战胜。

日向是否另有打算……

雷纳德很困惑。

这时雷纳德又被多补一刀,「七曜」继续把话说下去。

『当然,可能是瓦伦泰不想死才撒那种谎。可是,事情还不只这样。』

『虽然教人难以置信,但她这次疑似想勾结魔王利姆路。』

『大主教雷西姆在这块圣地遭人杀害,一般来说不可能有这种事吧?』

听他们接连道出这些,雷纳德都被搞糊涂了。

「可、可是!日向大人是比任何人都要来得虔诚的鲁米纳斯教信徒。怎么可能背叛神跟我等……」

他出声回话,但「七曜」继续火上加油。

『就是这点,雷纳德。我们对此也感到不解。』

『不过,事实也许与之相悖。毕竟日向有可能用巧妙的手法欺骗我们和神鲁米纳斯。』

『要弄清楚是有一策……』

「七曜」的话引人联想,雷纳德彻底上钩。

「您、您说的方法是?」

此时「七曜」先是闭口不语。

接着重重地开口:

『听完就没有反悔的机会喽。』

『这是不能对外公开的消息——』

『直到证明日向是清白的。』

就算他们这么问了,雷纳德依然毫不犹豫做出选择。

他完全被「七曜」巧妙的话术骗去。

雷纳德不知不觉间受人诱导,说出「七曜」想要的答案。

「没关系。我会证明日向大人是清白的!」

『嗯,就是这样……』

『你愿意出面协助吗,雷纳德?』

『不过,这个任务很危险。』

雷纳德心意已决,静待「七曜」告知。

「七曜」满意地垂望雷纳德,开口宣告。

『去讨伐魔王利姆路!』

『那样一来,就能得到答案。』

『若日向跟魔王勾结,她会拼命阻扰你们吧。』

此话一入耳,就连雷纳德都不免动摇。

「可、可是!还有邪龙维尔德拉在……」

「七曜」早就料到雷纳德会有这种反应。

『别慌。』

『你冷静下来想想。』

『邪龙真的复活了吗?不觉得这些说词都是戏言吗?』

被人这么一问,雷纳德才恍然大悟。

邪龙复活,确认过这件事的人就只有法皇跟日向。

「那么,诸位认为维尔德拉没有复活吗?」

『可能性很高。』

『雷西姆似乎也没看到维尔德拉。』

『也许法皇陛下也只是受日向教唆罢了。』

听人如此断言,雷纳德开始起疑。一切都如「七曜」所料。

『听说日向曾经遇过魔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