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魔王盛宴(2)

费百年。我详细追问,得知她大约五十年前重新转生。

听她这么说,迪诺似乎会意过来。

「哦,所以才变成这样啊。听起来好不方便。不过,记忆会继承吧?」

「记忆会啦。可是,精神受身体影响退化啦。不过呢,反正我是最强的啦,需要像这样放水一下!」

「金,菈米莉丝好像说了什么喔。」

「笨蛋!你白痴喔!我会看人讲话好吗!什么一拳打倒金啦,那种事连想都没想过!」

看迪诺想找红发男搭话,菈米莉丝赶紧制止他。接着压低音量碎碎念,在那找借口。

她只会耍嘴皮,见风转舵的速度飞快。

还有那个红发男,照这样听来他果然是金。

看那个菈米莉丝慌成那样,他肯定很危险。

我偷偷在心中笔记,写下「金是危险人物」。我曾经靠这种不起眼的勤奋小努力避开危险,不能小看。

为了避免刺激到金,菈米莉丝等人小声地交头接耳。

内容跟菈米莉丝带的随从──贝瑞塔和德蕾妮小姐有关。

菈米莉丝大肆炫耀。

「咦?你不都孤单一人,怎么带随从来?这样我一个人来不就很逊吗!」

「哼哼,对啊。这样就可以给那些笑我小不点、孤单没人爱的魔王好看了。尤其是你!在这两人面前去知道自己有多没用吧!」

「那好,跟我打打看?弄坏没关系吧?」

「啊?最好是!要是你把他们弄坏,我就去跟金告状,要他用铁拳制裁你!」

好像有句话叫狐假虎威。

菈米莉丝脸不红气不喘找他人助阵。

「──是说这两人,认真打起来应该很强吧?仔细看看真的很强耶!」

迪诺这话一出,贝瑞塔跟德蕾妮小姐就默默地点头致意。

哎呀,这些随从给菈米莉丝带真的好浪费。

「对吧?对吧!也是啦,这样我说话的分量就增加喽。」

迪诺的话让她心情大好,菈米莉丝挺起平胸示威。

替他们两人加工的是我耶。算了没差。

贝瑞塔和德蕾妮小姐仍旧默默无语。

这两个随从真的很称职。

一样默默无语,紫苑在我后方站着睡觉,真希望她学学他们两个。

迪诺打完招呼便走向自己的座位,一脸散漫。他的座位在瓦伦泰隔壁,看样子果然是古代魔王。

他无视瓦伦泰就座,令人吃惊的是,他居然直接趴到桌上睡觉。

瓦伦泰搞不好觉得他很失礼,不过,彼此打招呼的魔王或许才是例外。虽然迪诺耍嘴皮戏弄菈米莉丝,但他对菈米莉丝打招呼也许真的是特例。

迪诺好没干劲。

有参加就好,就是那种感觉。

完全不管会场气氛怎样,一副贪睡样,从某方面来说也算唯我独尊。

他天不怕地不怕,反过来说就是实力够强。

……就当是这样好了。

这家伙好像也有妨碍他人侦测,实力不明。

我想解析却被当事人微睁着眼瞪,他果然有小心防范。

刚才跟菈米莉丝一来一往可以看出他的性格轻浮,总之这家伙肯定不容轻忽。

不过呢,迪诺那个样子还是有好好对待菈米莉丝,可以的话,我不想跟他敌对。


接着入室的人是有翼族女帝。

以前蜜莉姆跟我提过,她就是魔王芙蕾吧。

妖气〈性感指数〉满溢啊。

那对胸部的空气阻力好像很高,飞的时候不会卡卡吗?

哎呀,我不小心想歪。因为她的登场方式太有震撼力,我情不自禁。

话说这个芙蕾,她朝蜜莉姆的空位看了一眼,接着视线落到我身上。

她这样斜眼看人也好性感。

哎呀呀,这真是……

擦身而过飘出香气,闻起来好芬芳。

这些念头在脑内打转,结果我背后传来危险的气息。显然是紫苑在不爽。

她发现我快被色诱啦,不愧是紫苑。

要是让紫苑更生气会很恐怖,我赶快切回正常观察模式。

魔素量没什么特别之处。硬要说的话,甚至比紫苑和红丸少。

是说紫苑的魔素量都快追上瓦伦泰了,所以她的魔素量不算少。质量才是重点,光凭量判断过于肤浅。

光比胸部,两者难分优劣──咦,这好像不重要?

我猜,她应该有很多隐藏技能吧?因为她身上有种危险气息,让人这么想。

关于芙蕾的资讯差不多就这样,但有一点值得提出。

就是跟在她身边的随从。

其中一人是跟芙蕾有得拼的巨乳美少女。

感觉仍有些稚气,但身材一级棒。

另一人是魔素量跟芙蕾不相上下的壮汉。背上长着大鹫翅膀,应该是公的有翼人。

跟达格里尔比算小号,不过,身材和瓦伦泰一样健美。

他的脸被狮子面具遮住,无法判读,但……

狮子?



  《答。根据「解析鉴定」推断──》



怎么可能。

跟卡利翁的波长不同,判若两人。肯定不是他。

就算「智慧之王拉斐尔」不告诉我,这点小事我还是看得出来。



  《…………》



如果是行踪不明的卡利翁,不可能以这种破绽百出的方式参加魔王盛宴。行动上应该会更小心、更谨慎。

有人说跟自己相像的人,在世界上共有三个,芙蕾的随从就是像到别人吧。


当我观察完芙蕾等人,突然有种冷风吹进室内的错觉。

我朝该方向看去,只见一名金发美女入内。

那是集神宠爱于一身的美貌。

这名貌美之人朝我笔直走来。

「──你是利姆路吗?」

「是没错──」

是没错,但你哪位──我本来想用这句话回问。

我不认识这种大美人,想到这儿,我突然猜到他的真实身份。

还有四名魔王。其中一人是不知去向的卡利翁,再来是克雷曼跟蜜莉姆。

还有雷昂。

我记得雷昂是金发──人称「白金色恶魔」,美丽的金发魔王……

「──原来,你就是雷昂吗?来找我搭话,有何贵干?」

「对,我是雷昂。并非有事才来找你,而是看到你的样子,突然有种怀念的感觉。」

他果然是雷昂。

好美丽的男人,让人误以为是美女。

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会在心里大喊「去爆炸啦!」。

他以前是人类,却给人威风凛凛的感觉。

很有魔王架式。

话说回来,这样的雷昂说感到怀念?

我长得跟静小姐小时候一模一样。也就是说,雷昂他──

「雷昂,静小姐已经死了。」

他不是有事才跑来找我,只是想起静小姐。

「我知道。她当然会死。因为她拒绝接受焰之巨人,不想成为魔人。」

雷昂说得云淡风轻,理所当然。

「她曾经拜托过我,要我打你一拳,让我打吧。」

未经细想,这句话从我的嘴脱口而出。我不想惹麻烦,但雷昂的态度令人火大。

我说得直截了当,不过,雷昂不为所动。

「我拒绝。我曾经给静机会,要她选择自己的人生。她不想当魔人,想以人类身份活下去。我还拿焰之巨人当饯别礼送她,没道理被打。」

真是出乎意料。

我以为他会爆怒,骂我无礼,结果他冷静地回我。

此外──

「──不过,我也对你稍微有点兴趣。就让我招待你,你想抱怨大可过来。要是你认为这是陷阱想拒绝,那也无所谓。」

他自顾自地道出这段话。

感觉好像在说怕就别来,只能接受。

「好吧。我接受,记得送邀请函过来。」

回完这句,我跟着沉默不语。

雷昂轻轻颔首,看起来一脸觉得麻烦。

「好,就这么办。不过,前提是你活着回去。」

他冷淡地说完,立刻坐到我左边的位子上。

他不想继续搭理我,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目前有这样的进展就够了。

我已经把静小姐的话带到,还知道一件事,至少目前雷昂不打算与我为敌。要是他把我当成敌人,怎么会答应发邀请函。

问题搞不好在后头,总之,现在先对付克雷曼这个敌人。



从午夜进会场起算时间已经过去一小时。

就这样,时光流逝。

他们领人进会场好像先从老资历的魔王开始,我是客人,碰巧跟菈米莉丝同行才优先进场。

不过呢,也有像雷昂那样,凭一己之力进场的家伙,感觉不是既定规矩。

现在只剩魔王克雷曼和蜜莉姆。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