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觉动之花

坂口日向(Hinata Sakaguchi)老觉得无聊。

这里是她的个人专用房,配置在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的宫殿里。

这个世界好无趣。

起初落到这个世界时,日向年仅十五岁。

高中一年级的入学典礼当天,她只是因为不想待在家里才去上学,当时人正在归途上。

走着走着来到时常通过的神社前方,正要穿过就突然吹起一阵风。眼睛被吹到睁不开。当她再次睁开眼睛,一大片从不曾见过的景色便映入眼帘。

日向心中感到一阵欣喜。

自从迷上某个宗教后,母亲就对家里的事不闻不问,日向会觉得开心全因她认为自己总算摆脱母亲了。

父亲老早就人间蒸发。放话说要靠赛马赌博大捞一笔,结果只留下一屁股债。

母亲无法忍受这样的父亲暴力相向,进而逃到宗教世界里。

枉费日向杀了父亲,让母亲可以领他的人寿保险金……

再等一阵子,保险金将会发放下来。

她安排得天衣无缝。

父亲已经人间蒸发,这样就够了。

不过仔细想想,眼下状况让她得杀更多人。要做掉对母亲灌迷汤的宗教成员,总有一天,或许连母亲也得亲自动手杀掉。

日向冷静地分析现状。正因为这样,她才不想待在家里。

如今来到这里,她无须再痛下杀手。原本是这么想的……

「喂,这边还有一个!」

「哦!是个年轻女孩耶。干得好!」

「拿去卖之前先尝尝味道,应该不至于被抓包才对?」

几个男人嘴里说三道四,将日向包围住。

啊……这里也一样吗?

世界充满绝望。

念头在心里发酵。

处处都是丑陋的家伙。这种世界最好毁灭掉。

──我要掠夺。不让任何人掠夺我。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独有技「篡夺者」。》

──我是对的。我的计算不会有误。因为,世界总是一成不变。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独有技「数学家」。》

她的目光突然变得开阔许多。心中的雾霾散去,思考回路清明起来。

既然眼前这群男人想对我采取掠夺行为,我就先反过来掠夺回去。

──夺取他们的命。

就这样,杀戮开始。

截至日向亲手杀了这三个男人,前后花不到五分钟。即便日向的能力才刚觉醒,身体机能绝不强。

那是她在这个世界首次犯下的杀人罪。

也有人对日向很亲切,但她无法相信那个人。

因为那个人很弱。

总觉得自己某天会把对方给杀了,所以她如同以往,选择离开那个人。

之后她又杀了不少人,夺取他们的知识和技术。

靠着这股力量,日向成为称霸世界的强者。

在那之后岁月流逝──

日向与之相遇。

──遇见适合让她侍奉的神。

这个世界确实有神存在。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

无论好人坏人,日向都不在乎。

这是因为,在神面前人人平等。

对神的命令不疑有他,日向持续作战。

连魔物也不放过。

神的命令不容质疑,神无法容许魔物存于世上。

凭藉那股霸者之力,日向着手扫荡神的敌人魔物。

如今在这里的已经不是一名少女了。

而是神之右手──

「法皇直属近卫师团首席骑士」,高居圣骑士团团长位置的貌美之人。

魔物的天敌。

某一天日向收到一个噩耗。

恩师井泽静江(Sizue Izawa)去世──

在这个世界上,她是唯一对日向好的人。

她并不感伤,亦不愤恨。

胸口掠过难以言喻的情绪。

──不可原谅。区区一个魔物竟敢将她──

无趣的时光终于划下休止符。

如圣女般秀丽的面容浮现冰冷笑意,日向就此展开行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