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遥远的记忆(2)

src="https://img.linovelib.com/0/6/139858/157406.jpg" class="imagecontent">


对她而言,那不过是表述人类状况的一种形态而已。

所以她十分慈爱的伸手抚摸老人的脸颊,同时把脸凑近他低语道。

「维鲁格林德。这就是我的名字,你呢?」

「呵,不害怕朕吗。还有那力量,你是神佛之类的东西吗?」

虽然有剑刃斩向维鲁格林德喉咙,但她头也不回就用纤细的手指将其挡住了。

一滴血也没有流,轻易地就挡住了能斩裂恶鬼的破邪剑击。

当然,发出这一击的并非皇帝,而是作为守护者侍立在旁的人。

其名为,荒木幻世。

从恶鬼罗刹或魑魅魍魉之类的敌人手中守护皇国,是驱魔之剑的使用者。当代第一剑士,「胧心命流」现任宗主。

虽然只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却因为强大的实力被任命为「皇帝守护者」。

然而幻世的剑,却无法伤着维鲁格林德分毫,这本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在幻世看来,却是超出理解范畴的异常事态。

「——我的剑竟然无效吗。皆本,陛下的守护就交给你了」

「了解!」

被幻世称呼为皆本的,是一名才二十岁冒头的年轻青年。

皆本三郎,和幻世一样,完全消除自己的气息担任皇帝的警卫,在幻世的弟子中是排行第三的高手。

「哎呀,不用那么警戒也可以的。你们虽然颇为厉害,但在我看来也不过是觉得可爱而已哦」

「胡扯。的确论实力我远不及你,但至少让我争取一些时间」

「也是呢。要你们相信我估计很难吧。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但希望你们不要把那个人带走」

维鲁格林德耸了耸肩这么说道。

即便不受信任也视为理所当然,但维鲁格林德可无法容许给皇帝增加负担。

在维鲁格林德看来,皇帝的寿命所剩时日不多,她可忍受不了最后的生命之火因为自己而被吹灭。至少要让皇帝安详的,在自己的看护下度过最后的时间。

最倒霉的是皆本。

只是维鲁格林德注视,就已经让他变得全身僵硬。

仅仅是视线给予的压力,就让他察觉到互相间天壤之别的实力差距。

不对,不止是这种等级。

皆本三郎理解到,迄今为止自己对战过的那些妖魔妖怪,跟维鲁格林德比起来甚至都显得有些可爱,根本看不清她实力的全貌。

敬爱的幻世的剑也无效,就让皆本明白了维鲁格林德有多么强大。但现在他发现,就连这样的认知都还显得太天真了。

自己的职责已经不可能完成,这让皆本十分懊悔。那么至少,要拼尽最后一点的气概,向维鲁格林德瞪过去。

「你是妖魔的首脑吗? 莫非已经厌烦小打小闹,亲自过来动手了吗?」

皆本一边留着冷汗一边随意的问到。

维鲁格林德毫不在意皆本那鼓足勇气想要揭露敌人身份的想法,答道。

「妖魔?这个世界也有啊。那些家伙,真的不管到走哪里都会冒出来呢」

「嚯哦,你想说自己和妖魔没有关系吗?」

「没有呢。不过,你们所说的妖魔,和我所知的那个是不是同一种东西就不知道了」

维鲁格林德可以瞬间解析任何世界的语言化为己用,这是因为她能够读取在世界中纵横交错的『思念』,这项特技并不是依赖权做到的。

不过,偶尔也会发生概念混淆的情况,有必要注意一下是不是自己会错意了。

这次的场合,就是要搞清妖魔这个词的含义。

维鲁格林德所知的妖魔,是以妖魔王费尔德维为首的妖魔族。一种存在于各种不同次元的侵略种族,也是在漫长旅途中多次与她发生冲突的敌对者。

在对此感到烦躁的同时,维鲁格林德也想到可能是遇到了其他不同的存在。

「对于妖魔,就只能用妖魔二字来形容。关于它们的真面目连朕也不知道详情」

回答维鲁格林德疑问的并非皆本,而是皇帝。

看到皆本无法行动,幻世立刻改变了方针。趁着皆本吸引维鲁格林德注意力的空隙,他采取行动打算让皇帝逃走。

没有任何事前商量,只靠临机应变就交换了彼此的职责,证明幻世等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已经达到了极致。

虽然成功的可能性完全没有,但只要有可能帮皇帝逃走,这个作战就有尝试的价值。然而,作战却被皇帝本人制止了。

「陛下!?」

「好了。不知为何,朕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了怀念的气息。再说,从这个张开防卫网的帝都中最安全的场所,能逃去哪里? 这个人可是穿越重重戒备后,到达这个场所的,朕实在不觉得自己能从她手中逃掉」

皇帝的话完全正确。

皇国——大洛腾征霸帝国【注:为什么翻成这个名字,你懂的】现在,正在和强大的敌人进行战争。因此帝都正处于戒严态势,所以,从维鲁格林德能偷偷潜入进来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相当于失败了。

而且,皇帝无论如何也无法对维鲁格林德产生戒备的念头。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从她身上能感受到十分怀念的气息,那是种会让他莫名觉得安心的东西。

所以皇帝选择相信维鲁格林德。。

他甚至产生了一种想法,向维鲁格林德说明一切,希望她成为自己的同伴。



场所仍旧是皇帝的起居室。

有人命令侍女准备了红茶和便餐。

「首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一开始也说过了,我的名字是维鲁格林德」

「我是幻世,荒木幻世。负责护卫陛下」

「在下是皆本三郎,担任皇宫警卫剑士队的队长一职」

「这样啊,请多关照。那么,鲁德拉呢?」

维鲁格林德对于幻世和皆本二人毫无兴趣。

随便应付了一下两人的打招呼后,她的视线就回到了心爱之人的身上。

「没想到朕到了这样的年纪,还能得到此等美女的垂青呐。这种感觉虽然不错,但更遗憾的是自己怎么不再更年轻一点」

「哎呀,鲁德拉也会恭维人了呢,真是稀奇的体验」

「呵呵,并不是恭维,算了也行吧。朕的名字是樱明,还以为这个名字早就众所周知了,原来只是朕自以为是了吗」

贤帝之名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那只是称号。皇帝真正的名字,本来是不能像这样随便说出口的。

即便是和皇帝相当亲近的人,也不能随便称呼这个名字。不过对于这个国家的臣民而言,这又是个无论谁都早就带着敬意牢记于心的名字。

当然,对于维鲁格林德而言,皇帝就是鲁德拉。别说允不允许称呼樱明了,她一开始没打算用那个名字称呼对方。

「呜呼呼,我不知道你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才第一次和你见面嘛。我所知道的你,用的是鲁德拉这个名字,以后,我依旧这么称呼你吧」

然后,还用这段在他人看来无礼之极的台词作为收尾。

然而,这做法却得到了正式的认可。

皇帝笑着允许了。

「准了」

「陛下!?」

「无妨。如果能讨得女神的欢心,这代价已经十分便宜了不是吗。不过,公开场合就没法让你立于朕的身侧了」

「哎呀,这是为什么呢?」

「朕也有自己的立场,如果让一个喊着谁都不认识的名字的人,随侍朕的左右,会让臣子产生多余的担心」

如果维鲁格林德对所有人展示她的力量,那又会造成另一种形式的混乱吧。皇帝想要稳健的,避人耳目的收拾这件事。

维鲁格林德也理解这些,就没再提更多任性的要求。既然是鲁德拉的请求,她就打算老实听从,暂时是先接受了皇帝的说法。

现在比起那些小事,还有其他事要先搞清楚。

「既然如此,在公众面前该怎么做就到时再想好了。那么,能为我说明一下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吗」

维鲁格林德不知道什么叫自重。

如果鲁德拉有困难,她会尽全力提供协助。

看见这种超越者的态度,两名护卫一阵头疼。

(这个叫维鲁格林德的女人,实力简直深不见底。正如陛下圣言所说,搞不好是什么神佛之类的存在。那么上策或许就是恳求她的协助,而不是惹她不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