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遥远的记忆

维鲁格林德最初转移到的地方,是个搞不清方位的异界夹缝。

在这里不会被时间所束缚,维鲁格林德通过直面自身的内在,成功将究极能力『炎神之王』完全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

究极能力『炎神之王』拥有能够追踪鲁德拉“魂”的权能,严格来说,这个效果是可以发现曾一度指定过的存在。

维鲁格林德凭借这个权能,无论距离多么遥远,或是需要超越时间和空间才能抵达的地方,都能找出心爱的鲁德拉的“魂”之碎片。

剩下的,就是朝着那个目标转移过去而已。

在究极能力中这也是格外强大的权能,将『时空间操作』和『次元跳跃』组合为一体的技能——『时空间跳跃』才能办得到。

只是,这个技能并不能分析目的地的坐标地点,所以无法随意转移到某个时间和地点。必须要有目的地,才能进行『时空间跳跃』。

不过,如果和目标处于同一时空,就没有这个限制。

在那种情况下,可以无视时间移动任意距离,就连『瞬间移动』都能用。

总之就是这样,维鲁格林德仰仗着自己的权能开始寻着找鲁德拉。

她最初抵达的地方,是位于某个星球上,文明刚刚萌发的大陆。

有位赤铜色皮肤的蛮族之长。

这名还很年轻的金发青年,就是鲁德拉的“魂”之碎片的寄宿者。

最初只是狩猎民族的青年们,很快就在大河流域建立了据点。

维鲁格林德毫不自重的帮助了他们。

降下雨水征服大河,创造出肥沃的大地。

青年们从此就不再只着重于狩猎,也开始进行农耕。当粮食情况大幅改善后,能养活的人口也随之增加,很快他们的部落就变成了城邑,被周围的村落所畏惧。

富足之人自然会被盯上。

然而维鲁格林德已经准备好了下一个的援助。

她给出了可以称之为超文明的不和谐之物,能承受住「铁的熔点」的高温炼炉。就这样,青年跳过了青铜器阶段,直接将手中的石器换成了铁器。

青年的城邑吞并了周边的部落,然后发展成了王国。

王位从此以父传子,子传孙的形式继承下去。

自此维鲁格林德停止了对王国的援助,仅仅是陪伴在心爱之人身边。无论被如何恳求,她都不会再行使自己的权能。

要问为什么,因为这正是她所爱之人的期望。

「本大爷已经从你那得到了根本无法偿还的恩情。但是,在此之上的帮助就不需要了。本大爷退隐不做王以后,这些力量对那些笨蛋而言过于强大了」

「是的,我明白,鲁德拉」

王的儿孙们并未寄宿“魂”之碎片,所以维鲁格林德没有理由帮助他们。虽然心情好时帮帮忙也无妨,但既然王本人希望子孙自立,维鲁格林德也打算尊重那个想法。

「切,又是“鲁德拉”。本大爷的名字是——啧,既然有其他思念的人,不愿和本大爷凑成一对也是当然的吗」

「呵呵呵,嫉妒了?真是可爱呢」

「烦死了。这么极品的女人近在眼前却不能碰,简直是折磨」

如同他所说的那样,这个男人从蛮族之长到成为构筑大河文明的阿西亚王国初代国王,他将维鲁格林德视为“本大爷的女神”,但并未和她发生什么男女关系。

维鲁格林德也觉得这样就好。

自己的职责只是守护。

心爱之人会生下孩子,继承其血脉。那么只要等待他的子孙当中再次有人寄宿鲁德拉的“魂”之碎片就好。

这就是维鲁格林德的做法。

王国不断发展,然后进入了繁荣的时代。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

青年老了,最终成为等待死亡降临的老人。

『本大爷很幸福。女神啊,虽然你——您将我称为老公,但我有回应您的期望吗?』

「诶诶,足够了,我很幸福哦」

『这样啊,听到这话我就安心了。向您献上祝福』

这就是伟大王者的临终遗言。

没有声音的声音,将他的“魂”转让给了维鲁格林德。

就这样,维鲁格林德获得了目标的“魂”。

然而,那只是一点点碎片。

旅途才刚刚开始而已,向着下一个目的地,维鲁格林德发动了转移——。

王国很快吞并了周边诸国,成长为了帝国。

被留下的人们,将整件事写成了传记流传给后世。

就这样,神话诞生了。

在流着青年血脉之人统治的神圣阿西亚帝国以及将帝国视为盟主的地区,维鲁格林德将作为司掌火炎的“创世女神”永远被人们所崇拜。

维鲁格林德又反复经历了很多次邂逅和离别。

在这期间,她理解到一个事实,维鲁达纳瓦创造的世界并非只有一个。

存在许多的世界。

每个世界只有单一的一个,并不存在所谓的并列世界,但却存在其他次元的世界。

毕竟有“异世界人”这种玩意,所以维鲁格林德早就明白了这个事实。然而,她没想到各式各样的世界竟有如此之多。

依靠完全迥异的法则运行,连因果循环的关系也不成立。被广大的精神世界包容其中的物质世界里,存在着多种多样的文明。

从以剑与魔法为主流的世界,到魔素几乎不存在无法使用魔法的世界,甚至还有科学文明高度发展,人类机械化的稀奇世界。

既有“龙种”解放全力就会被炸飞的弱小世界,又有匹敌觉醒魔王的天使和恶魔不断重复恒久斗争的荒芜世界。

维鲁格林德穿梭于这样的众多世界。

不过,这并非完全出于她自己的意志,而是以跟随着引导的形式进行的。

文明水准也是各不相同,维鲁格林德无法推导出这些文明处于哪个次元、哪条时间轴。不过,不存在相互重合的平行世界,因此同一时间轴内,同一个存在重复并存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即便去过一次,也不代表能再次前往同一个场所。

若维鲁格林德存在于某一个次元的同一个时间带,则可以识别这里的正确时空间坐标点。然而,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时间点里存在着一个维鲁格林德,所以即便是使用究极能力『炎神之王』的『时空间跳跃』,也无法转移过去。

不过也因为这个缘故,维鲁格林德记得所有世界的所有“鲁德拉”。

星际世界里的舰队司令官。

剑与魔法世界里的小国大臣。

没有魔法的世界里的绝世欺诈师。

文明世界里的贫穷科学家。

维鲁格林德被呼唤而来时,大多是那些寄宿鲁德拉的“魂”之碎片的人陷入危机的瞬间。往往在濒死的时候,“魂”才会初次释放出光辉。

所以也有维鲁格林德来不及救下,在还只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死去的人。虽然这非常令人悲伤,但维鲁格林德将这事当成了是命运。

更何况,这样反而能更早的收集到“魂”之碎片,并没有哀叹的必要。

不过,维鲁格林德不会自己动手推动这个结局提前到来,因为守护各种性格的鲁德拉,对她而言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

维鲁格林德很早就察觉到,血脉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身体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