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姐弟(2)

格琳虽然没有受到精神支配,但那边的「别体」正受到鲁德拉支配。因此为了避免情报外流过去,我才会用「无限牢狱」截断。

截断这边传出去的情报,只获得另一边的情报。

这样一来对面的维尔格琳就会被逼急。在鲁德拉的支配之下,没办法弄清楚我们现在在想什么。

这就是所谓的单向沟通。

我知道希尔大师做了很厉害的事情,但已经不太会感到惊讶了。

「简单讲,只要分析妳们之间的意识差异,我想应该就能证明妳受到支配。」

「嗯,真不愧是利姆路。姐姐,这次妳就相信利姆路──」

「给我闭嘴!」

「是!」

乱插嘴的维尔德拉被骂了,让我感觉有点爽,这是秘密。

对维尔德拉怒吼之后,维尔格琳似乎在想些什么。大概是在研究我刚刚说的──跟另一边的「别体」有何差异。

我也透过伙伴们的视线掌握指挥舰上面的情况。

对战已经来到最后阶段。

能够厘清维尔格琳疑惑的事件就在这一刻上演。



我的伙伴们包围维尔格琳。

乍看之下感觉有点卑鄙,但不知情的第三者看了才会有这种感觉。

事实上就算维尔格琳变弱了,他们大家一起上还是很难获胜。

那些姑且不管,维尔格琳创造出来的异界出现裂痕,如今正要崩塌。就在那个时候迪亚布罗过来,一下子就把它弄坏。

「黑暗始祖……」

「他现在叫迪亚布罗。只要不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那家伙做事情就变得很能干。」

「嘎哈哈哈!那家伙会给我点心吃,我也很喜欢他。」

这个人根本被收买了吧。

就算维尔德拉夸奖过迪亚布罗,我也不打算全部当真。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观望事态进展,结果那边的维尔格琳为了保护鲁德拉退了一步。

情况都变成这样了,鲁德拉依然从容不迫地坐在椅子上。

胆子还真大。或者该说他很有自信?

看到这样的鲁德拉,有人率先展开行动。

是卡蕾拉。

用握在她手里的黄金手枪,毫不犹豫射击鲁德拉。

而且这个子弹还是──

「我之前会变弱就是被这个打到吧?」

「那是『神灭弹』。近藤一天就只能射出这种最强子弹一次,为什么黄色始祖会……」

希尔大师已经告诉我了,所以我知道是为什么。

「她现在不叫黄色始祖,是卡蕾拉。看来她战胜近藤,近藤把鲁德拉托付给她。」

听我说明完,维尔格琳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连近藤都……」

在维尔格琳感到困惑之余,情况有所转变。

『鲁德拉!』

另外一边的维尔格琳大叫,为了保护鲁德拉张开双手挡在前方。

竟然能够赶上神速的子弹,那身体机能果然是怪物等级。但「神灭弹」的威力可不简单。被打中之后,维尔格琳右肩以下到整只手全没了,威力并没有减弱,还是打中鲁德拉。

然而──

让人惊讶的是鲁德拉毫发无伤。

他的表情满是从容,似乎早就知道卡蕾拉的攻击对自己没用。

「这是怎么回事,奇怪?为什么能够让那种攻击无效?」

「不晓得。刚才好像有稍微看到某种『结界』,但竟然具备可以让那种攻击完全无效的性能,真让人难以置信。」

我跟维尔德拉都对这种景象感到惊讶。

维尔格琳似乎也觉得难以置信,嘴里说着「为什么……」,当场瘫软下去,双手撑在地面上。

「妳、妳怎么了,姐姐!」

面对慌乱的维尔德拉,维尔格琳小声回答:

「你朋友说得没错。我果然被鲁德拉支配了……」

明白这点的维尔格琳开始诉说鲁德拉的事情。

说他之所以平安无事是因为有铜墙铁壁的防守在。

那是绝对防御,不管是什么人都无法破坏。

然而有条件。

能量来源就是子民和部下们对皇帝的忠心,若没有人对皇帝忠心,就没办法发动。

而且还有缺点。

虽然这种防御随时都在发动,坚不可摧,但听说限制是在发动的时候没办法做其他事情。

这个能力就是究极技能「正义之王米迦勒」引以为傲的能力「王宫城塞(Castle Guard)」。

能够挡下卡蕾拉的「神灭弹」,说那几乎等同无敌也不为过。

虽然在使用之中没办法攻击,但把这项任务交给部下就行了。

「都、都有这样的能力了,姐姐根本没必要保护他不是吗!」

嗯,我也这么想。

维尔格琳接着回应:

「对。所以我原本应该是要假装保护,然后趁机攻击才对。可是却那么做了,这代表……」

硬是要去保护鲁德拉,这让维尔格琳发现自己也被「思考诱导」了。

而鲁德拉为了维持绝对领域「王宫城塞」,没办法行动。

原本应该是这样──

「──什么!」

此时维尔格琳发出惊呼。

我们也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鲁德拉在瞬间解除「王宫城塞」,那边的维尔格琳即使失去右手也赶到鲁德拉身边,而鲁德拉将她的胸口贯穿。

这就好像是故意将维尔格琳──

「原来……原来是这样……那个人……我爱的鲁德拉已经不在了……」

维尔格琳眼中的泪水滑落。

像在证明维尔格琳那句哀伤的发言成真,鲁德拉高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维尔格琳啊,能够为寡人效命,妳应该感到光荣。寡人会好好运用妳的力量。』

当鲁德拉话一说完,对面那个维尔格琳就神情痛苦地蹲了下去。

「那是优树的『夺命掌(Steal Life)』。鲁德拉──不对,『正义之王米迦勒』还能够自由自在使用受支配对象的技能。」

这算什么,太犯规了吧。

听完维尔格琳的说明,我跟维尔德拉你看我我看你。

「鲁德拉就交给你对付了!」

「少在那边乱讲!我是最强的,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议论的了,但我不要去对付那么麻烦的对手!」

「我会弄圣代给你吃。」

「这听起来很吸引人……咕唔唔。」

看到我们互踢皮球,维尔格琳显得很傻眼。

可能是因为这样吧,她的眼泪也止住了。

我自然是感到庆幸。

接下来──

夺走维尔格琳力量的鲁德拉……

「鲁德拉是『正义之王米迦勒』,这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我已经猜到了,但还是想听维尔格琳亲口说出,所以才那么问。

「鲁德拉早就濒临极限了。重复转生好几次之后,灵魂已经被磨耗。所以那个既是鲁德拉又不是他。很早之前就被『正义之王米迦勒』取代了。」

维尔格琳在回答的时候显得落寞。

「不不不,那是根据主人愿望诞生的技能,怎么可能去害主人。」

「不,不是的。鲁德拉的『正义之王米迦勒』是维尔达纳瓦赐予的能力。鲁德拉靠自身意志获得的是『誓约之王乌列尔』,如今我们的哥哥维尔达纳瓦没有复活,那个能力也消失了,不知去向。」

……

在我这边耶。

眼下这个气氛不适合说出口,还是别说好了。

维尔格琳继续解释。整理起来就是鲁德拉不停重复转生,导致灵魂力量变弱,所以才没办法控制「正义之王米迦勒」。

听完这些,与其说那是技能背叛宿主,倒不如说还有别的解释。


《──的确。假如我跟「正义之王米迦勒」处在相同立场上,即使支配暂时的宿主,我也会想办法让真正的主人利姆路大人复活吧。》


我也这么觉得。

希尔变成神智核,不管面对多么困难的挑战,我想它都绝对不会放弃。

因此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正义之王米迦勒」的想法。

不过,话虽如此……

「这下不能坐视不管了。『正义之王米迦勒』恐怕已经进化成具备自由意志的神智核了。那他的行动目的八成跟鲁德拉原本的目标不一样。」

「神智核?这究竟是……对了,等等,先暂停一下!利姆路,你认为『正义之王米迦勒』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