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皇帝的真面目

担任八扇门的其中一个守护者,达姆拉德独自思考。

在想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

…………

……

情况糟透了。

优树落到皇帝鲁德拉的手里,跟他的伙伴们一样,都被夺去自由意志。但既然鲁德拉下令要他看守这几个人,那达姆拉德就没办法违抗。

而且如今鲁德拉还下了别的命令。

要他把优树带去给别人看管,然后叫达姆拉德搭上皇帝指挥舰。

紧接而来的是一场空中大决战。

「元帅」的真实身分是维尔格琳,「个位数」排行第一到第六的人都得知此事。

但是不能说出来。

这是绝对不可以违抗的命令,至于常常离开母国的达姆拉德,他甚至还被人更改过记忆,由此可见那是多么重要的机密。

(对了。我跟那位大人曾经做过约定。内容就是──)

看到「元帅」变成维尔格琳的样子,达姆拉德才想起这件事情。同时许许多多的记忆开始变得清淅起来。

他原本就记得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跟鲁德拉有过约定,至于为什么非得实现不可,现在就连背后理由都想起来了。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没空烦恼了。

不久之前见到的魔王利姆路看起来很善良,他不认为对方有多大威胁性。既然已经被维尔格琳创造出来的异空间捕捉了,那应该不至于对猎捕维尔德拉作战计划造成妨碍才对。

他们确实成功支配维尔德拉。如此一来鲁德拉在面对金的时候会比较有胜算。

然而──对达姆拉德来说,这些事情都无所谓。

不仅如此,就算对鲁德拉来说应该也……

仿佛拨云见日一般,在清楚的思绪下,达姆拉德开始去想怎样才是对鲁德拉最好的。

可是都还没想到答案,魔王利姆路就有动作。

那是从来不曾见过的凶猛威力。

之前怎么就没把他当成威胁看待?达姆拉德很想质问自己。

他能够逃出维尔格琳的封印,实力肯定非同小可。

然而更重要的是──

一看到现身的利姆路,达姆拉德就发现自己想得太美。

利姆路用发出金色光芒的眼睛看了达姆拉德等人一眼。那是非常冷酷的目光,感觉就只是把达姆拉德他们当成敌人看待。

虽然近藤立刻展开行动,但是攻击却不管用。


──就只有这点程度?那我甚至用不着警戒。晚点再来收拾你们。你们就好好品尝恐惧吧。在我来对付你们之前,可要小心别被杀掉──


利姆路的眼神仿佛在表达这些。

或许在利姆路看来,达姆拉德他们等同已经死掉了。就连皇帝鲁德拉也不例外,这样下去大家会全被杀光,达姆拉德感受得到。


对利姆路来说,在这种情况下的战术性胜利条件是什么?

必须满足两个要件。

第一是抢回维尔德拉。

第二是排除侵略者。

维尔德拉是魔王利姆路的盟友。去剥夺这样的维尔德拉拥有的自由意志,想必利姆路说什么都不能接受吧。

之所以会过来这边,代表他已经做好要跟维尔格琳对决的心理准备。即使是达姆拉德来看,他也不确定未来是谁胜谁负。

那是遥远的巅峰对决,就凭他是无法推敲出来的。

再来是关于侵略者的排除。

听说利姆路是和平主义者,但那可不代表他不会抵抗。过去曾经有好几次遭到外敌入侵,但是全被他击退了。

而且是不择手段。

再加上还有维尔德拉的帮助,魔物王国屡战屡胜。

面对帝国的侵略行为,利姆路绝对不会容忍吧。

交涉时间已经结束了。那么可以想见他们会采取的手段,就是把帝国士兵全部杀光。

如此一来再怎么斡旋都没意义了,只能奋战到最后一刻。

双方都没有签订战时协定,就算投降也不保证对方会接受。

利姆路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才会过来交涉,可是帝国这边算计他。想必他下次不会再信任帝国,必须假设所有的交涉窗口都关闭了。

(我应该更认真阻止陛下才对。)

达姆拉德也自认帝国战力高人一等。

他认为帝国不会输,还觉得胜利条件都能够随他们订,过分自信。

刻意让对手见识帝国的厉害,彻底打击对手,等到他们不敢再反叛就着手并吞。将所有指导阶层的成员全部换掉,变成傀儡,只要在战争中胜利,想要怎么做都行。

帝国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扩大版图的,然而这次却出现大误判。

双方现在的战力势均力敌,就连皇帝鲁德拉也无法保证能全身而退。

也难怪达姆拉德会那么忧郁。


不过真正让他烦恼的是自己和鲁德拉之间的约定。

利姆路肯定是想连鲁德拉都杀掉。

这下子达姆拉德感到烦恼,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他也很想遵守跟鲁德拉的约定。不过关于这点,他想要从头到尾都亲手包办。

话虽如此,又觉得很难战胜利姆路……

在战栗之中,达姆拉德分析战况。

整个指挥舰都被恐怖的魔法包围,存活下来的人都去守护八扇门了。

这真的能够称之为势均力敌吗?

达姆拉德只觉得他们犯下无可挽回的过错。

………………

…………

……

时间来到现在。

「是不是等很久了?」

达姆拉德眼前出现一名看起来很开心的少女。

实力强大到令人畏惧,少女的真实身分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之一,七个「始祖」恶魔的其中一名。

「名字」叫做乌蒂玛,是魔王利姆路的部下。

「原来不只让『始祖』变成部下,甚至还赐予力量是吗……」

就近看觉得更加厉害。

得知那个令人害怕的死亡祝福有着超乎常理的精确度和威力的当下,就可以确定恶魔们已经进化了。

就算被人监视也无所谓,利姆路开启巨大到不行的恶魔召唤门。然后对召唤出来的部下们做了些什么。

虽然没时间去调查,但是乌蒂玛给他答案。

看起来很开心,乌蒂玛发出笑声。

「啊哈哈哈哈哈,你果然知道?就是那样喔,利姆路大人赐予我力量了,我现在的状态好得不得了!」

跟看起来非常开心的乌蒂玛成反比,这对达姆拉德来说简直就像是一场恶梦。

赐予「始祖」力量──去想这种事情不太恰当,但单纯只是一个魔王应该没办法办到这点。

就连那个金•克林姆兹都没有让底下的「始祖」们进化。照这样想来,就能明白魔王利姆路做的事情有多么异常。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达姆拉德也不愿意输掉。为了实现跟鲁德拉的约定,必须尽全力挑战这个叫乌蒂玛的恶魔。

「我并不会总是选择最完善的路走。就算选择走上充满苦难的道路,若最后能实现目的,那样也无所谓。」

达姆拉德不再烦恼。

即使看到拥有压倒性力量的乌蒂玛,他也不害怕,而是进入战斗状态。

「哦──你果然很有干劲呢。」

「当然了。我是陛下的骑士,要让妳充分见识我的力量。」

「我很期待。那我们开始吧!」

就这样,在「个位数」中排行第二名的达姆拉德和「残虐王(Pain lord)」乌蒂玛的战斗开始了。



乌蒂玛微微地笑了一下,一直在观察达姆拉德。

身为人类,可以感觉得到他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力量。在圣人之中也是有别于一般。

如果自己没有进化,或许无法战胜对方,甚至让乌蒂玛有这种想法,他摆出的架式毫无破绽。

(是那个吧。感觉甚至能够跟日向小姐并驾齐驱。那个人就像是魔物的天敌,而这个人则是纯粹对人、对单体对手一路钻研磨练身手的感觉。这种类型真的很棘手。)

就乌蒂玛所知,会去磨练自己的身手,这样的对手很麻烦。白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能够用千变万化的技巧应对各种状况。

这种活用能力就是他们强大的秘诀。而比较高阶的物种通常都跟这种特性无缘。

………………

…………

……

恶魔跟人类相比是强大许多的存在。

光只是解放魔力就可以形成攻击。

而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