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1


鲶的叔父,以丧主之名为家族三人举办了隆重的葬礼。我与鲶虽尚未登记,但身为她的婚约者,同时也是陪伴三人悄然逝去的胎儿的父亲,在列席时享有了近于亲族的待遇。我的父母自然从老家赶了过来,还有我的教授和我在研修班的同僚们也出席了葬礼。原本预定于十日后聚集在婚礼上的人们,如今在黑白帐幕的包围中愁眉苦脸地面面相觑。

在葬礼现场,从鲶公司同事间的谈中,我了解了事发当日的大致情况。

鲶在八日周六那天确实有去上班,但在用过午饭后身体状况愈显不佳,于是出于慎重考虑提早回了家。至于身体欠佳的原因,据说就是妊娠反应。

原本以为是令她远离死亡命运的妊娠,到头来还是再次将她唤回到了死亡身边。我从中感受到了某超越偶然的存在。牢不可破的命运——或者说历史的诅咒。

命运如此险恶,我却成功将其改写,只有我。然而我却无所为,对筱崎一家三口见死不救。虽说鲶的卷入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她父母的死,确实责任在我。明明力所能及,却硬要袖手旁观——这就是罪。

但对重赴者来说,这就是家常便饭,不值得去一一反刍。脑海里浮现出今年发生过的——以及今后预定要发生的——无数起……(内容加载失败!请反馈详细信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