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在紧闭的壳中

—— 妳所有的痛苦,都是因我而对妳降下的刑罚。



「因盘点藏书而临时于下午五点闭馆」的广播,响彻了图书馆内,我们便在天还亮的时候离图书馆。

今天妈妈不用打工。在这个时间点回家的话,大概又会因为随便什么事就捱骂,所以最好找个地方打发一下时间后再回家。

我呆呆的着这些时,留生突然说「我得去买笔记本和自动铅笔芯,这附近哪里有卖?」

被他一问,我说出位于两站之遥的文具店店名。明明是附近学生人人皆知的店,留生却像完全不知似的,「嘿……」地模糊回应,一脸思考的子。

「我也有买的东西,一起去吧?」

还打发时间,临时起意的我这么说,闻言,他的脸啪一下闪闪发亮。

「欸,千花要带我去吗?」

明明是非常自我中心的法,但却得到这么心的反应,我莫名觉得抱歉。

「嗯,那个……它在有点难找的地方。」

「哇啊,好高兴。千花是第一次说要跟我一起行动耶。」

留生看起来是真的很心。为什么会因我说的话而这么心呢?我起刚刚的心情。

「那一站可以用定期票喔,那,我们快点过去吧。」

他显露出至今最雀跃的子,早早跨步伐。

在最近的车站搭上电车,往目标车站前进。可能是因为刚好跟下班时间重叠吧,车厢里座无虚席。

我是第一次跟其他人一起搭电车,不知该怎么站才好。烦恼到最后,我站在距离留生两个吊环的位置,他呵呵笑着对我说「会不会太远?」,但也正因如此,知距离并不会太近后,我稍微松了口气。

我一边装在看窗外掠过的傍晚街景,一边希望早点抵达。即使在学校或图书馆时,我已经习惯他在我身边了,但像现在这与平常不同的情况,我怎么都觉得不知所措。

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电车一个过弯,大幅摇晃起来。这时候,旁边穿套装的女一个踉跄,轻轻撞了我一下。接着我脚步摇晃,不小心一个没站稳,就这颤巍巍的一步、两步朝留生那边移动,肩膀一下撞在他的口上。

「啊,抱歉。」

在我慌张离时,他一边回「别在意」,一边轻轻把手放在我肩膀上,将我扶到他的身影下。虽然是如羽毛般轻轻的一碰,非常自然,而且也很温柔,但我还是莫名害羞得不得了。

「很危险啊,妳站这边。」

留生用强硬的语气在我耳边小声地说,再加上害羞,我无法拒绝,只能像坏掉的娃娃一点头。

只有靠近他的左半边奇妙的躁动不安。左半身像是起鸡皮疙瘩、又像是细细的针尖刺着似的。

不知该看哪里好,我的视线四处飘移,看见车窗里倒映的自己和他的模。

穿着相同的制服,肩并肩站立的高中男女生。旁人看起来,说不定会觉得是情侣吧?脑中无意间冒出这个念头的同时,心底再度涌起羞耻与自我厌恶感。长成这居然还跟男生往。恋爱,是离我最遥远的名词。谁喜欢我什么的,光是像都不能被原谅。

我抓着吊环低下头时,留生忽然凑上来看着我的脸。

「又在讨厌的事情了。」

像要把我吸进去似的深黑色眼眸,映出我的身影。直接得过了头的视线宛如刺进口似的疼痛。意识到那张端正的脸庞正近距离的看着我时,我涌起不让他盯着我丑陋面孔看的念头,就这低着头别眼。留生凑得更近,我也转得离他更远一点。

而后留生自言自语似的说。

「千花总是低着头。」

我不由得握紧了挂在肩上的书包揹带。抬起眼瞟了瞟车窗,那张俊的脸庞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继续说「为什么……」。这个瞬间,我的怒气轰的一下烧起来。

看到我的脸还不知吗?气森森的,当然得低着头藏起来啊。留生是瞎了吗?

「……看就知了吧,这么丑的胎记……!」

话说出口的同时我回过神来,后悔非常。这是什么自虐的说话方式啊?听到这话,对方一定不知该怎么回才好。我不让别人觉得我是期待能得到安慰或鼓励才这发脾气的。

着要歉而慌忙抬起头时,两人眼神会。他皱着眉,抿住,一脸痛苦的子。为什么留生会是这个表情呢?

在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时,他像承受着巨大痛楚般,小声地说「抱歉」。

「抱歉……。」

和表情一痛苦的、低沉沙哑的声音。我拚命摇头。

「为什么要歉?留生没有错,是我的问题。是我用这自虐又奇怪的说话方式……。」

「不是的!」

像是要打断我的话,留生的声音嘶哑。一直沉稳的他第一次用这语气说话,我不由得哑口无言。

「不是的……。」

留生吟似的低语后,仿佛在找该怎么说才好似的,嘴震颤了几下,而后像重新思考似的垂下他长长的眼睫。

「因为……是我害的。」

不懂他是什么意思,我「欸」的反问,但他只是悲伤地抿了抿。

「什么意思……?」

而后他像再度打断我的话似的小声说「对不起」。

「……真的,抱歉。」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电车到了站,我们不约而同的下了车,沉默的面对面。留生直直地看着我胎记的位置,然后缓缓口。

「我不觉得妳的胎记丑。」

我屏住气息,只是回望着他。不觉得丑?怎么可能。就连看了十六年的我,也觉得丑到看了都会怕。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留生像是读懂我在什么似的说「真的」。

「非但不丑,反而……。」

小声这么说的留生,手缓缓的朝我的脸伸来。

我反的说「不要!」,挥他的手。

「不要碰……。」

我无力的低语。这个宛如我自卑感根源的胎记,即便是留生,我也不让他碰触。他看着我,小声地歉,「对不起」。

留生为什么这么严肃,为什么这么担心,为什么说是自己的错,我一概不知。但是,看见落在沉默脸颊上的睫毛影子时,我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之后我们去了文具店买东西,表面上看似一如往常,但我们之间飘散着一股尴尬的气氛。因此,买完东西之后就早早踏上归途。

和留生别后,我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着他的事。

在雨滴宛如流星般落下的那一天,忽然出现在蹲在夜晚公园一隅的我眼前的,不可思议的男生。

原本以为不会再见,但一个月后,在同一个公园内再度相遇。他说这一个月每天都来公园等我。

然后,下一个月突然转到我就读的学校、同一个班级,坐在我的邻座。为什么要约我一起放学回家、不厌其烦地和不善言词的我聊天,结果不知不觉中变得一整天都跟他一起度过。明明就不是在往啊?

尽管原因在于我无法拒绝,但这状况确实很奇怪。

老实说,和留生相处非常舒服。他不像别的人会轻视我,也不会反过来给我不必要的怜悯,而是用很普通、自然的态度对待我。自然到我会有自己就像是个「普通人」的错觉。

虽然没办法好好回应,不过跟他聊天很心。和留生相处时,能忘记各烦恼,度过平静温柔的时光。对在家、在校都没有容身之地的我而言,是非常宝贵的时间。

可是,我也隐约知,留生并非单纯因为好感或友谊跟我在一起的。

留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这话可能说得不好听,但总有他并非这世上之人的感觉。愤怒、憎恶、嫌弃、嫉妒,就像是没有这些像人类的黑暗、污秽感情似的。

我觉得这的确是件好事,不过留生给人一非现实且不安的印象。像是轻飘飘浮在半空中般,没什么真实感。说的话、做的事和一般人完全不同,尽是我无法理解的事物。就像是生在不同次元的人一,抓住他却抓不到,突然一阵风吹过来就被吹走了似的。感觉到这一点,就莫名会不安起来。

到底留生在什么,接近我有什么目的,我不知已为此烦恼过多少次。

所以我没办法完全相信他,告诉自己不可以信任他。


我一如往常悄悄推玄关大门,一如往常轻手轻脚走上二楼。

但是,一进房间,就有和平常不一的感觉。我左看右看,寻找不一的原因在哪里,视线停在墙壁边的书架上。然后惊愕不已。

—— 什么都没有。书不见了。

我从小学高年级左右始看长篇散文,积攒零用钱、压岁钱,一点一点收集下来的书籍,如今书架上一本不剩。

脚下始崩坏。我瘫坐在地上一会,看着空荡荡的书架,然后霍地一下站起来。

跑下楼冲进客厅,看见妈妈正在记帐的背影。我戒慎恐惧的口。

「妈、妈妈……。」

妈妈朝我这边瞥了一眼又低下头,说「什么」。

「那个,书呢?」

我没办法顺利说出话。紧紧握着自己发抖的手,鼓励自己,拚命挤出声音。

「我的书……应该在书架上的那些,全部……都不见了,那个。」

「我全丢了。」

妈妈就这低着头,干脆的回答。

「咦……丢……?」

我一下子血气上涌,眼前一片黑。打击太大而脚步不稳,但靠着旁边的墙壁勉强重新站好,哑着声音问「为什么」。然后妈妈用严厉的表情回过头。

「我看到妳的成绩单了。」

冷漠的声音让我背脊发寒。是学典礼第二天举行的实力测验。我反正他们只对姐姐的成绩有兴趣,就没给爸妈看放在抽屉里。没到会被发现。

「那个名次是怎?我知妳成绩不好,但在那烂学校里还考不进三十名以内,是怎么回事?」

妈妈像是要发泄心中的不满似的拉高声音。

「……对不起。因为我数学考得没有平常好……。」

「是因为看闲书考差的吧?要是有这闲暇时间的话给我好好念书啊!说放学之后在图书馆读书,都是在看些无关紧要的书吧?」

我因妈妈锐利的眼神而退缩,要歉之后逃离现场。但脑中浮现出的空荡荡书架,逼着我口。

「……可是,考试前我有好好读书啊……不是因为课外读物的关系,只是因为我的实力不够……所以把我的书丢掉……。」

「不许顶嘴!!」

歇斯底里的叫声,打断我下定决心说出来的话。

一听到妈妈的怒骂声,我总是脑袋一片空白、冷汗直冒、身体僵硬,喉咙像是被掐住一发不出声音。

妈妈眼神锐利地瞪着陷入沉默的我。

「妳成绩不好,连我都会被妳爸说得很难听!什么明明就在家里,连孩子都教不好!」

「啊……。」

「全部都请回收业者收走了,追不回来了。放弃吧!妈妈很忙,不要烦我!!」

五雷轰顶似的话,让我失去了再争辩下去的力气,安静的出了客厅。

但是随着我一步一步往楼上走时,我的怒火往上涌。

为什么随便把我的东西丢掉呢,就算是爸妈也没有这个资格吧?没有办法直接明说的法,在我身体里疯狂回旋。

走进房间,我随着自己心情用力关上门,发出比像中还大的声音,吓了一跳。因此情绪稍微收束了一点,摇摇晃晃的坐在床上。

而后,传来叩叩的敲门声。我原本以为是妈妈来骂我,瞬间紧张起来,打门后门外的却是姐姐。她站在房门口看着我。

「怎么了,弄出这么大的声音。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注意到姐姐在隔壁房间,关门的声音打扰她念书了。我低着头小声的歉说「抱歉」。

「抱歉……我之后会注意。」

姐姐深深叹了口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

姐姐受够了似的说,我吓了一跳。让姐姐不心了。我不知若是让姐姐更不高兴的话该怎么办才好。小声地说抱歉,但声音沙哑起来。

「就说了不用歉。比起这个,妳还好吗?又被妈妈骂了?刚刚怎么啦?」

我不被来问原因的姐姐骂。比起捱骂,她大概会傻眼吧?为什么不能像我这念书,或是不耐烦的觉得为什么我有这妹妹呢。我很清楚,所以什么都不说。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我站起来数度歉,就这低着头咚一下关上房门。姐姐在门的另一头再度叹气,回到她房间。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第二天早上,看见坐到座位上的我时,留生一口就这么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