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在翻飞的樱花中

—— 那一天,妳拼尽一切拯救了我。



时序进入四月。上周入学典礼时正好盛,宛如祝福新生般妆点着上学路的樱花,现在已经始凋落了。

每年都这,真没劲。

低着头走路的我虽然看不见头上盛的樱花,不过散落在地上的花瓣被几百个学生的鞋子踏过,宛如湿透纸屑般贴在柏油路面上的子,倒是奇妙地看起来栩栩如生。

在花的残骸中,我一边看着我的乐福鞋左右替的模,一边漫不经心的持续移动脚步,没多久便到了学校。

一如往常的不和任何人眼神会,当然也没有谈,从校门到鞋柜、连接建筑物的走廊,往教室走去。大概是在发呆的关系,我没多就往一年级的教室前进,走到一半才慌忙调转方向,爬上楼梯,往二年级教室并列的二楼移动。

升了一个年级会换班,我既不特别兴奋也没特别不安。第一次造访的教室也好,陌生的同学也好,新的导师也好,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反正我不会跟任何人说话,一整天都只会低着头度过,所以与我无关。

我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整理上课用的书籍资料,然后翻自己的书。其他的学生们都还因新学期而兴奋不已,用比平常还大的音量和动在周遭流。和以前一,只有我像处在异次元里。

附近的位置上,有几个从一年级始就非常显眼、属于班级核心人物的人,聚在一起规划周末要出去玩。他们的声音很大,我完全没办法专心看书,只得往窗外望去。

窗边的位置是最好的,要是坐在教室正中央,万一跟其他人对上眼,连转移视线都相当困难。

窗外就是操场,再往前可以看见远处沿着上学路线植的整排樱花树。近瞧纯白的花瓣,远望反而成了浅粉色,总是这么不可思议。

忽然一阵大风吹过,翻飞的花瓣一齐在空中飘扬。我无意间追着樱花雪去处的视线,被街另一头的绿意吸引。连绵不绝的住家屋顶尾端,是从此处看不见尽头的广阔森林。

绿意盎然、林深木茂的那一带,被称为「湖之森」,因为森林深处有湖。虽然有刊载在地图等地方上的正式名称,但没听有人实际使用过。

湖之森的水干净到清澈见底,无风的日子,平静的水面能像镜子一倒映出周围的景色。此外,它以丽的湖泊著称,这附近的地名几乎都带了「湖」字,对周围居民而言是不可或缺的景点。知名度几乎遍及全国,假日会有许多从外县市来观光或拍照的人。

可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即便是有名的观光景点,不过因为觉得反正不远,去的话随时都可以去,所以反而从未去过。更何况我家也不是会在假日相约一起去欣赏漂亮风景的温暖家庭,加上我对那座森林的兴趣也没有高到会自己一个人去探索,所以搞不好终其一生都不会去看湖之森吧?

我一边看着春天充满鲜亮绿意的森林,一边像没看过的湖泊,不知为什么,忽然起他的面容。那个既英俊又不可思议的男生。

和他的相遇,是我平淡无变化的日子中无预警到来的意外。就像一颗水滴落在平静的水面上产生波纹、用黑色画材涂满的画中砰一下渗出白色画材一般,突如其来的异变。

但是,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因为我从那天之后就一直离公园远远的。现在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再度回到平淡的日常生活。

我可以相信今天绝对不会发生跟昨天不一的事,明天也绝对不会出现跟今天不一的事。水面会永远宁静,画布会永远漆黑。

对,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复制贴上的每一天,别人看来或许无聊,但正因如此,心才能不受动摇、安稳地度过。

这就好,这就好。在学校为了不被别人注意而降低存在感,回到家也为了不惹爸妈生气而屏息躲藏,什么都不要,只要重复同的生活就可以了。没有比这更愉快的事。

我好不容易悟得的理,尽管一度曾因那个突然出现、不可思议的男生而崩毁,但如今终于恢复正常。

这时候钟响了,满脑子东西的我,一下子回过神来。导师一边说「朝会始啰」一边走进教室。

我阖上手中的书收进抽屉,依旧低着头,身体重新转回前方,循班级委员的口令早安。

等待宣布联络事项时,不知为何,老师突然离教室往走廊移动。我感觉得出来班上所有人都一脸疑惑的望向门口,尽管十分在意老师奇怪的举动,但要是抬起头,脸上的胎记就会引人注意,所以只得和平常一眼神朝下。

没多久便回到教室的老师,再次站在讲桌前口。

「因为有些状况,所以晚了一周,这位是今天成为我们同学的染川留生。」

是听过的名字,我不由得霍一下抬起头。然后在下个瞬间,注意到站在黑板前露出微笑的男学生身影,反常地一不小心「欸」出声。

「我是染川留生,请多多指教。」

彬彬有礼鞠躬介绍自己的,就是那个人。然后,笑着抬起头后的那双眼,直直地往我的方向看过来。

「他二年级才转过来,所以关于课本、换教室这些事,就要麻烦坐附近的人教他一下。」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这惊讶到合不拢嘴的情况。


「妳好。」

就在导师离教室的同时,刻意跑来坐在我邻座的他笑着和我搭话。

虽然我还搞不清楚状况、处于混乱状态,但也不能无视他,只好稍微转个头回答。

「……你好。」

至今在学校我都过着几乎不口的生活,所以觉得在教室里出声的自己非常奇怪。

他像是没注意到我不舒服的子,堆着满面的笑点点头,然后一脸安心的说「太好了」。是对什么感到安心呢?在我觉得不可思议时,他笑着继续说。

「果然是这所学校,太好了。而且可以跟妳同班,运气真好。」

我吓得张大眼睛。「果然是这所学校」的意思,是指我就读的东高吗?跟他第二次见面时,我的确穿着制服外套,所以只要认得制服,应该就能轻易知学校名称。尽管觉得不至于,可他该不会是因为我在这里所以才转来的吧?

当各臆测疯狂闪过我的脑海时,他灿烂一笑看着我。

「妳觉得,我是跟踪狂?」

与沉重的用词相反,男孩的语气宛如羽毛般轻松。

「……有点。」

我被他轻松的语气诱导,不由得说出心中真正的法,他听完之后像觉得很好玩似的笑了。我是第一次听他笑出声音。在彷若夜空一般纯黑的眼睛里,今天也有星星在闪烁。

看着他的脸,我不禁一愣。刚刚自己的法有够愚蠢,简直是自我意识过剩。

觉得他是为了和我这人相遇才刻意转学,也太厚颜无耻了吧?他一定是本来就要转到我们学校来,看到我穿着东高的外套,所以「说不定是同间学校」。然后看到我在这里,所以「果然如此」。或许,第一次见面时他说的那句话,也是「终于找到读同高中的人」的意思也未可知。这的话一切就说得通了,一定是这没错。

我动摇的心渐渐稳定下来。然后或许是心情比较放松了吧,我忽然注意到周围的动向,来自准备要上第一节课的同班同学看过来的目光。我第一次意识到其他人的视线,像细细的针从四面八方投过来一般,背脊唰一下发寒。

我立刻重新转回前方。别再跟我说话了,我一边朝邻座传递无声的讯息一边低下头。

然后,坐在他前座、名叫吉野的男同学转身向后,始悄悄压低声音说话。

「那个啊,染川,刚转来就这真抱歉。藤野同学……啊,就你旁边的女生,她就那,没用的啦,跟她说话只是白搭而已。」

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我只有这时候变得特别敏感的耳朵,还是清清楚楚地听见他说的话。

我并不觉得受伤。毕竟早就预料到,班上会有人像这背地讲我坏话。更何况这本来就是我自己塑造出来的形象。入学以来超过一年,我完全不跟任何人对话,主动断绝一切关系,因此被人这么说也是理所当然的。吉野同学也是出于关心,才会口提醒染川同学。

不过,尽管知是自己的问题,但以这始料未及的方式面对周围对我的评价,意外的还是有点震惊。

我低着头咬住,手在桌子底下握紧,等待心情平复下来。

可下一个瞬间,我听见呵呵的轻笑声传来。

「对我来说,绝对不是白搭。」

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即使如此,光是短短的一句话,我的心就微妙的提了起来。

就在我无意识地看向邻座时,宣告上课的铃声响起,我慌忙重新转回前方。


「呐呐,染川同学!你是从哪间学校转来的啊?」

下课时间始的同时,比较外向的同学们逐渐聚拢到他那边。

对于为了不被人看见而安静度日的我而言,旁边有十几个人在的状况,就算知没有人在看我,还是相当紧张。尽管过假装去厕所,离现场直到第二节课始,可又觉得一动反而会引人注意,因此只能像平常一,低着头看自己的书。

面对同学们接连提出的问题,他一点也没有露出不耐的神色,有礼的一一回答。

「我以前读北高。」

这个回答让我吓一大跳。是姐姐读的学校。入学考的偏差值超过七十,每年都会出几十个东大生的县内第一明星高中。此外,我所就读的东高,是升学老师会用自豪的语气说「几年前有一个超优秀学生奇迹般考上东大」的程度。两者差距显而易见。

「咦 —— 真的吗!?北高!?」

「厉害欸 —— 超强的升学学校欸!」

他周围的人一起发出惊叹的声音。显然对眼前这个「谜一般的转学生」更有兴趣了。

「但是,北高应该在湖之森的另外一头吧?确实是有点远,不过应该不是无法通勤的距离才对?」

「而且,你不是从外县市搬来的吧?」

「好不容易考进北高,转学太可惜了。我们这只是间二流学校,你为什么会转来呀?」

这也是我的疑问。

北高是无可挑剔的名校。上个月的法会上,亲戚久违地聚在一起时,爸爸也自豪的介绍「大的百花读北高」,叔叔阿姨们闻言都「好厉害、真棒」的赞着。之后说「小的千花一点用都没有,只能读东高」时,那微妙的反应和介绍姐姐时截然不同。

明明学校优劣差那么多,我不知特意从北高转到东高有什么意义。一点效益都没有。

很在意他会如何回答,我从书里稍微抬起头,偷偷窥视着邻座的情况。他露出一如往常的平静笑容。

「我做的事情只有在这里能进行,所以三月才考了转学考。」

直截了当的回答,让大家疑惑起来。

「做的事情是指社团活动吗?有加入的社团吗?」

他摇摇头说「不是,我不参加社团」。

「欸 —— 那为什么,学业?有接受他指导的老师一类的?」

「不是。我没那么喜欢念书。」

「那,是为了什么啊?」

「唔 —— 嗯……秘密。」

他呵呵笑着的回答让众人为之傻眼,便换了问题。

「那,你的兴趣是什么?」

「兴趣?没什么特别的。」

「这啊,那,喜欢的歌手是?」

「抱歉,我不听音乐,所以不是很清楚。」

「呃……喜欢的电视节目呢?」

「我不看电视,所以……。」

「……喜欢的食物?」

「唔 —— 嗯……能成为身体能量的话什么都……。」

即便他对任何问题都微笑以对,但回答显然不正常。大家似乎始发现这一点,突然因转学生而高昂的气氛也逐渐冷却下来。

「那个 —— 你平常玩什么啊?」

有人小声的问,他一如预期的回答「没什么特别在玩的」。

「这……呃,你假日都在做些什么?」

他微微歪头了,说了一句。

「找东西……。」

又是莫名其妙的答案,周围的气氛明显僵住。大概是觉得再问下去也是徒劳无功,围着他的人墙一点一点瓦解。

其中留到最后的吉野同学露出大大的笑容,拍拍他的肩。

「呐,难得同班,来换联络方式吧!」

大概是出于善意的提议,也被果断拒绝。

「抱歉,我没有手机。」

「……啊 —— 这。那,就没办法了啊。」

吉野同学绷着假笑,挥挥手离座说「我去厕所」。

他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了。明明刚才大家还都围着他、一片热闹,现在截然不同。

担心他觉得受伤,我瞟了他几眼,没到他立刻回望我,露出了笑容。我害怕在大家面前被搭话,便慌慌张张重新面向前方。


「唉……好累……。」

走在回家路上,我不像自己的自言自语起来。明明平常绝不会做这显眼的事。但是现在非常、非常的疲倦。

当然是因为他。由于人就坐在我隔壁,因此几乎每到下课时间便会来找我说话。他找我说话我也不能无视,就逐一回答他的问题,可平日向来都不口的我,忽然一下在公场合和人正常谈话,真的很尴尬又不自在。在意同学时不时因好奇投来的目光,我一边跟他说话,一边不由得注意着四周,真的好累。

连回家前的班会结束时,他都立刻转过来,一副要跟我说话的子。就在我满脑子着要做点什么来度过这一关的时候,突然有好几个其他班的女生往他那里去。就像是听了才一天便传遍整个年级,「虽然彬彬有礼却有点怪的转学生传说」后跑过来似的。

趁着他被那些毫无顾忌积极凑上来的女孩围住、动弹不得的空档,我逃难似的离教室。

「明天起,该怎么办啊……?」

接下来每一天,他都会坐在我隔壁,动不动就跟我有所接触。尽管不是不跟他说话,但希望不要在学校里。我不太显眼。明明原本打算一路低调到毕业的。要是跟像他那光站着就会引人注意的人来往,连我都会受瞩目。

我唉声叹气,心情沉重。

为了平复不安的心情,我做之前一直在做的事。就在我早点去图书馆而快步前行,好不容易抵达图书馆入口的时候。

「千花。」

忽然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吓了一大跳,心惊胆战的转过头,就如我料到的那,他站在图书馆前的公车站旁。

「虽然才见过,又见面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