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落下流星雨的夜里

—— 无论妳在哪里,我都一定会找到妳。



雨再次始滴滴答答地落在映照着夜空的水洼里。接连展的波纹互相撞击,没多久便像融化一般消失无踪。

我脑袋放空,呆呆地盯着不断变化的水面看。没多久,随着空气震颤的声音传来,周身随即被烟雾般的细雨帘幕包围。

雨声越来越大,空气和衣服都渐渐沾染上了湿气。湿淋淋的头发贴在脸和脖子上,感觉相当不舒服。

我抬起原本埋在双膝中的脸,仰望夜空,数不清的冰冷水珠打在面颊上。受亮白澄澈的街灯灯光所照出来的雨滴,蕴含着无机质的光芒,银辉闪耀,彷若流星。

脑中浮现不知在哪里听过的名词,星落之夜。这么说来,雨和星星一,用的都是「落下」这个词……我百无聊赖地着。

在下个不停的雨中,窝在深夜公园的一隅压低呼吸、双手抱膝蜷起身体的我,突然感到好孤独。为了掩盖心中的酸楚与寂寞,我刻意仰起头、闭上眼,试着像若雨滴全换成星星的话会怎么?一边闪耀着点点银辉,一边从无边无际的夜空中源源不绝坠落的,数不清的流星。

在被风吹雨打的眼睫底下描绘幻中的景象后,我改变了主意。不,比起星星,还是食物比较好。反正都会下个没完,那么与其下星星或雨滴,还不如来点像金米糖之类色彩缤纷的东西,那一定很幸福。

「……肚子好饿……。」

我一边感受着滴滴答答打在全身上下的雨水一边低语,再度低头将脸压回膝上。说起来,今天一整天除去中午吃了个面包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冷风吹过,后背一阵颤抖。于隆冬二月深夜降下的雨,滴滴都能冻到骨子里。比起金米糖,还是暖呼呼的东西好。比如热腾腾的奶油炖菜。刹那间,我忽然起一家人围着餐桌,看起来十分幸福的家庭电视广告,内心顿时空虚不已。

那是与我无缘的世界。

冰冷的手指数度摩挲着肩头。我心中不住埋怨,自己为什么穿那么少还要跑出来。

几个小时前,放学回家正在房间里换衣服的时候,耳边突地传来一楼冰箱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察觉到妈妈心情不好,我慌慌张张地连外套都来不及拿,单穿一件制服便连忙冲出家门。

雨落在游具上弹跳的声音、被吸入地面的声音、树梢摇晃的声音瞬间将我包围。在一片宁静的喧嚣中,只有自己的呼吸声显得格外刺耳。

是打算待在这里多久啊?我犹如旁观者一般的着。

话说回来,其实不只是现在,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无法安心待在自己的家中。

在那个家里,虽然确实有我的房间、餐桌也有我的位置,可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雨势渐渐转强。水滴滴答答地从湿透的发梢及衣䙓落下。

好冷。冷得不得了。我环抱着肩膀,把身体缩得更紧。

如果没下雨,应该会好一点吧?就在我胡思乱时,落在肩膀上的雨忽然停了。

雨云散去了吗?但不绝于耳的滴滴答答声,让我知雨果然还在下。

心下奇怪,我微微抬头,一双沾了泥的球鞋随即出现在视野边缘,我惊讶得睁大了眼,一边听着耳膜深处里口砰砰跳的声音,视线一边缓缓往上移,湿透的牛仔裤、白衬衫、灰蓝色大衣。

然后,是塑胶伞。在一片幽阒中模模糊糊好似漂浮般散发着淡淡的光亮,遮住落在我身上雨水的伞。

察觉到有人帮我撑伞,我不由得瞬间屏息。

我像仰望夜空般抬起眼,伞的另一边,因塑胶伞面上滑落的雨水与无数水滴而透明扭曲的世界正中央,有个男生。

「咦……?」

闪烁着点点星芒的黑眸、挺直的鼻梁、形状优的薄、白皙的皮肤,还有仿佛要融入夜色中的漆黑发丝。眼前的人浑身带着股离世的独特氛围,宛如人造品一般,俊到甚至不像真人。

见到那张脸的瞬间,我的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接着,右脸一下子升温发烫,剧烈刺痛起来。

我一如往常,反地用右手遮住脸颊后,微微口。

「谁……?」

原本打算小声询问的,但干渴的喉间却只吐出了些许气息。

对方没声,仅直直望着依然坐着、一言不发的我。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奇妙。

在烟雨濛濛的景象中,宛如梦境般朦胧浮现的陌生人影,沉默凝视着自己。明明是诡异到会觉得恐怖的状况,不知为何,我却没有丝毫惧意。

惊讶跟不安倒是有一点,但相当不可思议的是唯独不感到害怕。

或许是因为他为我遮挡了落下的雨水,自己却淋成落汤鸡的缘故吧?像是水兜头洒下一般,头发、脸、衣服全都湿透。明明浑身湿到一塌胡涂,他却一脸不在乎的子,只顾着帮我撑伞。

为什么呢?说不出口的疑问卡在喉头。

这时,他边忽然露出一抹笑意。

「 —— 终于,找到妳了。」

我不由得口,欸了一声。

尽管觉得自己听到的是「找到了」,不过应该是听错了吧?我完全不懂他为何会说这的话。

不管我的疑惑,他露出微笑。

「幸好还来得及……。」

像是真的放下心来似的,他松了口气。而后眯起眼睛,像是干旱已久的人得到天赐甘霖般,露出了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呵,边扯出了抹自嘲的弧度。我可不是个会有人来找,找到了还会心的存在。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一边用手推他为我撑的伞一边小声说。

「我不认识你。」

我,这回答的话,他一定会注意到自己搞错,然后立刻转身离。可不知为何,他却一脸坚决地摇摇头。

「不,我没有认错。」

如此断言的他,左手握着的伞再次回到我头上,直直地看着我。那双宛若星子的眼眸,就像镶嵌在纯黑色中的银光一般,散发出点点光芒。

「我没有认错人。因为,妳 —— 。」

他忽然动了。举起右臂,朝我伸出手。

我的眼睛像看慢动一捕捉他的举措,与此同时,心脏也咯噔了一下,随即反的紧紧闭上眼,无意识地蜷缩起身体、用双臂护住头部。

下一个瞬间,我起这不是家里,还有帮我挡雨的这个人应该不会突然对我动手,连忙抬起头。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说不出觉得自己可能会捱打这失礼的话,我噤了声。

一定会生气吧?除了歉之外,我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沉默地望向对方。

他好像吓到了,双眼圆睁,表情一点一点地扭曲,薄薄的瓣缓缓张。「……抱歉。」

吟一般,异常痛苦的声音。

「对不起,我来晚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要歉?正当我觉得不可思议时,他又缓缓地朝我靠了过来,然后盯着我的肩头看。

「这么冷的天,妳为什么……?」

他轻声低语,接着把伞放在地上,始缓缓下大衣。

对方意料之外的举措,让我呆了一下。眼前的男生露出笑容、蹲下身,把下的大衣披在我身上。

「呃……?」

我就这呆呆地张着嘴,抬头望向他的脸。

「要是生病就糟了。」

他理所当然般的回答。大衣虽然早已湿透,不过或许是厚实的布料遮挡了寒气吧?衣服上身后没多久便温暖了起来。

我下意识紧握住大衣领口,楞楞傻傻地直视他,回过神后才发现不对劲。

他根本没必要这么做,更何况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而已。

男生露出微笑,再度拿起放在地上的雨伞撑在我头上。打在身上的雨停了,冬夜的气息也离我远去,到刚刚为止都冻得厉害的我,忽然之间像是从冰冷的世界中被救出来似的,温暖舒适了不少。

可是,把伞和大衣都递给我了的他,却一点御寒的东西都没有。薄薄的衬衫被雨打湿,透出肌肤的颜色,这下去,他会感冒的。

我以手触肩,一边用冷到抖个不停、不听使唤的手指吃力的下大衣,一边口。

「……谢谢你,不过……」

我不需要,还给你。原本打算这么说的,可在接下来的话说出口前,他却突如其来的张双臂。

我的注意力被他诡异的动所吸引,回过神时,已被他轻轻拥进了怀里。

「……呃!」

我全身僵硬,无声呐喊。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尽管确确实实看见他的双臂出现在自己的两侧,我却连逃走都办不到。

反应过来后,我狠狠的推他。

伞从没站稳一个踉跄的他手中滚落。因为没了区隔天空与我的透明外壳,雨再度毫不留情地打在我身上。

他睁大眼睛,直直盯着我。浏海被雨打湿,贴在太阳上,看得出他的额头上有条颇长的伤痕。我一边用眼角余光瞥向他的伤疤,一边站起身往公园外奔去。

说不定他会追上来。即便确认,不过却怕得不敢回头。着总之先离这里,我拚命地迈脚步。


一边气喘吁吁一边在大雨中拚命奔跑,在见到家出现在路另一头时,我终于放慢脚步。尽管不敢停下来,但也讨厌接近家里,只好一步一步地缓缓踏着走过去。

明明知家里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最后还是只能回家。无能为力的自己真是有够可悲。

即便是踌躇着慢慢走,家还是近在眼前。我小心翼翼不发出声音的打玄关大门,偷偷摸摸地走进去。全黑的走廊上,只有从客厅流泻出来的微光;传来应该是正在洗衣服的声音。还醒着啊,我放弃的叹口气,嘴。

在我下因湿透而变重的乐福鞋时,才注意到那人的大衣还披在我身上。

糟了,我心里发苦。明明打算立刻还给他的,却因被他突然抱住,吓到不行而错失良机。虽然我抓着衣服便跑有错,可现在这更不知该如何是好,无计可施。就算还,但既不知他从哪来,也无法保证能再遇见他。

我再度下意识的叹气,坐在台阶上,拿出收在玄关侧的旧报纸。尽可能安静地慢慢用手对半撕揉成纸团,塞到乐幅鞋中。虽然早点躲回房间不让妈妈发现,但要是不做,可而知会被臭骂一顿。

缩着身体蹲下,我把乐福鞋放到边上,没多久便发现肩上披着的大衣衣䙓正滴滴答答的滴水,连地板都被弄湿了。

我慌忙下大衣放到膝上,视线落在吸了水变得沉重无比的大衣上,脑子稍微冷静了点,着他到底是谁?

看起来和我年龄相仿。在如此冷的雨夜里出门,感觉似乎不像个好学生。我无视自己行为的着。

就在此时,背后传来客厅门了的声音,我反的抱,把大衣藏起来。

「……千花,妳回来啦。」

妈妈的声音传进耳中。我就这低着头,小声地回答「嗯」。

都是那个男生害的,都是他让我一直胡思乱,害我来不及回房间才会被妈妈抓包。

心知再不走等下会很麻烦,所以我立刻站起身,尽快离。

可妈妈就像堵在走廊上般跨腿、双手抱,看来我逃不掉了。

「现在都几点了?真是的,鬼混到这么晚……要是被附近邻居看到,说妳是不良少女的话该怎么办?妳爸听到不气死才怪。」

蕴含怒意的尖锐声音刺了过来。我垂着头,紧紧抓着怀中的大衣,用干涩的喉咙挤出一句小小声的「抱歉」。

低下头后的视野被随意延伸的长发团团覆盖,幽暗又狭窄。妈妈用趾尖轻点地板的脚,充分表达了她的不满。

就在我思考有没有什么能顺利逃离眼前现况的方法时,「等等,千花!」,耳边传来划破空气般的吼叫声。

「妳在干什么?地垫都湿了!」

我慌忙看向地板,因为湿透的我坐在上面的缘故,玄关的地垫也全是水。

「……抱、抱歉。」

我仍然低着头,颤声歉,没有勇气直视妈妈狂暴发怒的脸。

「我会擦干净的……现在立刻。」

总之先去浴室拿毛巾,我。才踏出一步,「啊啊!!」妈妈再次发出好比世界末日般的惨叫声。我吓了一跳,全身发抖,停下脚步。

下个瞬间,眼角余光瞥见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近的手心。比起脑子身体先动,我双手抱头,缩起肩膀。

与啪一声宛如空气爆的声音一起,我没有遮挡到的左脸颊与耳朵突地一阵热辣辣的疼。

「这跑的话走廊不也就湿答答了吗?妳这白痴!」

我一边缓缓抬头,一边小声说「抱歉」。尽管是连走廊一起擦干净就好才这么做的,可我也清楚现在反驳妈妈的话无异于火上加油,因此只能一个劲的拚命歉。

「我去拿毛巾过来,妳给我乖乖等着!」

是,我小声回答,直挺挺的站在黑漆漆的玄关等妈妈。穿过大门从外面传来的冷空气,刺进被雨淋湿的肌肤里。冷冰冰的身体中,只有被打的地方热到发涨。

我呆呆地看着从发梢、裙䙓滴落的水滴在地上积成了水洼,默默感觉自己的眼睛一定犹如洞窟般,既灰暗又空洞。

没多久,妈妈一边抱怨一边从浴室出来。接过浴巾,我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了「谢谢」,不过妈妈似乎没有听见。

「真是的……不知妳在什么,为何非要在这下雨天跑到外面去淋雨……。」

「……对不起。」

「妳为什么老给人添麻烦?是让我不心?真是的,妳也差不多一点好不好?」

「抱歉,抱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