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电击文库 > 说谎的男孩与坏掉的女孩 > 第十一卷 ××的彼方是爱情

第四章「Sister」

有,果我诞生在世间就了。

但是,我有妹妹。

同日同着同东西。

同日同有着同感受。

就像将两面相同形状的镜子正着,永远反彼此一般。

有我就有妹妹。有妹妹的话,我……

假否定己害妹妹跟着消失,我……做不。

我有资格与他人有所集吗?

我有资格活着吗?

前曾偷听父亲独说着些话。

年纪有特别的感受。

但现在的我回答:

既活着,告诉己有那资格。

我活,姐姐人一。

有扇窗户。有半圆形窗框与窗内映的景色漂浮在半空中,我的脚有着。窗户位置非常高,有指尖凑近纸张,翻面就飞走的不确定感。不久,我了解我正着我意识的内侧。

我在接近梦境的方窥视己的记忆。窗框像有意图似的锈蚀,有钥匙孔。我着窗外,一始妆点景色的是旭日,逐渐变黄昏。有白昼期间。

候,我晚霞是宇宙在燃烧。

我妹妹说,说吃烤,所我感觉彼此感的差异。

,正在窗户的另一端我妹妹的模。我感很怀念,入迷盯着。无趣的话,司空见惯的晚霞,今,我却期望着份安稳滋润干渴的喉咙。被刮的橘红色渗入西方际,火烧般的云霞零碎散落在其中。在暖色系的温柔中夹带夜晚凉爽的晚风中,我替妹妹擦掉口水,妹妹忍不住爆笑。

假我至少忆些景色就了。

但遗憾的是,在我醒,恐怕就再不些。

我已经变的人了。

移目光,窗内变昏暗。再次窥探,头的景色了一间打扫很干净的公寓房间。比说是我老的公寓新。我马明白是哪,感恶。尽管舍弃,但讨厌的记忆办法舍弃。

是2026年,距今七年前的情。我妹妹就读五年级的候。

我被绑架了。

犯人是名相貌温厚的男子。不管是说话方式是态度,很容易潜入人的内深处。许是因很擅长暴露破绽,虽抱有戒,一不就他聊。

,那临了。

放路,我先被抓住,连跑救我的妹妹遭殃了。

我被绑架那间公寓,男人语气沉稳我说明状况。虽变态的说词我完全在听,但似乎就是名男子我的身世告诉前被我殴打的同。他因很在意那件,逐渐我姐妹俩感兴趣。虽说是感兴趣,他的眼神与行动中却有单纯的兽。

我的衣服、身体的由及感官被剥夺了。

我的尊严与身姐姐的尊轻易崩溃了。

监禁生活始,我老早就放弃抵抗,努力讨男子,精神耗损,我意识彻底混浊。即使像客观回顾,无法正确理解的态。

那片在黑暗中的深蓝色海洋,完全诠释了感觉的印象。

身体被波浪吞噬,随波摇曳。不知何,意识的混浊常态。

我形比,妹妹则是持续怒吼、嘶鸣、绝不屈服。的灵似乎比常人更柔软,不论是伤痛或痛苦,柔韧承受一切,持续抵抗。

我与妹妹的灵魂许进错了身体。

外表与父亲相似的我,内却近似母亲。

笑容母亲别无二致的妹妹,却继承了父亲的强韧灵。

妹妹每一次犯人说:

『次再姐姐手,我就杀了你。』

犯人每一次听说,兴奋。

接着一定在妹妹面前奸污我。

我欣接受了。

我认己受更残酷的待,是因我是姐姐,是因己比妹妹优秀。由我更优秀,所承受许苦难,且忍耐。因是姐姐应做的,我就是的存在。实怎是相反,但我若不相信,无法撑。

绑架犯的一句话,让我的尊分崩离析。

光是,就令我眼前变鲜红,布满血丝。

『妹妹比较舒服呢。』

2026年,我的世界崩毁了。

一救我的不是警察,是称侦探的男子。我那早已丧失我,妹妹因受惨绝人寰的待失意识,所印象很模糊,隐约记他是带着绿色帽子的男子。犯人似乎抛我逃走了。

被救,我剩的是扭曲的精神残破的体,及前端破碎的未。

无数的间与静静死了。

妹妹恢复比较快。纤瘦衰弱的身体在住院逐渐康复,很快就院了。父亲透熟识的医生,送我介绍的精神科医生那。精神科医生妹妹真无邪的模感惊讶。妹妹经常欢笑,食活力很旺盛,且完全掌握件的龙脉。

正因妹妹很正常,所异常。

父亲常带妹妹我。完全不在乎我是否有反应,顾讲话、欢笑、画鱼儿的图。鱼毫无特征,分不清楚是鲔鱼是沙丁鱼,但本人似乎认是在画香鱼。

不断拿给我,说己有处涂鸦练习,让我练习的果。

妹妹在镇处涂鸦,许是被我责骂那愚蠢的行。,我无法妹妹或鱼儿的图画做任何反应。

间一,妹妹就被父亲带回。

父亲己独握着我的手,默默低着头。

一直静静动不动。

在我失我的段期间,妹妹了新的目标进行准备。警方,妹妹一五一十将件始末代,却有一件说谎——坚称己记不犯人的长相模。由乱说犯人的模产生矛盾,所一直坚称有记忆。

理由是果犯人先被其他人逮捕的话,很伤脑筋。

我虽救了,但犯人被逮捕。

妹妹由此找了灿烂生辉的生存希望。

『因我亲手杀了犯人。』

妹妹本就有些疯狂。的疯狂并有摧毁妹妹。

一直由奔放活着。

我前……说是前,是比梦境更早前,汤女我说的。说我是毫无破绽,硬邦邦的人。说的或许是的。我是此被建构,重新让己恢复此,将认是余的物舍弃又舍弃,愚蠢老实。

2027年,我靠着己的力量缝合世界的裂缝复活了。至今丧失我,毫无反应的我突活生生恢复件生前的情况。彻底忘记了那件,就像刻意将破损布娃娃的棉花弃不顾,我舍弃了己不利的所有记忆。

……不,似乎办法简单舍弃一切,所形式存留在我的内世界。

重新缝合,有许内容物被舍弃了。我区分何必,何不必吗?被舍弃的物中,说不定包含了与父母、妹妹间的亲情。我了维持身姐姐的己,妹妹从世界中排除掉了。

妹妹依旧那件记一清二楚。果我话、流,令我再那件。

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