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电击文库 > 说谎的男孩与坏掉的女孩 > 第十卷 结束的结束是开始

说谎的少年与坏掉的少女的故事

迎接结局,登场人物怎?

幸福的结局,有什展在等着?

我的故将迎接结束的结束……

在那并有「始」。

我并不感悲观,继续朝向结束前进。

因我是说谎。

我谎称「有」始,是件简单至极的情。

,结束罗。

全身莫名其妙搞像是伤口展示似,因此我住院了。

听医师说明伤势,是在病床恢复意识的三。

我从幼年期就是重度的女医师控,所住院我说是益善。骗你的。关句话哪部分是骗你的,主是医院其实几女医师件。是骗你的。

不,就算我躺进普通医院,有机跟我喜欢的女医师碰面吧。

……不,我活着。表示我最的期望顺利传达给麻了吧。

唔唔。

待在病床生活太久,脚明显变瘦了。在连走路必须练习的不停住院,我的身体总算恢复尚的状况。说一年,比整整国中三年猛操身体,应该不夸张吧?「我的高中生活真的超不妙的啦,比国中代,真的超不妙的啦~」真摆意表情说句话。

「业余广播社真是操死人的社团啊。」

试着责任推给社团活动。我国中期是回社,期则是单轮车俱乐部。

附带一提,全是真的。特别是的候,一一由单轮车→杂耍→百人一首(注:一日本的游戏,纸牌分诗句,题者念句,参加者比赛谁先抢句),辗转参加人少的社团。几乎是半强制被塞进的。结果言,我变骑单轮车,同耍玩三颗球,百人一首的句半记了。

但果问我些技是否带什帮助,现在的我已经变眼闪烁着灿烂光芒,回答:「人生变更丰富了!」所说,不枉费参加些社团罗。骗(略)。

「……即使跟现在毫无关联无所谓,不是吗?」

举右手,但总是无法意,与身体几乎有连在一的感觉。虽我早就知此,一旦冷静接受现实,却又感有点寂寞。右手并非有依恋。有右手的话,就骑单轮车,玩抛球,抢百人一首的纸牌啊,处呢。唉,我的灰暗未将变何呢?

但实际,有右手骑单轮车,玩抛球,抢纸牌。虽左手被狠狠操了一顿,令人有点担是不是动,但我至少有左手啊。

我跟世界的朋友手牵手。

真是的,展听是很赞嘛。

因此,我今的生活并不怎绝望。附带一提,我完全有预定跟其他朋友牵手。

因我左手的席位早在住院前就预约完毕了。

「接……」

该始练习走路了,了回的身边。

本次件中被菅原杀死的人有……呃呃,忘了有哪几。

肯定全部是我的熟人,但毕竟我跟他最近很少碰面。

因每一是我代的朋友。

……是的。那猪头杀死了竹田同、胁田同……者不确定,总他是从些朋友始杀。亏此,最近较有往的朋友除了某人外死。

那伙的头脑有一半停留在代,说是幸运吧。

,孩子被杀的庭言是不幸至极,即便此,我是幸福的,办法。

因幸福向总是不幸背景,不断光热啊。

偶尔让我有幸运不行吗?

我的不幸仅失长濑,本次的我言有幸福啊……骗你的。

……总言,情的前经致是此。等我恢复健康院,一定所有顺利解决吧。

在段三礼拜或一月的长期住院期间,我仰赖婶婶照顾我。不不重新感谢婶婶是很靠的人。假在我身边的是已迈入四十关,却长像妖怪般年轻貌、爱恶剧,又很孩子气、很不稳重的人的话,我住院中的操程度势必加速度攀升,压力很吐一两次血呢。

「虽说,人不存在吧,哈哈哈。」

一人朗着窗户笑。有嘴巴一张一阖,脸颊使不力,笑声索无味。同一病房的人一脸恶着我,其实中有一是我认识的人。那伙脚吊高高的,一整躺在病床,百无聊赖跟电视眼瞪眼。偶尔跟我聊几句,「最近变冷了耶。」「嗯。」不仅仅此,话就持续不了了。名必今仍跟我保持般微妙距离感的伙,名字叫「金男」。

「居在医院碰面,啊,倒霉啊。」

搞错了,是金子。附带一提,刚才那段是我在病房碰面一的话。伙在我浑不觉间跟轻型机车正面冲突的结果,脚骨折住院了。

但是亏了住院,从代跟我与菅原有流的他避免被杀,怎说是幸运的男人啊。不他似乎不太清楚次的件,抱怨着「啊~无聊啊」度日。

不的金子,相较不甚重。

在我现身的绷带已拆除,即使静静坐在床边不感呼吸困难的某午,很难有两名访客病房。

「你差不该死了吧?工蚁。」

「『住院生活问题吗?』近很说说句话。」

「……哎呀?」

组合别不算特别稀奇,但同露脸的情形或许说是很宝贵。

病房的是我的妹妹我的恋日医生。有一是骗你的。

几乎同的妹妹与医生一抬头一低头,「人是谁呀?」的怀疑眼神观察方。说,两人似乎见面耶。虽说我的妹妹是一名跟见的人数单边手指头数字的超害羞少女(请更宏的观点待!),恋日医生则是尼日医生。相信我有必再做进一步说明了吧?或者说,再说就被揍了。

金子眼睛离电视,一副「又是探病的客人吗」的表情望着我。

妹妹打扮在身的,是一件荷叶边有点引人注目,整体比平更偏暖色系色调的服饰,给我一洋娃娃般的印象,联「打扮」词。且肩膀背着不知放了什的沉重包包,令不断往左倾斜。

孩子带在身的行李,且很重……是动物园的企鹅吗?或者是邻的中型犬呢?真伤脑筋。

医生则是穿着一往常的款式——睡衣披着白袍,另外背着蔓草花纹的包袱。我有生,一次见有人包袱像偷一塞鼓鼓背着啊。但沉浸在感动的间有短暂片刻,因我的妹妹已经步踹走向我了。

「呃呗。」

是踹的同顺便我踹飞,我所的吟声。同病房的的人瞠目结舌望着突被踹飞的我,与踹飞我的妹妹,连医生「唔喔」略嫌麻烦揉揉眼睛,不敢相信。

打呵欠,布满血丝的眼球就很困的子。昨又尽情享受电玩了吗?

「伙是什?」

妹妹回头,指着恋日医生,照是一副不愉快的表情。究竟活着有什乐趣呢?点我偶尔觉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