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Web轻小说 > 转生贵族胸怀大志 > 第十九章 东部侵攻篇 二十一岁~

第615话 二十二岁 宣战布告

与吉尔摩子爵上任之初相比,法拉格特方面对待他的态度变得很随意。

在富兰克林总统与伊萨克进行会谈后,大使人选本身就只剩下警告意义了,因此吉尔摩子爵便失去了价值。

而在摩根随使节团来访之后,这情况变得更加明显。

吉尔摩子爵的索贿已经没有人愿意接受了,他只能等待人事调动的时节了。


——然而吉尔摩子爵并没有保持沉默。


进入十月,他向法拉格特共和国外部长乔丹·梅菲尔德提出了会面申请。

如果只是索贿的话,发份信函就可以了。

直接提出会面申请还是很少见的。

梅菲尔德部长虽然不见他,但吉尔摩子爵好歹是里德王国的大使。

于是不情愿地同意了。


——但他马上便后悔了这件事。


「贵国压价收购罗克威尔地区的资源,令伊萨克陛下非常不快。再这下去就会宣战。为了公平易,我们要求贵国整改。」


吉尔摩子爵发出了宣战布告。

当然,梅菲尔德部长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内心却十分动摇。


「总统阁下和伊萨克陛下会谈的时候,应该没有提到那的话题……」

「因为我被陛下所信赖,所以只告诉了我。」


吉尔摩子爵昂首挺。

梅菲尔德部长也只能一脸无奈。

吉尔摩子爵在里德王国与精灵的会议上失态,便立刻从审议官的岗位上被炒鱿鱼了,这件事情非常出名。

和精灵关系密切的伊萨克不可能信赖他。

「与法拉格特共和国发生战争时,被杀掉也不足惜的弃子」,原本他就是因为这而被任命为大使。

而他竟然不理解这件事,比起嘲笑他,梅菲尔德部长更觉得他悲哀到令人无奈的地步。


「可是,既然已经和罗克威尔公爵签订了条约,然后再当没签过,恐怕会引起国内的强烈反对,这我们做不到。」

「我就是为此来这里的。嗯……如果你能给我一百万露丝,我就给你争取一段时间。」


(这家伙,没病吧!?)


梅菲尔德部长差点就忍不住要揪住吉尔摩子爵的头发把他的头往桌子上砸。

但出于外务部长的责任感,他用强韧的精神力拼命忍耐。

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因为愤怒而涨红了脸。


露丝是法拉格特共和国的货币,与同金额的里德价值几乎相同。

因此吉尔摩子爵的要求就像是在说:「我去请求延期宣战,给我一百万日元♪」

毕竟,这笔钱与延期宣战的劳力是不相称的。


不管让谁来——


收不到贿赂的吉尔摩子爵,要通过宣战布告来中饱囊。


——只能让人觉得是这的要求。


要是事后对伊萨克说:「这家伙,做了这的事!」,犯下如此大罪,即使处死吉尔摩子爵也能被伊萨克原谅。

但不能这么做的。

这个世界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

因为还有着万分之一的可能,或许伊萨克真的发出了指示,「对法拉格特共和国表示不快」。

不能杀了他。


最好的做法是向伊萨克确认,但如果他说:「这怎么都是骗人的,还特意来确认,你可真是……」,为外务部长的能力难免会受到怀疑。

这一来,今后涉就会出现障碍。

但也不能完全无视吉尔莫子爵。

「难要无视里德王国大使说的话吗?」,这很有可能招致不满


(原以为他是小喽啰放置不管,但要是愚蠢到这地步,无视他也不是上策。这是我们的失误,坦率地承认并反省吧)


梅菲尔德部长猛然醒悟:「对吉尔摩子爵的评价还是太高了。」

如果知他会愚蠢到这地步,从一始就该发起招待攻势,让他无法抱怨。

考虑到向里德王国派遣确认使者的经费,给吉尔摩子爵送钱才是不会引起风波的解决方法。

但是在给钱之前还要确认一件事。


「真的一百万露丝就可以了吗?如果能延期宣战,我们再多付一点也可以吧?」

「啊……是、是吗?这是为了两国友好所做的工,如果能多收一点就好了。那么一百一十……不,一百二十万露丝怎么?这也算是友情价的优惠。」

「我知了,明天就送到大使馆。」

「真、真的吗?」

「嗯,这是为了两国友好付的钱。」


梅菲尔德部长说的话是发自真心的。


(如果在这里提出一亿或十亿的金额,(伊萨克的指示)可能是真的。但以十万为单位增加索要金额,应该是小人慑于威胁而不敢索要巨款吧。我们也有轻视大使的过错,所以为了让他闭嘴,还是给他点好处吧。)


吉尔摩子爵好歹拥有里德王国大使的头衔。

如果他发了脾气,做出可能会引发战争的举动,那就麻烦了。

梅菲尔德部长断定,用每个月一百二十万露丝的「订阅费」买来和平,是很便宜的。


——但是,半年后他便会后悔这个决定。


----------


王国历 五百四年 四月十五日。


这一天,吉尔摩子爵出席了法拉格特共和国的议会。

他从以前就一直在请求,在这一天在议会上做最后的告别。

法拉格特共和国政府欣然接受了这一请求。

四月是里德王国人事调动的时节。

他将被解职,新大使到来,这的最后告别是非常受欢迎的。

「吉尔摩子爵是放出宣战布告来勒索钱财的混蛋」,全体议员普遍有着这一认识,因此在议会场上,「他终于要消失了」的气氛也随之弥漫来。


然而,吉尔摩子爵却在台上讲起了,能够让这气氛消散的内容。


「衷心感谢能给我在大家面前讲话的机会。一到这子讲话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感到很寂寞。」


吉尔摩子爵露出了悲伤的表情,但议员们却冷眼看着他,着「赶紧撤职,让他消失吧」。

吉尔摩子爵从怀里取出书信摊。


「法拉格特共和国与罗克威尔王国的加勒特陛下签订了一项协议,规定可以在十年之内以低廉的价格获取资源。」


不过,吉尔摩子爵的意思并不是要解除大使的职务。

议员们对他难以理解的言行感到困惑。


「但是,里德王国并没有签订这的协定。尽管如此,法拉格特共和国仍不断强行要求罗克威尔地区以不合理的价格贩卖商品。」

「吉、吉尔摩子爵?」


梅菲尔德部长对吉尔摩子爵的演讲内容感到不安,要阻止演讲。

吉尔摩子爵没有停下。


「我们从十月起就向法拉格特共和国政府发出通告,如果不能以正当的价格进行易,我们将向法拉格特共和国宣战。然而法拉格特共和国一直无视我们的通告。重视这个情况的伊萨克陛下,认为和平解决已无可能。」

「吉尔摩子爵?!」


梅菲尔德部长跑向吉尔摩子爵。


「今天,四月十五日。吉尔摩子爵卢瑟,代表里德国王伊萨克陛下,向法拉格特共和国宣战!」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吉尔摩子爵宣战了。

尽管如此,梅菲尔德部长还是用手势指示周围的人冷静下来。

然后对吉尔摩子爵耳语。


「怎么回事?!钱给你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