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MF文库J > V皮套下的另一面 > 第一卷

【#1】做我的妈妈

今年东京的四月依旧晴空万里,非常适合去赏花。校舍正门附近的染井吉野樱也得正艳,仿佛向世人宣告着,我就在这里。鲜艳的暖色,构建出梦幻般的光景。

真是个春意盎然的季节。

那是学后分班后不到一周,发生在四月里的事——


「喂,千景。」

那天午饭的时候。

在我右边的座位上,有个像兔子一咬着蔬菜棒的女生。

山城桐纱漫不经心地向我搭话,我一边转着触控笔一边听。

「喂,你在听吗?」

「姑且在」

看着她独自一人悠闲地吃饭的子,应该是她朋友因为社团活动所以不在——很遗憾,我正忙着呢。如果闲聊打发时间,去找其他人吧。

「我一直很在意,所以就问问……听说你最近搭讪了很多女孩子,是真的吗?」

我感觉到有视线落在了我手边的平板电脑上,我看向桐纱。

「我怎么可能会做这事。」

「……是吗。那就好。看来传言是真不可信。」

「嗯,不是搭讪,素描模特的请求罢了。」

「果然还是在搭讪啊!……这么没常识的事,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知吗?所谓常识,就是十八岁之前的所有偏见的集合……」

「不要拿爱因斯坦的话当借口。」

就像居合斩一闪而过一,真是个犀利的吐槽——虽然我无所谓,但是把素描模特的请求理解为搭讪的话,会被这世界上的画家骂的吧?

「为什么突然始做这事,什么风吹来的?」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春假中突然到,为创造出神级插画的精神支柱,试着去画一下现实中的女生会怎么?于是试着去画了一下,觉得很新鲜,而且构图和质感什么的都很好地反映出来了,所以就继续做了……仅此而已。」

「就算到了,一般会去这么做吗?啊啊,头好晕……」

桐纱捂着头。话虽如此,但是我并没有说谎。

二年级学后,我只是在附近跟一个女生打了招呼,拜托她做三十分钟左右的模特。素描结束后,我会给她们些报酬——有时是单单是钱,有时是些其他的东西,以表感谢。因此,搭讪这后患无穷的行为,我都没过。

「因为害怕被人误会,所以我再重申一遍——我只追求女生的身体,而对她的格和人什么的完全没有兴趣。这一点请相信我。」

「你不妨把话说明白些,这、这些太差劲了……」

与桐纱的闲聊中,我把今日份要上传到推特的插画的线条大致画好了。那么,背景怎么办呢……

「首先,那些真的有参考价值吗?如果是初出茅庐的人就另当别论了,你已经不是那水平的人了吧?我不认为这会有什么效果。」

「不,试着去做做的话,还挺不错的。」

画完了几张之后我就完全理解了,在对现实女生进行素描这一行为中,给予了画者超越视觉上的经验值。

当我在一个有个的角色时,我的素描经验会成为灵感。鉴于肌肤感、骨骼的可动区域的存在,比起人体模型和插画应用的3D模型,现实中的女生是完无瑕的,所有的细节都是正确的。总而言之,确实存在着一只有在现实女生的协助下才能学到的知识。



当然,突然邀请而且女生还答应了的可能很低,成功率也就一成出头——但考虑到完成后插画的质量,这程度的辛苦是可以接受的。

……应该说。

如果是桐纱的话,给她看一下实物的话理解更快。

她是少数知我是画师的人。

比起语言,插画似乎更能雄辩其正当。

「好吧我知了,你看看这个吧。」

我停下了画笔,用平板打了Atelier的推特。选哪个呢……好,就这个吧。

我觉得把昨晚上传的插画给桐纱看。

「等等……这幅画还是别在教室里看比较好,从各方面来说!」

这角度除了桐纱以外其他人应该都看不到,而且,现在的关注点应该是插画。

「举个例子,这个手游里很有人气的银长发角色……注意一下从紧身衣后的小腿到腰部的曲线。为了复原这个角色的曲线,我参考了篮球部里的一位女生……这太棒了好吧。柔与刚浑然一体的肌——为什么要关掉呢。」

明明已经很细致地在解说了,但她还是把平板关了。

「你在说什么啊!……而、而且,退亿步来说让我当你的模特不就好了。」

退一亿步……那不就是迫不得已了吗?

「但是……为什么让这孩子是兔女郎的子!?……不会是你让模特穿的吧……」

「喂喂,这程度的请求不论如何也不会被答应的好吧。你从常识上一吧。」

「刚、刚才确实是从常识上考虑的……不过,是啊。果然千景还是有最起码的常识啊。」

「……嘛,在素描结束后,就稍微问了一些。为参考,你对兔女郎有兴趣吗?没有!然后就被喷了一身的运动饮料,所以衣服就只是脑内的补充罢了。」

「你还真去问了啊,你这个大笨蛋!」

或许是桐纱在教室里不能大声说话所以只能小声地骂出来的原因,她非常的不满。最后,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知啦。好吧,随你便吧。像你这搭讪,画些色色的插画,然后满足地过完一生就行了。」

「所以才没去搭讪啊……而且,这人生也太荒唐了吧。」

「哼!」红着脸的桐纱站了起来,准备走出教室。

「……像这反反复复的话,总有一天会吃苦头的。」

她撂下这句话,走出了教室。

「那两人又那了」「不用在意,例行活动罢了」

……我察觉到了同学们的视线。好像在说,又是你啊。特别是去年也是同班同学的人,更是如此。

事到如今,虽然桐纱和我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但不相容的地方也有很多。

这次明显是后者。在重新拿起笔之后,我反省了几百遍,确实觉得自己是有些戏弄过头了——总之,我并不在意。

「你又惹山城生气了吧」「这又在打什么算盘呢」「今天又在画什么呢」

我重新始画画。

靠过来的男生们取缔了桐纱的位置向我搭话。

「亚鸟又惹她生气了」「而且还是从高一始的」「夫妻吵架吗」「都互相叫名字了你觉得呢」

经验告诉我,无视比较好。

所以,不去管就行了。默默地对着平板。既然不是那就不去承认,但如果全力否定就会感觉像是在隐瞒什么,这不就是火上浇油了吗。这绝望的二选一,太无趣了。

「啊,亚鸟的座位两边都是女生呢。右边是山城吧?窗户那边是——」

瞬间。

一个女学生从教室的后门走了进来,男生们一直持续的玩笑声终于停了下。

我先是闻到了淡淡的柑橘香,不由地就感觉自己被凉风包围,接着,她从我身边经过。

她走过的路就像被净化了一般,成为了立入禁止的圣地。周围的男生鸦雀无声,在前面吃午饭的女生们也有几人的目光瞟向这里,每个人都把她的一举一动印刻在眼睛里。

「是海濑同学,对吧。」


我的左边。教室最后面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位女生。

她的名字是海濑果澪。

直到去年为止,我和海濑都还是不同的班级。所以在学校里也没怎么说过话,我为画师,画画要花大量时间所以不得不加入归宅部。在记忆中,我们没有过什么集。

但是,即使是陌生人,我也听说过海濑的大名,即使只在她身边坐了很短的一段时间,我也领悟到了她那近乎暴力的魅力。

纤弱的小脸。女生都羡慕的身材。齐肩的黑色短发像墨汁般深邃但不失光泽,双眼皮下是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轮廓分明,五官端正,用绝世少女称呼也毫不为过,梦幻般的女孩子。

能力也很出众。在冬季的模拟考试中,五科的成绩进入了全国前一百名,据说老师们提起她都赞不绝口。去年的体育祭上,她参加了各项目的比赛,都获得了第一名,因此荣获个人MVP的称号。她好像还会弹钢琴。被老师拜托担任早会的伴奏,这的事经常发生。

而且,流能力也是出类拔萃。

不,怎么说呢,这是个迷。她只在必要的时候口说话,和陌生人也能谈笑风生,总是在座位上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玩手机。从角色定位上来说,是那冷酷系和孤高系。

话虽如此,但在又于透明感十足的氛围相当搭配,在周围人看来,很帅气很漂亮吧……总之。

她是公认的高岭之花。

我觉得用这词来形容海濑果澪太适合不过了。


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后,海濑就带上了耳机。

「可恶,什么时候我的运气也能这么好」「真没到会突然换座位」

「海濑同学真的是太可爱了」「会在听什么呢」「希望她能听一些小众的古典音乐」「哇,这个我懂」「有没有男朋友呢」「如果有的话,一定长得像个白痴,成绩好得能学医,兴趣是攀岩的家伙」

男生们大概是趁她听不到的时候,始吐露心声。

受此影响,我也始去偷看海濑的子。

她打了个哈欠,托着腮面向窗户。为惯例的一环她今天也在听音乐。黑色的书包敞着,里面露出一只斑海豹布娃娃,那应该是铅笔盒吧。然后她从抽屉里拿出一袋软糖拿出一粒放进了嘴巴里——就一粒?

都是些很平平无奇的举动,但只要是海濑去做这些,就会感觉很特别。纯粹的模特气质吗?说不定真的在当模特,只是我不知罢了。



「——对了。话说回来,亚鸟你是哪一派的?山城还是海濑同学?」

正当我偷窥海濑果澪时,男生中的一人突然唐突地问我派系的事。

因为我之前没听说过,所以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从心底对这「甜豆花与咸豆腐脑之争」并不感兴趣。但如果是在我喜欢的工口gal……不,是『全年龄向的恋爱游戏』中让我选择女主角的话,我应该会流着血泪绞尽脑汁地做出选择吧……很真实吧?与创的不同,现实中的恋爱烟花易冷,就连明天会变成什么都不知(偏见)。所有人都是用下半身物色对象而不是上半身(大偏见)。麻烦死了,随便应付一下吧。

「……那,桐纱。」

「哦,为什么?」

「因为和我追的一部番里的女主角的发型和气质很像。」

「……什么嘛,好吧。」

「顺便一提,是个巨傲娇的人气角色。如果我去了二次元,一定要在她的大腿上躺一回膝枕。」

「说明就不用说明了,我知了……你刚才不还说什么欧派吗。」

「……说起来,亚鸟是精通二次元的阿宅呢。」

「啊,是吗?有点意外。」

气氛就像冷掉的洗澡水一,男生们似乎都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们心就好。总感觉被瞧不起了,算了无视掉吧。

「亚鸟挺帅的可惜是个死宅」「怪人……不,是变态。总是在画画。而且画的都还没有脸」「而且偏偏是在她听不到的时候,像现在这说些阿宅才会说的话」

「你讨厌我吗?」

好不容易保持住的沉默,没到居然被这几个家伙接上话了。我没画脸是害怕会暴露画风。所以就从不在学校里画脸。

「呐」

「没没,那事情——」

他们不走心地回复,我以为他们又会说些无聊的话。

但是,我被说了之后才意识到。

我听到的,不只是男生的声音。

是海濑果澪。

「亚鸟君。」

那清澈的声音,如同潺潺的流水。听起来很悦耳的声音穿过我的耳朵,直到我听到第二句时才反应过来。

刚才还望着云朵和蓝天的海濑,不知在什么,看着我。她那深邃的双眼,映着我的身影。

「怎、怎么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