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身为女性向游戏的女主角挑战最强生存剧 > 第五卷 第二部 学园篇 铁之蔷薇姬V

某男爵之子的烦恼


魔术学园的二年级生中,有一名男爵家的少年。

赛雷斯男爵领地靠近北方国境,地理上与王都相隔遥远,身为男爵这拥有数万领民的中级贵族,他却只有乡下人的感。在初次造访的王都,初次经历的学园生活中,初次体会到「贵族」之间的「阶级差距」。

教养、礼仪、武术、魔术,这些知识与至今为止的常识实在相差太多。

即使如此,刚入学时还算不错。二年级的姐姐玛莉亚会提醒他礼仪规矩与面对上级贵族的礼仪。

同年级的王太子殿下也在,不过他连老家的宗主上级贵族都只能带着随从走在身边,因此无法接近王太子殿下,更让他体会到所谓的阶级差距。

姐姐玛莉亚也在隔年毕业,为了与同拥有宗主的子爵嫡子订婚,她过着为了学园内的王太子殿下而兴奋不已的新娘修行生活。

而他也升上学园的二年级,为了见那年入学的公主殿下一眼,他与知心好友们一起偷窥。

在学园里,学生表面上是「平等」的,不过那仅限于下级贵族之间、中级贵族之间,与上级贵族之间有高墙。要是错过学园生活,除非在王城工,否则再也不会有机会近距离看见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是货真价实的「公主」。飘逸的金发、仿佛能将人吸入的碧眼,她的姿态丽又可爱,虽然传闻中她体弱多病,不过她凛然的王族举止,让偷看的朋友都看得入迷。

不过,他……洛迪・赛雷斯的目光并非落在丽的王女殿下,而是护卫王女的桃色头发女学生身上,不禁口说出她的名字。

「……艾莉雅?」


与艾莉雅相遇,是在洛迪九岁,将近五年前的事。

当时,赛雷斯男爵领地流传着「怪人」的传闻,姐姐玛莉亚为怪人的危害所苦,就在她烦恼不已时,丹多鲁边境伯介绍来的女仆就是艾莉雅。

起初,女仆服与举止都与乡下女仆相差太多,显得格格不入,洛迪觉得她很嚣张,曾经找她麻烦,却被轻易地击退,成了她的小弟。

总之,艾莉雅的存在就各意义来说都相当震撼。

她的外表是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可爱女仆,因此洛迪有捉弄她的感觉,但谁能相信那名少女是被派来解决怪人问题的呢?

当时他也曾向父亲询问艾莉雅的事,但父亲只露出「我有发现,你没发现吗~?」的得意表情,什么也不肯说。

洛迪与艾莉雅一起调查怪人,做好战斗的准备……实际上只是被艾莉雅问话,被她使唤而已,但他记得很清楚,当时他因为事件而郁闷的生活似乎即将发生什么新变化,令他雀跃不已。

不过,以某天晚上为分界,怪人不再出没,艾莉雅也消失了。

从男爵家的庭院与街上都有战斗的痕迹看来,可以知艾莉雅与怪人战斗过,但直到最后都不晓得艾莉雅的去向。

在那之后,艾莉雅对洛迪来说成为忘不了的回忆。

洛迪也不明白那是否就是恋爱。说不定只是类似吊桥效应的错觉,但艾莉雅是他忘不了的女孩子。

他并没有再被艾莉雅逼到墙边瞪着自己。

少年憧憬着比自己年长的少女……

「咦?艾莉雅年纪比我小吗!?」

这个事实最令他震惊。


「……不、不对,还不确定那个人就是艾莉雅。」

一始以为艾莉雅比自己年长,所以才当她的跟班,失踪的她突然在王女殿下身边做侍女的工,实在令人费解。虽然原本就长得可爱,但如今却变成冷酷系少女,所以洛迪也无法确定。

这时洛迪到父亲和姐姐或许知些什么,于是从零用钱中拿出三枚银币,寄给家人。

正确来说不是电报,而是使用称为「远信」的通讯方法,是利用比远话低阶的魔具。透过商业公会寄信不知要花上几个礼拜,使用学园里的远话魔具则需要金币,所以洛迪无法使用。

隔天,姐姐和父亲寄了远信回来。

姐姐玛莉亚写的内容是与未婚夫幽会很心,一起去的店家餐点很味等等,写了一大堆放闪的内容,持续了一阵子后,以『找到艾莉雅了吧,我也见她』结。

「什么也见她!」

洛迪对姐姐温吞的内容感到愤慨,同时察觉姐姐丝毫没有过艾莉雅已经死了,对无法完全相信的自己感到有些沮丧。

父亲寄来的远方信件,写满了刚成年的十五岁女儿因为早点与未婚夫结婚而兴奋不已的抱怨,最后以『别在意她』结。

「什么叫别在意她啊!?」

说不定父亲在艾莉雅失踪后,与丹多鲁或其他地方取得联络,因此知些什么。如果与公主殿下有关,也难怪那个懦弱的父亲会有这反应。

罗迪无可奈何,只好靠自己调查曾担任公主殿下的侍女的她,但他没花多少时间就察觉到,这件事相当困难。


「没什么情报……」

说到他得知的情报,就是她和公主殿下同时入学,是今年度的新生,年纪比洛迪还小。

还有她是准男爵家的千金,名字叫「艾莉雅」。

虽然名字相同是很大的收获,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

为什么下级贵族的千金会担任公主殿下的侍女?

为什么下级贵族的千金会接下击退怪人的委托?

她真的和自己认识的「艾莉雅」是同一个人吗……?

毕竟王国内有好几千个下级贵族家。即使如此,如果她被提拔为公主的侍女,应该会有人认识她,但洛迪的友圈中没有人认识她。

对方是下级贵族,所以由中级贵族的罗迪直接问就好,但她和公主殿下周围是神秘的空白地带,接近公主殿下,和公主殿下亲近的中级贵族和上级贵族互相牵制,虎视眈眈,所以罗迪连靠近都办不到。


「比起那事,洛迪,我们去看一年级的女生吧。」

「现在或许能接近哦。」

洛迪的朋友们说,别迷恋高岭之花,把目光放在身边的花朵上。

时期上是新生的野外研修在谜团中中止,取而代之,原本应该在夏季举办的舞会,只将一年级生的舞会提前举行,新生们正心浮气躁的时期。

不过,由于舞会提前举行,也有许多新生还不太会跳舞,而提前的舞会只由新生参加,所以洛迪等二年级生无法参与……

「我会去跟新生的女生说,我来教你跳舞。」

「原来如此!」

洛迪并非接受了这个法。他艾莉雅是下级贵族又是新生,应该也不习惯跳舞,说不定会以此为契机向他搭话。

不过——

「毫无破绽……」

结果,如果无法突破围绕在公主殿下身边的环境,就无法接近艾莉雅,这点依然不变。

艾莉雅本身的确毫无破绽,但她散发出男人难以接近的「气氛」。

洛迪应该也不到,公主殿下为了保护下级贵族的侍从,竟然会动用权力,不让男接近艾莉雅吧。

即使如此,洛迪仍耐心地等待机会。

在这座过于宽广的魔术学园,若不是在气氛浮躁、练习跳舞这容易预测的状况下,连要找到本人都很困难。

然后,他的执着以意不到的形式实现了。


「……洛迪?你在做什么?」

洛迪并没有成功接触。他被当成在公主周围徘徊的可疑人物,在人烟稀少的地方被艾莉雅抓住。」

「啊,艾莉雅!是我认识的艾莉雅对吧!?」

洛迪像初次见面时一被逼到墙边,脖子被抓住的他如此大喊。

艾莉雅或许也不是立刻起,而是看到他被压在墙上的构图,联到洛迪。

「那当然啊。你在说什么?还有,你也没回答我的问题。」

艾莉雅没有用杀气威吓,也没有用刀子威胁,她也对儿时玩伴有所顾虑吧。

少女从近距离瞪视,罗第不由得别过脸,艾莉雅的眼神变得严厉。

「可疑。」

「才不可疑!」

「那你为什么在监视爱蕾娜大人?」

「不、不是!那是那个……我见艾莉雅……」

洛迪被逼问得太过严厉,忍不住吐实。或许从年幼的那一天起,他就被灌输无法违逆艾莉雅的观念。

洛迪在找艾莉雅说话时,也在脑内模拟过各情况。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即使如此,两人仍可称为青梅竹马,彼此也有所成长,他期待就算不是戏剧的重逢,只要能演出好的重逢,或许能燃起某感情。

然而,重逢却变成这感觉,说不定艾莉雅会因为自己没有装模,而是直接说出法,而意识到自己?洛迪这么。

「嗯,那正好。我没有身高差不多的对象,陪我练习跳舞。」

「咦……」

不过,艾莉雅爽快地答应,她面不改色,直接揪住洛迪的衣领,把他带到练习场。对艾莉雅来说,不用费心的对象也很珍贵。

出乎意料,洛迪达成的不是目的,而是为了搭话的「手段」,总之他达成了目的。


「艾莉雅是贵族吧……」

由于艾莉雅在几小时内就学会女的部分,舞蹈练习只练了那一天就结束了,不过两人有了集是不变的事实。

艾莉雅也是准男爵家的千金……根据消息灵通的人所说,似乎有传闻她会晋升为男爵家,因此有人推测,她被视为未来中级贵族的近臣候选。

这么一来,两人就是同为男爵,同为中级贵族。洛迪原本得简单,认为这就能比过去更轻松地来往,不过他发现,既然家格相同,那就没有任何障碍。

「……不、不对。我和艾莉雅只是朋友?虽然我也不是不在意那家伙……」

回过神来,洛迪已经花光最后的零用钱,寄信给父亲询问雷顿家千金的婚约状况。

如果不在意,用有学生优惠的普通信件寄信就好,但不知为何,洛迪连这事都没到。

他焦急地等待,两天后终于收到父亲的远方来信,信中只写了一句话。


『放弃吧。』


「这是啥啊啊啊!」

少年洛迪苦恼的日子还在持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