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我不断妨碍某位少女自杀。

那名少女总是陪伴在我身旁。

那名少女很爱向我撒娇。

那名少女有些娇弱,令人无法置之不理。

要妨碍她自杀非常简单。

只要陪在她身旁,到了假日就带她去玩。


那天晴空万里,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幸好是晴天。」「是啊。」我跟身旁的少女谈。

四月某日,我们在车站的月台等待电车进站。

我们所站立的场所是月台的末端……才怪,是月台正中央稍微靠前方一点的队伍。因为假日的关系,四周有一堆带着孩子的父母和情侣在等电车。

眼前的一家人正在闲聊,被父亲抱着的小女孩对我们挥了挥手,我们也朝她挥手回应;后面有小学生精神奕奕地打闹;旁边的队伍则有对情侣在卿卿我我,吸引众人的目光。

我把视线从他们身上移,看向我身旁的她。

她的名字是一之濑月。

升上高中二年级的她,至今依然将「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倒不如死了算了」挂在嘴边。留到背部的黑直发柔软滑顺,抚摸她的脑袋时触感很好。身体虽然纤瘦,胃口还是非常大。她长高了一点,接吻时更方便了。外表成熟,两人独处时却颇为任,非常爱撒娇。

当我凝望月的侧脸时,月台播放电车即将通过的广播。

发车资讯板也跑过「电车即将通过,请勿靠近月台边」的跑马灯文字。

我紧紧握住月的手,月也回握住我。

如此一来,就无须担心她跳轨自杀。况且她倚靠着我的肩膀,根本没有要跳轨的意思。

电车轰隆响,以飞快的速度通过眼前。

电车平安无事地通过后,月便拉了拉我的手。

「对了,听说我们之前去的动物园新增了一只无尾熊喔。」

「毕竟只有一只太寂寞了,之后再找个时间去看看吧。」

我们每周都会出门到各地方游玩。

像是去远一点的主题乐园、爬爬山、参加活动、去水族馆看水母之类的,假日可说是一定会外出游玩的程度。

今天月突然说她去海边,为了实现她的愿望,我们一大早就像这在等电车。

我们搭乘慢分的电车,并坐在七人座的椅子上。

月靠着我的肩膀,我不禁抚摸起她的头。

先前不断倒流时光时,我们不在意旁人的眼光,随心所地生活,已经养成习惯了。从旁人的眼里看来,我们大概是一对笨蛋情侣吧。事实上也是如此啦。

曾经做好心理准备要面对死亡的两人。

如今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反倒是以前太过在意别人的眼光了。


我们现在是真正意义上的在活着。

并非是寿命失而复得或是逃无限时光倒流循环这类的事。

而是更早之前就停止的指针重新始转动。

这一段路程崎岖而漫长。

不过,回首过去,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我妨碍月自杀二十次,临死前时光倒流,最后死神归还寿命。

明明过去事事不顺遂,舍弃寿命之后未免太过一帆风顺了吧!

既然诸事顺利,也没有必要在意,但因为每个重要的分歧点死神一定会出现,才令我无法不在意。

如果死神没有给月衔尾蛇银表的话,时间便无法无限倒流,而我早就已经死了。当我要阻止月第二十次自杀时,也是她告诉我月不在月台。

死神只是观察我痛苦的模,并非是要我的命。

况且,她只是自称死神,我还是不清楚那家伙是何方神圣。

从死神的言行举止来判断的话,她之所以把银表给月,是因为让我的努力付诸流水,也有可能是因为制造让月舍弃寿命的契机,才演出那场蹩脚的闹剧。

结果我们却重修旧好,利用两只银表无限倒流时光。

当我阻止她第二十次自杀时又是如何?

我抵达桥上时,月的脚已经快撑不住了。

如果没有死神的建言,我势必会在车站月台不断寻找她的身影,恐怕来不及拯救她吧。要是当时没有拯救月,我将会多么地自责。这不是正好会发展成死神喜爱的戏码吗?

难只是事态不如她的预期吗?

还是她有其他的意图?

抑或是她其实是在诱导我──拯救月?

我曾经跟月讨论过几次这件事。月说:「她该不会其实是月下老人吧?」我反地否定:「不可能。」

不过,我偶尔会说搞不好真的是。

我会如此思考,是因为死神将寿命归还给我们时所露出的表情,清纯得不符合她的风。

从那天起,死神便不曾出现在我们面前。

「是海耶!」

来到沙滩的月,举起双手做出像小孩般的反应。

白浪涌上沙滩,春季刚到,风还有点冷。

我们漫步在沙滩上,留下明显的足迹。月比较两人足迹的尺寸,说:「大小完全不一呢。」

「到了夏天,我去游泳。」

「好耶。到时候我们再来这里。」

像这事先安排计划,也是遇到月后才养成的习惯。

不过,我们居住的世界依旧如昔,我们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像前几天我又惹月生气了。「已经不需要再无限倒流时光了,所以妳也没必要非得跟我在一起。要是妳不待在我身边的话,可以随时跟我说。」我说出这类话后,月大发雷霆。

「我从未后悔为你舍弃寿命,又怎么可能会不待在你身边呢?」

月如此肯定地说,用力拉扯我的脸颊。抱歉。

她也依然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早上都在说:「我不去上学……」

我总是抚摸着她的头告诉她:「用不着勉强自己去上学。」结果说来说去,她还是会乖乖准备出门。因此,目前她还是照常去上学,没有任何问题。

我现在手头上还剩下一点钱,但总有一天我也必须去工才行。也许到时候会像月一耍赖说「我不去上班」吧……

我认为我们现在依然难以在这个社会上生存,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与他人有任何牵扯。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月陪在我身边的话,我死也无所谓,月似乎也跟我有同的法。

反过来说,我们趁现在还能到处玩耍的时候活下去。

互相妨碍彼此自杀,共同生活下去。

我们的恋爱或许就是所谓的共依存症吧。

我偶尔会听说互相依存的关系不怎么好,但我却不明白哪里不好。

我认为会这么说的人不是周围有许多人存在,就是没有真正爱过的人。这世上应该也有许多像我们一,必须有另一个一起生活下去的人存在,否则便无法存活的人才对。

这就好了。

我们只知这的生活方式。

「月,我爱妳。」

我为了不让她感到孤单而吐出这句话。

「干嘛突然这么说?」

「就突然说啊。」

「出其不意说出爱的告白可不好喔。」

月一脸难为情地对我说:

「我也最喜欢阿纯你了。」

我们漫无目的地走在沙滩上。

习惯这麻幸福的日子会到来吗?

目前还不知。

不过,我只要有她在我身边,我就能像这一直走下去。

所以我──从今往后也会一直……


妨碍寻死的她自杀,带她去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