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愿妳忘了我



「相叶先生,快点起床!我上课要迟到了!」

「再五分钟……再睡五分钟我就起床了……」

「你刚才也说过同的话!」

一之濑掀我的棉被,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无情地攻向我。


在我舍弃寿命的第三次六月二日,星期三,天气晴。

身穿黑色高中制服的一之濑拉着我的手,将我从床上拖起。我洗完脸不慌不忙地打着呵欠走向客厅,一之濑便推着我的背,催促我:「快点、快点。」

矮桌上摆放着她做的早餐,白饭、西京味噌烤鲑鱼、豆腐味噌汤、煎蛋卷、纳豆,简直就是日本早餐大集合。

我们靠着沙发,并肩坐在地板上。

铺在地上的地毯是一之濑挑选的,虽然图案有点莫名其妙,但比起坐在高度不合的沙发上用餐,坐在地毯上方便多了。

我确认早晨的新闻节目上显示的时间后,发现才六点多。

她朝气蓬勃地说:「我动了。」我也正巧异口同声地与她重叠。

西京味噌烤鲑鱼没有烤焦,鱼很软;煎蛋卷则蓬松带有甜味。这数个月来她的厨艺又更上一层楼了。

「味如何?」

我率直地回答「很好吃」后,她害臊地笑了笑,继续享用早餐。

从四月起展高中生活的一之濑,每天搭电车通学。平日也会来我家做早餐,大多像今天这在我家用完餐后再去上学。

她之所以选择离家很远的高中就读,是因为不遇到中学同学。

她之前就读的中学是中高一贯学制的学校,读完中学就直接升学到相邻的高中就读。为了避免直升高中部,她才选择报考离家较远的高中。虽然必须接受测验,但可以远离那些霸凌过她的同学。

不过,她继父反对她报考其他高中,费了一番工夫才得到允许。

即使一之濑试图说服她继父,她继父依然坚持不允许她去上其他高中,完全不去试着理解她的心情,最后还破口大骂:「妳只是逃到比较好过的地方去而已!」「又偷懒不去上课吧!」一再刺伤她的心。跟母亲商量,母亲也只会站在继父那边说:「只要妳忍耐一下就能解决问题了。」

从家里逃到我家的一之濑,还曾经在深夜跑来向我哭诉。我说不出什么体贴的话安慰她,泡了杯即溶热可可给她,这件事令我印象深刻。

我摩挲着抽泣的她的背部,担心她是否又会自杀。她对自己深夜离家跑来这里,以及我特意教她读书,家人却不允许她考试而感到过意不去,一直哭着向我歉。

这一点令我非常难过。我对那些事情根本一点儿都不在意,也知她每次歉时一定又受了她那冥顽不灵的继父一肚子气。

不过,一之濑自己擦掉泪水,说她会继续努力,直到获得她继父允许。

我安慰她不需要勉强,她却摇了摇头,用她那双通红的眼眸凝视着我说:「我会努力……所以,再维持这个姿势一下。」然后紧抱住我,将脸埋进我的口。我没有拒绝,将她拥入怀中。

结果一之濑不屈不挠的精神取得胜利,顺利进入理的高中就读。

一之濑说她将只去理学校就读的态度贯彻到底,最后她继父才板着一张脸勉强答应。因为上了高中,与家人起口角的频率减少,但跟始终无法认同她的继父与坏心眼的姐姐们的关系依然维持冰点。

当然,一之濑本人也没有跟家人好的意思,被扔掉的东西不会回来,心灵受到的伤害也永远不会愈合。从她像这经常来我家吃饭一事来判断,势必很难期待她的家庭环境能有所改善吧。

而我从之前就一直担心一之濑的高中生活方面则是十分顺遂。

虽然始上学后因为生活产生变化而一副精神疲惫的子,但后来似乎渐渐习惯。她说和同班的一个同学情还不错,也不见她发牢。

老实说,因为她入学前一直嚷嚷着不需要朋友,所以我很担心她会不会无法融入学校生活,又始不去上学……

幸亏我的忧虑不过是杞人忧天,一之濑的高中生活过得一帆风顺。

如今待在我身边的早已不是企图寻死的少女。

刚遇见她时,她毫不掩饰自己对我的敌意,总是板着一张脸,气冲冲地鼓起脸颊。稍不留神就不见踪影,数度令我头痛不已。

而如今她的神情也变得柔和,比以前散发出更成熟的气息。

与生具来的貌自然不用说,苗条的身躯也始带有女条线,隔着制服也能看出双峰的弧度。表情也变得活泼朗,笑起来的形莫名地感。

不只状况改变了,她自己也逐渐成长。过去我一直昧着良心认为她还只是个小孩,事到如今怎么看她都是一名气质优雅的女。

当我被娴淑的她深深吸引时,总会不小心与她四目相,便不由自主地移视线。

「相叶先生,转过来这里,你脸上有饭粒。」

一之濑噗哧一笑,用手指取下沾在我嘴边的饭粒。

然后直接送进自己口中,她的双看起来十分红润,非常柔软的子。

……不,等一下。现在不是看入迷的时候吧!

「妳!这是做什么……」

我慢半拍地大吃一惊后,一之濑便一副若无其事地歪头询问:「怎么了吗?」

我撤回前言,她能够神色自若地做出这令人害臊的事,要称她为气质优雅的女还言之过早……因为这事情就乱了方寸的自己也有问题就是了。

「啊!我得走了!」

「我来收拾,妳去刷牙。」

「嗯、嗯!」

我收拾好吃完的餐具后,用抹布随便擦拭桌面。然后把等一下要丢的垃圾袋绑好,下睡衣,换成外出服。

一之濑好像也已经准备好去上学了,她手上拿着的书包别着我们去水族馆得到的海豚徽章。

通常她会在去上学时顺便帮我丢垃圾,不过今天我拒绝了。「可是……」有些困惑的她顿了一下,随后又立刻一脸欣喜地微笑:「那我们一起去丢吧!」

我按下电梯按钮,等待电梯上来。如此平淡无奇的时光,我却在看见电梯从一楼缓慢地上升而感到有些幸运。

走进电梯关上门后,一之濑靠了过来。我感受到她的体温,有些紧张。我没有做出闪避的动,而是表现出一副极其困扰的模呢喃:「好重。」爱撒娇的她刻意把身体压到我身上,回应我拙劣的演技。

不过,电梯却在三楼停止,我们连忙分。

「早安。」

走进电梯的是一名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一之濑躲在我的身后轻声回应他的问候。他很有可能从电梯的门缝看见我们刚才的举动,害我也好挖个地洞钻进去。

丢完垃圾后,一之濑一副继续刚才的未竟之事而靠了过来。「不快点去上学的话,会迟到喔。」这次我没有接招,一之濑摆出一副不满的表情。

所以我今天也无奈地抚摸她的头,于是一之濑一副很痒似地笑了笑。

「我去上学啰!」

「好,小心车子喔。」

她朝我挥手别;我轻轻地挥手回应她后,她便面带笑容地说:「我今天也会在傍晚回来。」她的背影看起来也十分欢快,令我将原本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唉……」

我回到房间,站在墙面的挂历前叹了一大口气。

六月,距离我寿命将尽──还有半年。

虽然并非所有的问题都已解决,但我已经尽力了。

目前一之濑并未在学校惹祸,不仅全勤到校上课,也到了朋友。时至今日,她也不曾有意无意地表现出要自杀的子。

照这下去,就算我不在她身边也没问题了吧?

接下来只要慢慢拉距离,从一之濑的面前消失就好。

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本应是如此的。

我望向放在厨房的便当盒,再次叹息。

按照计划,我原本打算这个月,最慢下个月就要销声匿迹的。

──结果现在这个状况是怎?

一之濑每天来我家做早餐给我吃。因为先来我家再去上学的关系,不仅要很早从家里出门,也经常差点迟到。而且还亲手准备好便当给我当午餐后再去学校,放学后也会来我家做晚饭。

过着这生活,当然不可能有时间跟朋友去玩。上高中后,她从来没有在放学后跟朋友到处逛逛,或在假日跟朋友出去游玩。

虽然我说「她的高中生活过得一帆风顺」,但那也只限在学校而已。

我当然没有厚脸皮到要她为我做到这地步,但我还是默默接受。我对她说过好几次「不用每天都来,太辛苦了」之类婉拒的话。

然而一之濑却以「必须摄取营养的食物」或「之前净给你添麻烦,我报答你」等借口拒绝。

最后我判断既然一之濑本人这么做的话,就没必要冷淡地拒绝,决定暂时先观察一下状况。当时她好像还没融入学校的子,跟家人也依旧水火不容,就算拒绝她也会照跑来我家吧。

而且死神也说过一之濑责任感很强,尽管我从来不曾将她视为麻烦,不过既然帮忙做家事能让她本人宽心的话,那就随她去吧。有一段时期我抱持着这的法。


结果──我们别说拉距离了,反而像是互相吸引般缩短距离。


如果要说明为何事情会演变成这状况的话,原因就在于我太迟钝了。

直到最近我才发现积极奉献的一之濑对我有「好感」。

她从去年秋天左右始会向我撒娇,有时会在外面跟我牵手或依偎着我,与自杀时期对待我的态度判若两人。

起初我虽然感到困惑,却并未将其解读为对我有好感。有时她会在我们打电动时故意靠过来妨碍我,我以为她只是在捉弄我,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我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大笨蛋。即使一之濑问我喜欢的女生类型或发型,我也没有察觉她的心意,继续享用她为我做的菜肴。

话虽如此,我并非没有将一之濑当女看待。光是她的手碰到我,我就全身发热;而她倚靠在我身上时所引发的紧张感,也没有习惯的迹象。

坦白说,我也──对她充满情意。

很久以前我就隐约察觉到她对我的好感了,但是因为害怕自己受伤而一直逃避。如果自己会错意的话实在很糗;就算没有会错意,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要是一之濑知我只剩半年可活,她肯定不会为我做到这地步吧。

我的情意只会成为她的枷锁。

所以我才始终佯装不知她的心思。即使一之濑倚靠着我,我也告诫自己她不过是在戏弄我而已;即使在情人节收到她亲手做的心形巧克力,我也只是当市售的巧克力吃下肚。一心认定她的心意全是我会错意,而持续扮演没有察觉的迟钝男人。

我就这一再地抹杀自己,试着不断地说服她。

我鼓励她应该偶尔跟朋友出去玩,结果她说这就不能帮我做晚饭了,若无其事地继续待在我身边,枉费我如此苦口婆心地规劝她。

光是这的对话便使我心乱如麻、五味杂陈。时而不安、焦躁、自我厌恶,净是些负面情绪,但最后却都以安心告终。

就是因为这不上不下的态度,才会惹她哭泣。

上个月我与一之濑吃晚餐时,门见山地说:

「下次假日约朋友出去玩吧!」

「那你的三餐怎么办?」

「都说妳不用每天来了,妳这也很累吧。」

「才不累,是我自己来的,你别放在心上。」

由于我们讨论过无数次同的事,所以一之濑说话的态度有点在赌气。

「就算妳这么说,我还是会在意啊。妳跟学校的朋友要一起度过三年的时光,应该以朋友为优先,而不是我。」

我只是在嘴硬,其实根本不希望她以朋友为优先。

「……我来你家,你觉得很困扰吗?」

「我没那么说吧。」

我如此敷衍后,一之濑便低下头,空气中流淌着尴尬的沉默。

「你上次也说过同的话不是吗?而且感觉你在躲我……」

她会有这感受也无可奈何,我的话听在她的耳里就像是迂回地要她别来我家吧。若是对我抱有好感,感受就更加深刻了。

「没那回事,我只是担心妳……」

「比起朋友,我更跟你待在一起。」

一脸不安地凝视着我的她,令我心动不已。

我始厌烦自己为何非得说这无聊的事情不可。

讨论我们出门游玩的计划不是更心吗?

「……况且,就算我约她们出去,她们也不会赏脸的。」

「不会赏脸……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顿时着急她是不是在学校闯了什么祸,不过她摇头回答:

「她们都有男友了,假日忙着约会,根本没空。」

我还是第一次知这件事。之前我一直劝她多跟朋友玩,她却总是以要帮我做饭为理由不肯听劝。所以也有可能是为了让我放弃劝说才说出口的谎话。

「没、没有男朋友的,只有我……」

一之濑结结巴巴地斜眼望向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