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无法兑现的诺言



「喂?我是一之濑……我死。」


在我舍弃寿命后的第二次七月七日,星期二,天气晴。

这一天,手机的来电纪录变成了两通。

我们和上次一约在老地方的那座桥碰面,我钻出被窝,走出家门。在挂掉电话之前不厌其烦地告诫她:「绝对不要自杀喔!」她赌气地回答:「我今天不会自杀啦!今天。」但我难以相信她。

去完公园后大约一个星期,这段期间她都没有自杀。

虽说她答应我会活到烟火大会那一天,但她未必会信守承诺,也有突然自杀的风险。所以我并未怠惰搜集情报,一过着每天睡眠不足的日子。

我边打呵欠来到桥上后,已经先到的一之濑正悠闲地在吹泡泡。看她拿着眼熟的袋子,应该是公园那次吹剩的吧。

「你刚才该不会在睡觉吧?」

一之濑的视线比平常上移一点。我看着自己的影子,发现头发疑似睡得乱翘。我伸展着身体说:「我早上容易赖床。」结果一之濑傻眼地回答:「现在已经下午两点了耶。」

我一边整理乱翘的头发,一边心今天要去哪里,但发现自己忘记带钱包。就算后悔早知应该检查后再出门,也于事无补了。

「我好像忘记带钱包了,必须先回家一趟才行。」

无奈之下,我只好带一之濑返回公寓。虽然觉得带未成年的她回家不妥,但要是她在外面等待的期间自杀的话就麻烦了。

「走吧!」

「咦?我也要一起去吗?」

「要是放妳一个人的话……会发生许多麻烦事吧。」

「……你该不会认为我会在你回家的期间自杀吧?」

我没有回答,迈脚步向前走,结果后方传来「你说啊!」的怒吼声。

返回公寓的途中,一之濑不断询问:「我真的也要一起去吗?」我回答:「要不然怎么办?」她只好一脸不服地跟在后头。

「怎么了?进来啊。」

我打玄关门后,催促她先进去,但一之濑双手扭扭捏捏的,不打算进去。看起来像是在警戒,然而并非如此。

「我这时间在这里,会不会引人怀疑啊?」

她表情忧虑,似乎是以为我有家人在。

我告诉她我是一个人住后,她便松了一口气,走进房间。

我带她进客厅,先请她坐在沙发上。双脚并拢坐在沙发角落的她,显得特别乖巧老实。

「感觉……跟我像中的不一呢。」

一之濑东张西望地巡视整个房间,如此低喃。

「那妳原本像的是什么模?」

「各物品到处乱丢。」

「妳竟然以为我家是垃圾屋之类的喔?」

家中只摆放最低限度的必需品,也没有特地整理过,其实只是东西少到没办法乱丢而已,如果有不少物品的话,大概会变得跟她像中的一吧。

客厅只有摆放电视和游戏机的电视柜、廉价的矮桌和双人座沙发。

三房中的其中一间西式房间为寝室使用,其他房间甚至没有安装照明器具。厨房和盥洗室的收纳空间也没有填满。

在租房子前我就觉得一个人住太大了,如此冷清,没有生活感,令人有些毛骨悚然。不过,就算买东西来点缀房间,死前还不是得处理掉,倒不如别买多余的物品。

这宛如没有造景装饰的鱼缸,看着都无聊的空间,一之濑却一脸好奇地环顾整个房间。

「你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地方啊?」

「我这里还有其他空房间,妳不待在家里的时候可以随便使用。」

「你这说好吗?我会每天都来哟?」

「那就每天都来啊。」

一之濑目瞪口呆地再三询问:「我真的每天都会来哟?」我个人是非常乐意她每天过来,能确认她的安危当然大过继续现在的生活啊。

「无所谓啊。」

「是喔……要是你后悔,我可不管喔。」

「妳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问她,她却态度冷淡,不肯回答。

在我去盥洗室整理乱翘的头发时,一之濑从窗户眺望外头的景色。「哇啊,好高啊!」我听见她天真无邪如此说的声音,然而下一瞬间却冒出「从这里跳下去,或许能死得比较轻松」这危险的感……千万别给我跳下去喔。

之后,我连忙阻止走到阳台的一之濑,还被她看见堆积如山的超商空便当盒,她傻眼地吐槽:「你要是不吃得营养一点,身体会弄坏的。」我才不被一个企图轻生的少女这么说呢。

结果,好不容易让她安静下来乖乖坐在沙发上时,已经超过三点。我斥责坐在旁边的一之濑,要她乖乖坐好后,她有点在闹别扭。

「妳吃过午饭了吗?」

看见她摇头回应,我在带她出去外面吃好了。

我不经意地望向手机荧幕,发现今天是七夕。

我记得附近每年都会举办七夕祭典。

用手机查询后,立刻跑出显示资讯的页面,官方网站写着第七十一届七夕祭,看来今年也有举办的子。应该会有小吃摊出来摆摊,边走边吃或许也不错。一之濑好像也很在意,探头窥视我的手机荧幕。脸靠得好近。

确认两次有带钱包才离家门的我们,搭乘电车摇摇晃晃,前往举办七夕祭典的最近车站。乘客比平常多的电车内,还能看见穿着浴衣的人。

七夕祭典举办的地点,是从下车的车站一直线延伸而去的商店街。路两旁的商店街并排着二手衣店等老字号店铺,这天基于通管制,车辆禁止通行。

走出车站后,立刻被人潮推着走,在罗列着各摊贩的商店街前进。有时人多到一之濑会抓住我的手臂,保持紧贴的状态,有点尴尬。

我们在穿着浴衣的男女和拿着水球的小朋友的包围下前进后,突然飘来一阵香喷喷的酱汁味,空腹感受到刺激,便前去写着斗大的「炒面」摊贩排队。

装进透明盒子的炒面,有点令人怀念。

回过去,我小学时曾经和朋友去祭典吃过。明明没什么特别要的奖品,我和朋友却被气氛感染,到处抽奖,等到肚子始饿的时候,钱包里已经没剩多少钱了。嘴馋的我们就拿出自己仅有的零钱凑一凑,买了一盒炒面分着吃。

我也有过这回忆呢,以一奇妙的心情怀念过去。

我们为了避免被人潮推着走而躲到摊贩后方吃炒面。只放了一点红姜,没有特别装饰的炒面,味却十分味。那天吃的炒面好像也很好吃。或许祭典的炒面就是这吧。我思考着这事,望向一之濑后,发现她泪眼汪汪地在吃炒面。谁教妳怕烫,别勉强啦。

「人这么多,要回去也不容易。如果有吃的摊贩,就马上说出来吧!」

「可是,我今天也没有钱喔。」

「现在还说这话干嘛?难得来逛祭典,就别跟我客气了啦!」

我抱持着轻松的心态随口说。说刚才吃的炒面量也满多的,接下来吃个什么爱吃的食物,比如刨冰之类的,应该就满足了吧。

没到,一之濑一看见摊贩就拉着我袖子,指着烤鸡串。

「相叶先生,我吃烤鸡串。」

酱汁很好吃,一下子就吃光了。

「我这次吃那个。」

她又指着热狗,沾太多黄芥末酱,害我呛到。

「相叶先生,这边这边!」

她指着烤花枝。好吃是好吃啦,但我已经吃不下了。

「吃完花枝,接下来当然要吃章鱼啦!」

她指着章鱼烧。但我实在是饱到喉咙了,所以只买给她一个人吃。

「差不多吃甜食了。」

她指着巧克力香蕉。我说甜食我应该吃得下,所以买了两人份,但是吃得很痛苦。

「盐跟奶油随便加耶!」

她指着奶油马铃薯。起初因为她怕烫的关系,经过了一番苦战,不过还是吃完了。

「妳……真会吃耶……」

「我还没吃够呢。」

一之濑左手拿着棉花糖,右手拿着冰糖苹果,肚子似乎真的还装得下。

我没到她这么会吃。

说到这里,一之濑在家庭餐厅用完餐后,大多会继续看着菜单。我以为她那纤细的身体不可能再装得下任何食物,而且也只是觉得她是因为不听我劝告,才用菜单遮住脸的,看来并非如此。

真好奇她吃下去的食物消失到哪里去了。

一之濑填饱肚子后,我们两人一起挑战捞金鱼。一始还干劲十足地提出:「要不要来比赛谁捞的金鱼多?」结果两人一只金鱼都没捞到。对我们投以怜悯视线的摊贩大叔说可以挑两只喜欢的金鱼带回去,但我拒绝了。摊贩的金鱼大多活不久,但也有些金鱼活了好几年。要是我先死的话,金鱼就太可怜了。

之后我们去玩钓水球、戳椪糖,结果都很失败,但是能多看好几次一之濑心的侧脸。


「你们两个!可以过来一下吗?」

当我们正在享受祭典时,一名穿着短外褂的中年男子突然出声叫唤。

短外褂上写着「七夕祭典执行委员会」。

他不容分说地就抓住我们的手臂,拉着强行带走。

我们被带去的地方装饰着一棵大笹竹,竹子上吊着各颜色的短签,华丽得会不小心看错成圣诞树的程度。附近的台子有一群人在短签上写下愿望。

「你们也在这张短签上写下愿望吧!」

男子如此说,递给我们短签与麦克笔。

我被他的气势压倒,顺势接过,却没有什么愿望可以写在短签上。

一之濑也露出一副「不小心接下了」的表情,不知该写什么才好。周围的人陆陆续续写好,我们却在与短签大眼瞪小眼。

我突然起小学时期的苦涩回忆。

小学一年级时,有一堂课要写七夕短签。

我不记得我用短签做了什么事,但大概是班导师事先了解这些刚入学,许多事都不懂的学生,有什么梦和愿望,才安排这的课程吧。

我看周围的同学写的都是「希望能成为足球选手」或是「要游戏片」这类符合小学生的愿望。

我毫不犹豫地写下「见父母」这个愿望。

我见我的亲生父母。当时的我不知自己是被父母抛弃,以为他们是有什么苦衷才暂时不能来接我。所以我认为只要等待,总有一天他们会来接我,内心始终怀抱着这的期待。

然而,班导看见我写的短签后,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问我:「你没有其他愿望吗?」

直白得连当时的我都立刻明白──

老师让我写其他愿望。

可是,我不知为什么只有我的短签必须重写。

因为我认为自己写的愿望跟周围的人一都很普通啊。

同学之中也有人写成为当时电视播放的特摄英雄。我的愿望又不是无法实现,我不通为什么不能写这个愿望。

而且擦掉愿望,感觉就见不到父母了。

我也认为写了其他愿望,会惹父母伤心,所以我始终拒绝重写愿望。不过最后还是以近似强迫的形式被逼着重写。我甚至不记得我在那张残留着用橡皮擦擦过痕迹的短签上写了什么。

如今回起来,这件事让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跟周围的人有差异。

「相叶先生,如果我写『死』的话,会不会被骂啊?」

一之濑用周围听不见的细小声音询问我。

「如果那是妳真的实现的愿望,就写吧。」

「……我玩笑的啦。你不像平常那阻止我呢。」

我的回答似乎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只见她一脸觉得没意思地动笔写起愿望。再这下去,会沦为只有我一个人与短签干瞪眼的下场。因此我也连忙始思考,然后将愿望写下。

「希望一之濑月能得到幸福。」

思考了好几个小时,还是只有到这个愿望。一个寿命只剩一年半的人,根本没什么替自己许的愿。

一之濑板着一张脸看着我的短签。

「我说,相叶先生。」

「什么事?」

「很害羞耶!」

「那就好。」

反倒是我看了一之濑的短签后大吃一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