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寻死少女



那天万里无云,碧空如洗。若是能决定自己的忌日,我应该也会选择这的日子吧。

四月某日,我一早就在车站的月台埋伏,坐在靠后方的长椅上,面对着上行列车,边打呵欠边玩手机。

这个位于新宿站往西约一小时的车站,虽说是都内但地处偏僻。只有一条被上下行铁夹在中间的岛式月台,连验票口也只有一处。上下车必须按按钮才能打车门,而且特快列车并不停靠。

如此窄小的车站,一到通勤通学时段,依然人潮汹涌,挤满了等待前往都心电车的上班族和学生。一群中学生在我眼前吵闹,烦死了。旁边那排则是一群浓妆艳抹的女高中生在聊天,音量大得在我耳边回响。还有一对高中生情侣在秀恩爱,上演着青涩的青春时光。

我低头将视线从他们身上挪,而后轻声叹息。

他们顺利走在被安排好的人生轨上,看起来十分耀眼。我的意思并不是指他们青春得灿烂夺目,正确来说,是我嫉妒他们,嫉妒得不忍直视。

因为「高中时期的我」与「眼前的他们」简直是天差地别。

我当时的校园生活过得十分凄惨。既没有恋人,更没有称得上是朋友的人存在。我又不是甘愿变成边缘人的,只是跟谁都无法意气相投。

如果我只是对青春岁月感到自卑的话,或许还有救。然而可叹的是,上班族看在我眼里也同耀眼得令人自惭形秽。

站在附近的上班族留着一头清爽整洁的短发,穿着海军蓝西装,从他的背影可以感受到一股社会人士的风格。

相较之下,自己又是什么模呢?留着一头蓬松散乱的头发,穿着绉巴巴的黑色衬衫和膝盖部分磨得变白的深蓝色牛仔裤,以及一双就读高中时买的破烂黑色运动鞋。高中毕业后,既没有继续进修读大学,也没有任职就业。

今年即将满二十岁的我,早已完全离人生轨。

──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过上那人生呢?

自学生时代起,这个问题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再怎么破头,依然得到相同的结论,那就是──

「打从一始,我就注定不可能过上那人生。」

肯定不是因为选择错误,而是自出生起,我的人生轨就断轨了。只要一路选择正确,就能迎来快乐结局这事,只会发生在游戏中。也有的人生是无论选择哪个选项都是坏结局,或是根本没有选择。

我就是抽中了这人生。

无论如何都无法过上眼前这些学生和上班族那的人生。况且,事到如今再来烦恼这事也为时已晚。

所以,无论重来多少次,我依旧找不到方法阻止她自杀。

我看见那名少女走向离排队人龙的地方。

──要怎么做她才肯放弃自杀?

我的目光追寻着在月台上行走的那名少女,如此思考。

我知她为何要走在那地方。

她在上行列车行驶而来的月台前端停下脚步。

那里可说是跳轨自杀最合适的场所。但恐怕没有人会预料到「她待会儿将跳向列车」吧。

可是我知自己目光所及之处的少女,是为了自杀才站在那里。

她的名字叫一之濑月。

她一心只寻死,而我总是阻止她自杀。

中学三年级的她,拥有一头长及背部的亮丽黑发,身高比同年龄的女生高。不过体格纤细,白皙透明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端整的面容乍看之下很成熟,实则处处保留着稚气。只论外表的话,她是典型的少女,即使成为班上的人气宠儿也不足为奇。

以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她看起来与自杀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而这看似与自杀无缘的少女,今天却将在这个地方自杀。

我一早就监守在这里,也正是为了阻止她。

一之濑总是穿着便服,我从未看过她穿制服的模。

她穿着白色襟衫,内搭小可爱,下半身则是穿着一条淡粉红色长裙。

大概是她喜欢这的穿搭吧,每次自杀时大多穿着类似的服装。也多亏如此,让我非常容易找到她。

在我监视一之濑时,突然响起通知特快列车即将通过的广播。

七点十五分。就是这辆。她等一下会跳向即将通过的列车自杀。

我在列车即时动态看板上显示「列车即将通过,请勿靠近月台边」的文字时,从长椅上站起来。从一之濑的背后小心翼翼地靠近她。她看着朝车站迎面而来的列车,似乎没有察觉我的举动。

除了我跟一之濑以外,月台上的人毫无变化。或许根本没有其他人仔细聆听刚才的广播吧。

列车靠近的声音愈来愈大。

她始走向铁轨那侧,我紧跟在她身后。

机会只有一次,不容许失败!

我加快脚步,缩短与她的距离。

列车快要进站时,一之濑超过了黄线。

宏亮的汽笛随后响起,我反地捂住耳朵。

月台上的嘈杂对话因为汽笛声而中断,仿佛时间静止,只有列车在活动。

列车轰然响,快速地通过眼前。

风压造成一之濑的乌黑长发轻舞飞扬。

列车瞬间便通过了月台,轰隆声也渐行渐远。

一之濑慢慢转头,目光顺着抓住自己手臂的手,望向我的脸。

她看见我的脸后,表情十分地不满。

待轰隆声逐渐远离,宛如时间再次转动般,月台上又恢复了谈话。传来中学生们喧闹着「吓死我了!」「你也太胆小了吧!」以及女高中生们兴奋地说「那是怎?自杀吗?」的声音。

我无视那些声音与视线,嗤鼻轻笑:「真是千钧一发呢。」于是,依旧被我抓着手臂的一之濑口:

「我差点就如愿以偿了呢。」

她闹别扭似地说,应该说,她的确在闹别扭。她那双明眸大眼瞪起人来一点儿魄力都没有,抬眼仰视更是造成反效果。

「妳也差不多该放弃自杀了吧?」

一脸成熟的貌,却鼓起脸颊幼稚地闹别扭。那副神情仿佛表达她已经听腻这句话了。必就算不是我这不擅沟通的人规劝她,也难以攻克吧。

这已经是她第十二次打算自杀了。

这四个月来企图自杀十二次,每次都被我妨碍。不过,她依旧不屈不挠,令我为难。

「这已经是我第十二次救妳了。妳总该明白,不管妳自杀多少次,都会获救吧。」

「不是救我,是妨碍我。」

一之濑撇过头,轻声补上一句:「我都说用不着救我了。」

每次都是这。我特地一早赶来救她,她却只觉得我在妨碍她自杀。当然,我对此也有自知之明,因此每次换来的都是好心没好报。

「你阻挠我再多次也没有意义。」

一之濑语气强硬地甩我的手,逃也似地迈步伐。「喂,等一下啦!」我一边追上去说服她,她却并未停下脚步。我原本再次抓住她的手挽留她,但她纤细的手仿佛一用力拉扯就会折断。我缩回伸到半空中的手,跟以往一继续无意义的说服。

「我会一直妨碍妳,直到妳放弃自杀为止。」

「你这话的意思是,会妨碍我到底啰……」

「没错,除非妳放弃,否则一切免谈。」

我笑着回应她无奈的答覆后,气氛并未因此缓和下来。

「那倒未必,你今天不就晚一步来妨碍我了?」

「我并不是差点来不及救妳,从列车进站之前我就一直在注意妳了。」

平常我在发现一之濑时就会出声向她攀谈了,今天是刻意等到最后一刻才跟她说话。我原本期待她看见通过眼前的列车后会改变心意,结果事与愿违。况且,就算我能将她的行动掌握得一清二楚,我也不再经历这吓破胆的事情了。

「你既然在一旁关注我的话,干嘛不早一点来跟我说话?」

「妳该不会……在等我来吧?」

我半玩笑地说后,一之濑便低头挪视线。我还以为她肯定会回答「怎么可能嘛」这否定的话,所以感到有些意外。难是觉得否定也很愚蠢吗?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知我会采取什么行动?」

一之濑表情不悦地改变话题询问。

她之前也曾问过几次同的问题。

她并非在固定的时间、地点企图自杀。今天也打算选在有别于以往的时段寻死。站在她的立场来思考的话,她大概觉得偏偏在她企图自杀时,我总是料事如神而感到疑惑吧。

「又是这个问题啊。也好……差不多该让妳知真相了。」

当我将手抵在下巴,眼神认真地望向她后,原本对我不屑一顾的她突然停下脚步,望向我。大概是因为我平常都回她「如果妳放弃自杀我就告诉妳」这类的话,不肯认真告诉她的缘故吧,她似乎没料到我这次会如此回答。

「那是因为……」我卖关子地说。她好奇地露出像是在表达「那是因为?」的表情盯着我。

平常态度冷漠的一之濑竟然会捧场,实属难得。我在她圆滚滚的眼瞳中感受到刚毅,不过今天我的回答一是:

「还是等妳放弃自杀后再告诉妳好了。」

在我说完这句话的瞬间,我从她眼瞳感受到的坚毅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一副没了兴致地唾弃:「算了,再见。」再次逃也似地迈步伐。好歹也烦恼一下吧。我叹息着追在她的身后。

「就说妳放弃自杀我就告诉妳了嘛!」

我继续说服她,但她只是加快脚步,没有回答。我紧追在后,避免跟丢她,一边从口袋掏出一只银色的怀表,确认时间。

「对了,妳找到去的地方了吗?」

我朝着她的背影询问后,她回答:「怎么可能找到嘛。」

「妳不是答应我下次见面时会好去哪里吗?」

「我哪有答应你,一个将死之人哪会有什么去的地方。」

「唉……总会有的吧。临死之前去一次看看的地方。」

她那满不在乎的态度令我傻眼,结果她反过来问我:「要是我有去的地方,你打算怎么做?」

「我说就直接带妳去玩啊。」

我从以前就一直提议,说应该可以帮助她转换心情,可是她从来没有回应我。

不过,一之濑回头望向我,如此说:

「那我去间,带我去吧!」

脸带笑意、得意洋洋的一之濑,看起来就像个符合她年纪的天真少女。不过,当我没到她会来这一招而哑口无言时,她抱怨:「我都说出我去哪里了,你好歹也说句话吧。」然后又恢复以往怏怏不乐的神情。

她偶尔会露出那天真无邪的表情,真是太卑鄙了。亏我在反覆摸索的情况下,一次又一次地阻止她自杀,她却不把我的所所为放在眼里,坚决不放弃自杀,每次都害我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毫无意义。不过,看见她那纯真可爱的表情,又让我抱着一丝希望,期待她总有一天会放弃自杀。

「妳让我变成杀人犯啊?」

「既然没办法去间,那我回家了。」

态度冷漠,故意闹别扭的她,果然很小孩子气。

但我绝对不能放她独自离,她不知要是她离后马上自杀,我便毫无办法应对了。

所以阻止她自杀后,一定要带她去某处游玩。

「妳得再跟我待两个小时才行。」

「那个,我听不懂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耶。」

也难怪一之濑会感到疑惑,不过告诉她实情的话,也只会让她更加困惑吧。所以我决定把她的问题当耳边风,继续说:

「反正妳也不回家吧?」

看来被我说中了,只见一之濑低头沉默。

从她过往的行动可以判断出她并不回家。

刚遇见一之濑时,她防备心很重,根本不听我说话。当时我一个劲地跟在她身后,却看见她时而坐在公园的秋千,时而眺望河川,根本没打算回家,百无聊赖地打发时间,直到黄昏。而且好像也没带什么钱,我看过几次她站在自动贩卖机前数零钱的子。因为看不下去她用公园的水龙头喝水,我借机请她喝罐装果汁并展对话,然后带她去家庭餐厅,这才达成在阻止她自杀后,带她去某处游玩的条件。

只是在我阻止她自杀后,她的心情都很差,每次都必须花一番工夫说服她。

「妳今天去哪里?」

「……就说没有去的地方了。」

虽然说话的态度还在呕气,但这回应算是很给面子了。就过去和她流的经验已经充分了解到,依她的个,如果她真的不去的话,会强硬地拒绝或直接漠视,不予回应。

她从来没有老实地跟我走过,不过因为跟我走的好处是不愁吃喝,所以至少她没有真的感到很厌恶的子。

「妳吃过早餐了吗?」

「没有……」

「那要去吃个什么东西吗?」

只靠言语说服,她应该不会乖乖跟我走,所以我温柔握住低着头的她的手,避免弄伤她。她有点吃惊,烦恼着该不该松我的手,但并没有表现出厌恶的态度。她纤细的手比我的还要柔软,而且非常温暖。如果我没有阻止她自杀的话,这双手如今会变成什么子呢?

「好了,我们走吧。」

我如此说,拉了拉她的手后,她便轻轻点头,跟在我身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