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电击文库 > 刀剑神域 进击篇 Progressive > 第八卷 赤色焦熱的狂想曲(下)

第十八章

由于妮露妮尔她们在房间里等待柯尔罗伊家的联络,我和亚丝娜、基滋梅尔以及亚鲁戈就暂时离赌场三楼的饭店。

从豪华的楼梯走到一楼,以最短路线穿越大厅与入口的瞬间,亚鲁戈就按住肚子叫着:

「啊~肚子饿了!先去吃饭啦、吃饭!」

「赞成。」

「不错的主意。」

亚丝娜与基滋梅尔立刻同意。妮露妮尔虽然指示在斗技场的白天梯次结束前要回来,不过应该有时间吃顿饭吧……当我这么时。

「什么嘛,桐仔你肚子不饿吗?」

被情报贩子眼睛朝上瞪着,我退后了半步并回答:

「没有啦,饿当然是饿……不过我中午前解散时,在赌场的一楼吃了三明治……」

「这个背叛者!」

「等……等等,那个时候妳们去泡澡了吧!」

急忙如此抗辩之后,同时也看向亚丝娜并且询问:

「泡完澡后都没有吃点东西吗?」

「都没有。应该说,泡完澡出来休息一下就立刻收到桐人的讯息了,根本没有空喔。」

「那还真是对不起……那么,在这里附近找东西吃吧。」

这么说完后,才起小队增加了一个人。我就不用说了,基本上亚丝娜与亚鲁戈也是什么食物都能吃得津津有味,但关于黑暗精灵的饮食习惯就不甚了解了。过去停留在约费尔城与嘎雷城时,料理基本上是以蔬菜为主的健康菜色,动物蛋白质都是火烤的白身鱼与鸟的,不过也不至于不吃除此之外的食物才对。

「那个,基滋梅尔有什么不喜欢……或者是喜欢的料理吗?」

被我这么一问,骑士就微微歪着帽子底下的头部并且说:

「唔嗯,我认为自己并不挑食……不过真要说的话,比较不喜欢滴着血与油脂的半熟烤,以及很辣的料理吧。」

「还有那索斯树的果实也是。」

咧嘴笑着指出这一点后,基滋梅尔就以若无其事的表情反驳:

「那个说起来算是药品,不是主动会去吃的东西。」

「说得也是。如此一来,避排餐类与烤类……亚鲁戈,有什么推荐的地方吗?」

「嗯~这个嘛……」

画着三根鼠须的脸颊一瞬间收缩,然后情报贩子就啪叽一声打了个响指。

「对了,就去那里吧。」

「那里是哪里?」

「敬请期待,你去了就知哟。」

亚鲁戈的「敬请期待」有中大奖也有太过前卫的时候,所以多少有点不安,这时就相信会是前者点头答应吧。

「那就带路吧。」

「好,就这么决定啦。往这边。」

亚鲁戈说完就快步往前走,我们则是以亚丝娜、基滋梅尔、我这的顺序追上去。

以宛如古早好的2D点阵图RPG的四人小队般队列所进入的,是窝鲁布达西南角的复杂巷弄。本来这个城市的街虽然不至于像第六层的史塔基翁那,但也是东南西北向确实地直线相,但因为左右两边的建筑物毫无秩序地凹凸排列,巷弄必然就跟着左弯右拐。

路边放置着半腐朽的木桶、木箱,铺设的石板也到处是裂痕,气氛已经不像是老街而是贫民窟了。随便乱走的话,什么时候发生强盗事件都不奇怪。「老鼠」那个家伙,不会是趁菁英NPC基滋梅尔加入小队时,收拾一两个这类型的任务吧……就在我始如此猜忌的时候。

「就是这里哟。」

前头的亚鲁戈就随着这句话停下脚步。

巷弄左侧的建筑物里确实传来某食物的味,门口挂着老旧的铁制招牌。不过招牌的图案是让人联起加拿大国旗的尖刺状树叶,光是看这个的话比较像是药草店而不是餐厅。

主宾是不习惯人族料理的基滋梅尔,所以与其冒险倒不如去昨天告诉我们的那间Pots N Pots就好,就在我浮现这不知感恩的法时,亚鲁戈已经推褪色的木门了。

「喀啷啷」的清脆门铃声与浑厚的「欢迎光临」重叠在一起。由于亚丝娜与基滋梅尔也跟在亚鲁戈后面进入店里,我也只能跟了进去。

洞窟般装潢的店内理所当然地相当狭窄,不过空间还是比只有吧台席的Pots N Pots长了许多,尽头处可以看见四人座的座位席。通左侧则是大概可以坐五个人的吧台,然后其后方可以看见一宛如小山的人影。

刚才说「欢迎光临」的应该是店长吧,不过他不论是直向还是横向随便都超过艾基尔的身躯,让我忍不住像着「不会是食人鬼变成人的吧」。但女们毫不畏惧地走向桌子,于是我再次追了上去。

让亚丝娜与基滋梅尔并肩坐到上座后,我就坐到亚鲁戈旁边。使用多年而变得乌亮的桌上放着两本同历史悠久的菜单。红棕色封面以简朴字体写着「Menon's」的店名。一般看来这应该是店长的名字,但脑袋里实在很难将可爱的字面与肌发达的巨躯连结在一起。

「门诺……是谁啊?」

小声这么问完,亚鲁戈就默默用拇指指着左侧的吧台。

抗拒着「眼神对上就糟了」的直觉稍微把视线移过去,不知是不是吊在吧台上的油灯太低了,只能看见巨大的影子。即使如此,因为可以确定没有其他人在,所以那个店长就是门诺先生了吧。反省自己还有「面相严厉之人一定有着严厉的名字」这老古板的观念,重新面对桌子打菜单。

只有两页的菜单,左侧以潦草的手写文字并排着「Dolma 20c」与「Moussaka 30c」,右侧则是「Ouzo 10c」与「Coffee 5c」。我还是看了一下封底,不过没有写任何东西。跟Pots N Pots有一百以上的酥皮盅相比,选项根本不是只用很少就能形容──而且在这之前……

「那个,亚鲁戈小姐……除了咖啡以外,完全看不懂是什么意思耶……多鲁玛、摩萨卡还有欧佐是什么……?」

小声这么问完,情报贩子就用喉咙发出「咯咯」的笑声。

「谢谢你完全符合期待的反应呀,桐仔。」

「等等,亚丝娜应该也有同的反应吧……」

提出抗辩并且看向桌子对面,结果不知为什么,竟然连暂定搭档都咧嘴笑着。

「抱歉了,桐人。我知了哟。多鲁玛是没有错,但下面是念做姆萨卡,右上则是念做吾佐喔。」

「……听妳这么说,是连什么的料理都知了吗?」

「当然了。是最适合在这个城镇品尝的菜色,真不愧是亚鲁戈小姐。」

「对吧对吧,就不跟你们收情报费啦。」

对两人的对话感到有些沮丧,同时看向亚丝娜的身边说:

「顺便问一下,基滋梅尔知多鲁玛和姆萨卡是什么吗?」

「不,听都没听过。」

迅速摇了摇头后,骑士就加了一句:

「不过难得来到人族的城市,能吃到珍贵的料理真的很心。期待不知会推出什么的菜色呢。」

「这……这啊。」

基滋梅尔直率的笑容太过炫目,我不由得不停眨起眼睛。看见这的我后再次发出闷笑的亚鲁戈,啪哒一声合起菜单说:

「那么,因为没什么可以选的,就由我来点餐吧。老板!Dolma和Moussaka四份,还有Ouzo也来四份!」

「好喔。」

从吧台那边传来浑厚的声音,响起餐盘与菜刀的声音大约十秒钟后,立刻始飘出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哦哦,看来很值得期待嘛……正当我自以为了不起地这么着,下一个瞬间。

「喂,小哥。」

「什……什么?」

店内能被称为小哥的存在就只有我一个,所以便反口回答。不过幸好不是法被对方识破,巨汉店长以感到有些抱歉的口气继续说:

「不好意思,可以帮忙把这个拿到桌子那边吗?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所以人手不太够。」

「当……当然了,我很乐意。」

迅速站起来靠近店长后,巨大的手就在吧台上放了一个陶瓶和水壶,然后还有四个酒杯。

思考了一阵子后,我先用左臂确实抱住陶瓶,右臂则抱住水壶,然后一只手各拿两个杯子,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到桌子上。所有物体平安着地,我一放手的瞬间,亚丝娜就以傻眼的声音叫:

「我说啊,分两三次拿不就得了!你这么偷懒,要是掉了怎么办?」

「没……没有掉吧。」

「那是结果论吧!」

「真要这么说的话,妳才是……」

思考着「结果论的相反词为何?」的时候,吧台那里就传出了「嘎哈哈哈」的爽朗笑声。

「竟然一次就全拿过去了,很有一套嘛,小哥。那接下来这个就拜托你喽。」

「咦咦,还有~?」

把「真是会使唤人的店家……」的抱怨吞下肚里回到吧台前面,就看到四个冒着烟的盘子与一个餐具篮并排在一起。

盘子上放着深绿色的谜物体与白色酱料,虽然看起来很味,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尊严。脑袋里花了两秒左右进行模拟后,首先活用左手的五指来撑住两个盘子。再把一个盘子轻放在前臂,顺利完成一只手臂放三个盘子的壮举。

再来就很简单了。以右手三根手指拿起剩下的盘子,小指勾住餐具篮的提手。回到桌子前面,以相反的顺序把它们放下去。

「看吧?」

「什么看吧,要说几次别乱搞你才……」

「那亚丝娜也来帮忙不就得了。」

「那你就口要我帮忙啊。」

这次的纷争也被店长的声音打断了。

「来,小哥。这是最后了。」

「看我的!」

回到吧台前面后,并排在该处的是发出咻咻声的四个四角形焗烤盘。

「唔咕……」

我发出沉吟声,拚命地思考着。

就算无视焗烤盘滚烫的温度,因为其边缘是垂直竖起,所以单手的手指不可能各夹住两个。就算左手拿一个,手臂上再放一个,右手要同拿两个盘子的话,左手已经不能动了。

像要表示「如此一来,就只能用意志力把它拿起来了!」般凝聚了意念,但是焗烤盘却一动也不动。我对自己发誓有一天一定要学会念动技能,同时转头看向亚丝娜。

「抱歉,请帮一下忙……」

「早说不就得了。」

亚丝娜以受不了的表情如此回答完后,把跟她同时站起来的基滋梅尔推了回去──亚鲁戈则是纹风不动──就来到了吧台。

两个人各拿着两个盘子,把它送到桌子上。这下子四人份充满谜团的Dolma、Moussaka以及Ouzo就到齐了,不过除了知Ouzo是饮料之外就完全搞不懂其他是什么食物。

「那么先来干杯吧。」

亚鲁戈拿起陶瓶,在四个酒杯里倒下两根手指高度的透明体。接着以水壶加入同分量的水,原本透明的体就一口气变得白浊。突然间起把色剂洒到野犬身上时的事情,我就小声对着亚鲁戈问:

「喂,这是可以喝的东西吧?」

「别担心别担心。」

没办法的我只能用右手拿起随着这轻佻发言传过来的玻璃杯。

「那么,为了与基滋梅尔的相遇干杯!」

在亚鲁戈的带领下轻碰酒杯,稍微啜了一口白浊的体。

下一刻,如同药草般强烈的香气贯彻鼻腔,酒精的刺激焚烧着喉咙。用同分量的水稀释过还这的话,原本究竟有多么强烈呢?夸张地绷起脸来看向桌子正面,发现亚丝娜稍微皱起眉头,基滋梅尔则毫不在乎地一口气喝尽,然后放下杯子说:

「哦,这酒真好喝。似乎使用了许多香草与药草。」

「我就精灵应该会喜欢。」

虽然忍不住对于亚鲁戈的回答产生「真的吗~~?」的法,但基滋梅尔心的话一切都值得了。

我立刻在骑士空下来的杯子里注入新的Ouzo。接着准备用水稀释时,对方做出「水少一点」的要求,所以没有加入与酒同量的水,只加了一半而已。

我也硬是把自己的Ouzo喝完,然后像是要表示不用续杯般把酒杯放到桌子角落,接着为了品尝等待已久的料理而拿起刀叉。

小小圆形盘子上并排着两个淋了满满白色酱料的深绿色椭圆体。仔细一看,似乎是用大片叶子把某东西包起来后蒸煮而成。表面的质感与柏饼有些相似──这就表示不连叶子一起吃而是需要剥,但叶子紧紧裹住整体,不是很清楚该从何剥起。

如此一来干脆就模仿亚丝娜与亚鲁戈吧,带着这消极法的我迅速移动视线,但不知为什么两个人都啜着Ouzo并且凝视着我的手边。她们不是不知该怎么吃,应该是看我会怎么办的居心吧。

──好吧,笑就笑啦。

在内心这么呢喃完,我就用左手的叉子用力插下椭圆体。然后直接送进嘴里大口一咬。叶子随着清脆的痛快口感破裂,咀嚼后变成相当有弹的口感。里面包的……应该是米与吧。结果是西洋风的粽子吗,不过与柠檬风味的奶油酱相当搭调,叶子的清脆感也给整体增加了口感。

一口把叉子刺着的另外一半吃完后,我便口说:

「真好吃。」

「对吧。」

亚鲁戈油腔滑调地回答完,右手的叉子就刺进洋风粽子然后咬了一大口。亚丝娜与基滋梅尔则是优雅地以刀子切过后才送进嘴里。

这时我已经吃完另一颗粽子,把暂时放到远处的杯子拉过来倒了些Ouzo。用较多的水稀释后尝了尝味。这么淡的话,带刺激感的味与香气就不会令人在意,反而还很清爽顺口。

虽然很立刻始进攻焗烤,不过还是配合一下大家的步调吧……当我这么时,亚丝娜像是起什么般,始剥起第二颗粽子的叶子。她灵活地使用着刀叉,迅速摊盘子上的叶子并且朝向这边。

「看哪。」

「要看什么…………啊。」

比我手掌还大一些的叶子,边缘呈锯齿状,然后有两条特别深的缺口,形状类似加拿大国旗──也就是跟门口挂着的铁制招牌同的图案。

「外面的看板是这个叶子啊。这是枫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