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话 因缘巧合斩

※运动会的总冠军头衔已被本班轻松拿下了


在运动会收官之后,我们乘胜始备战文化节


不过由于赢得实在是太过猛烈导致运动会气氛比往年要消沉许多。这又是闹哪啊?

咱们班在最后一个项目接力赛跑上也是干脆利落地获胜,这一来正常赛事可以说是被我们给彻底拿下了,这可让其他班都颜面扫地。嗯,都是让B班能够独占鳌头的那些外班的错,咱们B班只是尽了自己全力去拼搏而已嘛

而这的一个结局也应证了无论什么事情,做好完全的预先准备都是很重要的。正如《孙子兵法》有云: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谢啦,孙子!

而勇夺最有价值运动员这一荣誉的释迦堂也成为了英雄,她那如同赫拉克勒斯——独角仙一般地英勇事迹也会永世流传下去吧

虽然中途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不过高桥(哥哥)和木村学长两人已经完成了和解

高桥(哥哥)本来就没有生木村学长的气,他跟前往保健室赔礼歉的木村学长直接已经消除了芥蒂,两人现在的关系甚至比起之前来还更要好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因为做了这太拉仇恨的事情,等到运动会结束之后木村学长搞不好是会被身边人孤立的吧。还好我让他从保健室回去的时候特意秀一下自己跟高桥(哥哥)之间已经和好了,那这件事大概也是圆满收场了,吧?

木村学长好像还为了表示歉意把自己的头发给剃光了。虽然这做法很是昭和,不过效果应该还不错。这也证明了木村学长的心中对自己的所所为确实十分后悔

我也能理解木村学长的法。被人给甩了一次的话,就算两人重归于好,那背叛的伤痛也会在心中挥之不去。很难有人会直爽地接受吧,而等到双方真正平复好心情还得有段时间了。那祝愿最后还是能有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局吧


「文化节终于要幕了诶,阿雪!」


汐里的马尾又始晃晃甩甩的了,从这也能看出她现在的心情是相当不错

运动会的收尾工已经完成了,我蓄起了莫名其妙的凯撒胡,又莫名其妙地拽拽地抄起了双手,还一边观摩着教室内有条不紊地文化节准备工一边莫名其妙地对着他们自然而然地点着头。大人物来咯


「嗯,很好」

「…你这胡子是怎么回事啊?」

「就派对用的具啊,我只是找个机会用一用」

「你用个屁啊!?」


于是我麻利地摘下凯撒胡把它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满怀期待地口


「我真的是非常期待小百合老师您穿上女仆装的子啊」

「你胡说八什么呢!啊?你这的又是什么玩笑!?别张口就来啊九重雪兔!我已经很努力了,对吧?我这辈子就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努力过的好吗?」


听完我白了这个没点大人一下就急眼了的小百合老师一眼


「我说老师啊,只要努力就能得到谅解这事会会发生在学生身上啊。在踏入社会之后光凭努力是没用的,一切都要用成果来说话」

「我才不被一个还没踏入社会的学生仔这么说啊!」

「你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

「我为什么非得听你说教啊!」

「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把女仆装的色气度提升了30%」

「不要啊!哦,对,对了,我明白了,你是要钱吧?你是要我给你钱吧?对不对?」

「这很难看哦老师」


正当我安抚着这个只会胡搅蛮缠的成年人之时,岩藏使节团的团长神色慌张地冲进了教室


「怎么办啊!不见了,不见了啊!我找遍了都找不到啊」


‍‌‌‌‌‍‍‍‌‍‍‌‌‍‌‍‌‌‍


「发生什么事了,岩藏同学?」


看到岩藏那不太正常的子后灯凪向她问。接着峯田她们也跑进了教室里


「啊,九重!大事不妙了!我保管的那件衣服也不见了!」

「你说啥?」

「原来如此啊…」


真不知这是赶了什么趟,莫名其妙的事情真是一出接着一出

在向面无血色的峯田她们仔细询问之中我才知,原来是之前为文化节所准备的女仆装中已经完工并收纳好的两件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按常理来说就是被人给偷了吧」

「我说,这该怎么办啊?现在重做的话也已经来不及了!」


岩藏使节团这个服装制小组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现在她们手上只剩下还需修改的那几件。岩藏她们也因为是自己选定的服装设计而且倾注了心血所以现在一脸的生无可恋


「应该是本校人员干的啊」

「可不咋地」


先暂且不论爽朗帅哥这个阳怪气的吐槽,那这件事肯定不可能是校外人员干的啊。且不说几乎不可能有校外人员能混进学校里来,得有多变态一人才能为了偷学生为文化节所准备的女仆装费那力气混进学校啊


「还有别的东西失窃吗?」

「没了,好像就只偷了我们缝制的服装。这是在故意向我们找茬吗?」


连峯田这个辣妹也垂头丧气的。看来是咱们班,不对,大概是我被人给恨得牙痒痒了吧。也就是说这场犯罪不是随机挑选到了B班,而是从一始就是要给我们难堪


「…失窃了吗?虽然这事不太适合拿到台面上来讲,但也不能当做是无事发生啊」


小百合老师也一脸严肃地说。校内设有监控摄像头,借此来找出犯人的话肯定是会引起轩然大波的。要是被逮出来的话最后这家伙也一定会受到严厉处分

除我之外的人都笼罩着相当严肃的氛围


「怎么办啊雪兔?」


灯凪一脸不安地看向了我


「我说九重啊,说不定衣服就被藏在了学校里的某个角落呢?那这的话咱们现在就一块出去找找看——」

「冷静一点」


我安慰着焦急的峯田。其实压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没错,这小事其实也在我的预之中。无论遇到了什么的问题,只要摆出邪恶透顶的幕后主使者的范说上一句「那也是我干的」(注1)来就总能解决


「我有过会发生这状况所以就用复制的纸又多做了三件,之后从我家拿来就是了。不过我是因为老妈和老姐她俩说自己也穿所以才做的」


没错,我因为实在承受不住来自家人的压力在家里缝制了女仆装,剩下那件当然是给雪华小姐的。俺现在的缝纫技巧已经突破天际啦


「真不愧是你啊九重!太好啦!」


‍‌‌‌‌‍‍‍‌‍‍‌‌‍‌‍‌‌‍


「你这家伙可真是…」


欢呼与喝彩声在教室中扩散来。峯田兴高采烈地抓住了我的双手,灯凪的脸上写满了无奈,爽朗帅哥则是别过了脸去


「不过呢,还有一点小问题…」

「怎么了吗九重雪兔?你不会说你知是谁偷了衣服吧?」


我一脸抱歉地低下头来,诚惶诚恐地对着小百合老师说


「不,不是啦…就是,我不知该如何评价最后根据我家的要求把女仆装的色气度拉高了5-70%这个问题」

「我不穿哦!」


愤怒的小百合老师的意见遭到了驳回,方案已被采纳


「我不要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成年人可真是不争气啊

在放学后穿着不习惯的校服让我感到很不舒服的同时,我也发现了目标人物


「太好了,可算找到你了。你就是冈岛妙同学,对吧?」

「咦?」

「听说你是木村学长的前女友来着」

「——嗯!?你,你谁啊?」

「我有些关于木村学长的事情跟你聊一聊。在这待太久的话搞不好我会露馅所以还是先走为妙,咱们去咖啡厅里说吧」


虽然冈岛学姐很是谨慎,不过大概是因为对我提到的这个名字有些法所以还是跟我走了

我就是那个说过校园人员很难溜进学校里自己却还是干劲十足地潜入外校的男人,九重雪兔



注1:原文为それもだ,整句都是在neta超级机器人大战α最终boss尤泽斯(变成奥特曼的神必人)。最终话中他会向主角队解释所有的幕后谋都是他一人策划的,在面对座间祥的提问时说出了这句迷台词。而4P对此的解释是本来预先设定的最终boss因为大人的原因无法登场,最后只能把所有的锅都甩给了改神,于是诞生了这句万能接锅名台词

(2og中逆天改命失败后发疯的改神:全都是我干的!)

日本网络上的用法与「你说得对,但是…」这一句式相近,用来解释所有无法解释或难以解释的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