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话 这啥骑马打仗啊?

「这就checkmate(将死)了!」

赤沼一边用能把键盘给敲碎的力狠狠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一边用耳麦指挥着骑马打仗那边


牛逼啊!除了下国际象棋的时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有人会说出checkmate这个词诶!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为这罕见景象而兴奋着,不过高一B班也确实在赤沼那精准的发号施令中虐杀了对手。力量即是正义!拳头大才是真理!

虽然为了骑马打仗这个项目B班已经可以说是派出所有体能爆表的精英了,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准备好了战计划。现在以赤沼为首的阿宅群体们正各司其职,对战况进行分析后做出即时的指挥。他们现在就如同战场的司令部一般奋勇直前的活跃着


而骑马战那边接收命令的则是骑马部公主,辣妹峯田。她用长发遮盖住耳麦并根据指挥通过事先定下的手语向其他人传达信息


之后收到命令的汐里和脸上能喷出日珥的帅哥就能如虎添翼地向敌方发起进攻。弱强食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顺带一提咱们班的这位赤沼君不但玩六角跳棋百战百胜未尝一败,更是能在将棋上跟围棋部的部长蓝原学长针锋相对不分胜负,就算数遍全校也是一等一的强者了。我说你俩能不能用围棋来决胜负啊?


先前还在因自己不能为集体做贡献而惴惴不安的赤沼君这帮阿宅,现在已经成为了运动会中的战略分析师


这就是重视战术后,对每个项目由谁出赛,比赛时的采用什么的战略,争取哪些分放弃哪些分,其他班级有何动向等各个方面进行彻底分析的成果。如此一来B班是不可能会输的


哪怕是先前所担心的会因为间谍泄露情报这唯一会翻车的点也很安全无事发生,可以说已经排除了所有会输的因素了。这个冠军已经是B班的囊中之物,哇哈哈哈哈哈!


「啊,对,对不起了。嘻嘻…」


赛场那边传来了沸腾般的欢呼,原来是释迦堂把敌方干将的帽子给抢到手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爆冷击杀对方一脸茫然,半天没恍过神来。看来是B班获得了压倒的完胜啊


「这么乱搞真的好吗…」

「干得好赤沼,下场比赛也拜托了哦!哦对了,checkmate这个词土死了」

「怎么话锋一转就说得这么刻薄啊…。话说回来咱们这真的是在参加骑马打仗这个项目吗!?」


我一边蔑视着那个明明自己指挥得特起劲现在却像疯了一抱着头大喊大叫的赤沼君,一边迎接着横扫赛场的骑马组归来。他们个个意气风发,就如同凯旋的野蛮人一般迈着矫健的步伐


「额,释迦堂你这家伙」

「嘻嘻…我,我真的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干得好!你就是咱们的王牌啊。我说释迦堂,你喜欢骑马打仗吗?」

「就,就算你说成是足球一来问我也…嘻嘻嘻…咦咦咦咦!?」

「你就是专打精锐的王牌杀手啊释迦堂,一击必杀那。喏,为了展示你的击坠数给你贴个★贴纸」

「小千,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说雪兔,你为什么会选择释迦堂呢?这角色也太不适合她我觉得有点过于残忍了…」


同我一没有参加骑马打仗,直到刚才还在为同学们加油助威的灯凪突然向我问,你反弧也太长了点吧。听到这,释迦堂也附和着点了点头。我说你都靠着击坠数贴上四张★贴纸了现在还跟我这说这些有的没的干嘛啊…

我本人倒是觉得这件事是无可厚非的,不过没办法,既然你都发问了那我还是解释一下好了


「受死吧灯凪!」

「咦?啊哇哇,雪兔你干嘛——!?」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灯凪打出了一拳。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暴力行为,灯凪立马就反应了过来要护住自己


「就是这个理啊!」

「…咦?…那个,什,什么理啊…?」

‍‍‍‍‌‌‍‌‌‌‌‍‍‌‍

当然了我可没有真的动手打人,我这的堂堂男子汉可不会对灯凪这弱女子暴力相向。然后我把手慢慢地伸向了还在一脸茫然着的灯凪,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好痛!…不对,不痛诶。…我说你突然搞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雪兔?」


虽然我并没有弄疼她,灯凪还是不停轻抚着自己的额头。尽管并没有受到伤害却还是会口而出喊疼大概就是人类的潜意识行为吧


「为什么我弹你脑门的时候你不护住自己呢?」

「对哦?」

我向目瞪口呆的灯凪发出了如上的提问

「你要问我为什么的话…。我压根就没到你会弹我脑门来着…」

「没错,就是这!一始我突然一拳打向你的时候,你就会条件反式地要护住自己,这就是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应激防卫。可第二次当我慢慢把手伸向你的时候你却没有这做,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你是否感觉到了自己有危险」

「是,是这子的吗…」

「那好,接下来就让我们看一看释迦堂的特殊能力吧」

「我说你干嘛操着一副老师在给学生讲解的语气啊?」


我一把捏住了释迦堂的后颈把她提拎到了灯凪面前


「你会觉得释迦堂她很危险吗?」

「嗯…不会,吧?毕竟释迦堂同学就跟小动物一可可爱爱的」

「…您的夸奖真是让我诚惶诚恐…嘻嘻」


于是我对还摸不着头脑的释迦堂也解释了一番

「释迦堂啊,你好像一直对自己没什么存在感这件事感到很烦恼吧?」


先前我听释迦堂她抱怨过这件事。在我个人看来她哪怕是在B班里面也是个非常突出的个人物。不过她在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并没有到什么朋友,据说存在感已经低到班里就跟没她这个人似的。不愧是爬行动物爱好者啊,这拟态能力真是爆表


「你突然始爆我黑料的话会让我很受伤的…嘻嘻…咳咳」

「换句话来说的话,她不会拉到别人的仇恨,于是她身上的仇恨就永远为零」

「诶,原来我身上的仇恨是零吗!?」

「没错」

「原,原来如此啊…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个…」

「不要随便就给释迦堂同学身上加上些奇奇怪怪的设定啊!」


虽说惹灯凪她生气了,不过这也确实就是释迦堂的长处啊。你自己啊,如果有一个永远不会拉到敌人仇恨的队友那肯定绝对会是队伍里的头号战斗力吧


「听好了,比起看上去就知是辣妹一眼食系的峯田还有脸上写满了劳资要弄死你把对方警惕感和危机感拉满的闪耀帅哥而言,仇恨值为零的释迦堂压根就不会被他们看在眼里的。因此对方就会分心,会认为释迦堂是个无足轻重的人从而放松警惕」

「是哦,事实就是另外几个人看上去要难对付得多」

「于是乎再执行如下步骤」

让其他小队从身后接近并势要抢帽子,而这些人都不过只是障眼法罢了。我的命令就是通过其他小队的行动来进一步减弱释迦堂的存在感


之后她就可以在不知不觉间接近那些对她毫无防备的人并完成一击必杀,这就是释迦堂所负责的部分


「释迦堂就是负责在骑马打仗中爆冷完成越级击杀的那个人。如果转生到异世界的话百分百是会获得遮掩气息的技能的,职业的话该是盗贼还是刺客呢…」

「那个…我觉得驯兽师比较适合我…」

「这就是我跟赤沼他们在一起讨论后所得出的骑马打仗必胜之策」

「看来这担子,比,比我象的更重要啊…」

‍‍‍‍‌‌‍‌‌‌‌‍‍‌‍

于是我决定对已经在瑟瑟发抖的释迦堂乘胜追击。哪怕说她是骑马打仗这个项目的胜负手也不为过啊


「你听好了释迦堂,你的存在感十分稀薄,这稀薄的存在感才是你所特有的,独一无二的重要个哦。我实在是忍不住要活用你的这一才能啊。你是很厉害的,你有着如此出众的才能。所以你应该对自己自信一些,把运动会上那些得意忘形的现充们给挨个做掉吧!」

「我,我的个…」


不知为何释迦堂在听我说完之后变得泪眼婆娑的,于是灯凪也收起了自己的臭脸,温柔地对她笑着说


「真是太好了呢,释迦堂同学」

「…那个…」

「雪兔他是个从不说谎而且非常擅长夸奖别人的人吧」

「…是哦,好像确实是从没听他说过别人的坏话…来着」

「没错吧?所以说啊,这确确实实就是释迦堂同学你的个哦」

「…是,是吗…嘻嘻」


虽然我很感动灯凪终于跟我互相理解了,不过现在时间紧急,得马上召针对下场比赛的战会议才行。于是我把印有wanted几个大字的通缉令递到了释迦堂面前


「你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这家伙」

「为,为什么要把我说得跟个杀手似的啊…」

「可你本来就已经…」


听完灯凪一脸讶异。释迦堂却跟嘴上说的不一,总感觉她的表情透出一股子的心劲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