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话 下三路运动会(2)

曾经在教材中可谓是呼风唤雨的圣德太子现在其功绩也已经被改过,甚至都已经查无此人了,历史的真相就这一步步的被埋进黑暗的更深处之中

不同世代的人之间对于历史的认知差距也变得越来越大。传奇也一个接一个的破灭,比如现在认为坂本龙马并没有做出过什么有大影响力之事。可即便如此也并不意味着过往就这消失了,事实在当事者之间仍旧是一个事实


而不管后世会如何去描述,活在当下的我们都有着很多很多难以忘怀也必须铭记之事。这就是现年十六周岁的九重雪兔悟出来的人类生存之,也就是所谓的人生


「老师你给我听好了,所谓的诚意是应该用行动来表达的,而不是仅仅是说说而已。所以就请你穿着迷你短裙女仆装戴上猫耳参加为今年的校园选热场吧」


「等会等会等会,现在这就已经是极限了啊!我也是有所谓教师的威严的,要是穿成那站上舞台的话以后学生们又会怎么看待我呢?」


她就是炒热校园选的最佳人选了啊。我的计划就是让她先把气氛搞起来再放出决战兵器夏目,如此即可直接把冠军给拿下了


「深入群众跟学生打成一片不也挺好的吗」

「什么叫打成一片啊!你知不知我现在已经多大岁数了啊!?我都已经到了在过年时亲戚们聚会被侄子侄女围着叫阿姨还要给他们压岁钱的年纪了啊!皮肤也是这,不用护肤品的话一下就会变得粗糙了。我好恨!我好恨青春和角质层啊!」

「OK我明白了,那到时候过膝袜就只穿一只脚给台下的观众们一点小小的不对称震撼吧!」

「你,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不着四六的啊!」


我温柔的鼓励着以自己年龄为借口缩回幼儿反抗期(注1)的三条寺老师


「你看,冰见山小姐她的话就会欣然穿上了」

「那是自然」


笑眯眯的冰见山小姐不假思索地立马答


「那是因为咲她还年轻…」

「你看,老妈她的话肯定穿得挺起劲的」

「那是自然」


老妈也兴致勃勃地对我的这番话予以肯定


我就是那个铁面无决不允许出现特例的男人,九重雪兔。既然老妈她能够接受的话那就不能以年龄不合适为借口了


「雪华小姐她早就这么穿过了」

「那是自然」‍‍‍‍‌‌‍‌‌‌‌‍‍‌‍


雪华小姐一脸骄傲的点头称是


每次去雪华小姐家留宿时一打房门都能看到她以一出乎我意料的打扮站在玄关处迎接我。而每当我要逃跑的时候又会被她灵巧地步伐堵住退路。都说等级相差太多就无法逃跑(注2),那么她到底几级了呢…搞不好已经是满级了吧



「老姐的话倒是一丝不挂呢」

「那是自然」

「这自然个鬼啊,很奇怪好不好!?」


老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说出了这令人震惊的暴露行为


完全给驳倒了啊。不过虽说最近是挺流行什么去驳倒他人的行为,不过那完全算不上是驳倒吧?说到底在那些无意义的争论之中你既不是当事人也不知双方究竟是何立场,就这也嚷嚷着说自己完全驳倒了别人的话说真的有点蠢过头了


运动会上午的项目已经结束,现在是午餐时间,我决定在观战席那边跟老妈她们一块进餐。大伙之前在家长会时就相处得挺融洽,所以B班的家长区气氛很活跃


中场发布的结果同我所预的一,是B班的压倒胜利。甚至因为领先得太多现在这边已经满是高声的喧闹了


虽然爽朗帅哥和汐里两人分别横扫了男女项目是B班能够如此高歌猛进的基础,但与此同时之前对同学们一视同仁地不断强化锻炼后也得到了一些意外收获。隶属足球部的高桥(哥哥)成为了社团中第一个在高一时就拿下主力位置的人。只要对体能进行强化,就算面对在体格上具有优势的三年级学生也是不落下风的


在这个仅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已经决出了胜负的运动会中始弥散起一股沉闷的氛围,在热血学长以及其他班级的运动社团用「就真的要让B班那些家伙们为所为吗!」这话进行煽动之后,运动会已经变味成了一个以击败B班为目标的奇怪活动


「那,就拜托你了哦?」

「咕呜呜呜呜呜呜!」


在结束了对一脸不甘心咬着手绢的三条寺老师的游说之后,我吃起老妈亲手做的便当来。虽然对于自己在这个运动会上当了个甩手掌柜这件事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还是吃得挺香的


「我们已经完全被他们给打成反派角色了啊」

「现在才把我们当做是敌人也已经晚了。其实结果在始前就已经注定了」


虽然爽朗娃娃脸露出一副不知所谓的表情,不过咱们班为了能拿下运动会的第一名可是从暑假结束之后到现在为止都不断的在进行着高强度的训练。现在这只是得到了与自己努力付出相称的结果而已。这可是能够引以为傲的事,本就不该遭人记恨才对


「那雪兔,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

「如果能拿下等会的骑马打仗的话从分数上来看就已经赢了。不过说不好会不会因为咱们做得太过头了于是他们会把最后的接力赛跑积分翻个十倍什么的」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所谓的费厄泼赖(注3)都是糊弄鬼的。现在就连申办国际的运动赛事也得用钱路做好贿赂工。赛事一始就服用兴奋剂啊,服装违规的惯犯啊,甚至还有伪造自身别参赛的家伙。如果运动会就这平淡收场的话也说不好他们会不会临时改个规则什么的」


「…总感觉自己无法接受这事呢」


我伸出手指戳破了灯凪气鼓鼓的脸颊


「你也努力过了。我们会赢的」


「是呢…大家都是这么的努力。而且这也是我们之间一个新的回忆,只要这一点一滴的积累起来就能寻回那曾经的信任,虽然现在也还只是青梅竹马,但是终有一天就能——」


我还没有迟钝到听见这一句看似没头没尾的话却仍然不明白她表达的意思


就这么无忧无虑笑着的灯凪脸上已经再无霾。我的这位青梅竹马试图重构我们之间那曾经支离破碎的关系和那本应被丢弃的过去。她要让它比过去更为牢固,牢固到永远坚不可摧那般


「啊,这个章鱼香肠还挺好吃的」


突然间,我的脖颈处感到了刺刺的寒意。像我这引人注目肯定是会让某些人感觉到不爽的吧,我在看向自己这边的眼光中感到了些微的敌意。就这,在于灯凪谈时,我隐隐约约的感到了暴风雨即将来袭





跳过带货(官方谷,砚川灯凪的文件夹+钥匙扣,立牌,带短篇的挂画。有能力的朋友可以支持一下)



我差不多也是时候了,之后大概很快就会有各各的情报放出,希望大家今后也能多多关照!



————————————————

注1:即イヤイヤ期,一两岁前孩童始不断说不的表现,有时会被译为第一个反抗期

注2:DQ甚至是JRPG的通用设定,在于敌人等级差距过大的战斗中会逃跑失败

注3:fairplay,公平竞争(竞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