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昔日

铁绀色夜空中,绽火焰花。随震彻肚肠声艳丽盛放,缭乱烂漫,独留片刻光,虚幻消散。

但那花极。因此处远离广场凉亭。广场凯帝与其妃嫔、异国使节正同赏烟火,谈笑风生。远处闻高扬欢声,听同千外喧嚣。

「真叫人吃惊。」

炎鹫仰望着夜空,打破静寂。

「你与我梦中一模一。」

「与梦中一?」

微闻金步摇声。是白姝疑惑歪头。

「与你一别……几乎夜夜梦你。在梦中,你的模徐徐改变。一年、两年、三年……光荏苒,你了人,越丽。」

一晃十年。白姝凯帝皇,诞皇长子,炎鹫鬼渊晋王,娶了八位敦(妃)。中原与草原——异国分离,岁月逝,他今再见身姿,却丝毫不觉怪异,因他夜夜与相。

「啊,你是吗?」

含笑声敲动双耳。

「我一。几乎每晚梦你。梦中你日渐长高,肩膀渐宽,越像人。像真的一。」

「真是不思议。」

「是啊,不思议。」

惊奇妙一致,白姝向旁侧,明净一笑。

——亦有未变处。

的身姿、型、衣装首饰,一切皆不同,单单微笑一往日。爱双眼轻轻眯细,花瓣双温婉曲,神情真无邪。微笑,少女代不曾变,扰乱了炎鹫。

——若那,将你带走。

或许便不必品尝,扎根间的苦涩空虚味。

「但梦中的你,有般伤痕。」

白姝担忧般蹙紧柳眉。觉目光转向己脖颈,炎鹫抬手轻触紧绷皮肤。

「是箭伤。被蚩头兵背一箭。未及躲闪,穿了喉头。」

「背放箭,真是卑鄙。」

「确实卑鄙。但那是战场。不论何人,皆取胜不择手段。」

「你……是吗?」

「是啊,有必的话……或许遭你蔑视吧。」

「我怎蔑视。」

白姝摇头,态度分明。

「你身负责任。守护该守护物,不不冷酷。」

你是吗——炎鹫本询问,却又罢。他不愿知晓,何治理宫。炎鹫说,白姝并非凯帝皇,是白姝。无论年何载,无论衣装何变。

「痛吗?」

「不。早了。」

失了话茬儿,二人皆沉默不语。无意中听着烟花接连飞,令黑暗震颤声。

——你,幸福吗?

受沉默挑拨,险些口。问题实在愚蠢。若答不幸,他便满足吗?答幸福,他便泄气吗?二者不是一吗?二人早已分扬镳,实不因此改变。

「真怀念啊。」

白姝叹息着口。

「你记十年前,我与你共赏烟火吗?」

「是完戏归吧。你带我在坊肆游览。」

「我市井不熟悉,根本无法带人游览。若非你一,我早迷路了。」

白姝手掩口,笑。

「那候真。在茶馆皮影戏傀儡戏,吃着山楂听说,参加商谜……你非与伎人杂耍较量,耍了通剑。耍太,那伎人收你徒。」

「那人真是执拗。我数次拒绝,他却尽手段劝诱。」

「结果哭了,直接说拜你师。」

了摆拼命追的伎人,炎鹫拉住白姝手,冲人山人海。

「跑累了川边歇气,正放了一批烟火。烟火映在水,真是漂亮。身处五彩光辉中,恍梦境。」

「是啊。」

此言不真。说实话,他并未烟花。夜空盛放的火焰花照亮白姝侧颜,他了神。

「烟花背景,你那戏楼的女剑士武打。挺像模像,不足一滑,坠入河中。」

「那是我太高兴了。总觉身体轻飘飘的。落入水吓了一跳,你马救我。」

「那算是救吗。你拼死抓住我伸的手,力气难置信,我拽入水中。拜你所赐,我了落汤鸡。你那纤细胳膊竟有此蛮力,真是让人笑一场。」

「不怪我臂力。是你太软弱。你那身体比现在纤细。」

追忆往无穷无尽。二人沉醉戏,分食一块胡饼,在街角听唱入了迷,送迷路的女童回父母那……记忆复苏,宛若昨日,怀恋情充溢间。

生动讲着少年少女的己,忽觉着空虚。那空虚慢毒,令咽喉麻,缓缓令舌麻痹,封住二人口。

——啊啊,是啊。我,已经。

无共谈语。除了往昔记忆。

再度直视早已明晰,炎鹫仰望夜空,同逃避白姝。中觉不。若是,在那澄澈黑瞳中,寻一丝动摇,恐因冲动,犯怖罪。

「今夜真。」

炎鹫叹息着低语,忽觉白姝微微点头。

「是啊,真。」

亦仰头凝望,那千百色彩纷染夜空的炎幻影。

他感谢凯帝。谢他允许己与片刻相,他二人有。故必须不负那皇的信赖。

待最一朵烟花散黑暗,二人必须若无其般分别。

凯帝皇与鬼渊晋王。

「真是、太了。」

呢喃,炎鹫一声苦笑。

其实无需言。无论何,皆。令人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