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平潮〇』

「总而言之我是和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地平潮」

耶~~地双手竖起大拇指,如此理直气壮地做出宣言。水池的妈妈也不负责任地竖起大拇指,但果然还是选择了自重,只留下了半途而废的弯曲拇指。看起来像是在做手指相扑的姿势。不知是不是觉得保持这个姿势有些浪费,虽然不知这算什么浪费,但她真的和我母亲始玩起了手指相扑。水池妈妈如同白枝般的手指在兴奋地左闪又躲,不知为何让我到了喂鸽子的场景。(注:第二卷第四章中,地生小姐和星同学一起去喂过鸽子)

「我家的小~~~小小小海受你照顾了呢」

诶嘿嘿——她诙谐地低下头始打招呼。我分不清楚她到底是对谁低下头,但我被区别对待还是有些膈应的。我也搞不清楚是对谁有法,更不清楚是什么的法。

比起这些,还有和我这里更有关的事情。没错,是我家这里。

在车站前,大家经历了车祸现场一般的不期而遇,之后就集体移步我家了。

为什么要来我家。

虽然有这个念头,但水池同学没有家,思来去最后结果还是除了这间公寓以外就别无选择了。仅仅一台电风扇是没法照顾到所有人的,所以坐了好久冷板凳的空调终于能大显身手了。或许是哪里卡住了,一直轻微震动,发出嘎哒嘎哒、咔哒咔哒的声音。明明已经清洗了过滤网,但还有能闻到霉味的错觉。

能听到蝉鸣声,感觉像是在轻抚我的头。

现实是,公布了自己身世的地平小姐正在我公寓的一角坐着。

像是怒放的花朵随风起舞,她的香味将狭小的空间全部吞噬殆尽。

终于,地狱之门在我住的公寓里启了吗。

「似乎又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母亲的发言还挺有理的,尽管她一边玩着手指相扑,一边保持着事不关己的距离听我们说话。

「来了个和服女。然后,挤死了」

「对不起,我把话说完以后会立刻出去的」

公寓的客厅里挤着五个人的情况还真是天辟地头一遭。真的太挤了。挤到会和别人的胳膊肘打架。坐我旁边的是,被硬生生拉着过来的水池同学。

如果现在摇一摇她的肩膀,说不定会发出咔啦咔啦之类的空壳声。

如同晴空霹雳一般突然出现的姐姐。

偏偏还是这个和她关系一团乱麻的女人,因此大脑宕机也是在所难免的。

「你是,什么时候知的呢?」

她的声音和视线似乎在追逐着吊灯的拉绳,全都在空中摇曳着。

「什么时候?嗯,从一始就知了」

总算把拇指收回来的地平小姐,用着和平时毫无二致的平缓语调出回答。她的笑脸就像松软的细雪,在炎炎夏日里显得别有风味,而她那异域之瞳似乎能看透一切。

和水池同学有着同一颜色的眼睛。我一始就觉得这女人似曾相识,这下终于明白其中的缘由了。

「那一天在车站遇见你,向你搭话,这些确实都是偶然,但当我看到你的脸时就什么都知了。有着这双眼睛的陌生女孩子,符合条件的应该只有一个人。所以我很犹豫到底该怎么办,但果然还是着要对妹妹温柔一点之类的吧」

对吧?——她望向我,似乎是在寻求我的支持,我一言不发地撇视线。

妹妹。她平静地陈述了这绝不单纯的关系。

我的感情也突然变得波涛汹涌,惴惴不安。不管怎么说对于目前在场水池母女也是过于唐突了。

母亲瞟了一眼,又始捣鼓起了拇指相扑。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

「唔,因为你也没有问我嘛」

她的表情里写满了好玩二字。也不知水池同学的不幸到底是归咎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爱上了自己的姐姐,还是归咎于这个姐姐实在是太过异于常人,不对,水池同学现在真的觉得自己不幸吗?我偷偷瞟了瞟她的侧脸,似乎没看出有什么感情波动,只能看出她板着一张面孔。

原本就已经雪白的肌肤似乎又被漂白了一层,以至于都快失去轮廓了。

妹妹……她就是那位名震天下的坏女人的妹妹。

或许就像很多事物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但实际上却互有集一。

原来我啊,一直都被这对姐妹反复玩弄于股掌。

这么一,我似乎又不那么如坐针毡了。

虚惊一场,我差点以为自己是花心大萝卜,看来我的好球区还是非常明确固定的……喂,我到底在胡思乱些什么啊。

无辜的妹妹和坏透了的姐姐。

虽然我早就发现这个坏姐姐有着奇妙人格——大脑缺根筋外加过分热情,但从没过或许这是她表现给妹妹看的。通过给水池同学钱来援助她的生活,这恐怕也是绕了一大圈的姐妹情。

但援助生活的方式实在是过于劲爆了,啊啊啊啊果然这家伙怎么都不对劲。

「那么,我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地平小姐比了个蟹钳的手势,一边夹来夹去一边环伺周围人的反应。为什么这个女人还能露出一副全场我最无忧无虑的表情啊。还什么「我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信不信我们全员扁你一顿啊。这都还没代接下来应该……嗯,接下来应该是什么呢?不对,好像确实……没了?诶?没有了?没有了吗……已经知有个姐姐了,也知过去发生的事了,这么一好像也确实……不对不对,这还不够。现在和过去的事都已经代清楚了,但是将来的事还没谱呢。

从今往后打算怎么做。

这么关键的事,这个女人愣是一个字都没提。

既然她们两人是姐妹……既然是姐妹,那她们要一起生活吗?

在这间公寓里?怎么可能?

在地平小姐的家里?住那儿吗?

还是说,这个女人打算当做事不关己,一切照旧,然后独自一人离这间公寓吗。

「我们两个人单独谈谈吧……」

说完,水池同学搂住了她的……姐姐的手。「好啊」,地平小姐回答,借着水池同学的手起了身,又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出了公寓。我们两人独自相会时,她也是这眼神,缠绕着包容力和愉悦感的眼神。

留下的浓郁花香翻了我的记忆相簿,里面填满了我和她的点点滴滴。

羞涩,以及名为「为什么」的后悔,点燃了我的情之火。

房间里只剩下了三人,肆虐周围的高气压终于有所收敛,我的身体也得以解放。与此相对,沐浴着空调冷风的我始有些心神不宁。

「小海的姐姐和泉你……唔,具体是什么关系?」

「应该算朋友吧。以前经常一起玩」

「我问的才不是这个啦」

我听着两位大人之间的对话,总算把我那快要飞到九霄云外的意识给拽了回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今年夏天,各各地狱像是涟漪一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把我摧残得体无完肤。

可以往的事件相比这次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次的刺激程度离谱到让我的脑袋转不过来了,于是它像蔫了的花朵那垂了下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心里,真的一点谱也没有。

我只知那个女人糟糕透顶,明知对方是自己的亲妹妹却仍然肆无忌惮地行了巫山云雨之事。而且,那个女人,还和我——

「………………」

我仿佛迷了路,不知该看向何处。

可母亲却并不理会我这个迷路小孩,而是选择握着别的女人的手。



「看」这个行为是不可以去做的。因为视线会招来敌意。

我只能选择低下头,无视周围,否则我恐怕难以生存。

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要对任何事物都视而不见也是不可能的。

直到我和她相遇。即使面对我这人,她仍然牵住了我的手,愿意带我去天涯海角。

不管这是命运安排还是有意为之,我都无所谓。

无论何形式,抬起我脸庞的人,现在就在我身边。

在这个人身边我总是没法冷静,但如今无法冷静的缘由更加复杂了。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背靠着公寓的外墙蹲下,边上的……这个人,正抱着手臂望着明亮刺眼的天空。

视线的尽头是一只渐渐远去的飞鸟,划破云霄。

「地生、小潮、姐姐,只要你喜欢,怎么称呼都可以」

如果苍穹消失,我或许能看到宇宙尽头。这个人的脸庞也是如此通透,我仿佛能看到她的柔软嘴角是被慈爱填满的,她的脸颊也时不时浮现出稚气。这些从未改变。

恐怕无论发生什么,这个人都不会改变吧,永远是和我相遇时的那个她。

地生小姐?潮小姐?还是说……

我微微张嘴,舌尖有些发干,是因为夏天到了吗。

我的身体终于感受到了暑气。

声音成形,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姐、姐」

「我在」

我的手指像是要在墙上留下抓痕一般,咔咔响,扭个不停。

「姐姐?」

「没错哦」

「姐姐……」

「在这里哦」

姐姐俯身,依偎在我身旁。姐姐对我露出温柔的笑容。

姐姐?

每呼唤一声姐姐,总有不可思议的感情和疑问同时涌现。口仿佛有个漩涡在旋转。眼睛深处仿佛有个快要爆裂的红色果实,随时会有什么迸而出。

我的汗水不断渗出,不仅仅是因为炎热。

「姐、姐……姐」

「嗯」

我很不安,如同心壁逐渐剥落,露出柔软的内核,但这颗不安的心却被温暖的环境包裹着。不安的心,处在温暖的环境里,这矛盾感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抬起头,迎接我的是姐姐的微笑,永远都会包容我的微笑。

「姐姐,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我自己在说些什么,但姐姐马上就做出了回应。

「海,你现在感受到的就是姐姐」

在我面前的是姐姐。我的感情就像松动的牙齿,摇摇坠。

「我,是姐姐的……」

眼前闪过我们两个人的回忆,伴随而来的是剧烈的头痛,痛得像伤口被反复刀剐。

「姐姐,和我……」

眼睛下面好痛,连血管都感觉到痛。姐姐立刻就明白了我在些什么,「啊哈哈」地笑了起来,神情和往常一。

「没关系的啦」

她的语气仿佛在我的伤口上又狠狠剐了一刀。

「为什么要笑……」

「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很幸福呀」

「幸福什么的……这关系真的可以吗?」

「姐妹相爱,关其他人什么事?」

嗯,嗯?姐姐看着我,似乎并不内疚。啊啊啊这个人真是,我才起来她确实就是这人。明明是我自己选择跨越无数警戒线去接近这个人,结果却又把这些忘了个一干二净。

这人实在是太过温柔,但毫无常识。

「……我不知。但是,姐姐你明明是知的……那个,却还是和我做了」

「嗯,海是我的妹妹,可是太可爱了,而且还是女高中生」

她像是掰着手指头数数一列举我的价值。总觉得最后一项听起来最有力度,是我心邪吗?……对了。这人当着亲妹妹的面说过自己只爱女高中生。

也就是说,如果我不是女高中生的话恐怕就……

甚至最初相遇的时候,如果我没穿校服的话她估计完全不会注意到我,就这么擦肩而过,从此再无集。

「如果你一始就告诉我的话……」

「一上来就说我是你姐姐,你会信吗?」

「……我觉得我会信」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