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恶女』

一边加快脚步,一边犹豫该朝哪一方发难。

视线难以维持原型,眼球就像是直接扭成了螺旋状。在歪曲的景物当中,连两人的站姿都已无法在视野内保持垂直。

在根本不存在的暴雨冲刷下,全身裹满了汗水。

即使走出影,曝晒在殷红得超越幻觉范畴的光芒之下,耳边的雨声,也始终喧响不停。

「啊,海也来啦?」

地生小姐丝毫不以为意,用欢快的笑容迎接着我。看到那副表情,焦虑与不甘一同袭向了泪腺。在各情感一浪接一浪的冲击下,最终还是不得不流出了泪水。不安的心绪,令身体在酷暑当中却几乎冷得发颤。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对于我的出现,旁边的星同学起初睁大眼睛僵在了原地,之后又有些不知所措地抱着自己的手臂,目光飘移不定。于是体内的温度轰然暴涨,嘴里像是要冒出火苗一般,只一把抓上去,把她扯个稀巴烂。

这股令手指根部抽搐不停的攻击意图,就是所谓的敌意吗。

「之前认识时成了朋友,就一起出来玩而已啦。对吧?」

说完,她还请……不对,是催星同学表示同意。至于星同学,则是依然不肯与我对视。

「没错。」

「别骗我了。」

这烂理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说得通吧。如果真是这,又有什么必要瞒着我呢?

连我都不肯告诉的名字,为什么要告诉星同学?

脸颊已经扭曲得不成原型,拦住了滚落而下的泪珠。

见我这副模,地生小姐轻轻叹了一口气。

「看来,海还是不肯相信我啊。」

「干点能让人信得过的事情好吗!」

对周遭的一切都无暇顾虑,我大声嘶吼起来。

地生小姐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如同舒了一口气那般,再次挂起了微笑。

「原来高空也没告诉你呀。这个嘛……嗯,肯定是有她自己的法吧,那也罢。」

三言两语地,就被她搪塞了过去。明明应该继续咬着不放,但话题的走向与她的反攻速度却完全压倒了我。

「但如果这么说的话,海不是也跟高空住在同一间屋子里么,这是不是也该算出轨呢?」

她用和煦的口吻,向我施加了沉重的一击。

在陈旧的车站与影的映衬下,地生小姐的表情看起来昏暗,又丽。

「可是,我没有其他地方住。」

「我也是因为没有其他朋友,所以才找高空的嘛。我们都一。」

她悄无声息,却又十分强硬地,试图将我拉到与她相同的立场上。

又或者可以说,她跳到了秤砣上,企图将衡量常识的天秤彻底压翻。

「只要你找我,我明明随时都愿意去陪你啊。」

「但海并不是我的朋友啊?跟朋友一起玩,与陪恋人出门是不一的。」

「这……但、你们怎么会是朋友——」

「当然是朋友喽?如果真是见不得人的关系,你觉得我会跑到你住的城镇跟她见面吗?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为了隐瞒而约在更远的地方。」

「这……」

「如果连跟朋友出去玩都必须一一汇报的话,那我在这里跟海歉。今后一定事先通知你,然后再一起去玩,你说可以吗?」

「呃……诶、诶?」

为什么,话题会被她带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方向去?

眼前的状况,明显大有问题。可明明有问题,却根本无法言及。

明明后脑勺真的很痒,可不管怎么挠都无济于事,只有瘙痒感始终残留在头上,几乎要把人逼疯。而这,正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狐狸尾巴已经露了出来,却总是摇来晃去地躲个不停,让我一辈子都无法揪住。

「那接下来,关于海跟其他女人住在一起,睡在一起的事情,可以让我也盘问一下吗?」

她对人施压的方式总是如此淡然,有如静静伸长的影一般。迈出精准无比的一步,令对方毫无反击的余地。

「当然这只是个玩笑而已啦,我知你们两个是亲密的好朋友。对吧?」

她又一次用轻快的口吻向星同学发问。这一次,星同学什么都没回答,只是像观望着一场悲剧那般,向我投来黯淡的目光。

「是朋友没错吧?不是的话,我可就不得不动怒喽。」

「算、是吧……」

地生小姐怀着与平时不同的感情,用『成年人』的目光俯瞰着我。

我缩着脖子,不敢移动分毫。

「没错,朋友。我跟高空也是朋友,难不可以在一起玩么?」

不可以。

比起逻辑,比起对错,率先奔涌而出的仍是这的心声。

但根缠绕得过于紧密,无法与心分离。

眼睛与双都在颤抖,令声音无法挤出狭窄的空隙。

「海,我说错了吗?如果你觉得我有错,那咱们今天就仔细聊聊吧。」

说着,地生小姐对着天空眯起双眼,像是在仰视刺眼的阳光。

她的侧脸,被染上了光与影的浓艳色彩。

「这次该在哪里举办女子会呢?」

她那毫不拖沓的诏辞,掩上了通往外侧的门,令我的愤怒无从宣泄。

不行。

就算跟她吵架,我也毫无胜算。

所以我才不愿当个傻瓜。

所以,我才如此痛恨自己愚钝的大脑。

地生小姐是错的。至少,我无法与心中萌生的情感就此妥协。可我依然无从反驳,不知该如何阐述她的错误。除了哭泣,根本束手无策。地生小姐光是笑一笑,就摆平了一切。即使明白不可以就此收场,也找不出任何破绽。

「海,根本没什么可哭的哦。」

地生小姐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像宽慰孩童一般弯下腰,将视线降到了同的高度。那完无暇的笑容就如往常一,始用安心感渐渐地将我掩埋,令我深感恐惧。

我为什么要被有出轨嫌疑的人,如此温柔对待?

即便如此依然无法挣,泪水流个不停。

——真是活地狱。

星同学这唾弃般的低语,传入了我的耳朵。

在那之后。

「咦,大家都在呀?」

一个温柔、细腻,而又孱弱的声音,令人不由得忘记了酷暑。

妈妈迈着轻飘飘的步子,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就连微弱得几乎感觉不到的轻风,也比她要有力一些。

「妈妈?」

「啊,我只是从去超市的路上偶然经过的妈妈而已哦,你们好~」

那副看上去有些易碎的笑容以及纤细的氛围,都与平时毫无差别,但眼睛却像是有所发现一般睁得大大的。

她看的不是我,也不是星同学。

而是……凝视着地生小姐。

至于地生小姐,则是捋起抛洒着影的发丝,露出了微笑。

「好久不见了,泉小姐……不过不久之前,倒是有通过电话。」

哈?

感觉就像额头被鸟啄了一下。

泉小姐?

地生小姐刚刚叫的,不是我妈妈的名字吗?

我明明从来没跟她讲过。

「果然是小潮呀~都长这么大了啊~」

妈妈合起手掌,用没听过的名字称呼着地生小姐。

就好像断线已久的机器突然恢复通讯,擅自发出了声音一般,令人猝不及防。

「上次见面明明是很久以前了,你竟然还认得出来。」

「一眼就看出来了啦~毕竟——」

说着,妈妈指了指自己的眼眸。见状,地生小姐……真的还可以叫地生小姐么?总之,她扬起了嘴角。仿佛存在某两人都已心知肚明的讯息,可我和星同学即使瞪大了双眼,也寻不到端倪。

而妈妈则是如平时那般对我们不屑一顾,继续笑眯眯地说:

「是嘛,所谓的『男』匹皮原来是小潮啊~那我就放心了。」

「好像不应该放心吧。」

「要月之石吗?」

「你可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地生小姐啊、哈、哈、哈地笑着,声音与往常一清爽。

而我则是顶着移动到头顶的太阳,被压得几乎要瘫散在地。

思绪被汗水浸泡得不停融解,失去水分的血正在凝固发黑。

「……你们认识?」

我勉强挤出了像山芋般干巴巴的一丝声音。尽管有如被夏风吹飞的纸屑,但这纤弱的疑问还是传入了妈妈的耳朵。

「咦?海,你在哭吗?」

「这……先别管了。」

「嗯嗯,那就之后再说吧。所以,你还没告诉海吗?」

「嗯,还没有。」

因为她没问过——说着,地生小姐耸了耸肩。

可在我耳中,却听着像是「因为好玩」。

「是嘛~那就介绍一下吧。」

说着,妈妈绕了一个大圈子,来到了地生小姐身边。妈妈在笑,地生小姐像是恶剧被识破一般苦笑着,星同学则是「啊」地一声,好像发现了什么一张大了嘴。

然后——

「这是地平潮,应该算是你的姐姐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