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花海』

照耀着暑假的太阳仿佛就悬挂在头顶,让人难以爬起身子。

我将毛毯裹在身上,辗转反侧了一整个晚上。睡不着的日子并不罕见,在陌生人家里过夜时,总是会被来源不明的门声吓得不敢动弹,那感觉我至今依然记得。

当时在我眼里,夜的色彩就是一片惨白。

……不过,这次失眠的理由与此无关。

这次,是因为相、相思、病……这么个东西。

哪怕不说出口,也难为情得不行。明明没人能看见,却把脸遮住趴在了地上。

好见地生小姐啊。好见她啊,见她见她见她——这的声音如同耳鸣一般,始终回响在脑内,甚至让我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生了什么病。

明明距离上次见面,才只过了五天。

但无处可去的五天格外漫长,有日晷的影子笔直地伸向地平线,自己正朝着那个方向追逐的感觉。每次抬头看表,都只经过了十分钟左右,一整天漫长得像是永无止境。这么一说好像蛮赚的,但无论打扫卫生还是学习,都打发不掉太多的时间。所以只能像这,明明睡不着却还躺在地上默默忍耐。

是不是应该像上次那,主动联系她呢。

可真要行动,却又始担心次数太多会不会惹人厌烦,以及该写什么内容发给她才好,徒增了不少烦恼。还是地生小姐主动来约我最为轻松,过去也始终依赖着这方式。但现在身份发生了改变,我也无法用钱来做挡箭牌了。

必须要学会采取主动才行。

不然的话,永远只会是单方面的关系。

起床之后也稍稍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伸出手臂,如探询一般动起了指尖。

『我见你。』

发送讯息时,不由得从画面上躲了视线。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回复。

『好呀~什么时候合适?』

看到这句话,姑且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至今为止,地生小姐从未拒绝过我的要求。

……或许,这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因为对我来说,一切都符合理。

这么一来,感觉自己真是个差劲的人。原本就十分令人讨厌又无药可救,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了。

『今天……也可以吗?』

反正不管哪一天,我都没有任何安排。如果能见面,自然是越早越好。

而且今天,是此时此刻的我与地生小姐最为接近的日子。

『OK~』

如果此时收到的回复是『抱歉哦』或者『有安排了』之类的,我恐怕会被打击得再也不敢主动提出邀约。或许正是因为不会发生这情况,我对地生小姐的爱意才会始终滞留在高处,毫无坠落的迹象。

约好了时间地点后,我打理好自己并走出了房间,于是正巧看到了星同学的背影。

「我今天要出门。」

见她刚刚要始打扫起居室,心里稍微有点过意不去。早知的话,约一个干完家务之后也来得及的时间就好了。

「哼,是么。」

星同学的语气很不友善,感觉像是朝我扔回了一颗小石子。

「这事有必要一一向我汇报么?」

原本觉得打一声招呼比较好,被她这么一说,即便是我也不由得恼火起来。

「那以后不说了。」

「请便。」

星同学低头躲视线,仍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态度。

干嘛啊,要吵就奉陪到底。

只见她一脸厌烦地挠了挠头,又对我追问:

「那晚饭啥的,还要吗。」

「诶……不知。如果她有别的事,我或许会早点回来。」

「啧,是嘛。」

语气变得比刚才还不爽了。怎么……莫非是我的错?

我不太懂该如何对这事下判断,所以干脆决定不再考虑谁是谁非。

「对不起。」

说实话心里很来气,但还是先了歉。地生小姐也说了,歉是最便捷的方法。

为朋友,我跟星同学好好相处。

如果低头认错能解决问题,那自然是最好。所以我的脑袋永远都会是这般轻巧,低多少次头都没关系。但与此同时,也变得聪明一点。这两者,似乎很难兼得。

「算了,我也对不起你。」

于是星同学也不露出脸地了歉,然后就立刻走了。

看来,和睦相处应该很难了。即使我们是朋友。

大概这跟星同学……喜欢我也有一定关系吧。

我也明白她的心情。如果换做是我,知地生小姐跟其他女孩亲亲热热,心里也同不会舒服。不,少装蒜了,说实话岂止是不舒服,最起码也要达到妒火中烧的地步。事实上也是如此。暴露在外的妒意令我几乎要流出眼泪,心中充满不安与恼怒,又不知如何排解这些负面的情感,任由它们腐蚀着自己。

如今的星同学,肯定也承受着这的折磨吧。

但是对此,我却无计可施。

或许能够拯救她的人就只有我,但我做不到。因为,我没有办法用那目光去看待星同学。尽管承认她是朋友,但却无法触动除此之外的任何感情。

虽然我将星同学视朋友,但星同学却没办法那看待我。如果要维持某关系,或许必须对彼此怀有相同程度,相同形态的情感才行。

我和地生小姐的感情,是否相互均等?

这个问题的答案,根本无需思考。



前往相约地点所在的车站时,一路上似乎没有多少人。

站内和电车里都较为稀疏,走起路来很方便,在车上也不缺座位。

暑假、上午与工日的街,展露着不尽相同的模。

乘坐电车时,一边眺望着沿路的风景,一边起了星同学。今后要跟她一起住下去,似乎有些困难。每次出门时都吵架的话,实在是令人厌烦。我们这次会何时离呢?妈妈似乎对那里的生活十分满意,星同学的妈妈在短期之内也不存在将我们扫地出门的迹象。

但是,我仍不认为这生活将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无法象。

毕竟至今为止,从没有过在一个地方久居的经历。

哪怕是跟地生小姐……也不存在任何保证。

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每天都要在不确切的事物包围下,迎来下一个黑夜与白昼。

根本无法象,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寻觅到长久的东西。

经过五六个车站后,我走下了电车。跟家附近的车站相比,站内显得干净又整洁。我经过检票口,站在了车站入口附近的影处。旁边有个绿色棚顶的露天摊,看板上写着「熊猫烧」。我心熊猫能吃么,于是一边维持着不会被错认为顾客的距离,一边偷偷观察了一番,发现那里卖的原来是熊猫形状的蜂蜜蛋糕。我闻了闻烧焦的砂糖散发出的甜味,然后站回了墙边。

……所以呢,熊猫能吃么?

出站后右侧有个小小的时钟塔,明明无处可以遮阳,却有很多人在那边等候。还有,很多鸽子在附近走来走去,毫不介意来往的行人,在他们脚下晃晃悠悠。紧接着那群鸽子像是发现了什么一,同时张了翅膀。

随着整齐的振翅声,鸽子们在我的眺望下一起飞向了远方。

广场上,只留下了羽毛的气味。

这么早与她相约见面,这还是头一次。

……这个子,算不算是约会?

各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做遍了才约会,真是毫无顺序可言。

但过去的彼此并不是如今的关系,而且当时的我也没那么喜欢地生小姐……吗?好像第一眼见到时就觉得她是个女了……咦,所以难当时就已经喜欢上她了?

不不不,刚见面时对她还毫无信任……即使是现在,也不知自己是否相信她。

但至少对于长相,应该可以算是一见钟情了。

真的未曾过,竟然会存在光凭外表就能令我变得充盈的陌生人。原本的我,甚至从未对人产生过类似的念头。对我来说,陌生人始终是值得恐惧的存在。

不过地生小姐也一,时至今日仍从各个方面来讲都令人恐惧。

「……约会。」

跟走进宾馆时相比,是一别的紧张。

宾馆会让胃袋变得僵硬,约会则是让皮肤沉不住气地不停分泌某痒痒的东西。

感觉上是过了一会儿,实际上大概是隔了一班电车的时间之后,我发现了地生小姐的身影。她穿了一身跟上次不同的轻装,向我稍稍抬起了手。

「啊……」

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声音,令舌头有些痒兮兮的。虽然很短,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心声吧。源自心底,正是这感觉。

仅仅是看她一眼,阻塞在喉咙以下的东西就纷纷始融解。

不安与喜悦划过一又一痕迹,汨汨地消融着体内的一切。

「来得真早啊,海海。」

「海海!?」

「走吧。」

她对海海完全不做表态,径直握住了我的手。柔滑的手指瞬间将我包裹其中。不仅个头,手也是地生小姐比较大。掌中那颗炙热的果实,为我带来的是与夏日不同的舒爽。

我抬起头,看到她今天戴着一顶宽檐帽,心中不由赞叹任何衣物与她搭配,竟都显得那么好看。倾斜的光线如同巧妙的淡妆,留下一抹反衬其貌的影。我痴痴地凝视着她,不知为何,感觉那非凡的貌似乎拉远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最近,海学会主动邀我见面了啊。」

「诶,呃,是啊。」

被突如其来的海海吸引了注意,她说的话有一半都没听进去。

而且,一转眼又变回海了。

「真抱歉啊,海很怕寂寞对吧,今后多打打电话也没问题哦。」

被她这么一说,海海的存在感也变得愈发薄弱,不禁有点气鼓鼓,又有些戚戚然。

「寂寞……倒也没怎么觉得……」

「在我面前就不要逞强啦,毕竟是女朋友嘛。」

说着她举起我的手,显得蛮心地捏了又捏。大大的手,小小的手,每一次紧紧贴合又稍稍分离,呼吸仿佛都会从两个人的指尖掠过。

「……你真的这么认为?」

「认为什么?」

「我是你的、女朋友。」

已经不是包养的对象了……对吧?对此我们还没有详细谈过,所以并没有理解得很清楚。或许也是因此,让我无法产生明确的自觉。

「说实话,我还觉得很不现实。」

我仍然只是一直跟她见面,相较以前没有任何变化。而见面之后的她也与过去一,会为我带来幸福与不安。

但是,地生小姐却给出了令人意外的回答。

「我倒是对此很有自觉耶,不然的话,就不会在白天出来见面了。」

「………………………………」

「而且就算是女朋友,也还是可以直接带你去宾馆啊。比起这个……」

说到这里,她先是像不知该去哪里一左顾右盼了一番,然后向我问:

「肚子饿了没?」

「啊——……饿了。」

离星同学家时什么都没吃,所以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好,那就去吃饭吧。」

于是地生小姐甩起了胳膊,让约会继续进行。看她一副欢快的子,我也松了一口气。

既然是约会,我是不是也应该付钱呢。

不过归根结底,我的钱本来也都是地生小姐给的。

「啊、哈、哈。」

「诶,干嘛。」

地生小姐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我不禁吃了一惊。

「一到吃完饭后该去哪里做什么,就不由得心起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