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章]I love you────但死无妨

我默默走在铁路旁的路。

周边仅有偶尔随风、携风远的电车行驶声,及人慢跑锻炼或遛狗散步路(每次一有人经,克雷森特就很奇频频扭头望)的脚步声,除此外就再无其他声音。

因我克雷森特沉默不语。

虽前两的赶路途中我很少有流。光是赶路就已经让我精疲力竭了,我不体力浪费在无谓的闲聊。

但是,今总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毕竟昨晚刚生了那的。经一晚的间,我彼此已冷静,早床,双方不曾提昨晚的,早饭立刻就了,今的份沉默却依旧令人感觉有些沉闷。

我是不是该跟他聊点什?但我又该说些什?

带着迷茫,我最终是一句话说口,继续迈步前进。我的腿很痛,现在与其说是在走,不说是硬拖着一双腿在前进。

「夕斗先生。」

「干嘛?」

克雷森特率先打破了份沉默。

「虽有很人喜欢松软粘稠的半熟蛋包饭,但您不觉将鸡蛋彻底煎熟更味些吗?」

「喂,你现在说干嘛啊。」

「另外有蘸料。比酱汁,我更喜欢番茄酱,一点我决不让步。」

「所说,有必现在讨论吗?」

「不是……难您不认吗?我人言,蛋包饭一定是全熟,并加番茄酱的才行。」

「啊,你猫『人』更喜欢那蛋包饭啊。」

「不,果进店现菜单并有图片,那不就有赌一底端哪蛋包饭了吗?夕斗先生不关些吗?」

「不关……我又并不是仅松软粘稠的,或者加蜜酱汁的独有情钟。」

「原此。那现在始,您己思考问题吧。儿离目的有一段路程。」

「喂,说底,你干嘛突提蛋包饭啊。话题底是从哪跑的。」

「蛋包饭的话题什候谈论。毕竟蛋包饭很口嘛,不是吗?」

「吃是很吃啦。不是,我说啊……」

「怎了吗?」

「你就不介意昨晚的吗?」

「昨晚生了什吗?」

玩笑的吧。

「不玩笑了。那点根本不至生介怀吧。彼此年纪不了,智那不熟吧。」

「我又不清楚你的年纪。」

「唔噢。询问猫的年龄是很失礼的哦,您难不知吗?」

「我又猫的礼仪。」

「不吧,果不习礼仪,在其它猫流,是洋相的哦?」

「放吧,我不有机其它猫流的。」

我前居在担忧气氛很尴尬,简直像傻子。克雷森特一既往那我行我素的言行,我顿感整人有点乏力。

虽有是他在关照我,刻意往常那套我行我素的言行缓解气氛。

「总,我并不在意昨晚的,反倒感觉有些怀念。」

「怀念?」

「是的……前曾生类似的。」

「……」

他话怎显我幼稚跟孩一。

「并不显您很幼稚,您无需此感羞耻,但您若是觉难情,那不妨将一切抛至忘却的彼端何?」

「……正常说句『那些统统忘掉』就行了吧。你是中二病吗?」

「我不是初二生哦?」

「我说啊,你不是猫吗?」

「唔噢,是的。我是一猫呢。」

「你伙是真的我行我素啊……」

「我行我素吗?我倒是觉我是一类人呢。」

「哈?你倒是说说我底哪儿你相似……」

正我准备反驳他的那一瞬间……

「……啧……」

「您怎了,吧?」

「……就是腿像越越痛了已。」

「平缺乏运动的人连续几强度步行,或许挺正常的吧。」

「你就吗?」

「是有点累的,不……」

「不?」

「果您不打算停,那我随您一同前进。我就是一猫。」

「……」

真是搞不懂伙。但是,他确实一直陪伴我,了。走了久,他现在肯定很累。

「您若是不打算继续前进,那我就此停。您打算怎做?」

「……,我走。」

「请千万不勉强己。」

「达目的,勉强就勉强吧……」

「您的份气魄令人钦佩,但您若是有三长两短,那您身边的人不是很伤吗?虽拖现在才问……但您的长不担吗?从我的候,您似乎有了封短信……」

「我给我妈了短信说在朋友暂住一段间。有回信,根本不担我。就是那人。」

「……您现在是令堂一生活吗?」

「是啊。说,克雷森特,你有人吗?」

我忽,试着问了一他。

我克雷森特,并未在屋内其他人。但是一人住的话,那房子又显太,且屋内有其他人住在那的痕迹。我并不觉他是独居人士。

「嗯,我有人。」

「……你的人是猫吗?」

「呵呵,就任凭您由象了。」

整些秘密主义。我此并不感兴趣,所倒并未深究。

但是,有一件我很在意,是试着问他:「那位世界主不是你的人吗?」

克雷森特聆听世界主的旨意。且,我初次见面,他向我展示了一项神奇的技艺,瞬间将坏表修复初。所我觉就算他世界主有血缘关系不足奇。

但随即我又,克雷森特曾在塞纳姐的店称世界主「恩人」。他间的关系概并不是人吧───刚将问题问口,我就意识了点。

「……」

听我的提问,克雷森特沉默了。

他很少像沉默。每我问他问题,他总是答非所问、故弄玄虚,惹人烦意燥。但那带点恶剧的味,像是在拿我寻。

但次的沉默与往有些不同。他的表情藏在头套,很难从外表判断他的情绪。但从踏场旅途,数我一直朝夕相处,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同往常。

「呵呵,一点任凭您由象。请由展您象的翅膀。」

他特别文艺说,岔了话题。我决定不再深究。

「了,我继续赶路吧。是执行重置需前往的三处点……您是不是从中现些什了呢?」


世界主次指定的目的是一座公园。

此公园并非指位住宅区一隅,仅有一沙坑或是一架滑梯的公园。是指东京内,不是在二十三区外───跨立T市与A市间,占面积约一百五十公顷的一座设施。同,是一座入场需付费的华丽公园。

该公园确实有底气收笔门票费。在园内有广阔湖泊供游客乘船观赏,有运动竞技广场供游客活动身体,有花田供游客欣赏季鲜花,有附带茶室的日本庭园,除此外有很供游玩……各游玩区域应有尽有,花一整逛不完。

此游玩的人群范围较广,从拖带口的情侣有。

……是我绯花,最一次在外面约的方。


「呜哇~冷,真的冷呀~居在冷的十二月的夜特意跑公园散步,肯定是脑子缺根弦吧。」

「你是在嘲吗?」

在那冷头的十二月的某夜,我特意了公园散步。

公园招揽客人,每季节举办各各的活动。春有马拉松,夏有烟花,秋有波斯菊庆典。〔*译注:波斯菊,即秋英。药,观赏花。〕

了冬,公园内就装饰彩灯。

那一,我就是此的。

我往是毫无目的,像领头猫它的跟班一同散步般四处闲逛。同我平的方相比,公园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