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I love you────若有你在,时光静好

解谜题,我首先不不前往某方。

那就是我直最近在就读的高中。

那同是我相识相知相恋的方。

「哈啊……」

点───克雷森特的在千叶县,我的高中在东京。但并不是在二十三区,是在摩区的一市内,因此徒步走需耗费很的间体力。

「夕斗先生,吧?您累了吗?」

「……毕竟平常有像走啊。」

我并非从属体育活动团体的那类人,并不喜欢运动。恰恰相反,我是名室内派,很少主动运动。

我人平连走一站嫌麻烦,现在却走远超一站的路程。前听说是解谜,所我是脑力活,完全就是体力活。

「呵呵。偶尔活动活动身体不错哦,有助健康。」

「健康……」

已经病逝了,我却在担身健康问题,简直笑。

尽管我中他的话不意,却并未说。方是初次见面就胡说八、称猫的伙,些话并不需特意跟他说。

「……与其担我,不担担你己吧。那头套光着就感觉热慌。」

克雷森特正他前所言,一路在陪着我,一同徒步走往目的。

我很感谢他毫无怨言陪着我,但是他现在仍身穿西装,头戴猫咪头套,我有些担他继续走不。我是一行动的,他若是中途倒,那候头疼的是我。

与我擦肩的行人概此感疑惑,不向我投奇的目光。目前并有人投待疑人物的蔑视眼光,算是不幸幸吧。现在正值春假期间,正在欢度假期的生选择拍照并传至SNS,闲谈资。

「头套……?不知您在说什?」

「……你贯彻那猫的设定是,但别给我现什水症状啊。」

「呵呵,我注意的。」

前,克雷森特说他聆听「世界主的旨意」(,克雷森特独待在另一间房间,因此我并不知他聆听的内容,不清楚他是何聆听的),他已是午。一路我在专赶路,尽管有手机图的帮助,却依旧屡屡迷路。

假若我享受景色变化带的感动,那或许一段不错的旅程。

但我现在虽识别色彩,却无法感受色彩。仿佛在失的同,我丧失了欣赏世界的力。

因我说,段路程不是住宅、电线杆树木随着我前行,不断向方逝的一程。仅仅是一单纯的重复工已。

我的感官变迟钝───却唯独清晰感受腿的疼痛。

我偶尔利公园长椅等物稍休憩,补充水分,继续埋头前行。

不,夜幕降临,我手机搜索最近的一购物中,在那购买了晚餐、替换的衬衫、睡袋及收纳些东西的背包等物。今晚不不在公园露宿一宿了。

「……是我生一次露宿。」

「夕斗先生您很快就是生了吧?像在外露宿很有生的青春的感觉,不是非常棒吗?」

「……你底是怎待生的青春的啊。话说,你不是生吗?」

他谈吐谦逊有礼,举止温文尔雅……或者说,我感觉他是刻意此的。说更准确些,我觉他是演绎一名角色。就扮演一猫一,他伪装一名绅士。

但根据他嗓音给人的感觉,我并不觉他的年纪与我相差很。需摘掉那头套,就弄清楚他的致年龄。难不他连睡觉的候不打算摘掉头套吗?明明他已经掉了西装外套,难那是不退让的底线吗?

「我吗?我是一猫哦,一由在的猫。」

「……哦。」

算了,他说什就是什吧。

「夕斗先生,您怎反应?难一次旅行,若不享受,那未免太惜啦。再点儿何?您,是夜空哦,新鲜的夜空。」

「夜空哪有什新鲜不新鲜的。」

我无法做享受些。

我在不久前才刚失了绯花。

现在我难释怀,什死?什离我?底是什,已经离了世?

脑海中反复浮现的疑问,及一直侵袭着我的痛楚,再度在我内中呐喊,同将我的肺撕裂。仿佛在我的膛有一长着尖牙利爪的漆黑怪物,它正嘶吼着,胡乱抓挠撕扯着我的。

「真是冷淡呢,脸再点儿笑容何?常言,福临笑门哦。」

句话很是妥亲切,但我却有被他人的无言激怒的感觉。

『笑容很重』、『面带微笑、乐观前进,终有一日回报』,我认类话语适那些受眷顾人。

───候,我获母亲的欢,是尝试尽量表现朗活波,试着练习笑容。

是,世并非一切凭努力改变。无论我做什,母亲始终我爱搭不理的,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丧失了向讨宠的念头,并变母亲外的人不太感兴趣。

在我目中,绯花是独一无二的特殊存在。我现在却连失了。

我并非不擅长与朗或亲切的人相处。是不擅长与那些将己的法强加他人的人打。

所,我真觉克雷森特很烦。

「无所谓。睡觉吧,我累了。」我结束话题,是说。不并非谎言,我确实感觉身体很沉。由前一直在赶路,平日深受「娇纵」的双腿早已哀鸣。

我做着休息的准备,稍稍抬头瞥了一眼夜空。夜空中星光寥寥,毫无特殊处,极普通。

……我人认,一幅景色丽与否,关键并不在景色本身或是视觉观感,在谁人一同,又是怀着怎一情观赏的。

眼前片夜空在我,除黑了些外便再无特殊言,但在世界的某角落与我共同仰望着同片空的某人说,定是幅无与伦比且无替代的珍贵景色吧。

绯花并不是吊儿郎的态度加入文部的,很喜欢夜空。曾我说:「夜空就有很浪漫的感觉吧?喏,就跟宇宙一,宇宙不给人一很浪漫的感觉吗?」,两人一观几次夜空。

与一同观的夜空总是那的丽,动人弦。

,现在我望着眼前的夜空,却感觉己像是在一张普通的黑纸,中泛不一丝波澜。

我现在已经无法欣赏的眼光待物了。尽管我明白物的色彩鲜艳,装饰精致,却完全无法理解其中的处。

我再一次与相,此不不解的谜题是「世最的物何物?」

我现在状态,真找那一物吗?

二,我一早就感浑身疲惫肌酸痛。

昨,我午克雷森特中,一直步行夜晚,且夜间是不曾习惯的在外露宿。次平常从未有的行,使我的身体叫苦。

但是我现在甚至有抵达一目的。决不现在始就叫苦连───哪怕是了「重置」决不。

是我硬拖着酸痛无比的双腿,不容易在午达了离高中最近的车站。

但现在不。接的一段路并不走。

我就读的高中距离该车站约有二十分钟的车程。全校所有生应该是搭乘校班车,有人选择每徒步。至少,我在校那儿从遇那猛人。

理由很简单,我的高中在山。

谈东京,脑海中就联市。市中高楼厦鳞次栉比,少有绿意。但那终归是市中的情况罢了。

虽二十三区外的市属东京,不却有着片片的山川耕。我的高中母校尽管算是在二十三区内,但风景充沛,四周树木林立。别提K歌厅呀游戏厅呀类设施了,就连便利店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