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我听见了明睡着的平稳呼吸声。

但我睡不着,原因有几。

不习惯的床,枕在我口的明,最主的是因彰人死。

我闭眼,脑海中就浮现躺在空的彰人遗体。

令人毛骨悚的苍白皮肤,昔日站在甲子园投手丘的影子早已荡无存。

那就是,我从不良少年手中救,给予我勇气的彰人的结局。

那就是,率领袖岛高中的弱棒球社前往甲子园,肩膀受伤的彰人的结局。

那就是,偷了明存款,明施暴,让明难的彰人的结局。

我已经不知什才是的了。

明不悔吧?

在接的日子不悔吧?

我因回滚,所有未五──就是直四月六日星期五午六点的记忆。

段期间,明有表现悔吗?

我始回忆。

在废弃村落赏花,幸福的星期二。

在晚闯入校,刺激的星期三。

替彰人守灵,混乱的星期四。

及,在樱花树听明说明回滚的星期五──

『我希望你救哥哥。』

未的明跟我说了。

是的真话吗?是场面话?

我不知。但明再说给我了。

在回滚即将生前,明确实说『给你了』。

明在迷惘,始不知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所才给了我。

一切寄托在我的选择。


既──我就必须己做决定吧。


我慢慢撑半身。

视线一往移动,就见明像是孩子般的安稳睡脸。

「……不,明。」

我尽量不声音悄悄床,正瞄床边的闹钟,现在凌晨一点。

移视线,我蹑手蹑脚往门口走。

我将手放门,回头了明最一次才离房间。

我在玄关穿鞋子门。

彰人应该在的空目标,全力奔跑。

「不,明……不……!」

我边跑边歉,就算知有意义但就是无法不做。

──不,明。

我果无法见死不救。

彰人的确很坏,我真的无法原谅他让明难,我打从底憎恨他。但是,但他是不死。我做不明知彰人未的场,却无动衷。

果我一始救彰人件毫不犹豫的话,就遵守明的约定。我真的很笨。就是因我既优柔寡断,又窝囊胆,才做的选择,才造的结果。

真的不。

但是……现在让我救彰人吧。

就让我做人死掉,有着幸福快乐结局的梦吧。

我抵达空。

我拨杂草往面走,很快就现横躺在的彰人。

「彰人!」

他的脸色很差,我知是生命火即将熄灭的征兆。

我跑检查他的呼吸。虽非常微弱,但确实有气。

我立刻拨打一一九,将状况告知专线人员。一,岛内消防署应该马就派救护人员才,我等人就。

疲劳突涌现。我跪倒在,手撑着面,专呼吸。因空气很冷所喉咙痛。

就在呼吸终顺畅的候,我无意中向彰人。

他原本微微伏的口现在一动不动。

我手伸他嘴边。

有呼吸。

「骗人的吧……!」

我摇晃彰人的身体。

「喂!!不擅死掉!」

有反应。

我彰人翻仰躺,他使健康课的脏按摩。虽不知方式正不正确,但总一一意按压他的脏。

「你给我活向明歉!重新做人!果你现在死了,我就揍你!」

我边骂边继续按摩他的脏,救护车很快场,两名救护人员车,一位代替我继续脏按摩,另一位口询问。

「您是照顾他的人吗?」

虽不是,但解释很麻烦所就是吧。

「。彰人……他概两前在喝酒,呼吸是几分钟前停止的。」

救护人员稍微了,着我点头。

「我明白了。跟您请问一详细情况,请您一车吗?」

「问题。」

我跟着彰人坐救护车往港口前进。因岛内的诊所晚无法接诊,所救护车直接进救护艇,渡海前往本土的医院。袖岛达本土需二十分钟,从港口医院二十分钟。

段期间,彰人因救护人员的急救处理恢复了呼吸。虽有意识,但总算保住了命。

达本土的医院,彰人被送进急诊室。我跟医院的人重复了救护人员说的内容。一,我的任务就结束了。

我坐在厅沙,仰头着花板。

次,我改变了。

我阻止了彰人的死亡。

「累……」

我闭眼,眼睛深处疼,像是因疲劳度。但我现在间慢慢休息,有情做。

必须明联络。

因在睡,所我不是打电话是传简讯。

我从简讯APP找「保科明」点,却因不知该怎告诉我救彰人实,所手指就停在半空无从手。

我重复写了删,写了又删的程一两。

最才「早见面再说」的主旨将简讯传送,因我不觉现在的情文字传达。

我在医院的属等待室睡了早六点。

回程不搭救护车或救护艇,所我超商的ATM手机领钱,搭计程车港口。生言是一笔不的销,但因走港口需一,我有力气走那远。

了港口,我车。

由袖岛本土的船正抵达,搭乘处走了络绎不绝的人潮,我见明的妈妈就在其中。概是接医院通知了吧。

明的妈妈有注意我,直接坐进停在路边的计程车了,远远似乎非常焦急的子。

我不知明的妈妈怎最近的彰人。但果听见己的儿子被送进医院,身母亲肯定无法冷静吧。

我走向售票处。


我搭渡船前往袖岛。

我边坐边手机。

现在六点半。

明有回讯息。是在睡吗?或者是已读不回呢……不管是哪,了袖岛就直接明拜访吧。虽不知该什脸面明,但我必须面失约件。

在我做着理准备的候,袖岛了。

我走渡船,直接前往明的公寓。我在早晨的冷空气中快步向前,概十分钟左右就了。

我站在挂着「保科」门牌的门前。

做觉悟,我按电铃。

概等了一分钟,面传走动声,门慢慢打了。

明的脸从门缝露。的头睡乱了,浏海塌了,眼有光。是一晚见已,却有蜗居年的感觉。

害明变的人肯定是我。一点,强烈的责就涌了。

「明,我……」

「救他了呢。」

明随意说。

「我听妈妈说,哥哥被送进医院了,马就是你。」

「……那,真的不。」

「关系,不歉。你并有做错吧?」

「但是,我遵守妳的约定。」

「约定。」

呵呵。明嘲似笑了。

「奇怪的人是我喔,我就是笨蛋。说什一哥哥见死不救吧。有点,难像吧?我啊,很讨厌己的无情喔……」

明依旧笑着,但泪水突滚滚。

「明……!」

我担靠了,但明却力关门并且锁。

「……不……我现在、一人独处……」

就算隔着门听的鼻音。

我贴门明说。

「就算我说,妳不相信……但是未的妳──」

悔彰人见死不救了。

句话了喉咙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