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四月二日 下午六点


「不意思!」

虽我慌忙歉,但已晚,回滚已经生了。

被我带倒的红脸中年男不见了,我从渔祭场转移了其他方。

我环顾四周。很眼熟的房间──应该说,是我的房间。我正站在窗边,听见窗外的绿袖子报钟声。

我的手在思考前先动了。我从右边口袋拿手机,确认日期间。

四月二日星期一,午六点。

手机荧幕显示。

我无力坐在床,按住眉间。

「不行吗……」

结果,不管是离祭典场,是向被我撞的中年男歉,哪一项做。再怎我已经体验所知,在态展吵架前,速濑姐就介入帮忙。

未,衔接了。

我应该更有警觉一点。果不偷听,赶快离场的话,应该什问题不生才,变是因我意了。

或者该说,搞不间悖论什的根本不存在。

意思就是无法改变,一切是命中注定。就算我改变,避不先决定的结果。果真的是,我就不防止彰人死掉。

「……哪有。」

了抑止悲观思考,我握紧拳头。

我不懂间是命运什的困难理,但既回滚的间与彰人的死亡间有所重叠,就无法说是偶。果是必,那肯定有什意义。是间倒流但什无法改变,太不讲理了。

我阻止彰人死掉。我相信并付诸行动。

……不,我现在惦记着祭典场那两人说的话。

彰人借钱,像是黑的人混在一什的,虽很难相信,但那两人不像是在玩笑……实际底怎?

「……。」

不管是谎言是真相,解救彰人件不变,是真是假等救了人直接问就。

就在我站准备拉窗帘,肚子丢脸叫了一声。

「总觉特别饿……」

一意识件,肚子就饿更厉害了。什饿啊?

虽觉奇怪,但我是先拉窗帘并灯,就在此有人敲门。

我回应门了,惠梨走进。

「怎了?」

「那……差不该吃饭了,我是叫你已。」

「啊啊,是喔,不意思特让妳跑一趟。」

我站,但惠梨依旧站在原有离。

「有什吗?」

听见我询问,惠梨客气着我,怯生生问。

「……那,你不生气了吗?」

「生气?什?」

「因你我吵架门就回……就算回了一直待在房间,所我说你是不是在生气……」

吵架,门……啊!说的是四月一日我回岛的候吗?

总觉间序列了。我在脑中整理情报。

四月一日,我一回奶奶就惠梨吵架并门,晚回,是借住在谁。

四月二日有回奶奶,但直惠梨现在查止,待在房间。

概是感觉吧?

「呐、呐……你果在生气?」

惠梨战战兢兢问。

「有,我有生气啦。一回就跟妳吵架是我不。」

听见我说,惠梨松了口气般,肩膀不再紧绷。

「那就。我说完了。」

「啊,先等一。」

我叫住准备离房间的惠梨。

「我问一,妳知我昨在谁夜吗?」

惠梨讶异皱眉头。

「我不知。」

「……我是。」

不意思问妳奇怪的问题。听我说完,惠梨就离房间了。

就在我走房间准备前往客厅,突察觉某异感。

是什呢?感觉像忘了什重的。

我又一次拿手机确认现在的日期间。

四月二日,星期一,午六点二十分……

「──啊!」

我整人弹般冲房间,跳着楼梯,一路冲走廊,跑进玄关穿鞋子。

「怎了?」

我简短告知从客厅探头询问的惠梨。

「抱歉!借一妳的脚踏车!」

等回答我就门了。

我骑惠梨的脚踏车。因知平常不锁,所我全力踩着踏板,往香烟贩卖处方空前进。

四月二日傍晚,我在空现彰人的遗体并打了急救电话。前的手机备忘录就是写,因情太所忘了。

我记彰人的死亡推测间是昨半夜。虽已经完全不及了,但一像他就被丢在野,我实在轻松不。

我骑着脚踏车,概十分钟就了香烟贩卖处方空。

空长着人一高的茂盛杂草,一眼有异状,但我停脚踏车走进空,就见草丛深处一块又黑又的影。

我拨杂草。

那块影,就是趴卧在的彰人。

「彰人……」

叫名字有回应,彰人就像被丢掉的假人般一动不动。他皮肤惨白,丝毫感觉不生机。总觉无法直视的他,所我目光从遗体移。

我拿手机,打一一九叫救护车,并按照专线人员的指示告知情况。

通话结束,我直接打手机备忘录。

有关彰人死亡的情报。是因输入,不是删掉了吧。

所我写备忘录,向的己告知现状。

『四月二日 午六点三十分 在香烟贩卖处方空现彰人的遗体 打急救电话』


几分钟,救护人员抵达空,接的间就像快转了一般。

他向我确认状况,始检查彰人的脉搏、呼吸、瞳孔等情况。久,其中一名救护人员我说。

「请问您认识位先生吗?」

「是的,算认识……」

「……非常遗憾,他已经世了。警察需调查现场,请您不离。」

公公办告知,那名救护人员就警察联络了。

不五分钟,派所的警察就骑着轻型机车空。他比较年长,应该是我熟悉的那位警察先生的司,我记警察先生说司的职位是巡查部长。

巡查部长叫我等一,接着跑遗体边。

久,我熟悉的警察先生骑着脚踏车场。总是挂着平易近人笑容的警察先生,此的表情非常一丝不苟。

警察先生司简单谈我说。

「是在情况再次你见面……」

警察先生满脸不愉快继续说。

「待在引人注目,先跟我回派所吧?我有话问你。」

警察先生推着脚踏车往派所走,我像他一推着停在旁边的惠梨的脚踏车,跟在警察先生身。

概十分钟就派所了。

警察先生门走进,他向我示意所内角落的椅子,我坐了。

「那,我有些情问你,别觉我是坏人喔。」

警察先生坐在旋转椅,详细询问我现彰人遗体的状况。

我老实回答每问题,有警察先生问经空前的理由,我回答「是偶经」骗了他。因我觉是实话实说,告诉他我因回溯间所知遗体的位置,肯定引混乱。

警察先生侦讯完毕,我留联络方式、住址、现在就读的高中等人情报。

「请问就结束了吗?」

「有。晚一点有本土的刑警,我那候你再被问一次,次花更间。」

「的话,请问我先跟联络吗?」

「啊,一定跟联络。」

我打电话回。

接电话的人是奶奶。我说明了情经,并告诉晚回。虽奶奶很担,但听见我说「我肚子很饿所晚餐煮一点喔」,像放答应了。

我刚挂断电话,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就走进了派所,警察先生站向他敬礼。人就是刑警吧。他概比我高一颗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