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四月五日 下午六点


我最先感觉的是传进耳中的绿袖子报钟声。

旋律停止,我的脑袋瞬间充满疑问与不安。

──生什了?

虽打从生,我不曾体验所谓的失神,但恐怕现在的状态就相近从失神中恢复。意识的连续突中断,瞬间,与失神前截不同的景色映入视野。

果具体表达现状,那就是明明直刚才止我站在废弃村落公园──那的樱花树,现在却背海坐在袖岛的堤防。

驻岛警察先生就在眼前,他将脚踏车停在旁边,满脸担着我。

「喂,你吧?说话啊。」

警察先生向我搭话。

「……警察先生?」

「喔,噢。我就是。」

有些困惑的警察先生露苦笑。

警察先生本身有任何问题。问题在,他什、又是从什候始在我面前的?

「那,请问你在做什?」

「做什?我刚刚在跟船见你说话吧。」

「刚刚?你说的刚刚……概是久前?」

「……你真的吗?我概五分钟前就始说话了喔。不记了吗?」

五分钟前。我有他已经说了五分钟话的记忆。

我环顾周围。确实是袖岛的堤防。不是废弃村落不是公园,连一片樱花花瓣不见。不,空先前的记忆一,浸染着晚霞色。

现在几点?了确认间,我将右手伸进口袋摸索,但有找手机。是忘在带吗?正我的同,察觉了手机就握在左手。

我间,但又因新浮现的疑问停动。

我是什候拿手机的?

话又说回……不手机,有衣服,现在穿的衣服前不一了。明明我今一直穿着连帽衣,现在身却是运动服。虽是我的衣服错,但我不记有换衣服。是说,其实我一始穿的就是运动服,但己穿的是连帽衣?有吗?

「喂喂你又了,不突安静啦。」

听见警察先生的话,我倏抬头。

「不、不意思,我有点在意衣服间……」

「衣服?我不知你衣服怎了,不现在是六点,你听刚才的报钟声吗?」

「欸?啊,是喔。说是……」

随口回答,依旧无法理解现况。我将手机塞进裤子口袋。

我确实听见了绿袖子的报钟声。但我在废弃村落听见了……嗯?意思是,间从我在废弃村落就停滞了吗?就是,我从废弃村落瞬间移动堤防……不,怎。假设是那了,但警察先生说概五分钟前就在跟我说话。所……是怎回?

不管怎思考,我无法从现状整理己够理解的说明。

「船见,身体不舒服的话我送你回吧。是说带你诊所比较?」

「不,不啦……我己回。」

「是吗?那就……怎说呢,不太钻牛角尖喔。虽件令人难受,但你并有错。,那我走了。」

「啊……?」

警察先生跨停在一边的脚踏车。就在我他离,他突什似着我说「啊,最有一句话」。

「夜游适止喔。」

警察先生留句话就走了。

令人难受的什的,夜游什的……那是什意思?听不懂。

话说回,警察先生关,应该是因我的状态很糟吧。就算他那认不奇怪,或者该说就是他的那错。最近生活一团糟,又因无法消化现状导致视线有点摇摇晃晃。就像是遇了恶劣的整人游戏一。

该不真的是整人游戏吧?今是四月一日愚人节,有人配合我隔两年的回老行程,策划了整件让我沦笑柄……不是?

我挥散荒谬的妄。太,始累了。反正太阳山了,回吧。


回太阳已经完全西沉,色正在逐渐变暗。

打玄关门,我穿着制服从客厅的惠梨视线相遇,并因立刻吵架件觉尴尬。

应该装若无其,是先歉再说呢?正我烦恼,惠梨先口了。

「回真晚。了,快点进。」

「啊、。」

的态度很普通,不像在生气。原本惠梨是很记仇的类型,是我太了。

但是身哥哥,果是歉比较吧。

我鞋子踏走廊,叫住往盥洗室方向走的惠梨。

「啊……惠梨。」

「嗯?什?」

「那,抱歉啊,跟妳说了些幼稚的话。」

「哈?你在说什?」

「就是,我门前不是妳吵架了吗……」

惠梨露诧异的表情,像什生般低声嘀咕。

「那已经无所谓了啦。我有点不。」

我相惊讶。那一生气就人劝动的惠梨居老实歉了,今我才实际感受名两年岁月的重量。

就在我偷偷了妹妹的长感动,惠梨不耐烦说。

「我说你,不准备关系吗?」

「啊,。准备,准备。准备什?」

「……你在说什?再守灵不是吗?」

「守灵?谁世了吗?」

惠梨的表情凝固了。正我,接向我的眼神满是责怪。

「喂,你认真的吗?」

虽因是继续喊我「喂」有点沮丧,但我是老实询问。

「因我真的不知啊……该不是跟我的人吧?」

惠梨犹豫片刻,声说。

「……是彰人先生喔。保科彰人先生。你什不记了?」

我花了点间将保科彰人名字,「世」词连结在一。

「等、等等等等。玩笑的吧?我今在港口见彰人了欸。」

「哈?」

「啊,该不是那吧?因今是愚人节所骗我?玩笑一点不笑,别的玩笑比较喔。」

「……你在说什?」

惠梨我从见的认真表情说。

似乎真的很担我似口。

「彰人先生四前就世了,今是四月五日。」

──那,我整理一头。

惠梨说完,一边眼角余光我一边走进盥洗室。

我呆站在走廊。

彰人死了,且是在四前……难置信。的话,我今船见的彰人是什?认错人了吗?是说那其实是幽灵?怎。

惠梨说了其他奇怪的话。今是四月五日?我不觉己因春假就将日子记错四。今是四月一日星期日,手机马就知了。

我从口袋拿手机解锁。

荧幕显示的日期一惠梨所言,是四月五日。

「……骗人的吧。」

我跑进客厅,所有显示今日期的东西。

电视、报纸、电子座钟……全告诉我今是四月五日。

我无法相信,绝有问题,果是整人游戏搞太复杂了吧。

我走客厅寻找奶奶。

打室纸隔门就现奶奶了,正在衣橱找着什。

「奶奶,有空吗?」

听见我的声音,奶奶回头。

「哦,奏江。你回啦。守灵的候就穿件──」

「今是几号?」

我在奶奶说完前打岔。

「怎突问?」

「告诉我就了。」

「我啊,今是星期四吧?四月五日星期四。」

「真的?错吗?」

「果我老人痴呆的话就错喔。就算我死爷爷的名义誓。」

既爷爷的名义誓了,见奶奶有骗我。

说……今果是四月五日吗?

即便否认,但我找不足反驳的证据。惠梨奶奶说今是四月五日,所奇怪的人是我吗?

「底怎回……」

奇怪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