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四月一日 下午三点


型渡船随着风浪摇晃。我约两年搭船了。

我从靠窗座位随意环顾船内。记座位概有一百,但乘客五手指就数。

船壁的钟正指着午三点,离东京已经六了。

支着巴靠在窗框,我轻轻叹了口气。

我离走了。且是老套不行的理由。

即便不愿回,但那段讨人厌的记忆仍擅在脑内重播。

的确我有不的方。跷了春假讲座在书店打间是我不,站着书被老爸亲逮,不该找「有啦,我在念物理……因我的是科幻说嘛」借口。

不,我觉接致是老爸的错。

「明明缴钱了」「你就是功课才落」「你是谁在养你」「你笨蛋」等等……老爸刚就始我说教,但有一半是单纯的痛骂。

我承认跷课是我不,但不顾讲座兴趣的我的意愿,擅预约的人是老爸。更何况,就算他说什「养我」,初就是因他问我不东京,我才像住在一。

有点不讲理吧?即便的法逐渐增强,我是乖乖低着头听他训话。但老爸无意中说的一句话,让我再无法忍受。

「带你回东京搞不是错的。」

我就像被钝器击中了头部。

概呆了两、三秒……不,搞不更长的间,我跑进己的房间。我老爸的声音置若罔闻,收拾了最基本的行李塞进旅行包,隔一床就跑门。我咬了咬牙。

「……臭老爸。」

咒骂般吐的言词,在船内玻璃窗凝聚些许雾气。

继续回忆有意义。我眺望着海面放空。

窗外海面在午阳光闪灿着白光。今风浪有点强,船摇晃幅度颇。

是因了不高兴的,我有点晕船,吹吹风,是从座位站,走向位船前方的甲板。

一外面,强风将连帽衣的帽子吹啪啪响。虽初春的风有些冷,但忧郁的情像随着风被吹走了一,少觉比较轻松了。

露甲板有人。我走向船头,握住甲板扶手。视线移往船前进的方向,已经见此行的目的,就是一座离岛。

那是我隔两年不见的另一故乡。

袖岛。


抵达袖岛港,我背装着行李的旅行包走船。

在我走港口际,正巧见向人行某眼熟的身影。

那名有着黑色短,身散某狂野气质的高子男人是保科彰人。虽头比两年前稍微长了一点,但我认错。

我在袖岛的候,彰人就已经在岛内赫赫有名。他独特的投球手感,引领弱的袖岛高中棒球社闯进甲子园,从此一战名。岛内的男生崇拜彰人,我不例外。

彰人我三岁……所应该二十岁了。他现在在做什呢?

虽间很短,但我彰人见面。正我打算简单打招呼,他已经走进渡船售票处了。

错机了。

「……算了。」

次有机再打招呼吧。我将视线从渡船售票处移,朝此行的目的,就是奶奶前进。

我穿旅行社楼旅馆密集的港口周边区域,前往内陆,爬住宅林立的狭窄坡。

我的生是东京,但在袖岛居住的间更长;虽籍目前设在东京的高中,是国中在袖岛念。所说故乡,比东京我更容易联袖岛。

的话,次离走搞不说是回老。虽就算换说法,状况变就是了。

说变。

袖岛的街几乎两年前一模一。周围是老旧的民宅,一栋新房子见。一不变的状况,让我的厌烦感盖了原本怀念的情。

概爬了十分钟的坡,我在两层楼的木造住宅前停脚步。

门挂着「船见」的门牌。就是我。

打关不严的拉门,我说「我回了」,奶奶就从客厅了。

奶奶刻着深深皱纹的脸绽笑容。

「欢迎回,奏江。」

即便已经了米寿,奶奶有驼背,其站姿让人无法感受与年纪相符的老态。见奶奶的模两年前相同,我放了。

「啊啊,久不见,奶奶。」


总先二楼放行李。

我走进己的房间。面记忆中几乎一,不管是床、书橱或是书桌,维持两年前的模。不,像有定期打扫所有灰尘。床已经铺了春的被褥,是奶奶准备的吧。

我旅行包放在板,走房间。

接着楼梯,放置了爷爷佛坛的房间报告我回了,最才走进客厅。

我盘腿坐在坐垫,朝坐在面的奶奶口。

「就像早电话说的那,我在待一段间。」

「你爸爸吵架了吗?」

「嗯……嗯?我连件说了吗?」

「你打电话,你爸爸马跟我联络了喔。说是你,果了就拜托我照顾。」

「啊,啊……」

「你的行动被穿了呢。」

嘻嘻嘻。奶奶魔女般的笑声。该说是无情是讨厌呢?我情复杂。

「……我选错离走的方了呢。」

「明明有其他方嘴硬。反正你放春假闲着吧?待在袖岛不正吗?最近有渔祭喔。」

「我不喜欢那人吵闹的气氛,所不。」

「我在,像你的居够住在东京呢。」

「祭典的吵闹东京的吵闹本质不一。」

我伸手拿矮桌放的橘子并剥皮。

正我将果放进嘴,听见嘎啦一声,玄关传拉门打的动静。

「我回了……啊。」

走进客厅的是妹妹惠梨。

两年不见的惠梨稍微有点像人了。我记已经十四岁了,型已经从老土的双马尾辫换了侧边低马尾。但最吸引我的方是水手服。两年前在背生书包的惠梨,现在已经是国中生了吗?我感慨很深。

「唷,惠梨。久不见啦,社团活动刚结束吗?」

听见我的话,惠梨半眯眼。

「你什在?」

「真是冷酷的招呼啊。妳听奶奶说吗?」

「我知你回,我问的是你什回?」

的态度咄咄逼人,很明显并不欢迎我。

办法。惠梨初直最坚持反我东京,我在彼此气氛紧张离了袖岛,且两年完全跟联络。

「别那瞪我啦。久见了,一吃吃橘子嘛。」

「喂,橘子不是你的吧。」

我的口像是被针刺般痛了一。「喂」吗……虽不是一次被叫,但两年前基本喊「哥哥」,所有点受伤。

「回答我的问题。什回袖岛?」

「什。我离走了,是暂寄宿在。」

「暂?」

「概一礼拜左右,吧。今是四月一日,所住八日。」

「哼。所呢,你什离走?那人吵架了吗?」

我的视线从依旧站着的惠梨身移,转向正面,见奶奶摇了摇头。

既奶奶说,那就是己猜的吗?直觉真准。反正我有敷衍带的理由,所就承认了。

「呃,概就是那。妳懂的。」

「所那候才阻止你啊。跟那人走什的,很奇怪吧。」

「说不定就是那呢。我在反省了。」

「吧?那人一住什的,果从一始就不──」

「惠梨。」

奶奶打岔。

「不称呼妳爸爸那人。」

听见奶奶的严厉责备,惠梨嘟着嘴低头。

「因,办法那人爸爸嘛……」

我了解惠梨的情。

的船见一四口住在东京。庭员是我、惠梨、老爸妈。但在我六岁,惠梨才三岁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