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富士见文库 > 王者的求婚 > 第二卷 鸨羽的恶魔

第二章【速报】交到男朋友了!(3/6)

方的背影已经从视野中消失,无色黑衣终了声音。

「…?」

,就在无色的眉毛抽动了一。因平常总是面无表情的黑衣,现在脸似乎露了满足的神色。

「黑衣?生了什情?」

「啊,不…什情有」

听无色问,黑衣一脸不思议歪了脑袋,视线马又再次向了前方。

「比那些情,是赶快吧。已经比预计的花了不少间了」

「是,是呢。是班迟了就不了」

听无色说,黑衣微微摇了摇头。

「今我的方不是教室」

「诶?」

无色瞪了眼睛,黑衣则是不被周围人听的声音悄悄继续说。

「——今,必须迎接<楼阁>的各位」

「<楼阁>的…是,啊——」

候,无色终才意识。前方——通往中央校舍的那条熟悉的路,已经被装点了己所不熟悉的装饰。

路的两边,搭建了简易的摊子。就像是始举办园祭一。

「诶,但是流战不应该是明才」

「流战确实是明,今举行的是欢迎仪式,及流兼前夜祭」

「啊啊,原此。所才…」

无色一边着周围的景色一边说,黑衣则是在催促他前进的同继续说。

「所说,仪式有典礼是必须席的。请准备——」

,就在说,黑衣突皱了眉毛,拉着无色的手,藏了建筑物与建筑物间的缝隙中。

「哇,突是怎了啊,黑衣——」

「嘘,安静」

黑衣将食指竖在嘴边,同注视着刚才两人所在的那条路。

无色照着的子了——瞬间他就全部理解了。

就在刚刚无色两人走着的那条路,跟朋友一的琉璃现在了那。

「…………」

那表情充满了怒气,身体同凶猛的食野兽一微微前倾。浑身释放满满的杀意。

很明显。现在的状态很不寻常。

果比喻一的话就是——被哥哥趁乱逃掉,且更严重的是,了那哥哥在奇怪的女的视频中被方认定男票,现在致就是的一状态。

「瑠,琉璃酱…稍微冷静点怎?在害怕哦」

走在琉璃身边的温柔少女,皱着眉说。——叹川绯纯。琉璃的同班同兼室友。

「…冷静?你说的话真是奇怪呢绯纯。我现在非常平静哦」

「真、真的…?」

「诶诶。感觉就连血已经凝固了」

「那应该根本就说不是正常吧…!?」

两人间进行着类似的流。周围的其他生或许是察觉所散的气场,纷纷从两人周围躲或是刻意别视线。

无色远远着琉璃的子,汗水从他的脸颊滴落。

「…非常感谢你,黑衣。真是太危险了」

「什。不情况,今是不跟见面比较吧」

黑衣压低声音悄悄说。

「…………?」

就在接的瞬间。走在路的琉璃突停了脚步。

,似乎是注意了什一,始四张望了。

「怎了,琉璃酱」

「…总感觉,像有哥哥的气息?」

「气,气息…?」

「嗯。感觉,虽很淡。概一百一十秒前曾经停留在的感觉」

「不,我完全感觉不… 不是你的错觉?」

「你是说我弄错己哥哥的气息?」

「很有说服力…」

绯纯一脸呆滞做了回应,琉璃做了吸鼻子的动,缓缓迈了脚步,朝着无色两人藏身的方走了。

「…!朝边走了…!」

屏住呼吸的同朝着身望。,背路所延伸的方向非常狭窄,根本就有办法让人穿。

「——办法了」

就在候,黑衣紧紧抓住了无色的肩膀,将他整身子按在了墙。

「那…黑衣,底是」

「在存在变换吧。不管怎说,在仪式典礼始前是做的」

「存在变换——」

听词,无色不禁咽一口唾沫。

存在变换。就是将表一体的无色与彩祸的身体进行替换的意思。

从彩祸变无色的候,了让魔力的放量升,必须让无色兴奋。

从无色变彩祸的候则正相反,需从外部将魔力吸入体内。

所,了做一点,最有效率的办法就是——

「…………」

黑衣面部表情丝毫不改的,缓缓托无色的巴。

「那,那,黑衣请稍等一」

「有间了。且,前不是已经做很次了。今有什犹豫的」

「确实是错,但是…」

无色红着脸颊躲了视线。

确实正黑衣所说,但是现在的无色已经知黑衣其实就是真正的彩祸。的情况,他紧张是有办法的情——

「——了,你先老实一点」

「…………!」

接的瞬间,听从黑衣口中所的话语,让无色的身体不禁猛一颤。

黑衣有放机,固定住了无色的脸——

「嗯——」

就,将己的嘴,按了无色的嘴。

「…——」

仿佛将人融化一般的柔软触感,带着丝丝甜味的芳香,一切在蹂躏着无色的脑。身体无法动弹,视野不断受了忽明忽暗的冲击。

,就持续了几秒,

「——呼」

等黑衣的嘴离,无色的身体,已经转换了久远崎彩祸。

错。行——接吻,正是从外部输送魔力,最有效率的手段。

「…………」

无色的眼神依旧有些飘忽不定,他轻轻触碰着仍旧残留着接吻触感的嘴。

「…感觉,是不是比平花的间更长一些?」

「应该是你的错觉吧?」

黑衣一副平静的子移了视线。的语气,已经恢复平常的状态。

,就在候,站在路口处的琉璃朝了。

「…诶?魔女人黑衣…?什在方」

「因彩祸人说,现了非常稀有的虫子」

黑衣说着随便找的理由。无色配合着的解释,露了苦笑点了点头。

「啊啊…嗯。概就是一回呢」



「原是啊。奇,真是厉害呢」

琉璃一副感慨说着,同始四寻找无色的身影。,或许是有找那身影的原因,皱着眉毛歪了脑袋。

「有什情?」

「啊…不。像是我弄错了——」

,就在候,琉璃似乎是注意了什一瞪了眼睛。

「黑衣?怎了?怎感觉你的脸像有点红?」

「诶?」

听琉璃说,无色不禁了声音。

「…应该是你的错觉吧?」

是黑衣依旧一副平静的子做了回应,一眼有向无色,头不回走了路。



距离『无色』与『彩祸』的二重生活始,间已经差不了一月。

就算是拥有令人惊异的观察力及众的习力,同兴趣主动掌握久远崎彩祸行举止的无色,在情况,是感觉紧张。

特别是,在面己从很久前就认识的象的候,或者是很因己的行动,导致彩祸的评价与社位损毁的候。

现在的情况——集齐了述的两情况。

不管怎说,他现在必须等待迎接的,是与彩祸一身魔术师育机关园长的魔术师。

「…………」

坐在设置场讲台的椅子,内紧张的无色在不被其他人察觉的情况,微微叹了一口气。

位<庭园>东部区域的厅,今被改造了简易的仪式场。

平常就非常广阔的场中,今整齐排列着<庭园>的生,在设置前方的讲台坐着的,则是教师有骑士。虽幅场景已经很熟悉了,但依旧感觉一股庄严的感觉。

「——怎了,彩祸人」

或许是从无色的子中察觉了些什,黑衣向他了询问。——顺便一提的表情,早就已经变了无色平常就非常熟悉的面无表情了。

「啊啊,不。是觉跟<楼阁>的园长真是久不见了呢」

无色依据现在的场合做了回应。或许是捕捉了话语中的含义,黑衣微弱的声音呢喃说。

「你不那担有关系。<楼阁>的紫苑寺晓星翁,虽确实是彩祸人的旧相识,但直接见面的机却有少。察觉违感的概很低」

「哼嗯——」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