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其他文库 > 黑鸢的圣者 > 第一卷

插曲 珍娜:虽然人会对恶意提防,也没人会对善意提防

不习惯说话的喉咙,跟习惯说话的人比来,会比较容易疼痛。我也是此,平常很少出声音。顶多就是,使魔法的时候才会出声。

不清楚何从腹部出声音方法的身体,因为不适应,是大喊一次,喉咙就极度疼痛甚至呛到。不知有有传递到她耳中的声音,跟有回头的友背影。

我对于自己的滑稽,在心里骂得狗血淋头……不对,并非此。这行为是在以自虐方式来自保内心罢了。

跟颓废的日常喧嚣格格不入的,紧张大喊声。觉得有闻到丑闻味的奇异眼光,仿佛针一般刺了过来。但是,我现在在精神上有余力去管这些小。

对于自己使劲全力的声音并不具有让童年玩伴回头的力量,感到扭捏和苦涩在心中错,一边咳着一边钻入人群空隙中离。

啊,买到魔力药水。不对。那现在根本不重要。

眼皮内侧突然涌上的异物感……嗯,不对。不是的,不是那边。

──现在,我不能放声大哭。

而且,有让她依偎的我,不可能会有那资格。

「……呼、呼……」

真丢脸啊,原本我的体力就不算。钻进有人踪的民家分界后,靠着墙壁缓滑落坐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慢慢调整呼吸。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现在的喘息,是来自身体的疲劳,是来自精神的紧张……?

──做觉悟,打艾咪的信。上面写的内容,简直不像是出自艾咪的手笔。稳重的文体,是淡淡记述实的文章。

但是,内容却……

「艾咪……」

我可能会为童年玩伴遗物的这封信,毫不犹豫的烧掉。接着,为了让留下来的黑灰不会被人察觉到原形,再风魔法灰吹散,不留一丝痕迹。

不能被其他人到。特别是,被那个女人。


艾咪为【圣骑士】的时候,我对艾咪的职业就自然觉得,很适合她……或着该说,她果然为圣骑士了,是我时的法。

她很淘气,可是又温柔到朋友受伤时会难过的哭出来……讲真的,让同年纪的我有点丧气,真是一名可爱的小公主。

是我亲密的朋友。身上有很多我所有的优点,个很纯粹的童年玩伴。

──正是因为此,艾咪才会变现在的子吧。

那一天,那一刻……艾咪最守护的东西,被艾咪自己亲手给毁掉。这实对她造的心里负担和自责,光是像让我差点吐出来。

……凯蒂。在我心目中,现在是最可怕的女人。


我从以前,就喜欢读书。

获得知识比任何更有意思,而且──虽然我自认自己的个不──我认为优越感也该算是知识的一。

关于勇者的记载、圣女的记载,以及……迷宫的记载。

难度越高,相关的情报就越值钱。所以高阶的冒险者并不会轻易泄漏,过去的勇者队伍甚至什情报留下。

他们的活跃,能在勇者的『英雄故』和圣女的『圣女传说』,这些夸奖他们战绩有多华丽的故中得到。

至于实际跟攻略相关的情报,他们并未遗留。

在知以上这些知识的前提下,我可以说。凯蒂小姐所提到的情报,很明显并非书籍上面所记载的内容。

那个人,过去到底躲在什地方?

那个人,为何从来在众人的话题中出现过?

那个人,为何色的文斯去随意逛街的时候,连一次遇到她过?

更离谱的,则是大白天一位有着闪亮金而且大摇大摆走在外面,连贵族千金相形见绌的女,是何在不受任何人注目的情况下,直接跟我们接触?

以及……为什,要和我们接触?


全部,不知。


……我从以前,就喜欢读书。

对于有知识的情况下去接触新的物会感到不安,而且──我自认自己的个不──我觉得自卑感果然也该算是求知的一。

凯蒂小姐毫无疑问比我懂的更多知识。那个人所知的知识,八是书本上所记载的。

自认自己个属于最差劲那一类的我,接下来要说真心话。

那个人那一双,毫无混浊充满慈爱,甚至连变暗的情景让人像不到的黄金眼眸……总觉得是在高高俯瞰我,让我除了害怕外是害怕。


在屋顶空隙露面的灰色云,相于在预告今晚可能就会落下雨水街打湿。现在不是呆的时候……接下来,我到底该什呢?

首先,必须先跟文斯商量才行。前几天听说有龙鳞进货,所以一始我以为他可能跑去店里面参观各武器,但是我突然改变主意,前往卖外带小吃的摊贩。

直觉认为他应该在那,结果跟我的一,在串烧店附近到文斯的身影。

「文斯。」

「嗯?是珍娜啊,怎了?」

对于独自吃东西完全不觉得不意思,从这一点来说,可以称得上是大人物。然,是坏的方面。

「接下来,我要去找凯蒂小姐。文斯也一来。」

「生什情吗?」

「错。是有一点……文斯你,相信我的头脑吗?」

「那是然,我们从以前到现在,有珍娜在的话就会很惨的场面有一大堆。」

唔,被人信任的感觉真不错。果然懂得多,得多,能帮上队伍的忙,会觉得很心。而且……平常累积的信任,遇上这场面时就能挥。

「听你这说我就放心了。听了,你要绝对相信我,然后闭上嘴巴就。要你是真的相信我,所有问题能顺利解决。」

「哦、……知了。」

强行逼困惑的文斯点头答应,我们走向凯蒂小姐正在等待的旅馆。


「嗨,欢迎回来。」

「嗨,凯蒂,我回来了。」

在房间的中心,坐着一位让窗户外面暗的天空完全不算一回,有太阳般的女。

我让文斯按照先商量的,打一声招呼后就待在后面。

「我们回来了。另外,凯蒂小姐,有要跟妳说。」

「咦?要说什这郑重其?」

我向凯蒂小姐提到艾咪的情。

「艾咪有一位『什特殊处』的男朋友。」

文斯在后面,咳了几下……闭嘴,算我求你。

凯蒂小姐因为吃惊而眼睛睁大,手遮住嘴巴。毫无疑问,她凭刚才那句话就察觉到了。这个人,脑筋运转速度果然非常快。

「然后,艾咪她……跟我说因为她的错,害童年玩伴的男孩受伤,非去跟他歉不可,来很钻牛角尖的子,决定离队伍了……」

「怎会……我,居然对她说出那残酷的情……!」

是三言两语,就听出我说的意思,凯蒂小姐哭了出来。

虽然不礼貌而且有些缺德,我是凝视着她。就连哭泣的模像幅画……她是真哭不会错。因为过某队伍的女盗贼假哭,所以我能分辨跟真正哭泣的差别。

跟艾咪的建议,也是出自善意吧。所以我……对于凯蒂小姐更加觉得可怕了。


对于有敌意的对象,不管是谁会先警戒。

穿上铠甲,盾阻挡攻击。这一来,受到再强的攻击也能减轻伤害。

可是,假是遭到友的对象突然偷袭。

在自己的内脏里面,突然冒出拿短刀的手,又该怎防御呢?

……凯蒂小姐,就是这女人。

靠着百分百的完全善意,对方一刀两断。

这一点艾咪应该也有到,但是我原本也以为凯蒂小姐是『会迷惑男人造队伍分裂的祸水』──以为有这程度罢了。

……我的知识和智慧以及推理能力严重不足。太过大意了。

这个人,对象根本不分男女,会毫无自觉的逐渐破坏队伍,是真正的破坏者。

可能会被人说我太过牵强附会,但是,我知艾咪告诉我的『凯蒂小姐的自言自语』。

那真的根本就是『未知的恐怖』。


我不知我们『勇者队伍』今后会变何。

但是。

艾咪告诉我的情报,以及实际生在艾咪身心上面的情况。

在脑中整理清楚这些情报,我知这是我非完不可的义务。


就算是为了童年玩伴艾咪──


──也绝对不能让这个人跟罗素碰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