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体验了被关在密室的事件的情侣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tcdpels

「现在想起来,这部室还真是很久以前就空置着了呢」

一如以往的文艺部室。

结朱一边喝着从自动贩卖机那买来的瓶装咖啡边说道。

「嘛,实在不会逐间检查没有在使用的部室吧。教师们也没这个閒暇」

由于我们校的文艺部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废部了的缘故,我们平常就这样偷偷的潜进来并游玩着前辈们所遗留下来的游戏。

「没记错文艺部的负责老师,是现国科的菅原老师吧?」

*现国: 国语及现代文学

「啊—……是他啊」

结朱理解似的点了点头。

教现国的菅原老师,是位有名于对整理相当不在行的老师。

像是整理好废部了的部室这样的行为,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嘛,对我们来说更安全了,也算可以吧?」

由于并不是禁止进入的区域的关系,学生在废部了的部室内并不是问题,只是男女二人在那独处这件事会招人误会而已。再加上虽然不是我们的东西,这里也有游戏机在。

所以,最好就别来找这里。

——然后,是这一番话漂亮地立起了旗子吗。

突然间,我们听到了从走廊传来的脚步声。

「结朱,电视」

「了解」

我们以纯熟的手法关掉了电视,隐藏自己的气息。

换作平时的话脚步声的主人会就这样路过这部室,可是今天并不走运,脚步声正好在文艺部室的门前停下了。

我和结朱瞬间紧张起来。

从门前传来了像是金属互相摩擦的声音。

恐怕是钥匙串的声音吧。来到这里的话已经不用再怀疑,脚步声的主人就是拿着这间房间的钥匙的教师,而他正要打开门进入这里……!

「………………」

「………………」

我通过眼神与结朱互通意见后,快速的把书包和游戏机藏在书架中。

在门外的教师则正忙于寻找正确的钥匙,不断的重复地把钥匙插入被拔出。

我们把我们存在于此的痕迹都抹消了。接下来说是寻找隐藏我们的地方了。

可是,并没有顺利找到能这样做的地方。

「……怎么办?该躲在哪?」

结朱有点焦急的小声地询问。

正在此时,在我的眼中映出了放置着扫除用具的储物柜。

「没办法了,就那里吧……!」

要迫进两人可能会很狭窄,可是这时侯只能这样了。

我们保持着静音的状态高速进入储物柜,静静的关了柜门。

就在这之后的下一拍,文艺部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从储物柜的隙缝窥看外面,站在那的是全身筋肉的中年男性教师。

好死不死,竟然是学生指导的教师。被发现的话会变得很麻烦。

「还想着是从这里传出声音的……错觉吗?」

学生指导教师边感到不可思议的歪着头,边环现部室。

可恶,给我快点回去啊。

「大,大和君……!别动……!」

就在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了结朱的细语。

为了从储物柜门上的隙缝窥视外面的缘故,我与夹在我和柜门之间的结朱变成了贴身接触的状态。

柔软的身体的触感,及她那吐在我颈上的羞耻吐息令我心痒痒的。

「抱,抱歉」

我慌忙的把身体抽开,无意间空气中充满了尴尬的气氛。

「………………」

「………………」

虽然说是身体离开了,但基本上还是保持着亲密接触的状态。

我们的距离近到我开始担心着结朱会不会听到我心脏的鼓动声的程度。

「果然谁都不在吗……」

正在这时侯,外面传来了门被关上,及用钥匙上锁的声音。

看来学生指导的教师放弃了的样子。

「太,太好了……」

「嗯……」

我们四眼相交,然后喘了一口气。

总而言之,先离开这气氛尴尬的空间吧。

于是乎,我注意不让声音传出室外,开始用力推着储物柜的门。

「……啊呐?」

可是,柜门却一动不动。

「大和君,怎么了?」

结朱看来还未了解现在的状况,一脸不解的看着这边。

「不是,门比想像中关的更紧……等我一下」

推测学生指导的教师已经离得很远的我,把整个手掌都贴在门上用力推着。

可是,仍然开不了门。

「……糟了。可能被关住了」

「诶!?」

可能是我们进来时,用力过头导致关门的时侯关歪了,也可能是放置得太久导致门都生锈了,总之现在就是打开不了柜门。

「怎,怎么办?大和君。要叫帮忙吗?」

「虽然这样也可以,但这样会挺惹人怒的喔,这……不就等于跟别人说自己故意隐藏起来吗」

最坏的结果,可能会被禁止再进出部室也说不定。可以的话还是想靠自力脱出。

「总之,先找一找有没有甚么可以利用的吧……」

虽然身体动弹不得,但我仍环视四周确认储物柜的情况时,发现了结朱不知为何有点坐立不安。

「怎么了?」

「不是,那个……怎么说好呢」

我询问着,结朱却有口难言似的。

「甚么啊,妳不说的话不就不知道了吗?」

在我催促之下,结朱似乎也心意已决,吐了一口叹息后小声说道。

「………………想去厕所」

说起来这家夥,刚才喝了咖啡呢。

「再不快点脱出的话……可能赶不及了」

「等等,别那么急!起码用桶子!」

感到了会发生大惨事的我,面无血色的抓住了水桶。

「不要—!这种尊严被剥夺的结局我不能接受!快点做些甚么离开这里啊,大和君!」

结朱似乎已经到达极限了,开始叩打起柜门来。

「呜喔!?竟然在乱搞!在这不稳定的地方胡来的话……!」

我马上慌张地阻止,可是为时已晚。

在这狭子的空间胡来的结朱,想当然储物柜的柜边也浮了起来。

「诶……啊?!」

「糟……!」

眼中的世界整个上下倒转———以及一声巨响。

因为储物柜倒下的冲击,令我在一瞬间眼冒金星。

「好痛……喂,结朱。没事吧?」

「嗯,嗯……抱歉太胡来了」

看来我们两人都没事的样子。

因为阴暗的关系使平衡感在短时间内变得奇怪的关系,一会后终于理清了我们现在的状况。

「诶……」

「啊……」

不知不觉间,我们形成了我把结朱按在地上这种体势。

在我腕中能完全抱着的纤细的身体,因为刚刚胡来的缘故而脏乱的制服中,能少少的窥见到的后颈。

我与结朱,四目相合。

「啊,不,不行的喔?现在情况有点糟糕的说……」

似乎搞错了些甚么的结朱满脸通红。

「不是不是不是!只是事故而已!比起这个,不快点脱出的话」

我再次推着倒下了而变得在我旁边的柜门。

然后,因为刚才胡闹的原因,倒下了的冲击令扣变松了的缘故,比想像中简单的便推开了门。

「诶……太,太好了!做到了喔大和君!」

「嗯,啊啊。太好了呢,快点去妳的厕所吧」

「嗯!」

结朱慌忙在我的身下快速抽身后,马上走向部室外。

留下来的我缓缓地离开储物柜后,吐出了一口深深的歎息。

「还真危险啊……」

我脑海里瞬间闪过刚才被我压在身下的结朱的身姿。

虽然是因为事故而造成,却微妙的性感的姿态。

「……不不,事故啦事故」

我喃喃自语,并摇头厘清思绪。

「哎唷,喂……」

作为消除杂念我整理好储物柜,并放回原来的位置。

正好在这时侯,我听到了从走廊传来的脚步声。

说不定是结朱回来了。

「果然还是听到从这里传来的声音……」

可是,听到的人声却好死不死,是学生指导教师的声音。

看来是听到了储物柜倒下的声音而回来的样子。

「糟了……!」

我慌忙地又回到了刚刚放好的储物柜内。

同时地,文艺部室的门被打开了。

「嗯……刚才忘了锁门了吗?真奇怪」

学生指导那感到不可思议的声音及脚步声传到了储物柜那边。

结朱那家夥……赶急过头弄得连房门都没有锁起来吗。

拜她所赐,现在情况显得相当可疑。

「果然是错觉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