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台风时,在部室内二人独处……。

「哎呀—,今天也前进了不少呢—」

结朱边吐出一口充满达成感的歎息,边关掉存档划面。

「就是呢。也刚好是可以暂停的位置,今日就玩到这里吧」

正好我的集中力也见底了,存档过后便把游戏关掉。

收十好游戏机后,我们二人开始为回家做准备。

「说起来我留意到了,明明正值花样年华的年轻男女在这里朝夕相对,有进展的却只有游戏的进度这一问题」

结朱突然提出这莫名其妙的发言。

「对假扮的情侣要求进展也太那个了吧……打游戏也很愉快,没所谓吧」

听到我愕然的回答,结朱鼓起了脸颊。

「诶—。那游戏跟我,你比较喜——」

「游戏」

「太快了!最起码让我问完啊!」

是惹她不高兴了吗,结朱不断地鎚打我的肩膀。

「是是……嗯?是不是下雨了?」

我无视着这样的她完成回家的准备时,留意到了窗外的天气。

因为精力都集中在游戏上,且为了不让声音漏出走廊而在一边耳朵戴上听筒的缘故,我们并没有注意到天气的急剧变化。

「呜哇,说起来有听过今天会有台风啊。忘得一干二净了。」

事到如今才想起今早有关天气预告的事,我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样吗。不过这种程度的话没问题吧?去教员室借把伞回去吧」

结朱似乎对台风一事抱乐观态度,决定像平时一样回家。

「不是,很危险的啊」

「没事的啦,你看」

结朱像是想表达台风的无力一样,敞开了部室的窗户。

然后,强劲的风雨马上打在她的身上。

「哇呼—!?」

结朱发出奇怪的声音并被打得失去平衡。

「不就说了吗!」

我急忙把窗户关上。

「呜……好冷。风比想像中更强呢。这样的话有物件被吹起也说不定」

被吓得惊呆的结朱似乎放弃了就这样回家,我则用手机调查情报。

「说是一小时后就会进入风眼的样子,在那之前就老实待着吧」

「嗯,赞成……呜,好冷」

得到了结朱的同意后,我把视线从手机移至结朱。

「………………っ!?」

在那一瞬间,我不由得变得硬直起来。

结朱那家夥,因为制服湿透了而露出了衬衫下的内衣……!

在白色的质料下若隐若现的水色的文胸,因为湿透的衬衫黏在身上的缘故,更进一步的强调着本来就挺『有料』的结朱的身体线条。

「那个—,结朱……全身湿透会弄得感冒的,穿上这个吧」

眼不知看哪里好的我,边平伏着心脏的鼓动,边把自己身上脱下的外套递给结朱。

她带点惊讶的收下了。

「谢谢。可是,大和君这么关心别人还真少见……难道」

看来我那无谓的关心并不是个好主意,结朱马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姿。

然后,她的脸颊染上了鲜红色。

「看,看到了?看到了吧!看不到的话大和君才不会这样关心我吧!?」

结朱边用外套隐藏起身体的前面边质问着。

「……嘛」

领悟到蒙混过去也没有意思的我,移开视线作出肯定。

「呜……大和君这色狼」

「那是不可抗力啦」

「虽然是这样没错……姆」

结朱也知道我不是故意而为的,可是这份羞耻心也无处发洩而不知怎样办才好的样子。

「………………」

「………………」

总感觉,场内充满了微妙的尴尬空气。

部室内漂浮着『应该感到害羞好,还是觉得羞耻好,有点不知道怎样办才好』的空气。

「……嚏!」

突然间,为这沉重的场口打开缺口的,是结朱那一声可爱的喷嚏。

「没事吧?」

「呜……可能还是有点着冷了」

秋意渐浓的现在,因为太阳下山而令气温骤降,湿透的身体似乎夺走了相当的体温。

果然还是快点回家比较好吗……可是现在风势这么强,万一有物件向着我们吹来的话会很危险。

「大和君,你坐在那」

结朱指了指地板,催促我坐在地上。

「……?可以是可以,怎么?」

我照她说的一般盘腿坐到了地上。

「那,别动喔」

说完后,结朱突然地坐在了我的膝上。

「喂,喂」

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使我不由得动摇起来。

「不,不是说了别动吗。这边也很羞耻的说」

我看了看,结朱的耳朵及后颈也变得通红。

「……那,为何突然这样」

「那个,就是不想输给游戏,想令大和君也心跳加速的说」

「竟然是这种理由吗」

看来结朱对于刚才的二择题中输给游戏一事还怀恨在心。

「而且,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会患上感冒的。太好了呢,大和君。不是超便宜了你嘛」

「嘛,就我而言的确没有损失就是……」

实际上,由于结朱的身体确实很冷,我并没有拒绝她的要求。

能够被我的手腕完全收在其中的华奢的身体。冰冷却又柔软的身体,正在至近距离漂荡着女孩子特有的甘甜的香气。

「啊,先说好,就算我们两人再如何靠近,那些事项也是不行的呢」

「就算妳不说我也没那个意思」

我这样回应了结朱的叮嘱后,她似乎对这回答有点不满的看向了这边。

「姆。这回答很令人不满呢。明明是这么美妙的场合,你倒是期待一下啊」

还是一样有着很多不讲道理的要求呢,这家夥。

「想要我抱有期待的话,妳就多提升一下诱惑别人的等级吧。结朱妳稍为欠缺了一点那种成熟的色气感」

「呜姆姆……可恶的阴角。因为多馀的自尊心而意外的反内心而行」

「不服气的话就令身体变得能吹飞我的理性般诱人来看看啊」

我试着挑衅了一下,结朱悔恨的嘟起嘴唇。

「你给我看着。我马上就提升等级,变得让大和君一跟我对上眼睛就马上心脏麻痺」

「这爱情的反面竟然变成了杀意吗。菜鸟等级的病娇呢」

「总有一天要令你叫我作美的女神喔」

「这情况的话倒是只能称呼妳作死神而已呢」

我苦笑着叹了一口气。

我们就这样继续着谈话,等待暴风雨停止。

一小时后,赶着雨势稍停我们马上离开了学校。

「哎呀—,还真是迟了不少呢」

在避雨期间衣服变干了的结朱,元气十足的抬头看着夜空。

「也是呢。天色已经全黑了,要我送妳回家吗?」

「不用了。再过一会风眼就要离开了,大和君也别绕道了直接回家比较好喔」

「了解。那么明天见」

「嗯。再见了」

结朱用力挥手离开。

我也转向背面,开始走在回家路上。

然后在完全看不见她的身影时,吐出了一口深沉的吐息。

「真———危险…………!」

那家夥是怎么一回事!明明二人独处却那么的贴近!如果走错一步的话就不知道会变成怎么样啊!

那家夥,明明是个自恋狂却太低估自己的魅力了吧!

『说起来我留意到了,明明正值花样年华的年轻男女在这里朝夕相对,有进展的却只有游戏的进度这一问题』

……倒不如说,有游戏在真是帮大忙了。

如果没有其他能集中的东西,和结朱在部室中二人独处的话现在已经——。

「……万万不可。不赶快梳理好心情的话」

我摇了摇头,加快了步速以早一点回到家。

我做了在通关了现在正在游玩的游戏后,就着手寻找下一款要玩的游戏这一决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