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 能够疼爱像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不如说是一种奖励吧(2)

考试结束第二天吗?」

听到她的提议,我稍微犹豫了一下。

「诶—......那天我想去买游戏来着」

作为考试成功生还后给自己的奖励。这点我无法退让。

「游戏什么时候都可以吧。文艺部室里不也还有嘛」

听闻了我的态度,结朱稍微有些生气的样子。

「还请您能通融通融。拜托了结朱,I love you」

「最行不通的使用方法!怎么这么快就实践起来了啊!」

切......行不通吗。

没办法了。就挑文艺部室里喜欢的游戏忍耐一下好了。

「好吧。嘛啊毕竟是约定」

我同意之后,结朱的表情便一下子开朗了起来。

「好耶。那,决定了哦。为了能够尽情玩耍,考试还请努力呢」

「确实。然后,也因此我想先把担心的事情处理掉」

好,就是现在。在这里抛出话题!

我深呼吸了一番之后,再次面向结朱。

「那个,结朱。实际上——」

「那个,这个单词是......」

但,似乎是迟了一拍的样子,结朱已经将视线移回了单词卡上。

看来,是因为考试之后有安排了,学习的欲望就明显上升了。

「好,对了。但是,想再完美一点啊......」

结朱盯着单词卡喃喃细语着。

「......喂」

我拉住她的手,朝自己的胸口处猛地拽了过来。

「呀,突然干什么呀。想要抱抱我吗?那样的话我这么可爱真是抱歉啊」

即便瞪大了眼睛,结朱也不会忘记自恋精神。

对此感到震惊的同时,我指了指她面前贴近的电线杆。

「热爱学习是好事,但也看着点路啊。模仿二宫金次郎的做法在现代可不适用呢」(译:二宫尊德,日本江户时代后期著名的农政家和思想家,学习勤奋)

要是我不出手制止的话,她的头已经撞上电线杆了。

结朱似乎对此也有自觉,浮现出苦涩的表情。

「哇,太危险了。我的脸要是受伤了可真是全世界的损失了。千钧一发呢」

「毫无疑问对于世界来说啥也不会损失,不过你还是注意着点吧」

瞪着责备了她之后,结朱便露出一副尴尬的表情转过脸去。

「抱歉。你想啊提高我的考试成绩是保持我的形象的一项重要的工作啊,一不注意就」

虽然两个人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就会忘记,不过这家伙是优等生设定的来着。

看来,对考试一事,她比我想象中要更加上心的样子。

「你的想法我是能理解,但要是因为这种事情受伤就没有意义了哦」

我如是回答着,心中也浮现出一种微妙的犹豫。

如果,我现在跟结朱商量圣诞节的话题,毫无疑问她会不安的吧。

然后,搞不好的话考试也会受影响。

那就......有点令人困扰了。总感觉很抱歉。

「啊,对了。那就这样吧」

在我思考着的时候,结朱像是要打断我似地抱住了我的胳膊。

「咋了,突然就」

在我震惊之余,结朱在很近的距离摆出一副嘚瑟脸。

「这样的话我觉得就算我集中注意力在单词卡上,大和君也会自动帮我避开障碍物的吧。不愧是我,完美的策略啊」

「这已经是在照顾残疾人了吧」

尽管感到有些害羞,但我还是再次下定决心。

总之,考试结束之前,我就先忍着不跟结朱说这个话题吧。

总觉得越拖延越会陷入泥沼,但也没办法。

一口气忍住了焦虑的情绪,我改变了策略。

「说起来,大和君准备得怎么样了?考试,有自信吗?」

「嘛啊普普通通吧?大概,就跟之前一样吧」

我在班里的成绩基本上就是中偏上左右。

和结朱交往之后,和她一起学习的机会也挺多的,所以成绩稍微上来了点,但即便如此我也是没法突飞猛进的男人。

「是嘛,可千万别不及格了哦。要是补习的话,你想啊......难得的圣诞节就泡汤了」

平时直爽的样子也不知道哪儿去了,结朱红着脸,低着头向我提醒道。

她这果然是,觉得自己会被告白的意思吧?

「哦,噢......我会努力的」

不好,这气氛真的好奇怪!感觉心里要被奇怪的背德感给压倒了!

干脆撤回前言,现在立刻解开误会!

但是,因为这个原因结朱的成绩要是受影响的话......呜呜。

「嗯。真期待呢,圣诞节。我得好好复习才是」

我摆出一副爽朗的笑容,将干劲展示给结朱看。

......讲真,谁来救救我。


我们抵达学校后,毫无停歇地便开始了第二学期的期末考试。

上午的题目感觉不算难也不算简单,嘛啊就跟往常一样的印象。

「呼—,总算是把上午顶过去了。大和君,感觉如何啊?」

午休时间的文艺部室。

一边在桌子上打开着便当盒,结朱一边像是为了缓解紧张似地,长出了一口气。

「幸好没有什么科目是难得要死的。下午也不能放松警惕哦」

在她对面的座位上坐下来后,我也吃起便当来。

「确实。才过了一半呢」

「嗯。赶紧吃完中饭,不准备一下下午的科目就有点不放心啊」

虽然我已经比以往吃得更快了,结朱却比我更快地盖上了便当盒。

「我吃饱了」

「已经吃完了嘛。虽然我确实说了早点吃完比较好,但你这实在是太急了吧」

面对我一副震惊的表情,结朱嘟了嘟嘴。

「真没礼貌啊。单纯就是减少一下今天午餐的量而已。免得下午考试的时候犯困」

「原来如此,有点道理」

说罢,我正常地吃完了午饭。饿着肚子也没法战斗啊。

话虽如此,两个人都吃完午饭的时候,我将便当盒放回包内,取而代之的是拿出了教科书。

「那么,复习一会儿下午的科目吧?」

「嗯—......我还是算了」

面对已经打开了教科书的我,结朱一边喝着茶一边摇了摇头。

「明明早上搞得那么紧张,现在却这么悠闲吗?」

「不不,休息也是学习的一部分啊,第一天的考试我已经够努力了,下午也要感到疲惫了呢。午休的时候也这么努力复习的话,到时候会没法集中注意力的」

「意思是该放松的时候还是得放送是吗」

果然一讨论学习和考试的话,优等生设定的结朱就像是略高一筹似的,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给我提一些意外能有帮助的建议。

「是啊。所以我要彻底地休息一下」

一边说着,结朱一边站了起来,酱折叠椅拿到我的旁边。

「综上所述,请宠爱我让我受到治愈吧」

结朱在我旁边乖巧地坐了下来,突然提出这种要求。

「我也同样想受治愈来着」

「那就通过宠爱我来受治愈吧。双赢呢」

「我怎么不觉得啊」

看着结朱尽是打着一副好算盘的样子,我白了她一眼。

「而且,你说要我宠爱你,具体是要我做什么啊」

我这样问道后,结朱思考片刻后拍了拍手。

「我想想啊......那,请在我耳边轻声说些甜言蜜语吧」

「交给我吧。砂糖,蜂蜜,蔗糖,和三盆」

「这算什么甜言蜜语啊!是什么不懂变通的蠢蛋啊!黏糊糊的啊!」

「甜的东西就是会黏糊糊的啊」

「吵死啦!说点好的不行吗!」

明明我如此充满诚意地回复了她的请求,不知为何她却发火了。不可思议。

「真是的......明明我一直陆陆续续地有在疼爱大和君的,为什么大和君对我要这么严格呢」

「你等下。我怎么不记得你有疼爱过我」

我制止了一气之下说出迷之发言的结朱。

但,她却对自己的言行毫无疑问似地,紧盯着我说道。

「有很多吧。在文艺部室里给你膝枕什么的......还有一边膝枕一边掏耳朵什么的」

「只有膝枕吗。话说,那个双方都不属于受宠的范畴吧......」

这两件事都不是我要求的,都是顺水推舟地展开的。

「啊,对了。那么今天大和君给我膝枕如何?」

虽然不知道这有什么好「那么」的,结朱又提出了多余的点子。

「诶—......」

「行了行了快点!宝贵的午休就要结束了哦?」

我面露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