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话 凄惨

贝露涅尔等人突击,我按照预定魔力无法通的防御壁包覆园的,并吸收园内部所有的魔力。

就谁无法在防护壁中回复MP了。

贝露涅尔等人削减魔女的MP一定程度我再突击就行了……正在候,面突像是震般摇晃了一。

乌龟转向我,声音。

「就是现在,艾尔莉洁!战顺利功了!艾蕾克西亚勉强防了艾缇娜艾尔芙蕾亚的同攻击,但防那招需消耗量的魔力,现在已经有剩少魔力!战行了!」

干漂亮!

贝露涅尔等人像按照战顺利削减了魔女的魔力。

那就剩收尾了。

我场,将魔女完全无力化再由艾尔芙蕾亚封印。就是完全胜利。

那就马冲吧~!

带蕾拉有园长及数名骑士,我迅速向著训练室突击,并穿隐藏在那面的楼梯赶往。

达现场的我,打烂概是艾蕾克西亚张防止贝露涅尔等人逃跑的防护壁,让在场全员的视线集中我边。

久等啦各位!接就给我收割果吧!

贝露涅尔等人……嗯嗯,谁被干掉呢。

不,仔细一有败犬同被魔物干掉躺在面,不死就先不管了吧。

,那……在面的那人……是谁?

像有有脸色极差,给人一邪恶魔女感觉的人在,难不那就是艾蕾克西亚?

差别已经不是二次元三次元那等级了,完全是不同人了吧。

艾蕾克西亚在游戏中姑且是隐藏攻略角色,是年轻漂亮的女。

嘛比其他角色是有了些年龄,有点浓妆艳抹的感觉,所有玩说是老太婆,但尽管此外表应该是二十岁前半那边才阿。

现在又何?胆怯著我的女……嗯~……仔细不是不像二十岁,是憔悴度又有很重的黑眼圈,所才不怎年轻。

难不是伪魔女?战斗是伪圣女与伪魔女的战斗吗?

不不不,不是吧。

「你就是魔女艾蕾克西亚吗?」

所我姑且确认一。

接著魔女了我拉距离退了几步。

但是无处逃的。

你是逃哪?我就等你三分钟吧。(兴国:neta空城)

抱歉,骗妳的,果是不等了。

「你、你就是代的圣女……艾尔莉洁……吗」

魔女不知是不是搞清楚我是谁了,突脸色一变做什。

但却办。

那眨眼中充满了惊愕。

「怎、怎……有魔力……」

「附近的魔力全被我吸收走了。因此,你已经办法吸入魔力回复了」

货真的马就给我转移……

惜的是,招已经先被我封印啦!

「、恶!」

魔女著我暗弹。

我缠绕著防护壁的手直接接,捏碎。

就算暗属再无敌,魔力差距步,防是轻易举。

著惊讶的魔女,我回击似击光魔法。

魔女因无无刻有暗力在防御,所普通的攻击透不。

但同类型就贯穿那防御。

因我的暗力有从贝露涅尔那借的一点,所造本威力的10%伤害。

就算是100MP动的魔法,攻击有消费10MP程度的效果。

但问题很简单……我1000MP攻击不就了!

我的MP是超50万。就算是魔女消费全魔力才的攻击,我随便一百。

综所述,我的光魔法咻咻咻。

顺便再稍微努力点,再注入五千左右的MP吧。

Aurea Libertas黄金的由

招本应该是向著空中,再扩散数敌人进行毯式轰炸攻击的技,但次就直接向魔女了。

钢弹光束炮一粗的金色光线从我手中,将魔女连著的墙壁一炸飞,等爆炸声消停,一条持续远处的隧已经完了。(兴国:边是钢弹梗,虽我翻不)

「啊、啊哇、啊哇哇哇哇哇……」

背的艾尔芙蕾亚不停颤抖。

位威严零的姐正是我的初代圣女人唷。

走在隧中,现倒在深处的艾蕾克西亚。

注意不炸太远才行呀。

除了追麻烦问题外,是飞太远直接飞我张的防护壁外就本末倒置了。

「你……你怪、物……」

靠著墙壁才终站的魔女,不屑我说。

接著站在我背的蕾拉园长同拔剑,但我手制止了他。

别了,就你是法造伤害的。

嘛,虽我魔法做剑给你就行了。

「结束了,魔女艾蕾克西亚」

我说完,魔女绝望似扭曲脸庞。

嘛,已经不逆转了。

我己一人轻松解决艾蕾克西亚了,现在有蕾拉园长,且贝露涅尔等人在。

再加艾缇娜艾尔芙蕾亚,本不该存在的双重圣女。

我一人搞定,就算有我像搞定。两加更是稳不行。

该怎说呢,做步是霸凌了吧。

「咕……呜……不……不啊、不啊!我不结束!我不死!」

魔女的表情因恐惧扭曲,在眼前展了防护壁。

恐怕是绞尽剩全部魔力的最抵抗吧。

虽说此,但连够转移的魔力剩,注入的魔力有少知。

我消耗3万左右的MP,场创造光剑砍向防护壁。

魔力线不同,弄剑的形状就留在手,攻击几次。

光剑魔女手有消耗3000MP攻击的威力,假设魔女状态万全有2000MP有任何方法防。

「唔哇,理所直接砍断,那防护壁明明相坚固才……回是艾尔莉洁谄媚一吧」

总感觉面初代圣女正说著什威严零的情。

我觉话是别说的喔。

你,其他骑士惊呆了。

普罗菲塔是在肯定露无语的表情了。

顺便普罗菲塔太所不了……或者说根本进不了园内部,所在外面待机。

「、是怎……什情况……」

完全被逼末路的魔女颤抖说。

怨言吗。嘛,是封印前最的话语了,就让说吧。

确实是做了坏的恶人,但本应该是更加有魅力的人最终Boss,此憔悴,概是我的错。

虽不打算放,但应该拥有我抱怨的权力。

「什……什!什圣女有三人!?不是很奇怪吗!一代不是应该有一名圣女吗!别玩笑!别玩笑了!什偏偏就我的代……!」

嘛,从面状态确实是无法理解吧。

概是认己造伤害=圣女,所才是三名圣女意义不明的情况。

实际是初代圣女加代圣女,最一人是单纯的伪物。

不光两名圣女就已经十分不妙了。

「狡猾!你太狡猾了吧!我……我那候什就差!被叫做历代最优秀什的称赞,被所有的人所珍视!我却不是!因我前的圣女是连使命达不了的垃圾,就重压全推我身!我赶快打倒魔女,一直一直说不停……结果我辛苦努力打倒就又马背叛我!」

顺带一提,突击的骑士全员先告知魔女与圣女的真实了。

所全员知魔女就是前代圣女艾蕾克西亚。

所蕾拉等人向魔女的视线,总包含著一股哀愁感。

「既,那至少就让我魔女世界搞一团糟吧!每人给我痛苦死吧!吧!?你不平活在我打倒葛琳塞达的五年中吗!既就感谢我一点啊!我是同字面意义拼死给你带了平!换的却是背叛!说我是魔女!尽管短暂,但你平的间是亏谁才的!是我唷!是亏我唷!既,那我应该有收取代价的权力才吧!那在代价的份内,随我喜欢怎做应该是被允许的吧!你不就享受了处吗!?」

嗯~……说的我不是不明白。

生的瞬间就被抱离双亲养育,被教育说『打倒魔女』,在重压中不容易打倒魔女,结果又被人追杀。

且的代因前代圣女完使命,圣女的期待感谢变少,取代有重压增加了,圣女说应该是最艰难的期了吧。

我代反因反动的关系,圣女相仁慈。

回游戏中『艾尔莉洁』耍任,是因艾蕾克西亚的功绩,同是那些人艾蕾克西亚的一赎罪吧。

嘛结果养的却是最差劲的伪圣女。

『至少让人享受己辛苦部份的处』,人是完全正确的感情,不说有代价谁不努力。

虽说无偿的善意是一德,但结果就是处全被榨取侧给拿光。

借口有连加班费不付的黑企业才说。

所艾蕾克西亚的话至少有一半是的。

因被欺负所就欺负被欺负的份回,主张实在无法苟同。

不说些的话博同情,但就因说了余的话反又恶化了艾蕾克西亚的印象。

你,我不表情知贝露涅尔等人的视线越越冰冷了……

「每伙是一,有我的痛苦,就在那虚假的平中愚蠢笑著!有任何回报!就有我在痛苦!你真!被说是历代最优秀的让人捧,被人称赞。拿了处,那有努力的动力啊!?什历代最优秀!你中其实很意忘形吧!?沉浸在被人捧的优越感中!」

嗯,完全正确。您真有慧眼呢。

正你所说,我就是沉浸在优越感中享受无双的快感。

是顺便干点其他情,骨子是那腐烂的思考。

被其他人意的眼神待,被其他人拍马屁,被其他人称赞棒棒。就是我的真话。

因此,就算再怎指实我有任何感觉。

随便你说。所斯特科,你别拔剑。

「有赋的才,被同伴所包围……就连圣女增加了!太狡猾了吧!你卑鄙人!错,你太卑鄙了吧!我是……我是有像妳一的力量……有骑士的话……了,狄亚斯。狄亚斯在哪!?狄亚斯!喂,狄亚斯!救我!快救我!」

「狄亚斯园长已经被捕了。你一直是在其他人沟通……错,就是我在沟通」

萨布利回答了魔女的话。

仅仅此魔女便明白了。

己是被孤立,穷途末路。

艾蕾克西亚爬著拉距离,但已经无处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