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华文轻小说 > 未来即是X > 第二卷

第二章

诺与吸血鬼普琳希丝的战斗结束了,但最终是结果却是诺与米娜不明原因的昏迷……

现在的诺与米娜正躺在马车,就算二人有醒,前往讨伐龙的路程是继续。

距离诺与米娜两人昏迷已经了一,至今是有醒的迹象,目的「雪行山脉」即将达了。

在经历那次魔物军袭击,的路程基本遇太的威胁,现的一些普通魔物被亚娜与骑士轻松解决。

亚娜前问普拉西,怎才唤醒诺米娜二人,但普拉西不知方法,说底,他亚娜根本不知什诺米娜变。

原本是最战力的二人,现在反变了累赘,但亚娜并有放弃,即使有方法,相信他迟早醒的……

路程依旧继续着,今晚概是骑士团最一次驻扎休息,明就达「雪行山脉」了,但达了「雪行山脉」,诺米娜二人该怎办?现在不战力的他待在在战斗间受波及的马车内。

但亚娜不了保护二人不与骑士一战斗,亚娜现在做的就有给二人无微不至的照顾。

了休息间,在帐篷休息的亚娜着旁边的诺与米娜,迟迟有睡意,反是泪水不知何流了。

「什…所有我珍惜的人现各情…让我感悲伤……」

亚娜流了眼泪,抽泣的说着,是一次在二人身边哭泣,虽他不知。

「我该怎做……是等着你醒,是奋力的战斗……明明你是那超乎常理的强…什…什轻易的就昏迷不醒啊…就像失了珍贵的人一……」

亚娜不子的哭泣着。

就,悲伤的少女饱含着悲伤,陷入了悲伤的梦境中……

亚娜久违的梦了前的…己珍惜的人一离的往,梦再一次浮现在亚娜脑海中……

经历了数次悲伤离别的,决独一人研习剑术,独一人、不与他人流的度着冒险者的日子,不知不觉间被冠了「银白剑姬」的名号,在一年间晋升了S级冒险者,有史最快升S级的才,虽此,但的日子是孤独的,少女所拥有的坚强内不觉间破碎,那候的少女每晚是做着悲伤的梦,孤独与悲伤承载着冒险者的情感,直受前救的少女的引导,认识了诺就有再次做那些梦了。

现在有着一新的梦境,某人的离……

「什变……」

亚娜沉浸在悲伤中…

次日

离达「雪行山脉」已经不远了,诺与米娜依旧昏迷中,在最一辆马车躺着。

诺躺在亚娜的腿,亚娜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但是有任何反应,面躺着昏迷中的米娜,脸有任何神情,两人死人一有任何反应。

亚娜情低落的着二人,但光着有任何,诺与米娜是不醒,有人知他底不醒,但亚娜依旧坚信着,二人终醒,无论久……

马车队伍在中午达了「雪行山脉」,即使现在不是冬,是覆盖着一望无际的白雪,目前的路并不是很陡峭,马车队伍是够继续在「雪行山脉」内前进。

雪虽阻挡着视野,但马车队伍是有序的不断前进,途中遇了许高阶魔物,但被普拉西与骑士解决,亚娜则是专的守护着诺与米娜所在的马车。

进入雪行山脉已经经了2,途中遇一头S级魔物与数头A级魔物,但不算是很的危险,目标「冰霜雪龙」现在止有身影。

雪行山脉十分,所在巨的山脉中寻找一生物同海捞针,且怎解决飞在空中的「冰霜雪龙」是一难题。

使风魔法在空中停滞,但不长间,虽有着擅长使远程魔法的骑士,但何击中在空中高速飞行的龙是难题。

「最的方法是让『冰霜雪龙』无法飞行或者不飞太高,所果遇了『冰霜雪龙』,先做展限制行动的结界的准备,候我引诱『冰霜雪龙』范围内,候就直接展结界,我与『冰霜雪龙』展战斗,六的骑士负责维持结界与使辅助魔法支援,剩余的骑士与我在结界内与『冰霜雪龙』战斗,亚娜姑娘怎做?依旧守护在马车旁边吗?」

停留休息期间,普拉西展了战议,决定了应方法,最询问亚娜怎做。

「…我一『冰霜雪龙』战斗」

「那,我另外派人保护马车…不,诺与米娜姑娘的」

「嗯…」

亚娜决定其他人一「冰霜雪龙」战斗,不很危险,稍有不的话或许丧命,毕竟虽是低阶但终究是S级的龙,不亚娜在前见别人与「冰霜雪龙」的战斗,算是有一点优势吧。

达「雪行山脉」已经了一,依旧有找「冰霜雪龙」的身影,团长的普拉西一直「魔力感知(Magic perception)」感知着周围数公的方,但象征着龙的强魔力是有现。

在休息一晚,队伍再次行进,雪与脚的厚雪分别阻挡着视力与行动力,不骑士团是些老练的人,些并不障碍,气的寒冷在他的毅力面前就算不魔法不值一提,亚娜毕竟是老练的冒险者,程度低温不算是太的威胁。

诺与米娜至今是未醒,一直守望着他的亚娜算是调整了态,不像一始那的悲伤,尝试乐观一点,但从诺昏迷现在,亚娜在期间每次睡眠梦那些不愿的往,有候无中生有的梦诺离的梦…

「报告!前方像有很帐篷,是营」

在行进一儿,在前面侦查的骑士传报告。

「在方怎有营?做警惕,接近那营」

普拉西达指令,马车队伍往现的营行进。

快接近那处营,无数冰锥向马车队伍,察觉魔力的普拉西立即吟唱屏障魔法挡住。

(是敌人吗?数量60人)

普拉西早已感知有魔力的气息,确定了有人的实,但不确认方是否敌人。

「我是尤斯王骑士团,你是何人!」

「不愧是骑士团啊…反应真是快」

概40名持近战武器的人从营走,他一律穿着黑色的斗篷,其中领头的汉身穿着金属色的重甲,手是一炳巨的战斧,他不悦的说着。

「你是什人?何攻击我等?」

「真是麻烦,不需知我是什人,毕竟你将丧身此,不就告知你本爷的名字吧,本爷叫亚特伍德,即将虐杀你」

汉一脸不悦的说,他称亚特伍德,亚特伍德举一手,不知做什。

「动手!他直接轰了!」

亚特伍德不知什命令着,普拉西感空魔力的异变,抬头向空,现高空中聚集着金黄色的巨光芒。

「『五位高阶极光魔法《陨落光(Falling light)》』吗?」

普拉西认识魔法,「五位高阶极光魔法《陨落光(Falling light)》」,在极光魔法中威力五强的高阶魔法,将高密度的光属魔力聚集在一降光束,拥有强的穿透力与破坏力,果不做任何防御措施的话,整马车队伍被毁掉,不普拉西并不慌忙。

「不愧是王骑士团团长·普拉西迪奥,一眼就了啊,不你怎挡一击呢?」

「不是五位高阶魔法」

普拉西拔腰间的黑色长剑,往面注入强的魔力,从剑身散黑色的魔力光芒,同《陨落光(Falling light)》随着降落,黑色的魔力光芒瞬间组屏障挡住《陨落光(Falling light)》,屏障毫无损的挡了五位高阶魔法。

「原此,那就是魔剑「普罗特库塔(protector)」吗?明明是骑士团长,却使着魔剑吗?」

「我不是那被德理念拘束的人。」

普拉西丝毫不在意他使的武器是魔剑件,骑士团的骑士知并丝毫不影响他尊敬位骑士团团长。

「嘛,那『恶魔(Demon)』的是魔剑,像叫什『暗释者(Dark elucidater)』着,所让我很不爽啊!」

「『恶魔(Demon)』?那是谁,背指挥你的人吗?有魔剑『暗释者(Dark elucidater)』,我从未听说魔剑的名字」

普拉西亚特伍德的话感疑惑,向方提问,方是不回答的。

「怎告诉你啊,虽你已经是快死的人了……!」

正亚特伍德轻浮的回答,突感一丝气息,将手中的战斧挡在面前,一兵器向碰撞的声音传,一银白色的剑在战斧,金色的长飘逸在亚特伍德面前。

「金色的长银白色的剑,你就是那黑衣旁边的女人吧?真是粗鲁啊,突就冲了」

「黑衣…你是说诺吗?」

「那黑衣混蛋叫诺啊?我的手是受尽照顾呢,害我损失了那废物」

「你是前那群袭击者的同伴吗?」

「准确说那是些废物已,不灌同伴的称谓」

在亚特伍德面前的是亚娜,在听某属的字眼一子攻击,被亚特伍德的战斧挡。

「你刚才说了吧?你口中的『恶魔(Demon)』所拥有的魔剑叫做『暗释者(Dark elucidater)』,他的名字是不是叫做艾达尔?」

「!?无奉告!」

听亚娜口中的名字,亚特伍德一间感惊讶,随坚毅回答,将亚娜甩。

「啧,那就打你说止」

亚娜并有获十分在意的答案,准备武力制服面前的汉。

「你做吗?打败前S级高阶冒险者的本爷!不我现在的目标是那叫诺的黑衣混蛋,他是给我添了许麻烦啊……!」

亚特伍德说完,亚娜身的杀气突爆,快速的挥剑砍向亚特伍德,有些吃惊的亚特伍德赶紧挥动手中的战斧挡住。

「你是动诺的话,我绝不饶了你!」

现在的亚娜莫名怒了,因现在的逆鳞就是诺被伤害。

「切,那黑衣混蛋你有重吗?,那我就先收拾你,其他人,那些骑士团骑士收拾了!方魔法师准备辅助魔法攻击魔法!」

完命令,亚特伍德始认真面着面前的金少女,同露恶的笑容。

「仔细一是人啊,有点让我不忍的你杀死,不你杀死享受死掉的体或许很不错」

「真是恶的癖,不我是不被你杀掉的,我有必须完的,再问一次,你口中的魔剑『暗释者(Dark elucidater)』的主人是不是叫艾达尔?」

「切,无奉告一将死人」

亚特伍德向亚娜挥手中巨的战斧,亚娜反的挡住,剑身侧移将战斧挡,闪战斧的劈击,随前移剑砍向亚特伍德,但亚特伍德与表面着的迟缓不同,快速移动战斧挡在面前,亚娜的剑砍在了战斧,见攻击的亚娜收回银白剑极快的速度一间消身影。

亚特伍德毕竟有着前S级冒险者的强实力,感知亚娜的气息将手中的战斧挥向方,将准备从面攻击的亚娜打的一措手不及,感慌忙的亚娜赶紧将银白剑挡在战斧挥的方向,但强的冲击力将亚娜击退,使亚娜难在被击退中停住摆架势。

在亚娜停住的一瞬间,亚特伍德现在亚娜面前,劈手中的战斧,同打的亚娜措手不及,紧急的亚娜迅速魔力强化身体,剑挡战斧的劈击,强的冲击力仿佛亚娜压垮一般,但经魔力强化的身体是够勉强支撑住,亚娜刚准备向退并反击亚特伍德,突感腹部一阵冲击,就被击飞、倒在雪。

亚特伍德的脚正抬了,他刚刚脚踢向亚娜的腹部,将其踢飞,迅速逼近倒在的亚娜,挥战斧,勉强反应的亚娜身体往旁边翻滚艰难的身,躲了攻击,但亚特伍德的攻势并有停止,拔陷入雪的战斧砍向亚娜。

次的亚娜反应了,剑将战斧劈砍的方向偏移迅速接近亚特伍德,剑砍向亚特伍德,亚娜突感知魔力的气息,反的将视线向旁边,一颗光球直直的向己,光球的速度很快,亚娜反应根本反应不,被光球击中,光球产生的爆炸将亚娜击飞方。。

「真是危险呢,给魔法的主人一点奖励啊,不差点打我所就拳头代替奖励吧」

亚特伍德轻浮的笑着,准备向被击倒的亚娜挥战斧,但却突在眼前一月牙状剑气掠,使亚特伍德一间停了动,亚娜趁机站,快速的向亚特伍德攻击。

虽突的攻击让亚特伍德措不及防,但亚特伍德是挡住了势汹汹的斩击,眼前的亚娜突消失,亚特伍德挥动战斧移动身体,银白色的剑砍在了战斧金属碰撞的声音,突消失,察觉攻势的亚特伍德再次扭动身体,又一金属碰撞的声音,亚娜的速度十分快,击中战斧就快速移动其他方向挥银白剑,亚娜不断的斩击,不断传金属碰撞的声音,亚娜的速度越越快,砍向亚特伍德的频率越越快,同亚特伍德的动加快了速度,挡亚娜一次次的攻击。

就僵持了一儿,亚娜的攻击一次有击中亚特伍德,不断高速的移动使亚娜体力速减,最力砍向亚特伍德被挡向退步,在概离亚特伍德10米远的方站着,同呼吸变急促,亚特伍德不错机,逼近亚娜挥砍手中战斧,亚娜虽体力不佳,但是勉强挡住了砍的战斧,但强的冲击力使就算挡住了是被击退了数米,亚娜运体内的魔力幅度强化身体,将战斧挡,往剑护手两边六金色圆环中的一注入魔力,驱动镶嵌在其中的高级强化魔法,亚娜身体覆盖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

「切!」

亚特伍德切一声在战斧施加魔力强化,同强化己的身体,冲向亚娜,经身体强化,亚娜够确切的反应,举剑挡,虽被击退了不远,但经强化并有受太伤害,挡攻击,亚娜再次攻击,快速的向亚特伍德挥砍四次,分别砍向了亚特伍德的四肢,四砍击速度十分快,仿佛就在一瞬间给了亚特伍德四连击一。

四连击就连亚特伍德完全反应,被击中了两,左手与左脚的盔甲被砍破,流血。

「挺有两的嘛,不我不你在耗间,快速结束吧」

「正合我意」

两人决定一招定胜负,亚特伍德微微举被砍伤的那手,一招定胜负?亚特伍德怎就按做。

「?」

正亚娜亚特伍德的动有些疑惑,最始亚特伍德呼应魔法师释放魔法的动,露惊讶的表情,准备展防御魔法,在魔法攻的方向展了金色的屏障,量的魔法击中屏障,些魔法的威力并不是很,勉强挡,但亚特伍德却趁机攻击亚娜,差点反应的亚娜一边维持着屏障,一边举剑挡住攻击,但同进行两行固快坚持不住,高级强化魔法的间已经了,强烈的麻痹感传手,使亚娜的手快握不住剑。

「就结束……!」

正亚特伍德信着胜利,突一奇怪的魔力气息传,那是非常强的魔力,让亚特伍德停了动,那魔力的源头感不妙,但现在有机给他思考,因亚娜趁此机将魔力注入剑的圆环中,一层金色光芒覆盖着银白剑,沿着优的纹路丽的光芒。

亚娜力挥剑,亚特伍德震惊余战斧挡住,结果战斧却被银白剑砍断,剑砍破亚特伍德盔甲、划破皮肤,亚娜又迅速的再砍一击,一瞬间造了x型的两连击。

「妳混蛋啊啊啊!!」

亚特伍德被亚娜连续砍中,暴怒的脾气一瞬间爆,刚指挥魔法师使魔法攻击亚娜……他的身影消失了…应该说,被压死了。

「!……」

一巨的身躯现在亚娜面前,掀量风浪与雪花,亚娜眼前的物突快速转变,最望向空,就是倒在了。

「呃……」

亚娜顶着疼痛身,着眼前巨的生物……「冰霜雪龙」,它巨的吼声,飞。

「『冰霜雪龙』…糟糕,告诉普拉西…!」

亚娜刚前往普拉西所在的方,但却惊人的一幕,「冰霜雪龙」在空中喷龙的吐息,将帐篷组的营连同面的人一冻住,始攻击已经击败所有袭击者的骑士团,强力的寒冰吐息击中普拉西的魔剑「普罗特库塔」所展的屏障,虽吐息十分强力,但并有打破魔剑「普罗特库塔」的防御。

亚娜趁普拉西挡住吐息段间达骑士团旁边,同疲惫不堪的身体仿佛倒一,亚娜使强化魔法勉强维持着状态。

「哟,解决掉了吗?前S级的高阶冒险者」

普拉西并不是很紧张,首先慰问一亚娜。

「有,但是他被『冰霜雪龙』一子压扁了,估计已经死了」

亚娜认真的回答,现在十分紧张,毕竟面的是S级龙,且是够毁灭一座城市的级别。

「是吗,那就准备应战吧,现在有间讨论,结界组做展结界的准备!应战组使高级强化魔法强化己,有伤的先使治疗魔法将伤口治愈,等结界困住『冰霜雪龙』应战!」

普拉西达几命令,准备峙S级龙,虽普拉西他本人有着独杀死龙的战绩,但跟S级龙战斗是一次,在有经验的情况是有些劣势的。

(『普罗特库塔』的使次数有10次吗,速战速决了,虽应该不速战速决)

魔剑「普罗特库塔」,异挡任何攻击的「不破防御(Unbreakable defense)」,每一魔剑使异有代价,比强制消耗魔力、消耗生命力、消耗血等,「普罗特库塔(protector)」的异使代价是一内每使一次让使者的痛觉加强两倍,普拉西一最使12次,就是24倍的痛觉,今普拉西使了两次,他的痛觉已经是平的四倍了,但现在普拉西有被攻击击中,所不碍。

普拉西将手中的「普罗特库塔」指向「冰霜雪龙」,注入魔力驱动异,黑色的剑身散量黑色的魔力粒子,些粒子随即消失,突现在「冰霜雪龙」的周围,围一球体,形黑色的屏障,最强的防御就是最强的束缚,普拉西控制球体向坠落,在球体内的「冰霜雪龙」虽奋力抵抗,但是无法击破不破的防御,眼睁睁着己坠落面。

「不破防御」虽强力,但持续间并不长,所「冰霜雪龙」摔落面,球体就已经消失了,不此骑士团早有预备,龙摔落面,金色的巨结界就将「冰霜雪龙」困在其中,半径概有200米。

应战组的骑士与普拉西有亚娜一同进入了结界内,「冰霜雪龙」展战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