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电击文库 > Perfect friend > 全一卷

Ⅵ.Paschal flower 复活节花

1

许多同班同学参加了葬礼。孩子们中间哭声一片,哭得最凶的是不不不。柊子咬着牙没发出声音,只有大颗的泪珠哗啦哗啦掉下来。

纱奈香,看到了躺在棺木中的理樱。三天前还活着的理樱,现在已经是个死人。她试图去理解这个现象变化,然而大脑如同被分成两半的感觉却阻碍了她正常思考。

葬礼结束,纱奈香他们见证了出殡。理樱的遗体被送往火葬场火化,将化为灰烬。其中的化学变化,与理樱的生死之间存在关联吗?纱奈香并不理解。

2

昏暗的房间里回荡着敲键盘的声音。三台黑色箱子一如既往地低吼着。

随着咯嗒咯嗒的声音,屏幕上显示的程序源代码不断飞逝。纱奈香对输入的数字进行修正。她将新获取的信息向自己制作的“朋友”模拟器中反馈。

哔的一声,输入宣告结束。

纱奈香输入运行程序的代码,敲下回车。

瞬间过后,屏幕变黑,只显示出一小行白色的文字。

“Overflow”

看来输入程序的数字过大,运行停止并报错了。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纱奈香对输入进行修正。

“Overflow”

空格键错位,弹飞出去。

“Overflow”

纱奈香离开了房间。

“Overflow”

3

走出公寓大厅,外面已被夜色所笼罩。但纱奈香没有关心过时间,并不知道现在几点钟。可能天刚黑不久,也可能已是深夜,但这件事根本无所谓。

来到大路上,发现路上几乎没什么车,纱奈香这才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过0点了。

纱奈香沿着空空荡荡的人行道往前走,穿过铁道线的栏杆,走进百货店侧面的窄道。

空无一人。

穿过连只猫都看不到的巷子,听着回荡着的自己的脚步声,走下年代已久的石台阶。

纱奈香来到了午夜时分的井之头公园。

理所当然,公园里同样不见人影。树荫下比夜色更加浓重,仿佛周围被漆黑的浓雾笼罩着。在这黑暗中,纱奈香淡漠地走啊走,走啊走。

穿过黑暗的另一头,是蓄着黑水的井之头湖。

实际上,水不可能是黑色的吧,无非是深夜里的湖面好似漆黑的地毯,好像脚踩上去就能走一样。

纱奈香没有去走那地毯,转而开始走过架在湖上的桥。

在桥中央,纱奈香停下脚步。

她看向井之头湖。

理论出现破绽。

不论如何调整数字,模拟器都动不起来。不论怎样输入,都会引发溢出。出现溢出则表示计算结果过大。位数溢出了。改了无数次都不行,又改了无数次还是不行。溢出值已经超出纱奈香可设想的范围。

那么,错的是“算式”吗?

是“朋友方程”错了吗?

纱奈香重新组织基础理论。

她回想。

回想自己的言语。

“就算群体内的一个人死亡,群体本身仍将延续。当以全人类最终的成本效能层面来看时,它起到了促进作用。”

纱奈香双手重重地砸在桥的扶手上。

效率促进?

提升最终效率?

纱奈香又重复了一遍自己说过的话。

这是。

假的。

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

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错的。

因为。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

我根本不知道,这对被留下的人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害。

很大,损害非常大。

太大了,感情的幅度太大了。

不明白,不明白这股感情是什么。

已经没办法去思考了。

必须马上设法制止这股不停在胸口横冲直撞的感情。

不然的话,我

一定会死的。

逻辑性丧失。

语言发生矛盾。

纱奈香的脸扭得一塌糊涂。

纱奈香的眼睛已经闭上。

平时只睁到一般的眼睛,现在闭到了九成。这是纱奈香的意志。她想要屏蔽来自世界的信息。她什么也不想去看,什么也不想去感知。她想关上,想把世界关上。她不想关上,其实她不想关上。她不愿结束,明明不愿让它结束……

(已经不行了)

(已经忍受不下去了)

(因为)

(理樱同学没了)

(理樱同学不在了)

(理樱同学)

(理樱同学)

(我)

(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纱奈香

闭上了眼睛。

「你」

纱奈香的眼睛条件反射地放了回去。

转头一看,那里站着一名男性。

好黑。

男性就像从黑暗中挤出来的一般。

黑色的头发,双眼被一副似是黑色玻璃板的奇妙墨镜遮住,全身披着黑斗篷。

他用静静的声音,说

「能不能别在这里散发过分强烈的思念呢……。好不容易哄睡的『汤泽羊』会被吵醒啊」

「你是……」

「一介魔法师」

INO其27

【吉祥寺的魔法师】说道。

4

两人一起在已经打烊的纪念品店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魔法师给了纱奈香一罐果汁。那果汁不是用魔法变出来的,只是向售货机投了一枚百元硬币与两枚十元硬币后取出来的。

魔法师打开热咖啡,喝了一口。七月的晚上从脖子到脚过着厚厚披风还喝热咖啡,那样子看着就觉得热。

魔法师戴的墨镜形状很奇特。以墨镜来说,呈锐角的镜框不像眼镜的样子,而且紧贴在他脸上。那墨镜释放着漆黑的光泽,毫无透明度,因此也看不到魔法师的眼睛。

「你喝完这个就回家去吧。小孩子不可以大半夜在外面乱逛。实在不行我就送你回家」

魔法师说出极为正常的话。

「你是变态吗?」

纱奈香直截了当地道出疑问。

「我不是变态……都说我是魔法师了」

「魔法、师?」

纱奈香投去怀疑的目光。

「好没礼貌的孩子。不可以用那种眼神去看大人」

纱奈香投去像是看养猪场的猪的眼神。

「不能用那种眼神去看大人!」

魔法师猛然起身对纱奈香吐槽。

然后又坐了下去。

「怎么回事啊你」

「我才想问」

「都说了,我是魔法师」

「魔法师」

「没错,你可真烦」

「处男魔法师……」

「你说的是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