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哔哩轻小说 > 电击文库 > Perfect friend > 全一卷

Ⅳ.Potential fee 潜在代价(2)

给我复印的。来决定下次去的INO吧?清单今天也拿到了日期最新的版本!」

不不不将一叠纸与地图一起铺开。那是注有INO详情的清单。

「欸……还要继续吗?已经够了吧。这三个月里已经达成大概八成了吧」

「目标是全部达成!而且还只是六成啊。最近又多了五个新的」

理樱顿感乏力。

自四月揭开了中央图书馆的秘密开始,她们四个在这三个月里寻访了二十个秘密。不过,那些终归都是小学生想出来的秘密,很少暗藏什么内幕或是真相,总是只到传闻源发点看看就走。另外,上周调查的INO其39【横行街头的棕熊】竟然就是西蒙。不不不愤慨地带着西蒙闯进吉祥寺秘密侦探团总部,当场要求他们改掉了39号。当然,事后不不不因犯下携带犬只进入校园的罪被千里子老师吼了一顿。

「既然要继续,那至少选个规格大点的秘密啦」理樱说「小的一天转上个三四个,很累的」

「理樱热情好低迷……」

「对不住,因为我很成熟」

「具体讲讲,你成熟的地方在哪儿?」

「大叔吗!你猥琐大叔吗!」理樱面红耳赤地狂敲纱奈香。

「啊,那么……这个怎么样……」

柊子看着清单,指向地图。那里是横亘于井之头公园中央的大池塘,井之头湖。

「就是它……INO其1【井之头的湖主】」

不不不战栗了。

「冬冬,不可以!那是最终BOSS啊!」

「咦,不行吗?」

「有什么不好的。既然是最终BOSS,把它灭掉之后,其他的说不定也就跟着消灭了吧」

「不可以啊,理樱!以不不我们的等级,根本打不动的!」

「还有等级啊……那湖主有多少级?冬冬,你念一下」

「嗯,我看看……」

冬冬飞快地翻着清单,然后念起来。

【井之头的湖主】INO其1 INO登记日期不明(很久远)

井之头公园的井之头湖中住着湖主『汤泽羊』。它是早从远古便已存在的神秘生物。身长28米,另有说法为100米。

「这数据够模糊啊……」

「说是早在远古就存在了呢」

「不,估计是汤泽屋出现之后」(※注6)

「才没那种事!它是昭和的怪物啊!」

「那就差不多了」

「呐冬冬,还是换一个吧……不不还不想死啊……」

「唔……那就……」

柊子的手指在清单上从上到下扫过。

「啊,我觉得这个不错……其27【吉祥寺的魔法师】」

「那个什么情况?」理樱问。

「上面说,井之头公园住着魔法师」

「无奇不有的井之头公园……」

「上面写着,魔法师在纪念品店附近徘徊」

「冬冬,那不是魔法师,是游民」

「是吗…………要是真的有,真想见见啊。是吧,纱奈香」

纱奈香点点头。纱奈香上个月被柊子推荐了《魔法师芭比》系列,现在已经和柊子一起追到了最新一期。

「都说了,那不是面向一年级的书吗?」理樱吐槽。

「但真的很好看啊……是吧,纱奈香」

「是的。最新刊一期中,芭比制作的人工黄油飞上天的场景棒极了」

「估计那作者江郎才尽了吧」

乳制品飞走的场景每期都有哦……柊子反驳。之后,柊子拿出芭比第一册,跟纱奈香两个人一起「这里很精彩,这里也不错」激烈地讨论起来。理樱也杠了上去,坚持反驳说「这里不现实,这里是在随便应付」。

4

灯已熄。

月光从大大的窗户洒进来,淡淡地照亮屋内。

理樱躺在地铺上,听着床上传来的甜甜睡息。时间已经转钟,大家都已睡下。

但是,理樱总觉得睡不着觉,盯着漆黑的天花板想着心事。

理樱现在有个喜欢的人。

对方是理樱所上的培训班的讲师。他是大学生,在培训班打零工,负责教小学生升初备考。

理樱三年级的时候,他负责教理樱。

倒也不是有什么明显的契机。既没有在下雨天一起撑伞,也没有看到他收留小狗的场面,只不过在培训班学习之余,跟他交谈感到十分快乐。

对方也并非喜欢谈天说地的那类人,但偶尔腾出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时,会跟理樱讲各种各样的事。那些倒也不是多难的内容,但与他对话时的一言一语中都蕴藏着成熟的味道。而理樱跟同学们对话时,从未有过那样的感觉。以理樱的精神年龄来看,不对同学感兴趣而是对大学生怀有向往,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是理所当然。

可是,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十分残酷。

大三的他今年二十一。

而小四的理樱今年十岁。

理樱盯着天花板,自嘲地笑起来。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跟他不配。二十多岁的人跟小学生交往,任谁看来都是变态,怎么想都是犯罪。反之也不难想象,一个二十一岁的男人被一个十岁女生真情表白,也只会因为不知要如何拒绝而伤透脑筋。对于这种事,理樱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所以,理樱没有表白。

她没有想去成就这份恋心。理樱认为,将热情藏在心里,静静等它冷却,这不论对自己还是对对方都是最好的选择。

理樱也知道,自己所得出的这个结论正是最为正确,最为能够接受,最为妥善的解答。

所以,理樱不曾对任何人讲过这件事。因为她明白,不论同学或是父母,能给出的答案都不会比自己得出的更加正确。

但是。

「纱奈香……你睡着了吗……?」

「还没睡」

对她的话,或许可以讲出来试试。

理樱这样想到。

「对于两人之间的年龄差,我不觉得有多大问题」

纱奈香还是躺在地铺里,把脸转向理樱,小声说道。

「可是……差了十一岁啊」

「年龄差距是相对的。20:10的话,差距相当于总体的50%,100:90的话,10的差距就只有10%了。年龄越大,差距占比就会越低,我想理樱同学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现状下最大的问题是绝对值。理樱同学的年龄现在是十岁,年龄过低将造成社会及道德层面的问题」

「嗯…………这我知道」

「但我认为,这依旧不是不构成多严重的本质问题」

「咦?」

「知道“质量守恒定律”吗?」

话题倜然转变,理樱有些吃惊,但她知道这个定律。它虽然是初中的课程内容,但在培训班已经学过。理樱点点头,表示知道。

「它毕竟是物理法则,不能直接套用在文化、精神方面的问题上,但我认为其中有相似之处」

「怎么说」

「在限定场景中,要增加某种东西,其他某种东西相对就会减少。也可以换句话说,“想要获得什么就要失去什么”。首先设目标为『十岁的理樱同学要和二十一岁的男性交往』,假设目标实现,理樱同学和对方都将丧失社会层面的信用,要遭受道义层面的批判。事情一旦公开,你们两个都将失去很多东西」

「是啊……」

「但反过来,也可以换成『只要认清并承受损失,就能够实现交往』的说法」

理樱愣愣地眨了眨眼,看向纱奈香。

「套用质量守恒定律来打比方就是这么回事。简化之后为“要么取A,要么取B”的一类问题。那么,烦恼从何而来?原因便在求“A和B是否能同时取得”的无解问题。一旦十岁的理樱同学与成年男性交往,就算理樱同学本人能获得幸福,周围的人,尤其是理樱同学的父母一定会担心,会伤心吧。这是折衷选择trade-off,是天平两侧,是只能选择一方幸福的问题」

「……可、可是……」

理樱尝试反驳。纱奈香说的很对,却难以让人接受。

「打个比方……我就打个比方。我如果更加更加真心,不论任何艰难险阻都要和对方在一起,交往之后不离不弃,到十六岁就结婚,并且终生相伴……认真到这个份上,让爸爸妈妈都答应,我的爸爸妈妈也是有可能幸福的吧?」

「这种情况,理樱同学就是为了得到『与他实际交往,并得到周围认同』的报酬,而牺牲掉了『自身未来的自由』」

「啊……」

理樱恍然大悟。

「只是放在天平两侧的东西变了。理樱同学对未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