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十日

1

这一天,一月十日为佛灭。

真面走过的一生中从未在意过六曜。所以,今天是头一次在意那种事。这或许又成为了真面内心中诞生的新的价值观。(※注1)

新年伊始,一度回到公寓的真面,今天再次来到叔父家宅院所在的这座大山。

下午一点,真面借大屋的车去接未咲。尽管今天星期六,学校不上课,但阔别十日再次见到未咲,仍旧是制服上面披着外套的打扮。另外,她自然还戴着那张白色动物的面具。

「番茄酱完全弄干净了呢」未咲坐上副驾驶座,真面看到她的面具,这样说道。

「那玩意要是一直弄不干净,我就把那小鬼揪出来宰了」未咲作出危险的发言。

「先跟你道个歉,其实现在还在准备当中」

「什么嘛,还没好吗?等你弄完了再来接我不好吗?」

「毕竟当初约好是白天。机会难得,我就陪你打发时间吧」

「真守规矩」

「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尽管说」

「我想想……」未咲稍稍想了想,说「TSUTAYA」

两人去了茑屋书店TSUTAYA,在店里逛了逛。

未咲很懂流行歌曲,而真面却一首都不认识。那么,年长的真面是不是对怀旧歌曲更在行呢?事实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老歌的知识同样是未咲压倒性胜利。未咲了解的面非常广,甚至涵盖她父辈喜欢的歌曲。

两人离开TSUTAYA后,又去了建在同一块地上的大型书店。真面就理科专业书籍、启蒙书籍、科学系杂志等对未咲作了讲解。未咲频频点头,听得津津有味。

反过来,未咲也向真面传授了面向十多岁的女性杂志的微妙之处。为什么《25ans》不行、《Seventeen》优势在哪儿、《mini》也相当不错等,都粗略地讲到了。未咲讲的观点其实比想象中更加偏向理论派,真面听得很认真,对女性杂志多少增加了一些了解。

买完书(当然全都是真面付账)之后,两人驾车去了未咲想去的卡拉OK厅。

真面不论对流行歌曲还是怀旧歌曲都不熟,到了卡拉OK也几乎无歌可点。自然地,卡拉OK成了未咲的单人舞台。

未咲唱卡拉OK依旧没有摘掉面具。隔着面具的模糊声音透过麦克风回在包间内回荡。本以为那样唱会听不清楚,但这事实上没有发生,反倒比平时听得更清了。最后,未咲间隔着休息独自唱满了四个小时。

等离开的时候,外面已经黑了。

「到晚上了啊」未咲问。

「应该准备好了……」

正巧在真面回答的时候,手机响起来电铃声。是水面打来的。真面接通电话,三言两语便讲完挂断。

「让你久等了」

2

车正开向连根山。

「是去广场吗?」未咲问「还是舞面家宅院?」

「去广场,身之石那边」

「到底要给我看什么呢。啊,对了」未咲想起一件事「忘记了,那儿的灯泡熄火了」

「说起来,年末就快不行了呢」

「怎么不买新的」

车开进上山的路,顺着路开始上坡。

真面踩下油门,沿蜿蜒曲折的道路上行进。

他把车停在进广场入口,两人下车走上山路。夜里的森林非常黑,这条路上也没有路灯,真面一边注意脚下,一边缓缓向上走。

视野开朗,两人抵达广场。

可正如未咲刚才说的,这里唯一的灯,那个带伞帽的灯泡坏掉了,广场上一片漆黑,只有天空中的点点月光映照着长椅与身之石浮现出来。

「有人呢」未咲在黑暗中分辨出人影,说道。

二人朝广场中央走。随着他们靠近,人影渐渐变得清晰。正在等待的人是水面,以及她的父亲——影面。

影面身上不是通常在宅院里穿的那身和服,而是施工现场操作员那种灰色的工作服。她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纸袋。

影面看到未咲的面具,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吓我一跳……它毫无疑问就是那个时候的面具」

「那个时候?」未咲反问。

「我失态了,不好意思……在我好小的时候,曾见到过佩戴这个面具的女性。就在这个广场上」

「喔?」未咲停顿了片刻,又说「我不知道啊」。未咲现在还只是初中生,那件事当然不知道。

「初次见面,我是舞面影面」

影面对还是小孩的未咲摆出恭敬的态度,做出问候。

「这我知道」相反,未咲对长辈仍旧不该平常那无礼的态度,说「我是泽渡未咲」

「未咲小姐」水面从旁插嘴「我们已经知道你那个是假名了。你其实叫爱美,对不对?」

「什么嘛,已经知道了吗?」未咲毫不悔改地答道。

「为什么用假名自称呢?」

「倒也并不是假名,解释起来也很麻烦。你就当是笔名吧」

「笔名是写东西时用的名字」

「那就当艺名好了,无所谓。喊我爱美我也不方便」

「不方便……明明是真名啊」水面不解地歪着脑袋。

「我什么名字无所谓吧」未咲转向身旁的真面「你不是要给我看有意思的东西吗?」

真面点点头,向影面看去。

「叔父,准备如何?」

「已经准备好。三位跟我来」

影面说着,往身之石相反的方向走去。其他三人跟在影面后面。未咲一路盯着走在前面的影面脚下。影面拖着某种像绳子一样的黑色东西。

影面停在与石头成对角线的广场一端,然后从纸袋里取出某样黄色的物品。

「你们把它戴好」

是耳罩。

「要戴上吗?」未咲仍戴着面具,在面具上又戴上耳罩。面具的耳朵顶住了耳罩,不是很好戴。真面与水面也一样戴上耳罩。

「这是要开始了吗?」

「嗯」

真面转身看向广场对角的身之石。

「现在」

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

「我们要爆破身之石」

「什」

未咲惊呼。

她戴着面具,无法看清她的表情。可就算这样,依旧从态度上能看出她动摇了。

「你说要爆破石头!」

「没错」

「为什么!说!」未咲大喊大叫。她从未有过如此焦急的表现。

真面……

「因为这是」

真面仅仅陈述事实

「舞面彼面留下的遗言」

真面回头,向影面给了个眼神。影面手里我这一个塑料小盒。未咲刚才看到的黑线从小盒延伸出来,一直连到身之石。影面把手放在小盒侧面凸起的小小红色手杆上。

「3」

影面开始倒数。

「2」

未咲连忙转向他。

「等等!」

「1」

影面的倒计时

没有停下。

「0」

影面转动手杆。

瞬间,广场对面轰隆一声巨响。

所有人齐刷刷地转向那边。

在那里,立方体的轮廓依然伫立。

但在下一刻。

那四角的影子绵软无力地崩溃坍塌。

未咲远远看着它,呆呆地杵在原地。

真面等三人一语不发,盯着杵在原地的未咲。

未咲缓缓抬起右手。

然后触碰自己的面具,手在上面轻轻滑过。

她手刚刚无力地垂下去,结果肩头猛地一震,接着又一震。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朝着夜空,放声狂笑。

未咲两手撑在腰上,笑得弯下身子。

「哈……呵呵,哈哈」

笑声仍没有停。她自己想要控制,面具的缝隙里却依然漏出「库、库」的声音。

她就这样笑了许久,之后卸掉了肩上的力气,长吁了一口气。

等她把垂下去的脸抬起来时,马上转向其他三人的方向,说

「好了,讲吧,我洗耳恭听。你们为什么把石头炸了。还有,舞面彼面的遗言」

3

「首先给你看看遗嘱」

真面给水面使了个眼色。水面取出装在包里的遗嘱,打开,然后将信拿给未咲看。真面开始说明。

「舞面彼面在遗嘱上这样写道

「解开盒 解开石 解开面 好东西在等着你」」

未咲看到信上文字后,肩头又微微一颤。

「于是呢?」未咲催促。

「从结论上来说,这是个测试」

「测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