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二十九日•三十日•三十一日

1

「也就是说,是我赢了」

熊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真面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真面先生,你一把盒子放在广场的石头上,相关的人就出现了对不对?事实证明我说的没错啦」

「不是一放上去就出现,是放上去过了一会才出现,无法证明其中的因果关系」

「那真面先生,你能证明绝对没关系吗?」

「证明不了」

「那不就是我赢了吗?」

「算平局」

熊疑惑地歪着脑袋,并把购物卡推了过去。

真面和熊此时来到县道旁的大型商超『巧艺府玉村』购物。因为要买大量食品,因此真面开了车。

「真的帮大忙了。平时我都是骑电动车过来,但今天必须采购正月用的食材呢。那个份量,电动车的话得往返两三次才够啊。就让我做真面先生想吃的东西作为答谢吧,您想吃什么?鱼糕怎么样?就做海带炖鱼糕吧」

熊把黑黢黢的鱼糕装进塑料袋。真面心想,黑白相间的鱼糕,真不吉利啊。

回过神来,今年也只剩三天了。真面原本完全没打算了停留这么长时间,他的安排已经完全打乱了。

送往大学的心之盒今天应该就会有检测结果,朋友会打电话联系。等检查一完就会送还,所以盒子明天就会送回来。等科学方面的调查一结束,真面的任务姑且也就告一段落了。他把结果交给影面,剩下事情交给水面,他就能返回东京。

但是真面很犹豫。

那封遗书的谜题仍未解开,他确实好奇事情的结果。他对心之盒和身之石中隐藏的秘密也怀着一般般的兴趣。要是能够解开,他也想解开之后再回去。

另外,叔母镜说的事情也让他有些在意。叔父公司的经营似乎并不如意。当然,真面不觉得自己能帮上什么忙。解开谜题就有宝山冒出来,帮助公司重回正轨?那种天方夜谭的事,他自然也没考虑过。不过,叔父素来对他关怀备至,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偶尔能帮叔父分忧。

想到这里,真面轻轻摇了摇头。

他想留下来,其实还有别的理由。

那就是未咲说过的话。

前天晚上,未咲抛来的那一句句毫无忌惮的真言,如今依旧如棘刺扎在真面的胸口一般,拔不掉。

真面很像将它们拔掉,他希望消除这份小小的痛楚,神清气爽地回去。

可是,每当真面准备去拔那些刺,另一个自己就会创造出一张面具,试图拔那些刺盖在下面,并劝说自己「忘掉吧。把这份痛楚藏在心里,适应它,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的生存方式,你将来也将这样生存下去。这样才好,这才是正确的」。戴着假面的另一个自己,一直在心里把这些话对真面反反复复周而复始地重复着。

采购了四大袋食材后,两人便离开了商超。

2

真面盯着屋里的天花板。

他感觉在想事情,又感觉已经想完。他向自己投出疑问,却又感觉自己最清楚答案。

他没整理好脑中的思绪便坐了起来。桌上有他拿过来的论文,但那些都已经读完了。

作为替代,他又翻开水面借来的乡土资料。

但是,这些水面都已经看过,说是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信息。连专业的水面都没有找到,真面一个外行人又怎能找得到?因此他翻看这些书,与其说是为了调查,其实更多的是出于兴趣。

里面的内容以当地的历史性故事为主,近的写了战后农地改革的事,再远写了明治的治水事业,再往后读就到了平安时代,奈良时代的事情。但是再往之前的,内容就像是远古传说了。之前水面讲过的大妖怪的故事,平安时代鬼女住在山中的故事,在上面只有零星记载。

关于舞面家的记载,只在江户末期出现了一点点,被描述为掌管以连根山为中心大片土地的名门。但是,明治之后几乎没有记载。舞面彼面财阀兴起的事情也只写了短短两行,再补充一句「舞面财阀的发源地就在这里」而已。

大致看完之后,果真没有发现与心之盒和身之石相关的信息。自己将水面已经确认过的事情又确认一遍后合上资料。

看看钟,时针指向下午两点。他想等傍晚的时候再去广场看看。未咲基本是在傍晚过后才来。必须再找他清清楚楚地问一遍。未咲说,那是「舞面彼面留下的面具」。那张面具到底是以怎样的经过留下来的?为什么没有留在这个家,而在她家呢?

距离傍晚还有些时间,但真面实在无事可做。他打开电脑,检查邮箱。说不定莳田已经发来邮件了。

他用浏览器打开邮箱,有一封新邮件。

但是,署名不是莳田,而是三隅。

真面在去度假山庄之前,给三隅发过邮件,上面说面具少女未咲出现的时,以及回去之后会把收获的信息大致列举后发给他。真面觉得这大概是当时的回信,便打开邮件。

读完后,他皱起眉头。

在简单的文面后边,放着似是三隅调查到的信息。

泽渡家

住址 〇〇县连根山浦荫町1-37-642

家庭成员

祖父 泽渡永一(已故)

祖母 泽渡美佐绪

泽渡一义

泽渡悦子

长女 泽渡爱美

邮件上写了未咲家的住址和成员构成。

但是,上面没有未咲这个名字。未咲说她是初中生,事实上确实也穿着附近初中的制服。可是,泽渡家的家庭成员中能对得上的人物,就只有长女爱美。

(假名?)

真面思考。少女戴上面具,用假名自称,是在隐瞒身份吗?然而本人透露的姓氏却是真的,大致的住所也没有问题,不认为在有意隐藏身份。

回忆水面说过的话——她的目的并不清楚。

真面对未咲展开回忆。然而,她之前的行动完全没有表现出一致的目的或方向性。她总是随心所欲地出现,随心所欲地行动,随心所欲地喝酒,最后随心所欲地消失。那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举止背后,真的暗藏着什么目的吗。

真面向三隅发了条简单的回信便关上了电脑。

3

在广场上等待,但她还没有来。

看看手机上的时钟,下午四点刚到。天还很亮,来的时间可能太早了些。

真面独自在长椅上坐下。

傍晚的广场上静悄悄,既没有鸟叫,也没有树叶沙沙作响,仿佛真面之外所有一切的时间都停住了似的,世界显得特别安静,却又特别浓密。

真面看看染成红色的天空,看看凛冬中绿意淡淡的森林,看看还没亮的灯泡,看看依旧谜团重重的身之石。真面周围的确存在着怎么学也吸收不完的信息的洪流。

——然而,我却

——已经厌倦了?

他在心中嘀咕着的疑问,根本没有解答。

取而代之,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将真面拉回到现实中。

「嗨,真面君」

电话另一头传来莳田的声音。

「你托我的事情搞定啦。不好意思,拖这么久。哎呀,谁让和久井老师也是个大忙人呢」

和久井是真面所属的研究室的副教授。真面委托检测心之盒必须用到研究室中X光机等设备,而这必须经过副教授和久井的批准。

「我说了忙的话可以把检测放一放,但老师却完全不听,偏要自己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摩拳擦掌两眼放光,竟然还冒着被辞的风险擅自展开调查。哎,那份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那种小说里出现的神奇盒子突然送到眼前啦。老师鼓足干劲也很正常,而且有拿X射线一照的价值」

「也不枉我送过去呢。于是结果呢?」

「别急,结果已经出来了,所以我才给你打电话」

电话扬声器中传出哗啦啦翻纸的声音。

「你先听好。首先是盒子的制作素材。是铜。虽然不纯,但基本可以算作纯铜吧。实话说,金属测定都只是个大概。拿到其他研究室去检测说不定能得出更加准确的结果,但我们觉得对盒子材质的检测追求完美没有意义,就不做了」

「嗯,这无所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